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番外第三篇陳氏有子初露崢嶸(中)

連趙云松都未曾想到,聞人烈竟會在這等規格空前的盛會上動手,禁不住心中猛地一揪,有些替陳璞擔心。
  然而僅僅一瞬,猛地一聲慘叫響起,卻見不知道什么時候,唐寶兒早已立在了陳璞之前,一只手抓住聞人烈的手腕,聞人烈就慘嚎著躬身彎腰,差點跪倒在地。
  他英俊的面目因痛苦而猙獰扭曲,一只胳膊像被扭成了麻花,身軀顫粟,竟是毫無掙扎之力。
  戰斗才剛開始,就已經被一種絕對的力量壓制,這讓原本注意這邊鬧劇的一眾修者皆都心中一凜。
  不少人都已失聲嘩然。
  這些嘩然之輩,大抵是知道聞人烈身份的,也知道他今年才剛剛通過考核,成為了道皇學院一名頭角崢嶸的新生,擱在同一輩之中儼然等于是風云人物,天之驕子。
  在這等情況,聞人烈甫一出手,竟被一名女子一舉制服,這可未免太讓人吃驚。
  而趙云松可清楚,唐寶兒和聞人烈一樣,皆都是道皇學院這一屆新生,只是同樣沒想到,在學院新生中足以躋身頂尖水準的聞人烈,竟在唐寶兒手中撐不過一招!
  這讓趙云松猛地意識到一個問題,以往他們這些新生都太過于專注唐寶兒的美貌,竟是誰也不曾真正地了解過唐寶兒的修為究竟有多強……
  一想到,趙云松心中不禁有些復雜,這唐寶兒一路緊隨陳璞身側,宛如侍女,可現在則恐怕又要多出一個保鏢的身份了。
  讓唐寶兒這等清麗傾城的天之驕女充當保鏢?
  趙云松一時都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而此時,唐寶兒冷冷看著聞人烈,手一抖,聞人烈就痛呼一聲踉蹌摔了出去,再扭頭看著動手的唐寶兒時,臉上憤怒驚懼羞惱難以置信之色交織在一起,想來他腦袋是一片空白的。
  想一想也是,他聞人烈如此心儀愛慕的一名女子,如今竟為了另一個男子,不惜對他動手!
  尤為難堪的是,他還在一招之中就敗了!
  這對聞人烈的打擊之大,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再敢動手,死亡便是你唯一的場,我說到做到。”
  唐寶兒孑然而立,一襲白裙飄曳,出塵而超然,那清麗無匹的精致面容上,盡是睥睨清冷之色。
  也不知怎么的,她的話令周圍不少人心里都升起一絲寒意,就好像她說得出,就能夠做得到。
  趙云松也是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是在軒轅氏宗族前,一場空前盛大的宴會就將拉開帷幕,匯聚了不知多少的仙界大人物,可唐寶兒卻敢于在這等時刻,毫不客氣地出言拿死亡來威脅聞人烈,這簡直讓人無法想象!
  聞人烈戰斗力或許不如唐寶兒,可他可是聞人世家嫡系后裔,聞人世家可是仙界頂尖豪門,唐寶兒為了陳璞,卻敢當著眾人直面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難道她就不擔心聞人世家報復?
  陳璞這時候才轉過頭,無奈笑道:“原本不想添亂,看來……終究還是避免不了了。”
  唐寶兒低螓首,抿嘴道:“四少爺,我的職責便是保護您的安全,若有做錯的地方,請您責罰。”
  陳璞啞然,道:“我哪有怪責你的意思,走吧。”
  兩人自始至終竟是都把那聞人烈給無視了。
  附近眾人皆都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當確定那相貌清麗絕俗,儀態從容睥睨的女子,竟是那少年郎身邊的一名侍從時,許多人的目光皆都不禁變得微妙起來。
  能夠出現在軒轅氏門前,又帶著這樣一名堪稱絕艷侍女的,來歷恐怕不會簡單了。
  只不過,當陳璞和唐寶兒想要走時,卻又有波折發生,換而言之,麻煩又來了。
  原來這一場動靜鬧出之后,已經驚動了不少人,尤其是聞人烈的身份擺在那里,于是很快就有人氣勢洶洶而來。
  那是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相貌威嚴,頜蓄著三縷柳須的男子,龍行虎步,顧盼之間,眸光如電,威勢懾人。
  他們是從迎賓大殿中走出,顯然身份很不簡單,起碼也是接收到了軒轅氏的邀請函,有資格參與壽宴的仙界大人物。
  “果然,聞人沖臨也來了。”
  附近許多人接都認出那柳須男子的身份,正是當今聞人世家家主之弟,一位半步仙王境的大人物聞人沖臨!
  而在聞人沖臨身后的眾人,一個個相貌雖不同,可威勢卻竟都毫不遜色于那聞人沖臨。
  當看清楚聞人沖臨附近一眾身影,在場不少人已臉色一變,多出一抹敬畏——
  鐘離家的老古董鐘離震,姜氏宗族的老古董姜太鐘,道玄仙洲長空學院內院教習幻虛子……
  每一個都是仙界中名震一方的巨擘!
  事實也正如此,那聞人沖臨原本正在和這些好友交談,驟然聽說了發生在這里的事情,于是匆匆而來。
  而身為聞人沖臨的這些好友,或許也都出于一種好意,或者出于一種好奇,隨從一起前來了。
  轉眼間,這迎賓大殿前出現這么多大人物,子讓場面變得熱鬧起來,也壓抑起來。
  明眼人都已看出,陳璞和唐寶兒想要脫身,恐怕不容易了……
  看見這一幕,一直宛如人畜無害般,唇角掛著一抹溫煦笑容的陳璞,不禁皺了皺眉,但卻并未多說什么。
  在他看來,這畢竟是軒轅氏的壽宴,對方斷然不敢鬧大了,只要解釋了緣由,能夠平和化解這等局面就足夠了,完全沒必要再鬧大。
  唐寶兒立在一側,雖也并未多說什么,只是那一對清眸中卻已帶上一抹不易察覺的冷意。
  “叔祖!”
  看見聞人沖臨出現,原本羞憤惱怒驚恐腦海一片空白的聞人烈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猛地發出一聲悲呼。
  “究竟發生了何事?”
  聞人沖臨臉色一沉,目光從聞人烈那扭曲如麻花般的胳膊上掃過,臉上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慍怒,竟有人在這軒轅氏的壽宴上,堂而皇之地毆打自己聞人世家的子弟!
  簡直找死!
  “這……”
  聞人烈目光一掃唐寶兒,一想到自己心儀愛慕的女子,卻是對自己行兇的主謀,禁不住又是羞惱又是憤恨。
  “是這家伙!是他!”
  聞人烈猛地一指陳璞,咬牙切齒出聲,他也沒有解釋原因,但已經無需解釋什么,他清楚,只要找出一個目標給自己叔祖就足夠了。
  至于為何不是唐寶兒,原因也很簡單,他心中羞惱歸羞惱,其實還惦念著能夠一親芳澤。
  不過他已經不會再像從前那般去愛慕和呵護,而是要把唐寶兒當做一個桀驁不馴的野馬狠狠征服,要狠狠蹂躪和羞辱她,看著她在自己身體底婉轉承歡。
  不這樣也不足以宣泄他心中的戾氣和憤怒。
  聞人沖臨的目光看向了陳璞,這是一個俊秀的少年,氣度從容,鎮定自若,但修為卻僅僅只有玄仙層次,不足為慮。
  “是你打傷了烈兒?”
  聞人沖臨沉聲開口,目光冷峻,透著莫大壓迫之力,他畢竟是一個見慣風浪的大人物,在沒有摸清楚對手底牌前,自然也不會冒然動手。
  “應該……算是吧。”
  陳璞想了想,唐寶兒動手和自己動手實則一樣,沒什么區別。
  什么叫應該算是?
  這態度可有些敷衍!
  聞人沖臨眼眸瞇了瞇,心中已開始盤算,該如何收拾這個態度惡劣的少年了。
  “你們是誰家子弟,竟敢當眾傷人?”
  鐘離震皺眉道,他是聞人沖臨的好友,兩人相交多年,自不會坐視不管此事。
  “老人家,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家伙該打。”
  陳璞嘆了口氣,似有些意興闌珊,“理由已經告訴你們了,現在恕在還有要事,就不奉陪了。”
  “傷了人還想走?”
  鐘離震見自己出面,這少年人竟一派沒事人的樣子,著實太過狂悖,頓時之間,連他也不禁有些怒了。
  陳璞皺了皺眉,神色終于變得認真起來,道:“我是來祝壽的,不是來添亂的,若諸位依舊不分青紅皂白,一味糾纏著不放,那在可就只能無禮了。”
  無禮?
  跟隨聞人沖臨一起出來的一眾仙界大人物聞言,皆都不禁皺眉,這小家伙的口吻可真夠狂啊。
  看來剛才定然是他無禮在先,傷了那聞人烈!
  因為陳璞一席話,這些大人們竟是一致認為聞人烈受傷,原因出在了陳璞身上。
  這讓一直在旁邊關注這一切的趙云松登時忍不住了,他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和膽魄,大聲道:“剛才明明就是那聞人烈率先出手傷人,哪可能是陳璞的錯?”
  唰!
  一種懾人無比的目光冷颼颼望了過來,登時讓趙云松發熱的頭腦清醒過來,這才意識到,自己面對的可是一眾在仙界中威名赫赫的大人物!
  而他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出身貧寒的后輩晚生,哪怕今年僥幸考進了道皇學院,可若是得罪了這些仙界大人物,后果也嚴重至極!
  一時之間,趙云松心中也不禁暗暗叫苦,臉色變幻不定。
  “小家伙,這里可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鐘離震冷冷掃了一眼趙云松,威脅味道十足,令得趙云松臉色又是一陣陰晴不定。
  尤其是,趙云松還察覺到,此刻聞人烈望向自己的目光變得怨毒森然無比,顯然是因為剛才那一番話,已經激怒了這位出身尊崇的世家子。
  這讓趙云松心中又是一陣苦澀,后悔嗎?也談不上,只是……以后恐怕就沒有后悔的機會了。
  “誰人規定,這里沒有我朋友說話的地方?”
  陳璞看了一眼趙云松,不禁眉頭一皺,目光看向了鐘離震,言辭中已帶上一抹質問。
  鐘離震怒極而笑,正待說什么,卻被聞人沖臨搶先道:“今日乃是軒轅氏盛會,老夫也不愿自降身份,和你一個晚輩計較,不過傷人終究不對,年輕人,你當為此付出相應代價來彌補。”
  言辭平淡漠然,透著撲面而來的壓迫威嚴,簡直如命令般。
  “哦,什么代價,我倒是想知道。”
  陳璞這一刻也不著急走了,笑吟吟問道,只是那目光中卻是殊無笑意。
  “廢掉一只胳膊,然后當眾道歉謝罪,若誠意夠了,我自會既往不咎,若誠意不足,恐怕就需要付出更多代價了,諸位以為呢?”
  聞人沖臨說完,還一派大度的模樣,征詢起旁邊一眾好友的意見。
  “這是自然。”
  “不過,這事也對虧被你沖臨兄碰到了,若擱在我身上,非廢了他修為,以示懲戒不可。”
  “的確,沖臨兄此舉,堪稱高風亮節,寬容大度了。”
  一眾仙界大人物笑著開口,話里話外,儼然一副便宜了陳璞的口吻,或許在他們這等人物眼中,這等懲罰的確已經算得上很寬容了。
  “叔祖!”
  聞人烈還有些憤憤不平,只廢掉一只胳膊?哪有這么容易的事!在他看來,自己今日丟人丟大了,就是殺了陳璞都不足以抵消他心頭之恨。
  “莫要多說了,這里畢竟是軒轅世家的地盤,咱們聞人氏遠來是客,自當尊重主人顏面。”
  聞人沖臨揮了揮手,一派豁達的模樣,仿佛他已經做出很多讓步,也給足了軒轅氏和在場眾人的顏面。
  聞人烈見此,只能作罷,目光看著陳璞,仿佛在說,今天這事哪怕你道歉,也絕對不算完!
  將這一幕幕看在眼中,趙云松禁不住心中一嘆,這原本是唐寶兒動的手,怎么帳卻算在了陳璞頭上?但旋即就猛地想起來,自始至終,好像陳璞也根本未曾辯駁過。
  想一想也是,唐寶兒動手和陳璞動手,的確也無區別。
  只是這聞人世家行事……可就太過霸道欺負人了,難道這就是天頂尖豪門的做派?
  “廢了胳膊,還要謝罪,誠意不足,還要付出更多代價……”
  陳璞嘴中重復著這句話,最后,他抬起頭,俊逸的面龐上已泛起一抹燦然笑容,只是眸子里,的確沒有任何一絲笑意。
  但看見陳璞這般反應,莫名其妙地,聞人沖臨心中升起一絲不妥來,可卻又說不出哪里不妥。
  同樣的,聞人沖臨旁邊的一眾仙界大人物也都察覺到,對面那少年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勁。
  “陳璞!還不趕緊跪謝罪?我家叔祖已經對你足夠寬宏大量了!你難道還打算負隅頑抗?”
  聞人烈眼珠一轉,厲聲喝斥陳璞,他這點心思無非是想趁此機會,挑撥陳璞,若是能激怒對方,惹出更大的是非來,那么所要吃的苦頭自然就更多了,甚至不排除當場就被廢掉。
  他身為頂尖豪門的嫡系子弟,自然清楚這些大人物要對付一個晚輩時,或許會講一講威嚴,可若是真激怒了他們,別說一個陳璞,就是再多的陳璞站出來,也會被當場抹殺了!
  “罷了,本打算給你們留一些顏面,以免給此次壽宴添亂,可既然你們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
  陳璞這一刻,似做出了決定,然后揮了揮手。
  揮手,是一個動作,跟朋友見面就是一種打招呼的動作,跟朋友分離,就是一個送別的動作。
  可在某一種特殊情況,揮手,也可以當做是一個命令的動作。
  就像現在。
  對于這個動作,聞人沖臨等人原本還以為陳璞打算以卵擊石,血濺五步也要和他們這些老家伙拼了。
  若真是如此,反倒顯得陳璞很有血性,說不定殺死陳璞的時候,聞人沖臨還會給對方留一個全尸。
  可很顯然,陳璞沒有打算拼命,他僅僅就是揮了揮手。
  于是,這個動作在這等場合,由一個明顯處于絕對劣勢的年輕人做出來,就顯得有些反常了,甚至有些……不可理喻!
  他這是要鬧哪樣?
  命令他身邊的那名清麗女子來和他們拼了?
  若是這樣,可就太沒骨氣了,堂堂男兒身,竟讓一個女子頂上來受罪,這簡直就是怯懦卑劣的表現!
  不止是聞人沖臨他們不解,就連周圍一直冷眼旁觀看熱鬧的一眾修道者也都一頭霧水,對此感到頗為疑惑。
  也就在這等疑惑的氛圍,忽然一聲粗獷的笑聲在場中響起來——
  “四少爺,俺早就說了,這些老臭蟲欠揍,必須得打,跟他們是根本不能講道理的,既然軒轅破軍那老小子躲起來要看熱鬧,那俺就讓他看夠了熱鬧,也算是給他一個別開生面的壽禮!”
  聲音豪邁,若驚雷從天而降,轟然激蕩四野,振聾發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