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番外第四篇盛世之婚(上)

道皇學院。
  蔚藍如碧的天穹中祥云朵朵,瑞霞萬丈,若瀑布般的瑰麗神曦垂落而下,籠罩乾坤,彌漫天地。
  一陣陣宛如天籟般的道音響起,若鸞鳳清啼,似晨鐘鼓蕩,飄蕩天地間,透著一股歡愉喜慶的大自在氣息。
  甚至隱隱約約地,能夠看見在那道皇學院上空,璀璨的道光流溢,激射斗牛,鋪蓋九天十地。
  整個斗玄仙城都被驚動,無數修道者心神震顫,幾欲虔誠膜拜,如此曠世異象,簡直亙古未有,聞所未聞!
  祥云。
  神曦。
  瑞霞。
  道音。
  神光。
  種種異象匯聚在一起,勾勒出一幅舉世輝煌之宏大景象。
  那道皇學院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斗玄仙城中的修道者皆都一頭霧水,自從三天前,道皇學院便被院長邱玄書一道令下,徹底封閉起來,從那時起,就再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
  這反常的舉動讓得斗玄仙城中的修道者一度以為,道皇學院或許遇到了什么重大變故。
  只是今天目睹了這樣一番輝煌舉世之景,那些修道者們才幡然醒悟,道皇學院哪里是遭受了重大變故,分明是在舉行某種空前絕后的儀式!
  可是,究竟是誰有這么大能耐,能夠讓道皇學院院長邱玄書提前三天就著手準備這一切?
  許多人都在好奇。
  ……
  此刻在道皇學院內,一派喜慶熱鬧的景象。
  邱玄書正帶著一種學院教習,親自布置婚典的一切,而那些學院弟子,則都充當起打雜的。
  看這些弟子的神情,非但沒有一絲不滿,反倒是一個個亢奮喜悅之極,沒有一個偷懶的。
  這若是被外界修道者看見,也不知心中會如何作想了,什么時候,一個個天之驕子般的存在,居然喜歡上仆役才干的雜活了?
  此時的爭鳴大殿,早已被重新裝飾了一番,張燈結彩,紅毯鋪地,雕梁畫柱,處處粉金,就連門窗上都被繪上了喜慶祥和的圖案。
  在大殿前的白玉臺階上,甚至鋪砌著厚厚一層“并蒂連理花”,其色如火,嬌艷欲滴,紅彤彤宛如晚霞,煞是美麗。
  遠處廣場上,有人撫琴,有人吹簫,有人彈奏琵琶……正是九華劍派西華峰上的一眾師兄弟。
  曲調歡快活潑,似清泉流石,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如沐春風,心生喜慶。
  在廣場對面,垂拱著一道巨大的拱門,拱門完全是由大道祥云所衍化,道韻流溢,從中行走,都能清楚感受到一股沛然無匹的大道氣息。
  若在其中修煉,簡直和獲得一場大機緣大造化也沒什么區別,而如今,這一道拱門的作用其實很簡單,迎賓用的……
  這在諸天萬界,恐怕也只有陳家能有如此大手筆了。
  不止如此,此次婚典會場上布置的一切物品,皆都大有講究,像那一張張案牘,皆都是由昆侖神木鑄就。
  案牘上擺置的茶盞,則由來自源界的琉璃琥珀玉煉制而成,茶葉則是采擷自上古神域女媧道宮五色峰之巔的“五蘊妙散”,茶水也大有講究,乃是引自道院“不老河”中的度化神泉之水。
  就連那果盤中盛著的珍饈小吃,皆都是從諸天萬界中采集的新鮮神珍,無一不是曠世稀罕之物。
  這還僅僅只是會場上的一些擺設而已,由此便可以想象,為了此次婚典,陳家所顯露出的底蘊何其嚇人了。
  此時距離婚典開始尚有三個時辰,可會場中已是熱鬧一片,來自松煙陳氏的后裔,以及諸多道皇學院弟子,皆都在準備著各種婚典所需物品,忙得不可開交,但卻并不亂,反倒顯得井然有序。
  陳璞也立在人群中,只不過他倒是顯得有些無所事事,沒辦法,當他想幫忙的時候卻發現,能夠做的都被別人搶著去做了……
  趙云松和唐寶兒此時也立在陳璞旁邊,兩人也都早已知道今日乃是陳璞父親和軒轅氏那位小公主的大婚之日。
  身為道皇學院弟子,兩人也有幸參與了進來,只不過當真正參與進來時,他們才發現,這一次婚典是如此之舉世無雙!
  唐寶兒還稍微好一些,趙云松就有些眼暈了,他看見一個個往日里威嚴無比,神威滔天的大人物,此刻卻像一個個仆從般跑來跑去,干的也都是一些瑣屑無匹的小事。
  甚至幾個大人物為了爭搶去做一些小事而吵得面紅耳赤……
  他也看見,一件件他連聽說都沒聽說過的神珍、神寶被一一擺置在會場上,就那么隨意擺放著,看得趙云松都不免心驚膽顫,這些神寶加起來……價值該有多大?
  “老天!釋道青霄燈,還足足一百零八盞!光是這一套神寶,都足以讓道主境存在都眼饞了!”
  “乖乖,還有圣光妙瓶!地心紫紋果!三清問道圖!百瑞朝圣金如意……”
  一位老者在會場中連連怪叫,一驚一乍的,顯得頗為滑稽。
  趙云松愣愣問道:“這位前輩是誰?怎地今日如此失態?”
  陳璞瞥了一眼,就笑道:“那是家父的一位朋友,來自上古神域,嗯,你可莫要笑話,那位可是一位道主大人物。”
  道主?
  趙云松傻乎乎問旁邊的唐寶兒,道主是什么層次的存在。
  唐寶兒也知道這趙云松如今被四少爺陳璞認作了朋友,她倒也不會再像從前那般不理會對方,當下便隨口解釋了一番。
  得知道主境的地位和威勢之后,趙云松徹底呆滯了……
  這時候,一頭雪白威猛的神獸貔貅忽然沖來,貔貅之上,還立著一個孤傲英俊的白衣小人。
  正是白魁和靈白。
  靈白朝陳璞招了招手,道:“四侄兒,快隨我來,你大娘看見了一個漂亮小姑娘,打算介紹給你認識認識,說不定還能結下一段情緣。”
  陳璞神色猛地一滯,終于失去淡定,驚道:“靈白叔,你說什么?我大娘要給我介紹對象?”
  靈白點頭道:“是啊,那姑娘我也見了,模樣很漂亮,難得的是乖巧懂事,賢淑端莊,乃是你父親的長輩蚩蒼生的孫女。”
  陳璞臉色陰晴不定,咬牙道:“我早說了我一心向道,這輩子都不打算娶妻,大娘為何還要這么做?我我我……”
  不等他說完,就被靈白隨手一抓,丟在了白魁背上:“嘿,你這小兔崽子,我只是來傳話的,可不是聽你解釋的。”
  也不容陳璞再掙扎,就轉身而去。
  唐寶兒見此,連忙一把拽住趙云松,就緊緊攆了上去。
  這個小插曲很快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整個會場中已布置完畢,從內而外,一派堂皇氣象,輝煌驚萬古。
  邱玄書帶著一眾教習和弟子依次立在大殿外,做好了迎賓待客的準備。
  那些陳氏族人也在陳昊的帶領下,分別立足在會場各處。
  而在那爭鳴大殿內,陳天黎、陳靈鈞和左丘雪,卿秀衣、梵云嵐、甄流晴等一眾女子,以及陳安、陳瑜、陳諾諾、陳璞、陳寶靖、陳蕓芝等一眾后輩,皆都已整理完畢。
  雖說陳汐此次婚典要低調進行,可卿秀衣他們都清楚,單單是此次邀請的那些親朋好友的數目,都已堪稱是龐大之極,尤其對待那些和陳汐有著莫逆之交的好友,是斷不能讓其他人去招待的,這樣就失了禮數。
  所以他們這些陳汐的妻兒親人,就自然要幫忙處理這一切瑣屑事宜。
  ……
  祥云朵朵,瑞霞蒸騰,神曦從青冥垂落而下,璀璨道光與日月爭輝,陣陣道音天籟飄蕩天地,將道皇學院沐浴在一層神圣般的氛圍中。
  時間越來越近,會場上原本熱鬧的氣氛逐漸消失,被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所取代。
  “吉時到——!”
  猛地,一道嘹亮的聲音劃破天穹,是立在爭鳴大殿前的老白,這只號稱萬靈之師的老鳥,今天充當的是司儀這個角色。
  鐺!鐺!鐺!……
  一道又一道鐘聲隨之響徹,震蕩天地,共計響徹九次。
  一下子,會場內外所有人,皆都神色一整,變得莊肅起來,目光皆都不約而同地望向了遠處廣場盡頭的那一道巨大拱門。
  “迎賓!”
  老白高昂著頭顱,雪白雙翼背負起來,聲如龍吟,激蕩九天之外,寥寥兩字,硬是被它叫出了一種壯闊凌霄之意。
  而那些道皇學院弟子,以及松煙陳氏族人心中皆都不禁涌起一抹期待,翹首以盼,今天,究竟有多少諸天萬界的大人物會親自前來參加這一場絕世無雙的婚典?
  ——
  PS:接下來出場人物太多,金魚有些懵逼了,得好好捋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