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番外第四篇盛世之婚(中)

迎賓,也是有規格和安排的。
  像此次婚典,堪稱是舉世無雙,在迎賓這方面自然也是有著極為詳盡的部署。
  早在數天前,身為陳汐之弟的陳昊便接掌了迎賓的一切事宜,由此也是以最大的誠意體現對來賓的誠意。
  隨著老白一道如龍吟般的聲音發出,頓時之間,在那由大道祥云所凝聚而成的巨大拱門外,出現了一眾身影。
  為首的是大楚王朝楚皇皇甫仲陵,在皇甫仲陵兩側,各自站著九華劍派太上長老北衡、掌教凌空子、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等人。
  再往后,則是宋霖、端木澤、趙清河、凌魚、周四、于軒塵等一眾強者。
  浩浩蕩蕩,足足有上百號人,匯聚著陳汐在人間界松煙城、南疆龍淵城、大楚王朝錦繡城等一眾好友。
  當他們一行人出現時,陳昊早已迎了上去。
  “這些人是?”
  “他們似乎是人間界中的修士。”
  “應該是無上主宰當年在人間界闖蕩時所結交的一眾好友,否則他們只怕根本不夠資格抵達這里。”
  一眾道皇學院弟子傳音交流,當看見會場出現的第一批賓客竟是一眾來自下界的修士時,皆都不免有些驚詫。
  原本他們還以為,作為第一批進入會場的賓客,理所應當是地位和身份最為重要的大人物,誰曾想,卻是一些人間界的修士,心中不免有些落差。
  修士?
  擱在往常,作為道皇學院的弟子根本就不會放在眼中,畢竟,他們可都是仙界中的天之驕子,人間界的修士在他們眼中和凡夫俗子也沒什么區別。
  當下就有不少道皇學院弟子就不免有些曬然,失望也是難免的,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上,哪怕他們對陳汐再尊重,也注定無法改變他們原本固有的觀念。
  甚至毫不夸張地說,若非這一次婚宴非同小可,像他們這些道皇學院弟子可斷然不會像個侍從般,列隊站在一側恭候歡迎那些來往賓朋。
  “楚皇皇甫仲陵特送上千年陳釀‘碧靈芳華’酒百壇,恭祝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特送上南疆十萬大山奇珍山味十箱,恭祝新婚燕爾,心心相印!”
  “九華劍派……”
  這時候,一名陳氏族人已經大聲開始念起賀禮名單,聲音宏大,傳遍全場。
  而陳昊則已笑著吩咐一些侍從,帶著楚皇他們一行人前往會場中一一落座。
  這時候,會場中忽然有人忍不住輕笑出聲:“老天,這都是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賀禮,也敢在這等時候拿出來丟人現眼?這下界的修士未免太可笑……”
  這人聲音雖小,看在場的可都是修為高深之輩,自然將這一道聲音聽得一清二楚。
  原本熱鬧的氣氛出現了一絲短暫的沉寂。
  當下就有不少目光齊刷刷望了過去。
  那個地方,站著聞人烈,但對天發誓,那句話根本不是他說的!
  當察覺到此刻連院長邱玄書的目光都冷颼颼望了過來時,聞人烈禁不住滿頭冷汗,還好,下一刻他就注意到,那些目光望向了他身邊一名道皇學院弟子。
  那名弟子頗為英俊,一襲錦袍,玉樹臨風,眉宇間透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倨傲。
  聞人烈認得對方,名叫宇文京,是仙界頂尖大勢力宇文氏的直系后裔,論及天賦和實力,甚至比聞人烈還要稍高一籌。
  擱在這道皇學院中,也堪稱是風云人物,名頭頗為響亮。
  只不過此刻,聞人烈心中卻未免有些憐憫對方,真是個蠢貨,驕傲個什么勁啊,這等時候,也敢擺譜?什么叫作死?這就是了。
  果然,宇文京此刻也察覺到不妥,禁不住左顧右盼,卻發現原本和他交情不錯的一眾同窗好友,此刻皆都一副不認識他的模樣,旁邊更有不少人更早已悄然跟他劃分界限,站得遠遠的。
  這讓宇文京心中咯噔一聲,又有些不解,自己說的話并沒錯啊,那些賀禮的確是……不堪入目啊!
  “你跟我來。”
  一道聲音響起,宇文京抬頭一看,卻見不知何時,外院院長周知禮已站在自己面前,一對目光漠然看著自己。
  宇文京渾身一顫,正待解釋什么,卻發現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這讓他腦袋嗡的一聲,臉色驟變,終于意識到自己不小心闖了彌天大禍。
  可惜,卻已經是悔之晚矣。
  眨眼間,宇文京就失去意識,被帶出了會場,等待他的后果……也注定不會簡單了。
  “沒想到這家伙居然是個豬腦子,那些人間界修士能夠進入道皇學院,又被安排在第一批進入會場,這可是莫大殊榮,連陳昊前輩都親自上前迎接了,這家伙還敢出言嘲弄,這不是作死是什么?如此一來,這家伙背后的宗族只怕也得遭受牽累了……”
  聞人烈目睹這一切,暗自松了口氣,他剛才可是虛驚一場,差點被波及到。
  這一刻,聞人烈不禁想起了上次和陳璞之間發生糾紛的事情,心中愈發感到慶幸起來。
  當初若不是聞人沖臨在,只怕他聞人烈也步入和宇文京一樣的下場了……
  宇文京被帶走的一幕,也被在場其他道皇學院弟子看在眼中,這就像一個無聲的警告,讓得他們心中皆都不禁凜然,再不敢有任何小覷那些賓客的心思。
  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邱玄書沒有在意,陳昊也沒有在意,但只要目睹這一幕的人都知道,宇文京麻煩了,宇文京背后的宇文氏只怕也要跟著遭受波及。
  這就叫威勢。
  根本就不必陳氏族人理會,任你在仙界中呼風喚雨,敢在這等時刻胡言亂語,就等著被收拾吧。
  ……
  楚皇他們一行人第一批出場,代表著的是大楚王朝這一塊疆域中的好友,同時也向在場所有人釋放出一個訊號——無論他們陳家如今如何輝煌無量,也不會忘記以往故友!
  當然,這一切都是陳昊安排的。
  若是安排一些重量級的大人物在第一批出場,當然也行,不過在陳昊看來,這就顯得他們陳家把前來恭賀的迎賓劃分為了三六九等區別看待,這可是萬萬不行的。
  陳昊也相信,若是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的兄長陳汐定然會心生不悅了。
  更何況,在如今陳昊眼中,那些賓客也不分什么高低貴賤,地位再高能高得過兄長陳汐?實力再強能強得過兄長陳汐?
  正如世俗國度中一個號稱第一富翁的兒子所言,我交朋友從來不看錢,因為他們都沒有我有錢!
  話雖狂妄,但都是同樣一個道理。
  ……
  很快,第二批賓客進入會場,乃是來自玄寰域九華劍派的一眾修道者,掌教溫華庭、烈鵬長老、西華峰一眾師兄弟都赫然在列。
  這一次,雖然溫華庭他們送出的賀禮依舊進不了那些道皇學院弟子的法眼,但卻已經再無人敢出言譏諷。
  其實仔細想一想,現如今諸天萬界都在陳汐掌控之下,哪會缺少什么賀禮了?
  之所以如此,無非是圖一個喜慶罷了。
  可惜,這個道理還有很多人不懂,在那些道皇學院弟子中,儼然將賀禮看做了一次比拼底蘊和實力的過程,這也怪不得他們,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的想法就不一樣。
  第三批進入會場的賓客,頓時讓在場許多人精神一振,尤其是那些道皇學院弟子,更是睜大了眼睛。
  因為第三批進入會場的,乃是仙界中的賓客!
  據那些道皇學院弟子所知,因為此次婚典要低調進行的緣故,那些以往和陳家只算泛泛之交的頂尖豪門,都不曾受到邀請函。
  而有資格收到邀請參與進來的,哪怕不是來自仙界頂尖豪門中,可只要參與進來,本身就已證明,他們已經獲得了陳氏認可!
  單單是這一點,都堪稱是一種無上榮耀!
  很快,第三批賓客抵達,穿過那一道祥云拱門進入會場,為首的赫然是已經在仙界消失沉寂多年的未央仙王!
  在她身后,還跟隨著星武仙王、真凰族大人物、龍界大人物、佛國大人物、以及趙夢璃、葉唐、敖無名、真律等一眾當年曾和陳汐有同門之誼的朋友。
  看見這一幕,那些道皇學院弟子皆都被震懾住,他們再驕傲,可是面對這一眾在仙界中如雷貫耳,名滿天下的大人物時,也不禁感到拘謹和敬畏。
  那些可都是他們的前輩!
  “見過道友。”
  沒有人注意到,當看見未央仙王那綽約的倩影時,陳昊的唇角也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旋即就連忙迎了上去。
  “哼,沒想到我也會來吧?”
  未央仙王瞥了陳昊一眼。
  陳昊尷尬一笑。
  他可是清楚,當年眼前的未央仙王可幫了兄長不少大忙,甚至兩人之間還有一些頗為值得玩味的關系。
  當然,這些可都不是陳昊這個當弟弟的能夠摻合的。
  “放心,今天是他和阿秀的大婚之日,我可不是來搗亂的。”
  說著,未央仙王已踱步上前行去。
  陳昊想了想,總感覺未央仙王這話中有一絲幽怨的味道,可他還能說什么?
  這時候一陣驚呼聲響起,卻是那些道皇學院弟子在聽到此次未央仙王他們帶來的賀禮單中的寶物名字后,皆都被震驚到。
  陳昊不禁搖頭,這些年輕人還是太年輕啊。
  讓陳昊欣慰的是,他們陳氏族人同樣也在迎賓的隊伍中,不過面對這樣的一幕幕,卻沒有一個人像那些道皇學院弟子一樣失態的,兩相一比,高下立分。
  ……
  第四批賓客是一群特殊的存在,是來自幽冥界的黃泉大帝、執掌六道司的崔氏宗族的老祖,以及源界的古源王、萌萌和殛電鳥小翠。
  場中大多數人并不認得對方,一時不免皆都有些驚訝,畢竟無論是幽冥界,還是源界,對在場大多數人而言,皆都是一個只聞其名,而不知其所在的神秘之地。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幽冥如今就宛如懸在眾生頭頂的一柄劍,執掌者輪回之審判之力,定善惡、分黑白、判生死,無人可幸免!
  故而當得知這一群人是來自幽冥中,許多人心中都不免心生一絲忌憚,就宛如看見一群來自地獄中的劊子手般。
  陳昊自然認得對方,甚至清楚當年兄長陳汐重塑天道之后,源界作為輪回秩序第一個覆蓋的世界,早已和幽冥界合并在一起,融為一方大世界,如今古源王已代替十殿閻羅,和黃泉大帝、裁決女王崔青凝一起坐鎮幽冥界,并稱“幽冥三巨頭”。
  至于萌萌,自然是那頭心地善良,喜歡分享自己食物,有時候又有些沒心沒肺的獨角巨兔,深受陳汐和冥喜歡。
  而殛電鳥小翠,算得上是陳汐在源界中的第一個布道使者,也算淵源頗深,這一次前來參加婚典,也被古源王一起捎帶了過來。
  幽冥界送上的賀禮倒也談不上多珍貴,但皆都是只有幽冥中才能夠尋覓到的獨特之物,頗為新奇稀罕,倒是引起場中不少人暗暗稱奇。
  但是很快,這種驚奇就被一波又一波的震撼所取代。
  因為第五批賓客進入會場了。
  一般而言無論做什么事情,要么是最前邊出現的最重要,要么是壓軸出場的最重要,就好比那拍賣會上,所拍賣寶物第一個自然是重頭戲,名叫開門紅,而最后一個拍賣的寶貝同樣也至關重要,被稱作壓軸之寶。
  唯獨在中間出現的寶物,哪怕再珍貴,也斷然是無法和首尾出現的寶物相比的。
  不過這種情況很顯然不適用于此刻的婚禮大典上。
  因為第一批進場的乃是來自大楚王朝的修士,第二批出場的是來玄寰域的修士,第三批是仙界大人物,第四批是幽冥界大人物……
  單從出場順序而言,也根本看不出什么高低貴賤來。
  但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越往后出場的,來歷就越不簡單,身份也越不尋常。
  就像此刻這第五批賓客進入會場時,全場都寂靜下來,鴉雀無聲。
  上古神域申屠氏、上古神域太初觀觀主、上古神域雪墨域域主、上古神域永恒世家夜氏、樂視、顓臾水、虞丘氏……
  一個個前所未見,聞所未聞的神祗大人物,突然一起降臨在仙界,那是怎樣一種場面?
  這就好比仙界中的一位位大人物突然一起降臨在人間界,所造成的震撼沖擊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一下子,那道皇學院一眾弟子都傻眼了,被震撼得道心差點失守,在他們心中,仙王都已經是最為至高的存在,哪曾想過有一天會看見一個個證道封神的巨擘大人物突然出現在面前?
  并且來的還不僅僅只是一個……
  那些道皇學院弟子以往也知道陳汐威震諸天,執掌天下,可畢竟不曾真正見識過,而今看見這一位位神界來人都主動前來為陳汐恭賀,那等場面,注定讓他們一輩子都難以忘懷。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