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番外第四篇盛世之婚(續)

題外話:這一篇番外寫關于過年的內容,故事發生在梁冰所在的源星,大家都知道,符皇書中所描述的梁冰實則是以一種現代人背景寫的,她的衣著打扮,也都是仿照現代人。
  所以這一篇番外,就發生在一個和地球有著相同背景,但故事皆都是虛構的源星上。
  大家可以把這一篇番外看作是“現代修真都市文”……
  大家肯定想不到,大年這一天金魚居然還會努力堅持碼字寫番外,但事實是,金魚得了職業病,兩天不碼字,心中就難受,這不是開玩笑,當習慣了碼字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不碼字,反而會很難適應,這就是職業病。
  同時,今天碼字也是給兄弟姐妹們送上新春祝福,兩全其美。
  ……
  正文:
  陳瀾。
  男,十七歲。
  陳汐和梁冰之子,性情內斂,頗有乃父陳汐年少之風骨。
  ……
  源星。
  公歷2016年,農歷小年。
  地點:華夏帝國,皇家帝國學院。
  臨近年關,無論上班的,上學的打工的皆都紛紛返回家鄉,圖的就是一個闔家團聚,開開心心過大年。
  這是華夏人血脈中所烙印的傳承,延續至今已經有數千年之久,這個傳統,如今也開始逐漸擴散到海外,為世界所關注。
  在過年這段時間,哪怕就是天大的事情,也得推到年后去辦,這就是華夏人的傳統觀念,再苦再累再忙,年是必須要高高興興地過的。
  小年這一天,皇家帝國學院中的學生和老師,也都早已放假回家,頗具現代化氣息的校園中,此刻倒顯得冷冷清清的。
  圖書館,陳瀾坐在書桌前,正在伏案撰寫一篇論文,眉宇間盡是專注之色。
  慕青懶洋洋坐在對面,她身穿一襲呢絨黑色修身大衣,將一對修長筆直的美腿隨意擱在書桌上,纖細修長的青蔥玉手在身前十指交叉,一對大而漆黑美眸看著對面的陳瀾,瑩潤的紅唇邊泛著一抹淺淺的笑意。
  慕青和陳瀾一樣,皆都是皇家帝國學院大四學生,兩人在同一個班,慕青是班上赫赫有名的班花也是理工系的系花。
  顏值爆表性情驕傲女學霸學識過人……這是整個理工系男牲口的共識。
  甚至有好事之徒在論壇上發帖,把慕青的照片和華夏帝國娛樂界超級明星“云采薇”對比了,結果發現兩女顏值竟是不分伯仲,一時引起了無數討論,這個帖子也成了論壇中最火爆的一帖,甚至被傳播到了互聯網各大網站上,一時引起無盡矚目。
  而慕青,則被閑的蛋疼的網民評為了“最具氣質,顏值逆天的皇家帝國學院女學霸”。
  這樣一個天之驕女,自然成為了皇家帝國學院一眾男牲口眼中的女神,許多自詡家世不凡外表英俊的公子哥更是展開了猛烈追逐,送花的,送禮物的表白的邀請吃飯的……絡繹不絕。
  可最終,這些人都鎩羽而歸。
  最為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慕青沒有看上官二代,也沒有看上富二代,甚至也沒有看上和她一樣同為學霸的知識型帥哥……卻偏偏看上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書呆子!
  這個書呆子自從進入學院,除了上課,就一直泡在圖書館中,不運動,也不玩游戲,更不參加任何一切的社交活動。
  這對一眾正風華正茂熱血青春的大學生而言,這書呆子簡直就是一朵奇葩,一個活該被隔離開的異端!
  最為關鍵的是,書呆子如此用功的看書,偏偏成績卻是平平庸庸,別說學霸了,連優秀都談不上。
  可就是這樣一個完全不像大學生,性情木訥近乎迂腐,學習成績平庸,連家庭背景都普普通通的書呆子,卻被“顏值逆天”的女學霸慕青另眼相待……
  在確定這個消息的當天,皇家帝國學院中不知有多少心碎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
  有人郁悶,有人悲愴,有人嫉妒,有人心里不平衡,不一而足。
  而當得知是慕青主動去追那書呆子的時候,更是讓無數牲口仰天喟嘆,欲哭無淚。
  當然,這并不算最轟動的,現在的社會上,丑男配美女的組合多了去了,真正讓所有學院男同胞無法忍受的是,面對慕青的追求,那書呆子竟然從來沒有給出一個確定的答復!!
  這尼瑪未免太**了吧?
  當得知這一切,書呆子徹底在學院中火了,火得一塌糊涂,連學院中的老師和教授都對此有所耳聞。
  就連那些女同學都對書呆子腹誹不已,認為這貨在裝波依,令人唾棄。
  一些性情跋扈的公子哥,更是咽不這口氣,打算用一些手段乖乖讓那個書呆子消失在學院中,誰曾想,這一切手段還沒落在那書呆子頭上,就被慕青擋來了……
  子,連那些公子哥也看不懂了,這書呆子何德何能,居然能夠得到慕青如此鐘愛?
  但不管外邊風風雨雨,作為當事人的陳瀾,也就是學院所有人眼中的書呆子,生活一直保持著固有的節奏。
  上課……泡圖書館……睡覺……周而復始。
  這種生活簡直都不能用枯燥來形容,簡是一種折磨,可偏偏陳瀾卻一副甘之如飴的模樣。
  就像今天,已經是小年了,陳瀾這個被所有男同胞公認的“鮮花插在牛糞”上的人物,依舊泡在圖書館中撰寫一篇論文……
  而最為令人發指的是,他寫論文不要緊,關鍵是慕青這個絕色大美人還一直在旁邊陪著,這跟古時候的“紅袖添香伴讀書”也沒什么區別了!
  幸好早在前些天學校就已經放假,偌大的圖書館中除了幾個教工,就只剩慕青和陳瀾,否則若是這一幕被其他男同學看見,非嫉恨的吐血三兩不可。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很快就傍晚了,陳瀾一直都在專心撰寫論文,的確是一副專心篤定的模樣,渾然沒有被對面的絕世美色所困擾。
  這等定力,恐怕連寺廟中的老和尚都比不得。
  而慕青呢,從始至終都在凝視陳瀾,沒有玩手機,也沒有一絲的不耐煩,就那么看著,仿佛看一輩子都不夠。
  她今天明顯是精心打扮過,五官精致的瓜子臉上還化了淡妝,讓她妍麗清美的外表中多出一絲與往日不同的嬌艷,配上黑色修身呢絨大衣,石墨色收腰牛仔褲,將全身那驚心動魄的曲線勾勒得淋漓盡致,美得驚世駭俗大概就是形容這種級別的美女了。
  書桌上還有一個水杯,陳瀾似乎渴了,拿起就要喝水,卻發現杯子已經空了,不禁一怔。
  慕青見此,登時收起擱在書桌上的修長美腿,起身拿起水杯,道:“我去倒。”
  “不了,快天黑了,咱們走吧。”
  陳瀾抬起頭,想了想,就合上手中撰寫的論文,裝進一個陳舊看不出質地的背包中。
  這時候,才能看出陳瀾身高七五左右,身姿普通,面龐白皙,但依舊很平凡,唯獨一對眼眸漆黑幽邃,卻被一副黑框眼鏡給遮擋住,雖多出一絲書卷氣息,卻顯得有些木訥的感覺。
  通俗而言,陳瀾此刻的模樣,和眾人眼中的宅男也沒什么區別。
  和慕青站在一起時,那畫面簡直不忍目睹,一個時尚嬌艷的大美女學霸,旁邊跟著一個從頭到尾都只能用“普通”來形容的書呆子,顯得尤其的刺眼和不協調。
  在兩人并肩走出圖書館的時候,那幾個教工阿姨和大叔都是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可陳瀾自始至終都顯得很平靜,甚至都不曾有過一絲反應,自顧自地走著。
  慕青也不以為然,她早已習慣了這種飽含“不理解”的目光。
  夜色將臨,校園路燈已亮起,灑一片橘黃色的光。
  陳瀾和慕青并肩走著,像一對情侶,肩膀和肩膀之間又保持著分寸,每一次慕青要靠過來時,陳瀾的肩膀就像長了眼睛一樣不著痕跡地避開。
  試探了多次之后,慕青也就放棄了,她理解陳瀾的性格,也正是陳瀾這種性格,才是最吸引她的。
  “我父母都已準備好了晚餐,到時候有可能還會有一些我爸的朋友要來……”
  慕青雙手插在大衣兜里,一頭秀發在冬季的冷風中飄舞,她身姿修長,踱步輕盈,嬌艷清美的面龐在路燈照射,泛著一層說不出的神秘美感。
  “嗯。”
  陳瀾點了點頭,并無多少反應。
  慕青卻像是暗松一口氣,笑道:“放心,我知道你這人不喜應酬,等到了我家之后,你就負責吃飯就好了,說話的事情就由我負責了。”
  為了邀請陳瀾去自己家中吃這一頓小年飯,慕青可是費了不少心思,早在很多天前就發出邀請,軟磨硬泡用盡了手段,才得到了陳瀾的答應。
  不過事到臨頭,慕青心中不禁又有些惴惴,生恐待會的晚宴上會讓陳瀾感到不舒服了。
  畢竟,這可是她第一次帶男生回家,父母他們在得知這消息時,連續反復地確認了十多遍,才敢確定這是真的。
  在這等情況,慕青很清楚自己父母心中藏著許多疑惑,而這些疑惑必然會在見到陳瀾的時候說出來。
  這才是讓慕青有些擔憂的,她父母都是生意人,精明歷練,誰知道他們會問出什么問題來,萬一讓陳瀾難堪,那就……
  “不必這么擔心,吃飯而已。”
  陳瀾看了慕青一眼,隨口說了一句。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慕青子怔住,這家伙難道知道我在擔心什么?
  許久,慕青才笑道:“小年夜,圖的就是開心,到時候你只要不見外就好。”
  陳瀾依舊那一副木訥的模樣,輕輕點了點頭。
  ……
  校門外,一輛黑色加長轎車靜靜等在那里。
  轎車明顯有些年份,可卻保養的極好,或許造型看似有些老古董,可只有真正識貨的人才知道,這輛車在十年前只在全球發行了十六輛,有錢都買不到。
  司機看見慕青出來,連忙車打開車門,立在一側,眼神中透著恭敬。
  “上車。”
  慕青扭頭看著陳瀾。
  陳瀾點了點頭,倒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上去。
  見此,慕青這才跟著坐了上去,這一幕看得那司機眼珠一凝,有些驚疑不定,這年輕人難道就是小姐鐘意的對象?可是看起來可有些太沒禮貌了。
  心中雖如此想著,司機還是盡忠職守,迅速上車,載著一男一女緩緩駛入那張燈結彩掛滿霓虹燈的繁華都市街道中。
  古槐街。
  八串胡同,十九號院。
  據老人說,這八串胡同在千年前,乃是前代朝廷王爺貴族棲居之地,最為清貴。
  延存到如今,能夠在八串胡同中擁有一套庭院的,無一不是地位和背景來歷極大的官宦富賈,尋常老百姓別說在這里買房,就連進入此地都很難。
  這里的地皮已經不是寸土寸金能夠形容,而是根本就無價,在華夏帝國中沒有上層背景,都住不進來。
  畢竟,這可是京都重地,天子腳,聽說當今帝國中數位開國將軍都住在這胡同深處。
  當那一輛黑色轎車駛來,胡同口駐守的警衛皆都齊齊敬禮,目送這一輛黑色轎車暢通進入。
  這一刻,那司機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陳瀾,本以為對方會露出類似震驚惶恐的表情,誰曾想,對方卻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
  這讓司機心中不免對陳瀾有些另眼相看,擱在其他年輕人身上,當來到這里時,哪怕再驕傲跋扈,只怕都被震懾得縮手縮腳,或者惶恐敬畏了。
  當然,陳瀾也有可能是裝的,不過司機已懶得再過多去觀察對方,這畢竟是小姐的朋友,既然得了了小姐的認可,就不是他一個司機能夠去插手的。
  十九號院,紅磚綠瓦,古色古香,墻邊老樹枝椏掩映,門前蹲著一對斑駁的石獅子。
  建筑看似尋常,實則代表的是一種財富都求不來的深厚底蘊。
  此時在十九號院門前,端立著一名青年,一身筆挺西裝,身姿挺拔,陽光英俊。
  當看見那一輛黑色轎車駛來,西裝青年頓時眼睛一亮,笑著迎過來,打開了車門。
  先是跟司機問了一聲好,這才朝車的慕青笑道:“青青,可算把你盼回來了,學業再重要,也莫要忘了今天可是小年,叔叔阿姨他們可都在等你呢。”
  聲音低沉,不疾不徐,禮儀更是無可挑剔。
  “哦,趙大哥,稍等。”
  慕青看了一眼那西裝青年,隨口道。
  “沒事,不急。”
  西裝青年笑了笑,卻見慕青立在一側,將車中的一名年輕人迎了出來。
  青年目光毒辣,哪能看不出,慕青對待這年輕人的態度和對待自己時完全不同?
  一時之間,青年看向陳瀾的目光中不僅多出了一抹審視般的味道,還隱隱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敵意。
  青年也聽說,今晚慕青會把她心儀的對象帶回家吃個小年夜飯,當時他心中就極為不舒服,他一直講慕青視作自己的伴侶,是要步入婚姻殿堂的,哪能容忍其他人染指慕青?
  所以今晚青年特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已做好了用盡一切手段徹底摧垮這個不知從哪個旮旯里冒出來的“情敵”的準備。
  只是讓青年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情敵”居然如此普通,如此木訥,又如此的……老土!
  瞧瞧吧,穿著一身老舊的黑色中山服,背著一個陳舊的背包,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立在那里,暮氣沉沉,哪像個年輕人?
  就這樣的家伙,慕青是如何看上的?
  這一刻,青年都不禁有些懷疑慕青的審美了,不過很快,青年就暗松了一口氣,通過陳瀾的衣著打扮,他已經大致判斷出,對方家庭條件應該極為普通。
  而對于這種人,青年有的是手段讓對方知難而退。
  甚至青年都懷疑,根本不用自己出手,這家伙就過不了慕青父母那一關!
  想到這,青年心中大定,看向陳璞的目光中甚至都帶上一絲嘆息和憐憫的味道。
  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
  這家伙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我跟你介紹,這是趙志成,我倆是發小,他爺爺和我爺爺是戰友,關系一直很好。”
  慕青介紹道,“趙大哥,這是我同班同學陳瀾。”
  “你好。”
  陳瀾點了點頭,伸手道。
  “你好。”
  青年想了想,最終還是忍住譏諷對方的沖動,伸手蜻蜓點水似的握了手,旋即就不再搭理陳瀾,笑著朝慕青道:“青青,快走吧,這小年飯就等你一個人了。”
  慕青皺了皺眉:“趙大哥,什么叫等我一個人,還有我同學呢。”
  說著,慕青已經退后,和陳瀾并肩站在一起。
  趙志成神色一滯,旋即就笑容滿面道:“哈哈,都一樣都一樣,快走吧。”
  對于此,陳瀾依舊那一副木訥的模樣,像是從來沒有什么事情能夠引起他的注意似的。
  當,三人并肩走入那十九號院。
  看著他們三人離開,那司機點燃了一根煙,煙霧繚繞中,只聽他忽然搖頭笑道:“連趙大公子也坐不住了,看來今晚的宴席肯定會很熱鬧……”
  ——
  PS:不知道大家看著感覺如何?另外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幸福美滿!紅包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