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中)

黑槿花會所。
  甫一進去,喧囂勁爆的音樂聲夾雜著男男女女的尖叫,在那絢麗霓虹燈光的流轉下不斷沸騰。
  靚麗的男女此刻像覓食的餓狼,借著酒精的刺激在舞池中瘋魔亂舞。
  燈光是流轉閃爍的,迷離而虛幻。
  氣氛是喧囂的,音樂圈里頗有名氣的dj女郎小蠻只穿著一個單薄的黑色小背心,露出瑩白若象牙般的肌膚,她腰肢纖細,胸前澎湃,帶著耳機,不斷切換著勁爆的重金屬節奏。
  彬彬有禮的服務生侍者和穿著清涼無比的兔女郎游走在每個客人身邊,盡可能一切的滿足著一切賓客的需求。
  瑰麗耀眼的燈光流轉下,每個人臉上都呈現出不同的面目,如此真實,又如此虛幻。
  這就是酒吧,紅男綠女扎堆一起尋歡作樂,紙醉金迷談不上,只不過是純粹發泄體內過剩的荷爾蒙罷了。
  當然,黑槿花會所不僅僅只是一個酒吧那么簡單,否則也不過能在帝都這種權貴集中的地方混得風生水起了。
  剛一進來,陳瀾登時皺眉,他性情一直內斂安靜,極為不喜歡這種喧囂的氣氛。
  梁靚卻是一把抓住他的手,朝會所深處走去:“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歡這種氣氛,不過咱們不在這里玩。”
  她明顯是黑槿花會所的常客,帶著陳瀾七拐八拐的,就來到了二層樓上。
  這里又是一番不同的布局,錯綜復雜的走廊若蛛網般交織,在中央位置,則是一個小型t臺。
  “不要意思兩位,今天這一層都被貴賓包下了。”
  一名身穿禮服的侍者走來,彬彬有禮,禮貌恭敬,雖是攆人的,但并不讓人反感。
  這也正常,黑槿花會所在帝都歡場圈子里頗為有名,能夠來這里消費的大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故而這里所用的侍者素質自然無需多言,也根本不可能做出狗眼看人低的事情。
  梁靚登時一挑眉:“包下了?喲嗬,這是哪位貴賓啊,挺囂張的啊。”
  她心中有些不悅,老娘第一次帶朋友來玩,就被這么拒絕了,這讓她以后還怎么在帝都混?
  侍者有些為難,但他也極懂察言觀色,知道眼前這位敢大大咧咧穿著一身軍裝就來這里玩的美女,絕對不是尋常人了。
  “我也不為難你,去告訴你們經理,就說‘華夏紫金閣’若是敢讓給別人,我馬上讓他滾出帝都!”
  梁靚瞥了一眼侍者,帶著陳瀾就自顧自地走了。
  華夏紫金閣……
  聽到這個名字,那侍者一下傻眼了,這可是黑槿花會所中一等一的包廂,就連帝都一些大人物都沒資格進入其中,是專門供給那些真正意義上的手眼通天的人物。
  最為重要的是,今天包場的那位貴賓,此刻就正在華夏紫金閣中消費……
  侍者一想到這,連忙打開呼叫機,把這件事通報了過去。
  ……
  這黑槿花會所二層,是專門供給特級會員開發的,尋常人和尋常會員根本就進不來。
  二層的包廂名字也很與眾不同,不像其他地方的“666”“888”一類的數字,而是起了一些類似“華夏紫金閣”、“攬月摘星殿”一類附庸風雅的名字。
  這其中,自然當屬“華夏紫金閣”最為特殊。
  坊間傳說,當今大帝年輕時候就曾在這里宴請過一些朋友,有了這個傳說,這“華夏紫金閣”自然就顯得與眾不同了。
  很快,梁靚帶著陳瀾來到一處包廂門前,這里早已站立著不少身影,一個個身高馬大,身穿西裝,明顯是保鏢一類的角色。
  看見這一幕,梁靚撇了撇嘴,冷笑一聲,就朝陳瀾道:“帥哥,你先稍等我幾分鐘,我去換一身衣服,待會再把里邊那些混賬東西攆出去。”
  陳瀾皺眉道:“既然這里有人了,我們就換個地方得了。”
  梁靚笑吟吟道:“哎呀,帥哥你也懂得體恤人了,不過你就安心看著,今晚一切都交給我了,要不豈不是顯得我太沒面子了。”
  說著,她已經穿過一個甬道離開。
  陳瀾見此,也只能作罷,站在欄桿前,從這里可以清清楚楚看見中央那一座t臺上的一切,此刻正有一支樂隊在臺上演唱,唱功頗為了得。
  此刻正有許多和陳瀾一樣的賓客正在圍觀,場中還不時有一些女生尖叫聲發出。
  顯然,那一支樂隊成員應該很有名,只是陳瀾對這些不感興趣,也談不上喜歡或者厭惡。
  “朋友,還請離開,這里都被包下了,多多見諒。”
  一名黑衣大漢走來,是“華夏紫金閣”包廂前站著的一眾保鏢之一,看起來頗為精悍。
  他聲音雖客氣,但卻透著一股強硬的味道。
  “我在等人,應該不會打擾到你們。”
  陳瀾隨口說道。
  黑衣大漢皺眉,眼前這年輕人衣著普通,相貌普通,看起來并不是個厲害角色,不過對方能夠進入這二層,說明也是有一定來歷,這倒是讓他有些難辦。
  “老九,怎么了?”
  又一名保鏢走來,長了一個醒目的鷹鉤鼻子,明顯是個小頭目,一臉的不耐煩。
  “三哥,這位朋友在等人。”
  老九如實回答。
  三哥不耐煩道:“管他干什么,先讓他離開這里,今天咱們公子要招待一位貴客,不管是誰靠近這包廂,統統攆走!”
  這話就顯得很不客氣了。
  老九見此,目光看向陳瀾,意思很明顯,你再不走,可別怪我把你“送”走了。
  陳瀾想了想,道:“好吧,祝你們玩的開心。”
  說著,就轉身而去。
  “呸!又一個傻x,稍微有點眼力就能看出,這華夏紫金閣已經被咱們公子包下,只要聰明點,誰還敢靠近過來?這傻x明顯啥也不懂,連這一點都看不出來,明顯不可能是什么厲害人物。”
  那位三哥看著陳瀾離開的身影厭憎地呸了一口,“老九,你的眼力勁還是差了一些,這種角色根本不需要客氣,能夠進入二層又怎么樣?和公子一比也什么都不算!”
  老九連連點頭,一副受教的模樣。
  “你剛才罵我?”
  猛地,老三和老九突然發現,剛離開的陳瀾不知什么時候居然又返回來了。
  “怎么?還不服氣?”
  老三猙獰一笑,捏了捏拳頭。
  “不是不服氣。”
  陳瀾平靜道,“而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小心禍從口出。”
  說著,他轉身又離開。
  老三和老九都有些發愣,他們原本以為這家伙是不服氣來找回場子的,誰曾想,就撂下這樣一句話就又走了,這是要鬧哪樣?
  砰!
  這時候,那華夏紫金閣包廂緊閉的大門被撞開,從中傳出一陣尖叫,透著憤怒和惶恐。
  旋即,一名身穿禮服的女子探出身來,披頭散發,跌跌撞撞,似要從那包廂中逃走。
  這一幕驚得那包廂門口一眾保鏢皆都圍了過來。
  “沒你們的事,讓開!”
  一名男子的聲音從包廂中傳出,旋即一對胳膊就抱著那女子的腰肢強行拖回去。
  “救我!救救我——!”
  女子尖叫,瘋狂掙扎,可僅僅一剎那,就被拖回了包廂,大門也被狠狠關上,再沒了聲音。
  見此,一眾保鏢皆都哄然笑出來,一副見怪不怪,心照不宣的模樣,顯然,他們見多了這種事情。
  “讓開。”
  一道聲音響起,引起了那些保鏢的注意。
  扭頭一看,那位三哥和老九登時認出,剛才離開的那年輕人不知何時又返回來了。
  “你這傻x,怎么又回來了?難道還想英雄救美?我告訴你,包廂中的人你得罪不起,趕緊滾蛋!”
  三哥怒了,他感覺自己已經給對方很大面子了,可對方居然像個傻x一樣又湊過來,簡直是不知死活。
  怒罵聲中,三哥已經伸手一把朝陳瀾推了過去。
  陳瀾抬手,一把抓住對方手腕,也不見他動作,只聽喀嚓一聲,這位三哥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像被抽空了力氣,癱軟在地。
  “找死!”
  “原來這傻x果然是找茬的!”
  “揍他!”
  一眾黑衣保鏢反應極為敏銳,齊齊動手,他們皆都是從特殊部隊中精挑細選出來的狠角色,一個個有著以一當十的格斗技巧,且精通槍械,對付一般人的話,那簡直比喝水都輕松。
  可遺憾的是,這次他們惹的不是一般人。
  只聽一陣喀嚓喀嚓的聲音響起,地上已經躺了十幾個癱軟無力的身體,看著那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年輕人,他們臉龐上寫滿了驚恐和難以置信。
  要知道,他們可是帝國特殊軍隊中的精銳!可僅僅在幾個眨眼間,就全部被對方一個人撂翻了!
  “跪下!否則我開槍了!”
  忽然,從一側走廊中走出一人,雙手握槍,黑洞洞的槍口直指陳瀾的腦袋。
  陳瀾扭頭看了他一眼,然后那人只覺手腕一痛,手槍就不翼而飛,而他整個人像被一列疾馳的火車狠狠撞住,身軀狠狠砸在墻上,兩眼一翻就昏厥了過去。
  看也不看搶過來的手槍,就隨手丟在地上,然后陳瀾直接抬步,朝那華夏紫金閣緊閉的大門走去。
  “你不能進去!那里邊的人不是你能夠得罪的!現在收手還不晚,否則以后沒人能夠救得了你!”
  一名癱軟在地的保鏢發出大吼。
  陳瀾卻似渾然不覺,抬手推開了包廂大門,走了進去。
  包廂很大,足可容納幾十號人,各種先進擺設應有盡有,繽紛的燈光通明,照的包廂內明亮多彩。
  此刻正有十多號年輕男女在其中,一個個左擁右抱,正在飲酒作樂,甚至有幾個公子哥聚在一起嗑藥。
  包廂中還有一眾美麗的客服,穿著統一的開衩旗袍,跪在地上為這些公子哥小姐們端茶倒酒。
  場面真的很糜爛。
  陳瀾進門目光一掃,就看見剛才那名尖叫逃跑的女子,正被一個男子強摁在沙發上,拿著一瓶紅酒朝嘴里灌,嘴中還大笑:“賣唱的就是賣唱的,老子花了大價錢請你過來,你他媽還在老子面前假清高,什么玩意!今晚老子就讓你好好爽爽!”
  旁邊還有一些男女在鼓掌尖叫,笑嘻嘻地看著這一幕。
  “你是誰?誰請你進來的?滾出去!保鏢呢?馬勒戈壁的,怎么什么人都放進來了?”
  這時候,終于有人發現了陳瀾,不禁一愣,旋即就破口大罵著站起來。
  陳瀾抬起一腳踹過去,那貨身軀倒飛出去,撞在酒桌上,砸得上邊飲料酒水全部破碎。
  頓時尖叫聲四起,那些尋歡作樂的男女終于發現不對勁,停下了手中動作,目光齊齊看向了陳瀾。
  “喲,沒發現啊,今兒聚會竟跑來一個找茬的,哥們,你是誰啊,怎么以前從沒見過你,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跑我潘云慶的地盤上撒野?”
  那名將女子摁在沙發上灌酒的男子起身,目光陰冷的看著陳瀾這個不速之客。
  這自稱潘云慶的公子哥五官倒也俊俏,只是略顯蒼白,目光微瞇著,氣質顯得有些陰狠。
  陳瀾皺了皺眉,這里環境烏煙瘴氣,讓他心中頗為厭惡,直接道:“把那女人放了。”
  潘云慶一怔,忽然狂笑起來,指著沙發上的女人,道:“喲喲喲,英雄救美的戲碼演到我這里來了,難道哥們你也是這婊子的狂熱粉絲不成?”
  旁邊一眾男女也都大笑起來,他們幾乎清一色都是權貴人物的后代,也就是通俗意義上的官二代富二代。
  對于這種人而言,什么仗勢沒見過,爭風吃醋的戲碼更是見多了,再加上他們背景深厚,在帝都中簡直是一群跋扈紈绔,我行我素,根本沒誰敢招惹他們了。
  此刻看著陳瀾進門打人,心中雖驚訝,可卻不感到害怕,反而都有些興奮。
  這的確是一幫興風作浪的二世祖,依仗著家中底蘊,活到現在一直是順風順水,也著實不會感到害怕了。
  “哥們,忘了告訴你,你剛才一腳踹暈的那家伙老爹可是帝都警備局的局長。”
  一名濃妝艷抹的女子笑嘻嘻叫道,“最重要的是他老爹很護短,以后你可得小心些被抓局子里。”
  其他人又是一陣大笑,目光戲謔。
  陳瀾見此,已經知道多說無益,直接上前,就要帶那女人走。
  那女人披頭散發,哭泣得聲音都啞了,正趴在沙發上發抖,顯得尤其可憐。
  陳瀾若沒記錯,這女人就是有著“國民美少女”稱呼的云采薇,是一位超一線的大明星。
  陳瀾不追星,但也記得這女人,因為慕青的照片曾經被放在網上和這個云采薇對比過,在學校引起了很大影響。
  只是如今這位大明星卻被一群權貴子弟玩弄成這般模樣,著實讓陳瀾有些意外,這若是被云采薇那些癡狂粉絲知道了,也不知會作何感想。
  “喲,哥們你這是打算直接帶人走啊?問過我們同意嗎?”
  一名酒氣熏熏的青年跳出來,擋在了陳瀾身前,滿嘴的酒氣差點噴在陳瀾臉上。
  陳瀾抬腳一踹,對方直接就飛了出去。
  “又一個!哥們好身手,這位是帝都內務院執行委員會秘書長的寶貝兒子,你可別被嚇到了啊。”
  那濃妝艷抹的女子又笑嘻嘻拍掌叫起來。
  陳瀾卻似渾然不覺,自顧自上前。
  這一下,那潘云慶終于看出了情況有些不對勁,皺眉道:“朋友,你可知道這么做的下場?”
  陳瀾充耳不聞,只是對那云采薇招手,道:“跟我走。”
  云采薇眼睛哭得紅腫,披頭散發,聞言,怔怔地看著陳瀾這個陌生人,卻忽然說道:“你……你得罪了他們……會……害了自己的,你……快走吧!”
  潘云慶冷笑:“少他媽在老子面前演戲,惡心不惡心?想走?今兒無論誰來了,都甭想讓你們走!”
  說著,潘云慶一指陳瀾,道:“朋友,我不管你是誰,但今天你既然打了人,還壞了我的事兒,這個梁子就等于結下了,不過我今天是來招待貴賓的,也懶得跟你多計較,現在你乖乖的跪地道歉,我或許可以給你一個面子,讓你不至于淪落到街頭要飯的地步,怎么樣?”
  “跪地道歉?太便宜了,這樣不好玩。”
  那些公子哥小姐們都起哄起來。
  陳瀾都懷疑這些家伙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都這時候了,還一副穩吃自己的模樣?
  難道非得逼自己把他們一個個修理一頓才滿意?
  砰!
  這時候,那緊閉的包廂大門被一腳踹開,一道身段火爆,穿著一襲深藍色長裙,頭盤發髻,面龐嬌艷冰冷無比的女人走了進來。
  這赫然是梁靚,換下了軍裝之后,她此刻的打扮無疑讓人眼前一亮,那火辣的修長身材,被一襲深藍色長裙勾勒得淋漓盡致,紅潤而飽滿的唇勾勒出一抹誘人的弧度。
  只是此刻的她,卻是面如冰霜,眉宇含煞,冷冷掃視包廂中的一眾男女,道:“老娘想問問,你們覺得不好玩,究竟什么才好玩。”
  看見梁靚出現時,那潘云慶等一眾男女都是一愣,倒并非不認得梁靚,而是他們從來都沒見過梁靚如此打扮過!
  不過,當聽到梁靚聲音中透著的不善,潘云慶等人皆都清醒過來,有些驚詫,又有些疑惑,不清楚梁靚這是要鬧哪樣。
  “梁靚姐,您怎么來了?真是……”
  一個油頭粉面的青年笑嘻嘻上前,要跟梁靚寒暄,卻被梁靚拎著一個酒瓶就“cei”在了頭上,玻璃四濺。
  這位公子哥登時血流滿面,哭嚎起來。
  “給我滾一邊老實呆著,一會再找你算賬!”
  梁靚殺氣騰騰,隨手又拎起一個紅酒瓶。
  “梁靚,你這是要鬧哪樣?”
  潘云慶見此,也慌了,這暴力傾向嚴重的女人若是發狂,那可是誰都攔不住。
  “鬧哪樣?老娘倒是想問問你們要鬧那樣!”
  梁靚說著,手中酒瓶又砸在了一個公子哥頭上,對方都沒說話,就遭受了這一擊,直接就嗷嗚一聲暈厥倒地,顯得很……倒霉。
  “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要是哪里惹了您,我跟你賠禮道歉不成?”
  眼見梁靚又拎起一個紅酒瓶,潘云慶登時急了,他老爹雖然貴為帝國中樞大臣,可哪敢跟梁靚這位皇室后裔叫板。
  “惹了我倒也是小事,可你們***惹我朋友,那這件事就沒完了,今兒我話撂在這,你們誰家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梁靚身穿一襲深藍晚禮服,原本很淑女的,可此刻卻像發怒的暴龍般,顯得很嚇人。
  她的確憤怒了,就換了一套衣服的時間而已,結果就發生了這種事情,這讓她如何不怒。
  朋友?
  潘云慶等人看了看陳瀾,終于隱約明白了過來,登時都是臉色變幻起來,若早知道這是梁靚的朋友,他們哪還敢這樣?
  而很顯然,梁靚敢撂下這等狠話,明顯說明她這位朋友很不一般,一想到這,潘云慶都是一陣頭大。
  “唉,這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得自家人,梁靚姐,這次是我們錯了,我們道歉行不?”
  潘云慶開口,姿態擺得很低。
  砰!
  梁靚一酒瓶就砸在了他頭上,砸得他血水橫流,身軀一晃,差點就栽倒在地。
  這一下,潘云慶又驚又怒,叫道:“梁靚,你究竟要怎樣?你可知道我們這次之所以聚集這里,可是要宴請你六哥,你六哥若是來了,看見這樣一幕,你恐怕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梁靚的六哥,名叫梁培文,帝國六皇子,其母便是當今帝國皇后,身份尊崇無比,不出意外,梁培文極有可能就是帝國皇位下一任繼承者。
  “威脅我?”
  梁靚眼眸一寒。
  潘云慶心中咯噔一聲,知道自己這句話說的有些太沖了,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道:“不是威脅,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何必鬧這么大動靜呢?平白讓別人看笑話。”
  “呵呵,小事?”
  梁靚冷笑,旋即一扭頭,朝包廂門外道:“六哥,你難道真要等到最后再出面,那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六皇子已經來了?
  “唉,我就不出面了,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吧,梁靚,代替六哥好好招待朋友,這次六哥沒臉見人,以后再跟陳瀾賠罪。”
  說著,聲音已經消失不見。
  聞言,潘云慶等人徹底傻眼,連六皇子都不愿摻合進來,甚至要跟梁靚那位朋友賠罪?
  一下子,氣氛變得死寂無比。
  潘云慶等人終于意識到,這一次踢到鐵板了,還是一個天大的鐵板……
  “哼!跑的倒是挺快。”
  梁靚冷哼了一聲,旋即又叫道:“寧胖子,這是你的地盤,你來處置,我告訴你,沒我的同意,你敢放走這些混賬東西,我砸了你的飯碗!”
  話音還沒落下,那位陳瀾曾在幕家飯局上見過的中年胖子就滿頭大汗走了進來,拍胸脯道:“放心吧,交給我。”
  梁靚見此,就朝陳瀾使了一個眼色,轉身朝包廂外走去。
  陳瀾則將此刻已呈現出呆滯狀態的云采薇叫過來,一起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看著包廂中滿地狼藉,原本一直彌勒佛般笑瞇瞇的寧胖子,臉色驟然變得冰冷起來。
  他看著潘云慶等人,皮笑肉不笑道:“各位公子小姐,別怪胖子我無情,只能先委屈你們一段時間了。”
  潘云慶等人徹底頹然,失魂落魄,打破腦袋也想不出,怎么就招惹了這樣一個天大災禍。
  那個陳瀾……究竟是誰?
  ——
  ps:原本一個小情節,不知不覺就寫多了……
  最后,祝有對象的情人節快樂,沒對象的就和我一樣老老實實呆在家里吧,單身汪得學會照顧自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