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23 圖謀不軌

“怎么辦?難道自己也要委身于這家伙?”卿秀衣內心又是焦急,又是掙扎,偏偏渾身又被無盡欲念所充斥,施展不出一絲力量,反而時時刻刻要咬緊牙關,提防僅存的一絲理智被沖垮,這份心情可想而知有多糾結痛苦了。
  “罷了,借助他驅散體內欲念,待修為恢復,殺了他就是……”卿秀衣知道刻不容緩,若等梵云嵐先蘇醒過來,等待自己的就是滅頂之災,當即貝齒一咬,輕解羅裳,然后湊了上去……
  和梵云嵐的瘋狂奔放不同,卿秀衣脫衣服的動作有條不紊,速度卻極快,沒有一絲急不可耐的味道,反而像焚香沐浴時的優雅從容,不過她終究是一個女人,哪怕再淡定,面對一個陌生男子,主動卸掉自己的衣物,仍舊令她感到一陣莫名羞愧,清麗不可方物的臉蛋紅的簡直要滴血了。
  就在此時!
  陳汐霍然睜開眼睛,一雙眼睛布滿血絲,野獸一般猛地抱住了卿秀衣。
  卿秀衣本就僅憑一絲大毅力在苦苦抵抗內心迸發的欲念,嬌軀無力,被陳汐攔身抱住,竟是毫無反抗之力。
  “混蛋!快放手!”卿秀衣驚叫起來,然而任憑其如何掙扎,也是無法掙脫陳汐的懷抱,反而因為肌膚摩擦產生的**快感,刺激得陳汐抱得更緊了。
  卿秀衣徹底驚呆了。
  她是誰?云鶴派地位超然的天之驕女,擁有令無數人垂涎的天仙轉世之身,名聲更是傳遍大楚王朝,如日中天,在這無數耀眼光環的襯托下,她整個人簡直就是每個年輕子弟心中的女神,不容褻瀆。
  然而這一刻,她卻被一個地位、身份、修為都相差十萬八千里的陌生男人強抱在懷中,徹底喪失主動權,這一剎那的沖擊,任憑她心智如何高絕,也不由腦海一陣發懵,惘然不知所措。
  惘然中,卿秀衣只覺臀部一涼,立即意識到腰身下的褻褲不在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只大手已經伸入了她的臀??溝,竟用力的揉??搓起來……
  “混蛋!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卿秀衣雙眸中憤怒的火焰夾雜著濃濃的情??欲之火,哪還有一絲恬淡凌然的模樣,倒像是一個嬌媚不可方物的新婚雛兒,千嬌百媚。
  “唔……”臀??溝被侵犯,卿秀衣只覺兩腿發軟,已經說不出話來,掙扎激蕩的心緒也漸漸變得無力。下一刻,她便覺得身體中多了一個硬物,嬌軀一顫,一種奇妙的感覺,突然從她身體中蔓延出來,將她的理智悉數淹沒。
  陳汐在中途突然醒來。
  他的身體還在聳動著,一**的快感沖擊著他,沒有睜開眼睛,他便明白自己正在干什么,并且意識到懷中的女人已經換成了另外一個。
  卿秀衣!
  自己竟然把卿秀衣按在了胯下婉轉承歡?一股無法言喻的感覺涌上陳汐心頭,他想起了一次次見到卿秀衣時,那種被無視的感覺,他想起自己面對這個女人時,那種無力反抗的憋屈和憤怒……
  突然之間,他一只手按在了卿秀衣的后臀,將卿秀衣的嬌軀緊貼向他,另一只卻在卿秀衣圓潤如蜜??桃似的臀兒上狠狠搓揉,力道很大,毫無保留,直捏得那雪白如凝脂的肌膚泛起一片嫣紅之色。
  懷中卿秀衣窈窕修長的身子,在劇烈的顫抖,像水蛇一樣,清眸迷離,香汗淋漓,發出一聲聲似痛苦,似輕啜的呻吟,這反而帶給陳汐更多的快感。
  嘩啦啦!
  如同剛才一樣,周圍濃稠的青霧,紛紛蜂擁向兩人的身軀內,那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一遍遍滋潤強健著兩人的體魄、真元、神魂。
  這時候,陳汐已經從那一種報復似的心態中清醒過來,原先粗暴的動作,也是放緩了許多,開始細細感知身軀內翻天覆地的變化。
  “孤陰不生,獨陽不長,故天地配以陰陽,清氣升為天而陽,濁氣降為地而陰,晝為陽,夜為陰,熱為陽,寒為陰,男為陽、女為陰,體膚為陽,內腑為陰……陰陽交融,而后萬物生,生機練達,天機循環之理也……”一道道對陰陽道意的領悟,令陳汐徹底明白了什么是陰,什么是陽,什么是陰陽并濟,龍虎開泰。
  對于陰陽大道,從來沒有這一刻,讓陳汐領悟得這么深刻。
  他背脊上的九尊巫紋,發生著根本性的變化,九宮之形開始旋轉,九顆璀璨星核形成一抹由五行、陰陽、星辰、雷霆、風之力凝聚而成的星云,若隱若現,幾欲透體而出,隱隱約約有種快要進階的跡象。
  他的紫府大湖內,真元澎湃涌蕩,濤聲澎湃,如長江大河蘊藏在其中,四海翻騰,云水激蕩。中央位置的漩渦,也就是“玄牝之門”深處,也是像孕育一個生命,發出強健有力的咚咚聲音,就跟心跳脈搏一樣。
  “嗯?我的真元品質好像提高了不止一籌,陰陽相融,生機勃發,只差一步,就已能從玄牝之門內凝聚出兩儀金丹,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那青霧中蘊含的力量?”
  據陳汐所知,進階黃庭境界之后,就必須汲取天地陰陽二氣,淬煉真元,這次進入瀚海沙漠,他也是為了尋覓那九陽玄炁,為沖擊金丹境界做準備。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這一次的奇特遭遇,反而令他得到莫大好處,竟然把紫府真元徹底淬煉了一遍,徹底蛻變,品質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并且他隱隱感覺,自己如今的真元品質,要比汲取九陰九陽玄炁要更好,更為凝實堅韌,充盈著一股活潑生機,循環不休,凝聚出金丹的幾率也是大大增加!
  “終于有了足夠的力量,只差一步,我的煉體、煉氣修為便能雙雙達到金丹境界!真是想不到這一次竟是因禍得福,人生之際遇,的確是不可揣度,玄妙莫測。”陳汐內心,激蕩萬分,不自覺已松開懷中的卿秀衣,沉浸在一股大自在大清喜的修煉中。
  而卿秀衣這時候,也似因為汲取那青霧中蘊含的力量,盤膝于地,閉眼修煉。
  三個人,皆是赤身**,跏趺而坐,但卻無一絲**的氣息,體內如海欲念盡數消除,道心清寧,神色恬靜安詳,周身氣流鼓蕩不休,不斷汲取那源源不絕涌來的青霧。
  ——
  ——
  “天香醉!這里怎會會有這種寶貝?”望著眼前那翻滾不休的青霧,靈白原本焦灼的眼眸頓時變得明亮無比。
  由于擔心陳汐安慰,他一路追蹤梵云嵐的步伐而來,但由于之前自損性命,傷及本源,力量消耗太大,速度也是變得遲緩起來,直至此刻才匆匆趕到這里。
  “域外天魔界有六大圣獸,其中的天香圣獸又被稱作**之獸,秉天地而生,這天香醉分明就是天香欲獸的精血所化,乖乖,竟然有這么多天香醉,看來數萬年前那場戰斗,域外天魔也是請出了一尊天香圣獸出手啊!”
  靈白腦海中飛快閃過天香醉的一些信息,在域外天魔界,天香圣獸地位至高無比,神秘無蹤,被無數天魔奉為神明,尋常結婚納妾,必定拜祭天香圣獸的神像。
  之所以會如此,就是因為據說這天香圣獸,乃是天地本源力量中,最純正的情??欲之力所化,掌控“情??欲之道”,宛如一尊神祗一般,凌駕億萬眾生之上,至高無比。
  天香圣獸一呼一吸之間所產生的氣體,就能令天地所有雌雄交融,男女交??合。對修士而言,如果能得到其一縷精血,在男女雙修之際,就能產生陰陽交泰,水乳相融的奇妙作用,最為人熟知的作用就是,修煉出的真元品質會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高度。
  正因如此,天香圣獸的精血,也被稱作天香醉,當然,這僅僅是天香圣獸精血的眾多妙用中的一種,可即便如此,天香醉仍舊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罕寶物,有價無市。畢竟這天香圣獸存活于域外天魔界,與修行界相對立,隔著無窮盡的空間壁障,遙不可及。
  “啊!”靈白似是想起什么,突然驚叫出聲,“陳汐該不會和那兩個女人都進入天香醉所化的青霧當中了吧?如此濃的天香醉,恐怕連天仙進去都渾身無力,欲念叢生……唔,難道他們現在正在干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頓時,靈白的臉色變得古怪起來,他已經有七八分把握,陳汐肯定上了那兩個該死的女人!
  不錯,在靈白心中,卿秀衣和梵云嵐都極為可惡,逼得他差點自損性命不說,還要搶陳汐身上的寶物,他怎可能不恨著兩人?
  一想到陳汐能夠騎在這兩個女人身上為所欲為,靈白心中就升起一陣報復似的快感,口中兀自喃喃:“這世上,就不應該有女人,女人統統都是麻煩,是冤孽,更是英雄冢。若非因為女人,主人也不會……”
  ——
  ps:求一下訂閱,數據有點下降了,兄弟們要給力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