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

黑槿‘花’會所二層,另一座裝飾清雅的包廂中。(看最新章節請到:文學樓www.booksrc.net[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
  她一襲深藍‘色’長裙,慵懶坐在那,鬢發如云,香肩‘裸’‘露’,‘胸’前一抹白膩溝壑若隱若現,風情萬種,絕對是個禍水級別的尤物。
  很難想象,她目前的身份是一位‘女’軍人。
  另一側,云采薇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清洗梳妝了一番,‘露’出一張清純干凈的秀美面龐。
  和梁靚相比,她渾身透著一股靈秀淑靜之氣,雖然一對美眸早已哭得紅腫,可依舊不減其一絲美麗,反而平添一股楚楚可憐的味道。
  此刻云采薇有些拘謹地坐在那里,看著正在飲酒的一男一‘女’,腦袋兀自有些發懵。
  她是華夏帝國娛樂圈中最耀眼的一顆星,超一線的大咖,被封為“國民美少‘女’”,影響力極大,無論是影視作品、音樂作品,皆都廣泛傳播,甚至在國外都有許多粉絲。
  拿最簡單的一個例子來說,在如今華夏最流行的一個網絡社‘交’平臺上,云采薇個人賬號都有數千萬粉絲!
  可就是這樣一位超一線的明星,今晚卻差點被用強,所受到的驚嚇可想而知有多大。
  云采薇以前也聽所過,這娛樂圈魚龍‘混’雜,像個大染缸,什么人都有,可不管如何,這終究只是娛樂圈,對于那些權貴人物而言,這個圈子里所生存的,只不過是一群戲子罷了。
  以前云采薇還不相信,可今天她徹底信了。
  捫心自問,剛才若是被用強了,云采薇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報警是根本沒用的,發布網絡上也不可能,只怕消息剛發出來就被刪除屏蔽了。
  找人去報復?
  開玩笑,這帝都之中,能夠動那些紈绔子弟的,可絕對不是她云采薇能夠認識的。
  思來想去,若真發生這樣的事情,云采薇也只能忍了,這就是明星的悲哀了。
  看起來外表光鮮,走到哪里都有粉絲,可面對真正的權力時,也是不堪一擊的。
  所以就在剛才,云采薇甚至一度已經絕望認命,只是讓她沒想到,一男一‘女’突然闖入,徹底改變了她的厄運。
  云采薇無法想象,陳瀾究竟是什么來歷,也無法揣測那梁靚又是什么身份,可她親眼看見,那往日里跋扈無比無人敢惹的一群官二代男‘女’們,一個個被揍得哭爹喊娘,甚至賠禮道歉人家都不稀罕reads;。
  這意味著什么,自不必多說,云采薇能夠擁有今天這種成就,絕對不笨了,一下子就看出,這一男一‘女’絕對是那種手眼通天的厲害人物,比那些官二代紈绔們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可讓云采薇疑‘惑’的是,為什么……他們要幫助自己?
  云采薇想不通。
  她對自己美‘色’很自信,但她更相信,這救助自己的男人絕對不是因為自己長得好看才這么做的。
  同樣,云采薇對自己的名氣也很自信,可這點名氣也僅僅只針對普通大眾,對于這一男一‘女’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曬,什么都算不上。[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所以,云采薇實在想不明白,他們為何要救助自己。
  “今天有些掃興了,本打算請你好好玩一玩的,結果被一群‘混’賬東西破壞了興致。”
  一瓶紅酒很快見底,梁靚撇了撇嘴,嘆了口氣。
  “這事是我惹出來的,要怪也得怪我才是。”
  陳瀾說著,見梁靚又要再開一瓶紅酒,直接攔住了她,道,“少喝點酒,待會你還得開車。”
  梁靚丟給陳瀾一個媚眼,笑‘吟’‘吟’道:“這時候可不需要憐香惜‘玉’,把我灌醉了,不正好讓你為所‘欲’為么?”
  她眼神嫵媚如水,飽滿的紅‘唇’輕啟,吐出芬香酒氣,眉梢至今盡是說不出的魅‘惑’。
  陳瀾卻是一副不開竅的模樣,平靜道:“我這里藏了一些從家里帶來的茶水,你嘗嘗,可以解酒的。”
  說著,也不見他動作,手中就多出一個‘精’致的小茶囊,拿起桌上的茶杯,給梁靚、自己和云采薇一人沖泡了一杯。
  茶水沸騰,白霧繚繞,一股沁入靈魂深處的清香悄然擴散,滿室皆香。
  梁靚眼睛一亮:“這是什么茶?”
  陳瀾道:“你嘗嘗。”
  他將茶杯一一分給梁靚和云采薇。
  梁靚迫不及待,顧不得燙嘴,吧嗒吧嗒就飲了下去,旋即她眼睛一瞪,身軀像定住般,說不出的怪異。
  云采薇也忍不住品了一口,旋即就咦的一聲‘交’出來,下意識地又飲用了一口,一口接一口,根本停不下來。
  當杯中茶水見底,她抱著茶杯,閉著眼睛,也像神游物外了一樣。
  許久,梁靚才吐了一口氣,咬著紅‘唇’把目光看向陳瀾,然后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動作。
  她猛地撲在陳瀾身上,狠狠一口親在了陳瀾臉蛋上,‘胸’前那豐潤傲嬌的‘波’濤壓在陳瀾身上,說不出的**reads;。
  陳瀾猝不及防,明顯有些狼狽,不過當他要推開梁靚時,對方就已經笑著坐回身軀。
  “帥哥!多謝你的茶!”
  梁靚笑得很燦爛嫵媚,聲音中卻透著真誠。
  她這些年從軍,經歷了不少硝煙和戰斗,身上留下了不少抹不去的暗傷,讓的她心中一直有些化解不開的芥蒂。
  而陳瀾這一杯茶,卻在幾個呼吸之間竟是將她體內暗傷都拂去,并且讓她感覺自己就像年輕了很多歲,充滿了生機和活力,這讓梁靚如何不‘激’動喜悅?
  陳瀾擦掉臉龐上的紅‘唇’,苦笑道:“一杯茶而已,何必要這樣?”
  此刻云采薇目光中也是異彩漣漣,她也感受到自己周身像變輕了幾兩,輕飄飄的,暖熏熏的,又充滿了生機和力量,這讓她哪會不明白,這一切都是拜這一杯茶所賜?
  這世上怎會有如此神奇的茶水?
  云采薇發現,自己愈發看不透這長相只算普通,但來歷卻神秘無比的男子了。
  沒多久,陳瀾執意離開,梁靚也沒了繼續玩樂的興趣,帶著云采薇一起離開了黑槿‘花’會所。
  外邊已是黑夜,梁靚開車,先送云采薇離開。
  直至打了云采薇的住處香樟國華苑‘門’口,云采薇這才忍不住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陳瀾笑了笑,道:“我‘女’朋友是你的粉絲,你倆的照片還曾經被放在網上對比過,所以我記得你,救你是舉手之勞,沒有別的意思。”
  云采薇怔了怔,這才道:“看來您一定有一個深愛您的‘女’朋友,采薇祝你們幸福。”
  陳瀾說了聲謝謝,忽然想起什么,道:“能給我一個簽名嗎?”
  梁靚在旁邊吹了一聲口哨:“喲,帥哥你也打算追星了?”
  “我送慕青的。”
  陳瀾隨口解釋了一下,目光卻是看向云采薇。
  對于這個要求,云采薇自然不會拒絕,很爽快的從包中拿出一支筆,給陳瀾寫了個簽名,還多加了一行祝福語。
  陳瀾小心收起來,揮手和云采薇告別,就和梁靚一起離開。
  “真是一個神秘的……好人。”
  云采薇目送那一輛軍車離開,想起剛才和陳瀾接觸的一幕幕,‘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后來,這位娛樂圈超一線明星寫了一首歌,名叫“神秘男”,詞曲皆都不俗,倒是在一夜之間火遍了大江南北,引起了無數粉絲揣測,那歌詞中的神秘男究竟是誰?該不會是云采薇的心儀對象吧?
  ……
  ……
  農歷臘月二十九,除夕,清晨reads;。
  大雪滿京城,天地皆白。
  陳瀾背著那個陳舊的背包,來到‘女’生宿舍前,沒多久就看見慕青拉著行李箱走了出來。
  今天大雪飛揚,慕青穿著一件對襟休閑夾克,戴了一頂黑‘色’絨‘毛’鴨舌帽,系著一條黑‘色’羊絨圍巾,一對筆直修長的美‘腿’上套著一條石墨藍‘色’修身牛仔‘褲’,腳踩一對棕‘色’小牛皮靴,打扮很時尚,清麗中透著一絲調皮的味道。
  今天,就是陳瀾回家過年的日子了。
  陳瀾答應過慕青要和她一起回家過年,故而慕青在天還沒亮時就盛裝打扮了一番。
  “怎么樣?”
  慕青有些緊張問道,她第一次決定去男友家過年,難免緊張。
  “很漂亮。”
  陳瀾點頭道。
  慕青登時笑了,挽起陳瀾胳膊,道:“不管啦,再丑也得見公婆。”
  公婆……
  聽到這個詞,陳瀾登時啞然,接過慕青手中的行李箱,就朝大學‘門’外走去。
  今天梁靚說過要來送火車票的,只是當來到校‘門’前時,卻看見梁靚站在一輛軍車前,說道:“喏,車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
  陳瀾一怔:“火車票呢?”
  梁靚沒好氣道:“你知道火車票有多難買?再說火車上擁擠不堪,味道還很難聞,你真打算帶著慕青去擠火車?”
  說著,梁靚已經打開車‘門’,搶過陳瀾手中的行李箱,丟進了后備箱,然后拍了拍手,道:“快走吧,開車路上小心。”
  陳瀾見此,也只能接受這種安排,和慕青一起上車,然后說道:“你去哪里,我先把你送過去。”
  梁靚揮手道:“你們走吧,待會我哥來接我。”
  陳瀾點了點頭,便點火驅車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這家伙還真沒良心,都不知跟我擁抱一下再走……”
  梁靚嘀咕了一句,就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寧胖子,我聽說趙家已經向幕家施壓了,今天幕天元夫妻倆要去一個特殊的地方,恐怕顧不上這些,你幫忙照看著一些,別問為什么,就按老娘說的去做!”
  說完,啪的一聲掛斷,梁靚雙手‘插’兜,吹著口哨走進了風雪中,瀟灑的不要不要的。
  ……
  ……
  軍車上,慕青罕見的沉默了,好幾次‘欲’言又止。
  見此,陳瀾一邊開車,一邊問道:“有什么話就說吧,別憋在心里。”
  慕青道:“那個梁靚……你認識?”
  陳瀾點了點頭,并未否認。
  慕青咬了咬櫻‘唇’:“那你可知道她的身份?”
  陳瀾想了想,說道:“應該是帝國皇室成員吧?你知道的,我對這些都不感興趣。”
  慕青一時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小年夜那天晚上,她本以為父母和趙志成的表現,會讓陳瀾很受打擊。
  誰曾想,這家伙的確是從來都不在乎這些,甚至都對梁靚這種身份特殊的皇室后裔都不感興趣……
  見氣氛有些沉默,陳瀾道:“慕青,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解釋,因為我家里……嗯,有些特殊,等你到了那里之后,應該就會明白了。”
  慕青肯定不傻,從看見梁靚把她這一輛心愛的軍車都毫不猶豫借給陳瀾使用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的男友遠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神秘一些,這是她之前從沒想到過的。
  陳瀾繼續道:“你別生氣,若是你對這些感到不舒服,就盡可以說出來,我不希望你心中有芥蒂。”
  慕青怔怔看著陳瀾側臉,許久‘唇’角才泛起一抹淺淺笑容,眨了眨眼睛,道:“不管啦不管啦,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管你是天上神仙也好,地下妖孽也罷,誰讓我慕青這么死心眼,偏偏就喜歡上你這個書呆子了呢?這就是命,我認了。”
  陳瀾也不禁笑了,心中暖暖的,伸手抓住對方一只柔荑,道:“天上神仙?呵,我可跟他們不一樣,我就是我,陳瀾!”
  慕青噗嗤一聲笑起來:“咋滴,你還瞧不上神仙?莫非你是地上的妖孽?”
  陳瀾搖頭道:“我若是妖孽,便是天下第一號妖孽,只是可惜啊,我這拳打八荒**,腳踏宙宇萬界,威風蓋天下的妖孽,偏偏栽到你一個‘女’人手中,沒辦法了,也只能把你娶回家嘍。”
  慕青笑得樂不可支,大而清澈的眼睛彎彎的,煞是好看,她沒想到陳瀾這悶頭悶腦的書呆子一旦開起玩笑,還如此風趣。
  就這么說笑著,時間悄然流逝。
  中途在高速服務區休息了一陣,吃了一些食物,兩人便繼續趕路。
  路上慕青已經知道,他們此次的目的地是華夏帝國、中原行省、某個地級市下轄地區中一個名叫“黃粱村”的地方。
  在地圖上看,這就是一個比芝麻還小,幾乎難以搜索到的地方,慕青從小在帝都長大,還從沒聽說過這個地方,更別說來過這里了。
  按照陳瀾的說法,這里其實并不是他真正的故鄉,而是他母親一家人生活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