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24 命在旦夕

晚上11點左右,還有一更。
  ——
  煞魔墳場中央的那座石碑,直插云霄,通體散發著蒼涼古樸的浩然氣息,宛如通天之柱,上邊篆刻著無數奇形怪狀的字跡,似蝌蚪、似銘文,再加上歷經無數歲月的侵蝕,那些字跡早已變得模糊不堪,不能辨認。
  遠遠一望,這座石碑就像是鎮靈所用的祭臺,那些在天地間激蕩的烏黑魔氣,甫一靠近石碑十丈距離,就紛紛躲避開來,不敢上前一步。
  而在那石碑之前,一柄鐵劍插入土中,只露出半截劍身。
  “嗯?”
  陳汐眼睛一亮,鐵劍上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其中更隱隱流露出一絲浩然巍峨之正氣,這縷氣息他極為熟悉,就跟弟弟陳昊所修煉的浩然劍道,仿似同出一源,異曲同工。
  施展神風化羽遁法,陳汐的身影消失在樹枝上,再次出現時,已然站在了殘破的石碑之前。
  伸手握住鐵劍,陳汐用力一拔。
  嗡!
  一股浩蕩劍氣沖天而起,刺破九霄,周圍百丈范圍內的煞霧魔氣,頓時像雪融于水一樣,憑空蒸發不見。
  這柄鐵劍,顏色玄黑,劍刃透著藏青色光芒,長三尺二寸,劍身鐫刻著玄奧的符紋軌跡,這些軌跡簡潔明了,抬眼望去,劍身上就像流淌著一條長江大河,浩浩蕩蕩,驚濤拍雪,那亙古綿延的氣韻,就像能容納紅塵萬物,涵蓋人世興衰、變遷,簡直就像一柄囊括紅塵百態的青史之劍!
  “好寶貝!”
  陳汐手握鐵劍那一剎那,感覺整個人就像在滾滾紅塵中歷練了一遭,人生百態,朝代更替,萬物枯榮,世事興衰……都化作了胸膛昂藏浩然之氣,恨不得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好劍,此劍應當是儒門神器,受大儒圣者之氣熏陶,浩然長存,最是宏偉壯闊,昂藏巍峨!”陳汐贊嘆不已,他猛地想起,自己弟弟陳昊所修煉的浩然劍道,恰跟此劍氣息相溫和,兩者若配合,簡直是相得益彰,珠聯璧合。
  “此劍玄妙,雖不是仙器,但也是不逞多讓,倒是可以贈予弟弟,時時感悟冥想,或許能在浩然劍道上更上一層樓。”
  當即,陳汐便準備把鐵劍收入浮屠寶塔。
  數千丈外,四五名分散各地的宗門弟子看到前方有劍氣沖霄,一個個眼神閃爍,毫不猶豫的掠了過去。
  “有人來了!”靈白提醒道。
  陳汐準備離開的身體頓時定住,幾個呼吸后,在他周圍,五名宗門弟子出現,都是來自大楚王朝各個地域的年輕一代修士,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看著陳汐,眼神閃爍不定。
  “小子,剛才的劍器寶貝可是你收了?”
  “把劍留下,饒你不死!”
  “劍氣沖霄,此劍必為不凡,如此寶物,其實你可以得到的,自斬一臂,饒你一條小命!”
  一陣冷喝聲中,五人慢慢逼近過來,明顯抱著殺人奪寶的念頭。
  陳汐神色平靜,從氣息上判斷,這五人俱是金丹初期的強者,實力比滕氏兄弟明顯要差上一個境界。
  “殺人奪寶?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實力了。”沒有殺氣,沒有煞氣,陳汐神色平靜,聲音淡然,面對這五名金丹境修士的圍困,顯得鎮定自若之極。
  “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距離陳汐最近的宗門弟子,揚手就是一拳拍出,磨盤大小的真元拳印壓迫而來。
  轟!
  陳汐手中多出一柄銀光激射的劍器,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刺出,宛如寒光乍現,驚雷炸空,疾電破虛,撕裂真元拳印,洞穿此人喉嚨,噗!一抹滾燙猩紅的血花飛濺而出,凄美絕倫。
  一劍斃命!
  早在五行廢墟時,陳汐就憑一己之力滅殺掉金丹中期的滕氏兄弟,那時他的修為還處于黃庭初境左右,如今與卿秀衣和梵云嵐雙修之后,又有神妙的天香醉為輔助,煉體和煉氣修為只差一步就能進階金丹之境,實力起碼暴漲了二倍有余,殺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自是游刃有余。
  “這下子扎手,大家一起上!”其余四人驚了一跳,色厲內荏喊道。
  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冷意,長劍回旋,劍影破空,如風雷激蕩,卻是用出了《萬藏劍典》中的巽震劍道。
  從一側襲來的宗門弟子尚未近身,雙眉之間多出一個血窟窿,半個腦殼都被削飛了出去。
  一劍斬殺一名宗門弟子,陳汐毫不留手,長劍橫掃,如雷霆鎖大江,狠狠戳進另外一個人的肋下。噗的一聲,那人身體被斬為兩截,血染地面。
  “快跑!這小子不是普通的黃庭圓滿境修士,他竟然把世上最難修煉的《萬藏劍典》修煉成功了!”僅剩的兩名宗門弟子只看得亡魂大冒,駭然驚怒,他們明白,陳汐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
  不過現在才想著逃跑,已經遲了。
  一個人逃的慢,直接被陳汐一劍爆了腦袋,另一個人已經在百丈之外,還來不及慶幸,只覺脖頸一涼,低頭一看,一抹冷厲劍芒穿透喉嚨,帶出一抹艷麗血花。
  轉瞬之間,五名金丹初期修士齊齊喪命,場面血腥震撼!
  陳汐沒有離開,也沒有去搜取這些人尸體上的儲物法寶,他突然轉過身,望向石碑后方,“朋友,好戲已經結束,該現身了吧!”
  嗖!
  一道人影如煙掠出,輕飄飄落在石碑之側。
  “實力不錯,以黃庭圓滿境修為,就能越境斬殺五名金丹初期修士,此事若傳出去,必然也是轟動天下的事情,等你進階金丹之境,甚至能在五年后的群星大會上展露崢嶸。像你這樣的資質,若是被殺了,實在是太過可惜。我不想為難你,不過你要交出剛剛得到的那一柄劍,算是我黃玉虎的勝利品,如何?”
  名叫黃玉虎的青年模樣年輕,錦衣華服,雙手負背,神色淡然,但身上卻帶著一股強烈的戾氣,單從氣息上看,其實力應該與滕氏兄弟差不多,但卻比林墨軒、蕭靈兒等人要稍差上一籌。
  陳汐略一思量,就斷定,此人必然和其他年輕一代金丹強者一樣,是大楚王朝某個大勢力培養出的金丹核心弟子。
  “如果我不交呢?”如果是以前,陳汐沒把握戰勝對方,但今時不同往日,別說是這個黃玉虎,就是再碰上卿秀衣,他也敢斗上一斗。
  黃玉虎輕輕一笑,說出的話卻狠辣無比,“如果你把我和剛才那五個廢物相比,你會死的很慘,我勸你還是莫要惹我親自動手。”
  嗡!
  陳汐手指一彈劍身,長劍清吟,“三劍之內,必取你項上人頭!”
  “哈哈,果然如此,這世上想死的人大多自不量力,不知天高地厚!”一陣大笑中,黃玉虎腳尖一踏地面,地面塌陷崩裂,而他的人則凌空撲向陳汐。刷!他人尚在途中,手中已多處一柄雪白如霜的彎刀,凌厲的刀氣噴涌而出,四周虛空像被撕裂的棉絮一樣,被割裂出無數道裂縫,聲勢剽悍無雙。
  “裂空斬虛刀!”黃玉虎一聲暴喝,刀如撕裂夜空的一抹刺眼陽光,劈斬而下。
  “一劍!”陳汐眼眸微瞇,微微搖頭,一劍刺出,劍勢如群山疊嶂,又似水澤奔涌,山澤相擁,滯澀凝重。正是《萬藏劍典》中的“艮兌劍道”。
  艮者,山也。
  兌者,澤也。
  山澤相融,如山凝重,如澤滯澀,一剎那間,周圍的一切景象都好像陷入一片山澤泥沼中,被粘住,被拖延,磅礴的劍勢散發著一股凝滯萬物,如拖似粘的鈍厚力量。
  黃玉虎凌空飛掠的身影頓時一滯,整個人就像落入蛛網中的大蟲子一樣,連其手中劈斬而下的刀意,也都仿似被拖拽住,速度起碼降低三成。
  “這是什么古怪劍意?不過想以此困在我,那你就太天真了,飛瀑刀域!”黃玉虎眼眸一凝,連連運轉真元,刀勢一變,如狂風驟雨一樣,劈出去千百刀,刀刀如飛瀑橫空,轟然而下。
  嘩啦啦!
  陳汐頓時進入一片萬瀑飛卷而下的境地,那些雪白如綢緞的瀑布仿似從九霄落下的銀河,每一滴水都蘊含著肆虐霸道的道意,可怖之極。
  “坎劍道!”陳汐神色冷靜漠然,長劍一引,劍勢磅礴,如統領萬水之神靈,竟牽動那萬條刀芒瀑布落下的速度越變越慢!
  刷!
  當瀑布完全靜止的時候,陳汐拔劍,揮斬,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拖泥帶水,無聲無息中,周圍瀑流一截為二,黃玉虎的“飛瀑刀域”頓時被粉碎一空。
  “怎么可能?我的飛瀑道域怎么會被一個黃庭境小子破掉?”黃玉虎面色驟然一變,這一刻,他才猛地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陳汐的實力。
  可惜,已經晚了。
  就在他話音還在繚繞之際,一縷如同萬古云霄,浩浩渺渺的無形劍意,憑空出現在他喉嚨間,切割而下。
  萬藏劍之乾劍道!
  乾者,天也,乾劍道最是虛無縹緲,時時刻刻融于周圍虛空中,甚至陳汐只要愿意,那虛空都可以化作掌中劍意,神不知鬼不覺地狙殺敵人。
  噗!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飛空而出,其臉上依舊帶著一絲驚愕,似是不敢置信自己真的會在三劍之內慘死在一名黃庭境小子手中……
  哐當!
  雪白如霜的彎刀掉落地上,發出一聲清越的聲音,仿似在為其逝去的主人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