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26 我家小師弟

第二更在11點半左右。
  ——
  無極破境珠是一件極為神奇的寶物,能夠探測方方圓百里內的一些隱秘空間,還能夠破開一些秘境、仙府的壁壘,玄妙之極。
  憑借此珠,蘇家最年輕的長老蘇冷尋覓到了諸多秘境仙府,更是從中獲得了打量的功法典籍,丹藥珍寶,在整個龍淵城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不過隨著蘇冷身死,此珠卻是落在了陳汐手中。
  “這蘇冷當年也是一個擁有大機運的人物,如今隨著他身死,不止無極破境珠落入我手中,連那神秘的幽冥錄和誅邪筆也都成了我的囊中之物,真是造化弄人啊。”陳汐心中感慨不已,抬眼望向空中的乾元寶庫。
  此刻,橫亙在天地間的乾元寶庫,已漸漸露出了真面目,它通體仿似由最潔凈無瑕的美玉打造,三十六根猶如黃金澆筑的巨柱支撐其下,寶庫表面篆刻著日月星辰、花草蟲魚以及繁密復雜的各色符文,泛起一層層如同水波的光幕,只能隱隱約約看到里邊的樓宇亭閣。
  那四周的錦繡霞光就像一面紗帳,把寶庫和外界隔絕開。
  而在寶庫頂部,赫然盤踞著一頭頭態勢跋扈的荒古神獸塑像,有三足金烏、有青麟巨龍、狴犴、狻猊、螭吻、囚牛……等等,無不龐大雄渾如山岳,神態桀驁錚錚,它們寂靜盤踞在寶庫之上,雖是死物,但卻像神靈一般淡漠地俯瞰天地,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氣,油然而生,令人望之生畏。
  神獸盤踞,氣象驚天,眼前的乾元寶庫,絕對來歷不凡!
  “這若大的寶庫,天仙的傳承、功法、丹藥、珍寶……以及那玄妙莫測的道意元丹是不是都封藏其中?”
  陳汐心中一熱,再不猶豫,身體所化的一縷靈火,悄無聲息地朝那錦繡璀璨的乾元寶庫接近而去。
  好厲害的禁制!
  越靠近寶庫,陳汐就感覺一股無形的力場充斥在身前,就像面對一片汪洋大海,無法逾越,并且這股力量并不是靜止的,相反似是察覺陳汐靠近,齊齊從四面八方洶涌而來,狠狠擠壓,以他如今的修為,也不由感到呼吸一窒,渾身骨骼仿似也承受不住這股巨力,發出咔咔的脆響。
  此時,陳汐距離那乾元寶庫,也只是三步之遙。然而任憑他如何努力,卻是再無法挪動絲毫,并且隨著時間流逝,四周那股無形力場的擠壓之力越來越大,令他就像被枷鎖在海底深處的蚍蜉,仿似下一刻就會被擠爆掉身軀。
  三步的距離,就像天塹鴻溝一般,那種充斥每一寸空間的無形力場,只怕連地仙境強者都無法強行破開!
  嗡!
  這一刻,陳汐毫不猶豫地祭出無極破境珠,周身真元全部灌入其中,隨即從珠子內涌出一抹絢爛彩光,在這抹彩光的照射下,陳汐身前驀地多出一層透明扭曲的波動,他知道,這就是寶庫四周的禁制壁壘了。
  嗤啦!
  手持無極破境珠,那無形透明禁制像被戳破的氣泡一樣,離開一條狹長裂縫,直通乾元寶庫內部。見到此幕,陳汐哪里還敢怠慢,身形一縱,潛入其中,徹底消失不見。
  ——
  “不好!有人先闖進去了!”
  “該死,那彩光是什么?要知道那乾元寶庫四周可是有一道天仙強者煉制出的禁制壁障,怎么可能被破開?”
  “無極破境珠!肯定是這件寶貝,這天地間也只有無極破境珠才能無視任何禁制壁壘!”
  ……
  就在陳汐破開乾元寶庫的禁制壁壘時,無極破境珠所逸散出的彩光,頓時引起了附近皇甫崇明、柳鳳池、蠻洪等人的注意。
  他們一直緊緊盯著乾元寶庫,就等著那禁制壁壘消失,就第一時間沖進去呢,哪里想到竟有人比他們搶先了一步?
  “混蛋!我認出那家伙了,是那個黃庭境小子,陳汐!”
  “陳汐?怎么可能是他?他手中怎么會有無極破境珠這等天地珍寶?”
  “多說無用,他搶先一步又如何?咱們進去之后,斬殺了他,奪回其搜刮到的寶物就是了。”
  認出潛入寶庫的家伙是陳汐之后,皇甫崇明等人的臉色都是陰沉起來,胸中怒火如燃,恨不得撕碎了陳汐,但他們此刻卻是無可奈何,畢竟他們手中沒有無極破境珠,也只能等到乾元寶庫的禁制壁壘自己消失,方才能進入其中。
  嗖嗖嗖……
  就在這時,遠處天邊再次響起一陣密集的破空聲,隨即一道道遁光從天邊朝這邊飛掠而來,粗略一數,起碼得有上百人之多,并且還不確定之后還有沒有再趕來。
  “中原裂霄劍派安千羽!”
  “中原明霞宗王道虛!”
  “東海水煙閣甄流晴!”
  ……
  隨著那些遁光出現,皇甫崇明、柳鳳池、蠻洪等人一個個面露驚疑之色,似是萬萬沒有想到,竟會在此地遇到如此多聲震天下的年青一代風云人物,心中頓時變得沉重許多。
  進入乾元寶庫的高手越多,競爭就越大,狼多肉少,不可避免就會發生戰斗,誰又愿意看到這一幕發生?
  “如果卿姑娘還在,那該多好啊!”皇甫崇明突然嘆息出聲,這一刻,他充分體味到了卿秀衣的好,如果有她坐鎮,又何必擔心與其他勢力一戰?
  這一聲嘆息落入其他人耳中,也是得到了每個人的認同,卿秀衣可謂是大楚王朝最杰出最耀眼的一顆明星,誰若想與自己等人為難,就先得思量思量是不是卿秀衣的對手,投鼠忌器之下,能瓜分到的寶物自然就大大增加。
  可惜,卿秀衣如今已不再,杳渺無蹤,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此刻,隨著前來的修士越多,場面頓時變得壯觀起來,這些修士無不是來自大楚王朝各個區域中的年輕一代佼佼者,數以百計的各大宗門弟子,幾乎都是金丹境的修為。他們分別占據不同的位置,互不干擾,卻又隱隱形成對峙的局勢,氣氛顯得沉悶之極。
  令皇甫崇明等人稍稍放心的是,他們這一伙,匯聚著黃天道宗、九鼎仙派、東海龍鯊島、北蠻蒼窟山、睿王府的修士,可謂是兵強馬壯,隱隱成了眾多修士中最強的一波人,倒也不用畏懼其他勢力。
  鐺——
  盞茶功法后,一聲猶如晨鐘暮鼓的清吟,裊裊敲響在天地之間。
  在場眾人無不霍然抬頭,然后就看到,那靜靜懸浮在空中的乾元寶庫,轟隆隆開啟了正殿雄偉壯闊的大門!
  隨即,一道仿似以云彩鋪砌的拱橋,從寶庫大門外凝結成形,像一道彩虹橋似的,橫貫天地,直通寶庫大門內。
  幾乎于此同時,一股浩瀚巍峨睥睨蒼生的威壓,倏然席卷整個天地之間,寶庫四周驟然涌出無盡火焰,猶如來自地心深處的巖漿,要把整個天地燃燒。
  那恐怖的熱浪,仿似要融化萬物,甚至逼得那些距離近的修士,連連后退。
  嗖嗖!嗖嗖嗖!
  就在這時,空中閃過幾道遁光,踏著彩虹之橋,朝寶庫大門內急沖而去。
  “找死!”皇甫崇明眼睛里爆射出無窮殺機,竟然有人想搶在他們之前,進入寶庫,讓他如何不憤怒?
  “皇甫小侯爺,咱們也趕緊……”澹臺洪話未說完,便戛然而止,只見那幾名搶先朝寶庫飛遁而去的修士,來不及發出慘叫,就化作一團火焰,轉眼間消失不見。
  寶庫四周錦繡霞光繚繞,火焰升騰,只有接近,才能夠真切感受到火焰的溫度之高,那幾名修士的慘死,就像一盆冷水,瞬間把眾人心中的蠢蠢欲動澆滅。
  “咱們走,剛才那些蠢貨只顧前行,卻是忘了抵御四周的火焰,咱們只需祭出厲害法寶,沖過那道火墻,就能進入其中!”皇甫崇明眼睛一瞇,語速飛快傳音道,他已經看出,寶庫四周烈焰繚繞,雖有彩虹之橋貫通,但想要進入其中,明顯必須得避開那些火焰,
  說著,他祭出一柄仿似鱗片打磨而成的鐵扇,暗啞無光的扇面驀地支撐起一道水波似的光幕,水浪翻滾,包裹著自己,輕松闖過了寶庫四周火焰。
  幾乎同時,林墨軒、蕭靈兒、澹臺洪、柳鳳池、蠻洪等人,也各自基礎自己的法寶,嗖嗖破空而去。
  其實不止是皇甫崇明等人,在場其他修士中,也都發現了其中玄機,紛紛祭出各種水行法寶,破空而去,朝寶庫激射而去。
  一時之間,天空中盡是流光溢彩的遁光。
  目睹此幕,一些實力只有黃庭修為的修士,也不禁躁動起來,自不量力地朝寶庫中沖去,結局卻讓他們心中一涼,他們無一能幸免,在無情的火焰中悉數化作灰燼。
  尤為令人驚詫的是,在途中,還有一個修士明顯是涅槃境修為,但卻被那寶庫阻擋在外,那寶庫大門外仿似有一層無形力場一樣,任憑他施展出種種強悍手段,也靠近不了一步!
  冥冥中,仿似那乾元寶庫敞開的大門,也只是為金丹境的修士所開,顯得神秘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