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23 玲瓏閣


  看著蒙空和洛沖臉上的驚愕之色,陳汐不由感到有些奇怪,修煉觀想之法有什么問題嗎?
  “哥,我聽蒙空教習說過,神魂觀想之法極其罕見,在整個松煙城內,擁有觀想之法的勢力不超過三家。”
  “觀想之法之所以如此珍貴,就在于它的傳承不能以玉簡、圖書、文字的形式出現。而是需要通過一種秘法由原主人親自傳授,且只能傳授一人,不能廣泛傳授,這也正是其罕見的原因。”
  弟弟陳昊看出陳汐的疑惑,在耳旁低聲解釋道:“不過,我也聽聞,在那些底蘊雄厚的古老宗門中,擁有著不同的觀想秘寶,乃是大神通者以自身意念鍛造而成。通過觀想秘寶也可以感悟到觀想之法,像流云劍宗的銘劍石,就是一種神秘莫測的觀想秘寶。”
  陳汐恍然,想起腦海中的伏羲神像,這才深刻地感到其珍貴起來。
  “我會盡管學到觀想之法的,若還無法感悟到這些符紋結構的神韻,我再來找你哦。”秦紅棉握緊小拳頭,清澈的眼眸中涌出熾熱堅定的光芒,跟陳汐揮了揮手,就轉身離開。
  “蒙空,這次就算了,下次我一定要跟你比一場!”洛沖見狀,也顧不得向陳汐問及觀想之法的事情,狠狠瞪了蒙空一眼,頗為不甘地跟了上去。
  “這瘋子終于走了。”
  看著兩人離開,蒙空笑了笑,轉頭望向陳汐,目光古怪道:“怪不得你進階這么快,原來是修煉了觀想之法。”
  “應該是吧。”陳汐隨口答了一句,不愿多說。
  “觀想之法神妙莫測,極其罕見珍貴,你以后別跟人談及此事,否則說不定有性命危險。”
  蒙空笑道:“不過你放心,洛沖人雖瘋癲,但卻決不會把你的事情泄露出去的。”
  陳汐點點頭,心中卻暗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以后我決不會再向任何人說及此事,這次自己差點給自己埋下一個禍根……”
  ……
  第二天,蒙空就帶著陳昊踏上了前往南疆龍淵城的路。
  陳汐本就因為弟弟的離開感到有些難過和不舍,當看到白婉晴也攜帶兮兮,跟著蒙空一道離開,心情愈發低落起來。
  “哥,你放心,我會好好努力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千萬別擔心我……”
  “陳汐,從那天帶著陳昊去見蒙空,我就已經答應他離開松煙城,回到南疆龍淵城。你要好好照顧自己,若是去龍淵城,一定要來看白姨哦。”
  “陳汐哥哥,兮兮走了,這是兮兮最喜歡吃的綠橙糖果,咱們一人一半,吃了后就是兮兮最要好的朋友了,再見啦。”
  耳畔兀自縈繞著弟弟、白姨、兮兮的聲音,陳汐坐在房中呆坐許久,緩緩打開手中一張錦書。
  “陳汐,修煉一途殺機四伏,想要走得更遠,你必須擁有與自身修為與之相配的強大武力。而昨夜與你深談,才發現你似多年不曾習武,武道修為淺顯不堪,此乃修者大忌。”
  “切記,武道修為是戰斗的根基,劍法、掌法、刀法……無論是何種武技,一定要尋覓一條屬于自己的戰斗之路,如此方才稱得上一名真正的強者!”
  “多多保重,后會有期——蒙空。”
  呼~~
  陳汐看完錦書,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昨夜跟蒙空這位松煙學府戰力第一的劍修交談許久,陳汐獲益匪淺,明白自身修為雖一路飆升,但所能施展出的實力,卻是差強人意。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他只顧制符和廚藝,而忽略了武技修煉。
  如今看到蒙空特意留給自己的錦書,陳汐感激的同時,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豪氣。
  之前的日子里,由于需要維持生計,幫弟弟繳納學費,他的時間都用來制符和學習廚藝上,根本無暇修煉武技。如今,隨著弟弟的離開,他只需補足松煙學府的學費,就可以抽出時間來,好好修煉武技。
  “可惜,我陳氏一族被毀,上千部武技典籍被毀,爺爺也僅僅留下一部吐納功法《紫霄功》,便即被仇人所害,我若想修煉武技,恐怕還需要拜入一家學府才行。”
  陳汐默默思量許久,起身走出房間。
  ……
  張氏雜貨店。
  由于新型符文被銷售告罄,這些天瘋狂搶購的火爆場面漸漸冷清下來。
  但是,較之以往,張氏雜貨店的名頭卻已是徹響整個松煙城,每天的客源也比以往多出了數倍。在這種情況下,店老板張大永是不愁賺不到元石的。
  “張大叔。”陳汐推門而入。
  看到陳汐,坐在柜臺后方打盹的張大永猛地睜開眼睛,喜笑顏開。而在一旁忙碌的十幾個制符學徒也紛紛停下手中動作,臉上齊齊露出艷羨敬服之色。
  因為新型一品符箓的出現,他們這些制符學徒也沾了陳汐的光,薪酬有了極大提高,哪能還跟以前一樣再冷嘲熱諷陳汐呢?
  掃把星怎么了?
  只要能給大家帶來好處的,就是霉神轉世,也值得大家笑臉相迎!
  陳汐之前一直在清溪酒樓的小黑屋里呆著,并不知道自己的新型符文在市面上受歡迎的火爆程度,也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冠上了“神秘制符大師”的榮譽稱號。
  所以他有些奇怪地掃了眾人一眼,心情較之在場諸人,卻要平靜坦蕩許多。
  “好小子!消失整整半個月了,你還有臉見我啊?”笑瞇瞇把陳汐請進一座雅致的房間后,張大永佯怒出聲。
  陳汐有點汗顏:“大叔,我這些天有點別的事情,一時無法脫身,所以……”
  “好了,你已經長大了,你有你的事情要做,大叔能理解。”
  張大永揮了揮手,渾不在意說了一句,然后笑瞇瞇問道:“這次來制作了多少張符箓?”
  陳汐搖了搖頭,斟酌道:“張大叔,我以后恐怕不能制符了,我要專心修煉武技,提升自己的實力。”
  張大永一愣,許久才回過神來,感慨道:“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只不過沒想到會這么快。”
  從張氏雜貨店走出來,陳汐心情有點復雜。
  這些年來,若非張大永的照顧,他和爺爺、弟弟恐怕早就淪為街頭乞丐。如今為了修煉武技,他不得不辭掉這份工作,心情不禁有些慚愧。
  “張大叔,這份恩情我陳汐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在張氏雜貨店的牌匾前駐足許久,陳汐眼中閃過一絲堅定,毅然轉身離開。
  ……
  玲瓏閣。
  玲瓏閣是專門售賣功法的場所,從低級功法到高級功法,應有盡有,極大地滿足了許多散修的需求。甚至不乏有家族、學府一類的大勢力修者前來淘寶,在松煙城內頗有名氣。
  “煉氣方面,我修煉的是家傳《紫霄功》,煉體方面修煉的是季禺前輩所傳授的《周天星戮鍛體之術》,該修煉何種武技才能發揮出我的實力呢?”
  陳汐此刻正立在柜臺前,看著琳瑯滿目的各色武技典籍,有些無從下手。
  “前輩,要不要我幫您甄選一些功法呢?”旁邊一個美貌女侍者開口建議道。
  陳汐想了想,問道:“煉體方面的武技有哪些?”
  女侍者一怔,眼底深處閃過一絲不屑,在松煙城,煉體者大多是一些身份卑賤的苦力,無錢無勢,窮苦不堪。
  此時聽陳汐想要購買煉體方面的功法,女侍者自然把他當做了掙扎在窮困中的苦哈哈看待。
  “煉體流的功法很少,只有十余部,請朝這邊看。”女侍者的態度變得冷淡起來,連‘前輩’都不叫了,指著柜臺角落處。
  “《伏虎鍛骨爪》、《龍形腿法》、《降魔大手印》、《金鵬身法》……”陳汐一部部掃過去,不由訝然道:“每一部的價錢都在百顆元石以上,這還都是基礎煉體武技,價錢似乎有點離譜吧?”
  女侍者心中愈發鄙夷起來,淡淡答道:“這都是我珍瓏閣搜集來的珍品,即便是基礎武技,也比市面上的爛大街貨色強得多,若是嫌貴,您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
  說著,女侍者轉身離開,嘴中兀自嘀咕道:“買不起就是買不起,還嫌貴,哼,這些體修真是窮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陳汐搖了搖頭,懶得跟女侍者計較,花費一百多塊元石購買了一部《大崩拳》,剛走出玲瓏閣大門,卻被人從背后叫住了。
  “陳汐!”聲音低沉有力。
  陳汐扭過頭,卻見身材高大威猛的洛沖從玲瓏閣走了過來。
  “這是十三枚煉體玉簡,小姐幫你買的,你收好。”洛沖說著,丟給陳汐一個百寶囊,便即轉身又走進玲瓏閣。
  這是怎么回事?
  陳汐愕然不已,目光朝珍瓏閣一掃,赫然看到一襲素裙的秦紅棉在向自己揮手。
  難道剛才的一切都被她看到了?
  肯定是這樣,否則洛沖怎會無緣無故地丟給自己一些煉體玉簡?
  不過陳汐卻無法接受這份饋贈,無功不受祿,他不想欠下這份人情,于是再次走進珍瓏閣,然而四下一望,卻早已不見了秦紅棉的蹤影。
  “前輩,對……對不起。”
  那名女侍者走了過來,仿似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一般,低聲道歉,聲音中透著一絲頹然和濃濃的敬畏,再沒有一絲剛才的冷漠譏誚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