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30 破境而入

陳汐立在一處門戶前。
  搜刮至今,他已經獲得近十萬顆太清玉液丹,一座由上萬柄地階上品劍器和九柄地階極品劍器組成的護山大陣,數以萬計的各種煉器材料,以及其他諸多的珍貴靈材……
  這些寶貝加起來,換算成靈液,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在南疆的話,擁有這等財力,足以開宗立派,建立一個中型門派了。
  遺憾的是,搜刮到現在,他還沒有碰到諸如一些功法玉簡、諸如道藏武學、煉器、煉丹、制符一類的玉簡書籍。
  “或許,這個門戶后邊,應該有一些功法典籍吧……”陳汐正待推門而入,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破空聲。
  “好小子,原來在這里!”
  “哈哈哈,看你這可惡的小子往哪里逃。”
  “媽的,十幾個空間都能被你搜刮的一干二凈,連一口湯都不給我們喝,簡直是欺人太甚!”
  “混蛋!把寶物交出來,跪下受死!”
  伴隨著破空聲,一陣憤怒咒罵也是隨之響起,不用猜陳汐就知道,肯定是皇甫崇明等人。
  “可惜,這些人追攆的太快了,至此以后恐怕再沒有獨占好處的機會了……”心中如此想著,陳汐動作卻是一點不慢,在聽到破空聲傳來之際,他整個人已毫不猶豫地推門而入,閃身進到了一個空闊無比的大殿中。
  當看清楚四周景象,他不由一呆。
  跟之前所見到的門戶空間不同,只見這處大殿,空闊深邃,上接億萬星辰之蒼穹,下承山川河岳之大地,雄渾遼闊,宛如一片大陸一樣,震撼人心。
  望不到邊際,看不到盡頭,這是一個不知到底又多么廣闊的奇妙空間。
  而在大地與蒼穹相接的地方,則矗立著一尊巨大雕像。
  此人身高萬丈,相貌冷峻肅殺,頭頂蒼穹,腳踏大地,屹立在天地之間,似乎已站了億萬年,亙古不動。
  仿似察覺到陳汐的到來,一股古老浩瀚的久遠氣息,猛地從這萬丈高的巨人身上傳來,幾乎同時,無數道刺眼金光,驟然從巨人渾身穴竅中爆射而出。
  轟隆隆!
  如同潮水般的雷鳴聲響起,而在那巨人身上,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從周身每一個穴竅內運轉而出,隱隱約約間,能聽到一陣天音梵唱般的宏偉聲音。
  整片天地,在這一刻都仿似被這尊巨人的身影所充斥,金芒萬丈,法力無邊,猶如從沉寂中活過來的遠古神靈,令人不自覺心生渺小蒼茫之感。
  這時候,皇甫崇明等人也相繼飛掠進來。
  “兔崽子,逃的倒是快,我看你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們跟陳汐一樣,所有的心神都被那一尊頂天踏地的巍峨身影所懾服。
  “嗯?發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皇甫崇明等人進來沒多久,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也是相繼掠至,不過當看清楚那尊巨大的身影時,也都一個個瞳孔一縮,震撼失神。
  隨著這尊頂天踏地的石像顯現出驚人異象,整座乾元寶庫都是產生了劇烈的變動,那些直至此刻仍舊滯留在八門金鎖陣外的修士,也都被一股無形力量傳送至此,剛回過神,就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驚呆。
  這一刻,加上陳汐這個憑借無極破境珠早早潛入乾元寶庫的黃庭境修士,其他進入寶庫的所有金丹修士,也都齊聚在這片看不到邊際、望不到盡頭的空間中,心神懾服,失神無語。
  轟隆隆!
  驚響天地的聲音中,相貌冷峻肅殺的石像,眼瞳內突然閃現一抹奇光,熠熠生輝。他的右眼瞳光芒萬丈,猶如冉冉升起的太陽,為世間億萬眾生帶來光明和生機,而他的左眼瞳則漆黑如夜色,運轉著極致無窮的黑暗,充斥著滅絕、死亡、凜然、殺伐等無情力量。
  一黑一白,一清一濁,構成一雙令無數人為之心悸敬畏的眼睛。像俯瞰天下,洞察萬物的神靈,給人心靈以最強烈的沖擊。
  “乾之道,上稟渺渺之天心,替天行道,功德無雙;元之道,歸于虛無之沉寂,隱惡揚善,拔除罪愆,吾號乾元,上參天心,下察萬惡,留此寶庫,以待有緣,也算功德無量之善行。”
  突然,一道洪鐘大呂似的聲音嗡嗡滾動在天地之間,猶如天音梵唱,那天地之間竟然產生了天花亂墜,地涌金蓮的壯觀景象,不可思議之極。
  在這聲音中,在場每個人都感覺身心仿似被洗滌了一遍,心中對那神像的敬畏變得愈發濃郁起來。
  “道贈有緣,特設三關考驗,通過者得之,失敗者則退之,切記要量力而行,莫要貪念焚心,自尋短路。”
  話音剛落,那頂天立地的神像轟然化作億萬縷光華,裊裊消散,周圍天地頓時恢復了之前灰蒙蒙的冷寂中。
  而每個人頓時就感覺,自己進入了一片白茫茫空間中,四周靜悄悄的,卻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
  ——
  四周白茫茫一片,煙霞升騰,四下一望,陳汐暗自松了口氣,他知道自己已經跟其他人隔開了,也不用擔心皇甫崇明等人一擁而上,朝自己動手。
  “這里就是寶庫主人留下的考核之地么,嗯?”陳汐盤膝坐地,正待囑咐靈白小心一些,卻驀地發現,小家伙在浮屠寶塔內,猶如遭到禁錮一般,渾然再聽不到自己的話,并且自己也無法召喚他出來。
  “難道這里還有一些神秘古怪的禁制不成?”陳汐心中一凜,就在這時,他看到四周刺眼之極的白光像水波一樣,驟然變幻起來。
  唰!
  白光中,突然出現一個一襲白衣的光影,背脊挺直,如劍如槍,細細觀察,陳汐才發現這光影,竟然跟自己一模一樣,仿佛是自己的同胞兄弟一樣。
  當然,他心中也明白,這光影絕非自己,乃是由那四周的刺眼白光組成。
  其實不止是陳汐,此時此刻,其他人像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柳鳳池、蠻洪,像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等等,也都跟陳汐一樣,處于一個完全隔離的空間,面對著同樣一個由白光凝聚而成的“自己”。
  “第一重考核,斬己身,斬殺對手,就算通過考核,切記,只有前十二名方才可獲得一部道品武學傳承。”浩瀚的聲音再次響起在四周,飄飄渺渺,卻是冰冷干硬,毫無感情可言。
  道品武學?只有前十二名方才能獲得?
  陳汐心中一動。
  嗖!
  對面由白光凝聚的光影一步踏出,速度快逾閃電,瞬息來到陳汐身前,一劍刺出。
  神風化羽遁法遁法!
  萬藏劍,“巽劍道”!
  黃庭圓滿境修為!
  剎那間,陳汐頓時就察覺到,這光影所施展的攻擊手段、身法、以及實力,竟然都跟自己一模一樣!
  斬己身,或許這重考核就是要打敗自己吧……腦海中念頭閃爍,陳汐的動作卻是不慢,疾風劍出鞘,悍然出手。
  在瀚海城天寶樓時,水華夫人曾托侍女贈予陳汐十柄柄玄階極品劍器,這疾風劍就是其中一柄,和霄雷劍是一套。其他的還有一套五行劍器、一套陰陽字母劍,以及一柄元辰星河劍。
  “巽劍道!”陳汐右腕抖動,疾風劍如一抹靈動翱翔的風之精靈似的,飄忽不定,迎擊而上。
  巽就是風,就是自由,無拘無束,狂猛時撕山裂海,輕柔時如青柳拂絮,在萬藏劍八大劍勢中,陳汐對巽劍道的掌握最為深厚,并且此時用來對敵,他也是有講究的。
  乾元寶庫主人設下的這第一重考驗,斬己身,歸根究底,其實就是打敗自己,而想要打敗自己,就必須以硬碰硬,在各個方面都穩壓對方一籌,方才算真正意義上的打敗自己,若是投機取巧,或許永遠都不可能渡過此關。
  打敗自己是為了什么?
  是為了堅定道途,無畏于過往,無畏于將來,在渺渺天道中永不退避,這不是技巧和實力上的較量,而是對道心的考核,道心是否強大,才是這重考驗的核心所在。
  嗤嗤嗤嗤……
  巽劍道對巽劍道,兩柄劍器如同輕靈之風,在虛空中飄忽不定,互相糾纏,劍芒激射,卻是并不碰撞,似是都在尋覓對方的弱點所在。
  嗡!
  光影見奈何不得陳汐,當機立斷,劍勢一換,又化為了離劍道,如烈火燎原,肆虐狂暴。
  陳汐也同樣換位離劍道,迎頭沖上。
  就這樣,萬藏劍典八大劍勢被光影和陳汐相互幻化,相互對敵,一時殺得難解難分。
  然而就在下一刻!
  噗!
  一聲悶響,光影喉嚨中猛地被洞穿一個窟窿,重新劃為了白光消失不見。
  “雖說實力和我相當,但死物終究是死物,只要我道心堅定,斬執念、斬自我、斬魔障,都奈何不得我,你又怎可能是我的對手?”
  陳汐搖了搖頭,自己這些年所經歷的一切,早已把道心磨礪得堅逾精鋼,固若磐石,又豈會被一個“自己”就打趴下了。
  “修煉修煉,控不住心猿,何談超脫于眾生?求道求道,制不住意馬,不足以稱永生矣。”那道浩瀚的聲音再次響起,“恭喜第四名通過考核,剩下九部道品武學,請君挑揀一部笑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