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32 大肆搜刮

無法動手?
  聽到甄流晴開口,皇甫崇明和柳鳳池皆是一怔,原本就難看的臉色頓時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似是不信,兩人暗自運轉真元,瞬間就發現,在自己身體四周,就像隔著一層虛無的禁制,這道禁制并不限制自由,但卻對各種力量有著一股沛然莫御的壓制作用,想要動手,就必須打破這層禁制。
  然而遺憾的是,以他們如今的實力,根本就碰觸不到這層禁制,更別說打破了。
  怪不得,這小子明顯是察覺到有這道禁制存在,所以才敢這么囂張啊!
  兩人抬眼看向陳汐,心中又是憋屈,又是憤怒,臉色也是陰沉之極,直欲滴出水來。他們實在很不明白,為什么這小子的運氣每次都那么好,好像冥冥中受到了上蒼的眷顧一樣,運氣好到連他們都是嫉恨不已。
  “小侯爺,無須憤怒,咱們暫時忍耐一陣,雖然在這三重考驗中無法相互廝殺,但是那第三重考驗,卻有一頭狻猊神獸在看護至寶,以這小子的修為,肯定會瞬間被狻猊神獸殺死,到時候咱們只需搜刮其身上的寶物就行了。”柳鳳池深吸一口氣,陰測測傳音道。
  “也只能如此了!”皇甫崇明咬牙答道,聲音中透著一股無法掩飾的恨意,“此子運數太強,若等他成長起來,絕對是一場災難,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滅殺了他!”
  柳鳳池眼睛微微一瞇,暗自點了點頭。面對一個潛力無窮,又擁有大運數的敵人,只有在其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把他扼殺于搖籃之中,方才能讓人徹底心安。
  “這兩人對自己已是殺機畢露,有朝一日必須早早除掉!”一旁,陳汐敏銳察覺到兩人針對自己的殺機,心中也是暗自籌謀不已。
  “有趣,有趣,這三人各懷心機,無不恨不得致對方于死地,也不知其為何有如此大的仇恨,找個機會,倒是要好好查探一下這少年的底細。”另一側,身為旁觀者的甄流晴,心中也是念頭紛呈,若有所思。
  嗖!
  白光一閃,又有一個修士通過了第一重考核,成為第五個獲得道品武學的幸運兒,陳汐抬眼一看,卻是黃天道宗的林墨軒。
  林墨軒出現之后,目光在四周眾人身上一掃,當看到陳汐竟搶在自己一步出現時,那張孤傲自負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陰霾,很顯然,在通過考驗的名次上輸給陳汐,令他感到一種莫大恥辱。
  “找個機會,一定要殺了這小子!”林墨軒也是恨不得把陳汐早早滅殺了,其中原因,跟皇甫崇明和柳鳳池一模一樣。
  林墨軒出現不久,蠻洪、安千羽、裴鐘、蕭靈兒、王道虛、薛晨、澹臺洪等人,以及其他諸多年輕一代修士也是通過了第一重考驗,出現在大殿中。
  看他們出現的次序就知道,蠻洪排在第六名、安千羽第七名、裴鐘第八名、蕭靈兒第九名、王道虛第十名、薛晨第十一名……
  不過第十二名并不是澹臺洪,而是一個名叫岳齊的年輕修士,乃是來自北蠻古月宗的弟子,灰衣著身,相貌普通,極容易被人忽略。不過岳齊能夠成為通過第一重考核的第十二名修士,再普通也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這是一匹黑馬!
  所有人都是這么認為的,不過相較于岳齊,陳汐的關注度要更高,畢竟一個黃庭圓滿境修士,卻殺進了第四名,獲得了一部道品武學,這讓其他所有沒有獲得名次的金丹弟子如何不驚詫?
  甚至有人已心生歹念,打算等出了寶庫,就干一票殺人奪寶的勾當。
  被眾多年輕一代金丹修士頻頻關注,陳汐卻像置身事外的閑云野鶴,神色平靜,巋然不動,心中卻是冷笑不已。
  這些人實力明顯要比皇甫崇明等人弱上一分,若敢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他不介意給他們一個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慘痛教訓!
  轟隆隆!
  當最后一個通過第一重考核的修士出現在眾人眼前,在大殿的中央,地面破碎,轟然涌出一座石碑,造型古樸,仿似頂天之柱,其上涌動著無數種各式各樣的氣息,風水地火、日月星辰……這些無窮盡的氣息中,竟然都有著一絲道意的韻味!
  “竟然是器皇測道石,傳說在荒古時期,為了測試天下修士的道意境界,一手煉器之道貫通宙宇的器皇,采擷太初之混沌神石,耗時數千年,煉制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尊測道石,分散諸天萬界,成了三界測試道意境界的圣器,想不到竟然有緣在此地看到,真是令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是啊,這等圣器,在整個大楚王朝遼闊無比的疆域中,也只有錦繡城皇宮中有一尊,可見有多么珍貴了。傳聞此石不止能測出修士所領悟出的道意,甚至還能測試出其不曾發現的隱藏道意,簡直是巧奪天地造化,神奇之極。”
  “隱藏道意?”
  “不錯,我輩修士,每日每夜都在參悟天地大道,所歷經的所有事物、道理、感悟……都在不斷地積累,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罷了,有了這器皇測道石,就能測出自己所積累的感悟中,是否有一些隱藏起來的道意。”
  “如此厲害?那豈不是說,這些隱藏的道意一被測試出,就能被咱們一瞬間領悟出來,化為自己所用?”
  “哪有這么容易,隱藏的道意大多都是殘碎不堪,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被器皇測道石探測出來之后,還需自己去用心體悟,把這一地的“珍珠”串起來,方才有機會掌控其精髓,為自己所用。”
  “我明白了,器皇測道石的作用就是為修士指明悟道的方向,從而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不至于在一條道上瞎琢磨,最終什么也沒有悟出來,郁郁而終。”
  看到那尊在大殿中央出現的古樸巍峨的石碑,大殿內響起了一陣驚嘆喧嘩聲,陳汐把這些聲音一絲不落地收入耳中,頓時明白了器皇測道石的神奇妙用,心中也是暗自驚嘆不已。
  天地之間,大道小道無窮無盡,如同恒河沙數,修士終其一生,也無法把所有道意完全掌握。并且在感悟道意的路上,大多修士都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從哪里去尋覓道意,也不知道自己心中一直想要參悟出的道意,是否真的合適自己,是否真的能夠被自己所領悟。
  如此一來,絕大多數修士一輩子都含恨在悟道境界中,要么是因為悟性太差,要么就是因為所執著參悟的道意并不適合自己,也根本無法掌握。
  甚至還有一些悟性驚艷之輩,就是因為選擇參悟的道意不符合自己,耗盡了壽元,也沒有觸碰到道意的邊緣,最終含恨止步于修煉之路。
  而器皇測道石的出現,就解決了這些悟道時的弊端,它能夠測試出修士積累的所有感悟中的隱藏道意,雖然只是一些碎片似的殘缺道意,但卻無疑給修士指明了努力參悟的方向,此等神奇的效果,怎能不令人動容驚嘆?
  “也不知那位器皇究竟是何等強大的存在,竟然能夠煉制出如此圣器,無異于為諸天萬界的億萬生靈謀取了天大的福祉,奠定了萬世不滅之威名,可謂是功德無量!”陳汐心生無限向往,對這位器皇也是欽佩之極。
  “第二重考驗,悟道緣,道意感悟最多的前九名,可獲得一顆道意元丹。”突然之間,那道蒼老浩瀚的聲音再次響起,傳達在場所有人耳中。
  道意元丹!
  一聽到這四個字,在場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目光熾熱得能融化萬物。
  “我先來!”
  “他媽的,我看誰敢跟我搶!”
  “滾開,實力不濟就排在后邊,小心別傷到自個!”
  ……
  那道蒼老的聲音剛落下,所有人都大吼一聲,一窩蜂地沖向器皇測道石,那拼命的模樣,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似的。
  現場很混亂,每個人都像陷入瘋魔狀態,都恨不得早早測試出自己的悟道境界,從而攫取到一顆道意元丹。
  想想也是,一顆道意元丹,就能瞬間令修士掌握一種道意,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奇珍,面對這等誘惑,誰又能不心動?
  陳汐也很心動,但卻是靜靜地立在后邊,并不上前。
  大殿中因為有一層無形禁制的存在,修士之間不可能會有相互廝殺的事情,更何況,測試直至最后,方才能分出誰領悟出的道意多,誰領悟出的少,從而排出前九名的名次,根本無需火急火燎地湊上前去。
  和陳汐抱有同樣想法的也有很多人,像甄流晴、岳齊等等。
  “哼,簡直不知死活!我皇甫崇明第一個測試,誰有意見?”就在這時,人群中猛地響起皇甫崇明的大喝聲。
  頓時之間,擁擠上前的人群,無不神色一滯,似是畏懼于皇甫崇明的威勢,不情不愿地讓開一條路。
  見此,皇甫崇明冷哼一聲,雙手負背,踏步上前,走到了器皇測道石前,盤膝坐下。
  嗡!
  器皇測道石表面,猛地泛起一層漣漪,顯現出一幕神異之極的畫面。
  ——
  ps:嚴重感冒發燒,實在撐不住了,現在不得不去掛點滴,所以今天只能一更了。昨天才說話恢復兩更,今天就出狀況,感覺挺對不起大家的,但是也希望兄弟們理解一下,我一大老爺們除非萬不得已,真心不愿拿病假來說事,明天無論如何,都會兩更,并且下個月爭取天天萬字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