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34 考驗開始

甄流晴仿似沒有注意到周圍眾人的震驚,自顧自站起身子,裙裳搖曳,經過皇甫崇明身前時,點頭道:“小侯爺,不知這樣的結果讓你失望沒有?”
  “甄姑娘悟性超絕,果然名不虛傳。”皇甫崇明笑道,只不過笑容有些勉強,很顯然,被甄流晴強壓一頭,他的心情也極為不是滋味。
  “不簡單啊,這女人和卿秀衣比起來,似乎也不逞多讓……”陳汐看得心中暗自感慨不已,他很好奇,若是卿秀衣在此,又能被測試出怎樣的結果?
  接下來測試的是安千羽和王道虛,這兩人早已忍耐多時,為的就是在這最后一刻一鳴驚人呢。
  結果很快出來,兩人都是十四種道意,依舊差了皇甫崇明一籌,這個結果也讓兩人略有不滿,細細算來,他們也只和柳鳳池、蠻洪二人旗鼓相當,就更別說與排在第一的甄流晴相比了。
  不過這個結果卻依舊引起了四周一陣驚嘆,倒也稍稍緩解了兩人心中的郁悶。
  直至此時,在眾人心中,此次考核的名次已經大致可以排列出,甄流晴排在第一、皇甫崇明第二、柳鳳池、蠻洪、安千羽、王道虛不相上下,暫時可以排列為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名。
  剩下的就是林墨軒、蕭靈兒、裴鐘三人同樣都有十三種道意,可以排列為第七、第八、第九名。
  如此一來,那擁有十二種道意的薛晨,則已經是被擠出了前九名之外,無緣獲得一顆道意元丹的獎勵了。
  這讓薛晨的神色變得極為難看,在他看來,若非安千羽和王道虛在最后一刻出現,前九名的位置絕對會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正因為有這個心結在,他心中之郁悶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如今掌握了十三種道意,按理應該與林墨軒等人差不多,可惜前九的名額已經滿了,也不知能不能殺進去……”陳汐也是在心中暗自推算著。
  沓沓沓……
  一陣腳步聲響起,聲音雖細微,但在這沉寂的氣氛中,卻頓時驚醒了正在沉思的眾人,抬眼一看,卻見那相貌普通,默默無聞的岳齊正在朝器皇測道石走去。
  眾人這才突然意識到,還有兩個人還沒有進行測試呢!
  也不怪他們會遺漏了陳汐和岳齊,畢竟這兩人一個修為只有黃庭圓滿境,一個卻是名聲不顯,太過普通。相較于其他光芒萬丈、名聲斐然的年輕一代俊杰而言,兩人的確極容易被忽略掉。
  看到岳齊走上前,陳汐心中不由一陣無奈,原本他想著自己先上的,卻沒想到被這家伙搶先了一步。
  “唉,這家伙還不死心,前九名已經鐵板釘釘了,再去進行測試又有什么用?”
  “你可別小覷此人,這家伙可是在第一重考驗中殺進了第十二名,獲得了一部道品武學,說不定是一批黑馬呢。”
  “黑馬?哼,若他悟道境界驚人,恐怕早已名震天下了,你沒看連云鶴派的核心金丹弟子薛晨都被擠下來了,他再厲害,又能比得過薛晨?”
  “別吵了,還是看他測試吧,不等他和那個黃庭境小子測試完,咱們也進不去第三重考驗之地。”
  面對眾人的議論紛紛,岳齊依舊是一副木訥的表情,沉默盤膝坐在器皇悟道石之下,閉目不語。
  嗡!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就在岳齊甫一坐下,一道道神霞像發瘋似的從其頭頂噴涌而出,呈現在器皇悟道石表面。
  只一眨眼的時間,竟然出現了足足有十五種道意,完全超越林墨軒等人,以及柳鳳池等人,與皇甫崇明并駕齊驅,只比甄流晴差了一種道意!
  看到這樣一個結果,全場頓時嘩然,眾人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黑馬!這小子絕對是一匹黑馬!
  皇甫崇明一怔,卻是開始第一次打量起這個名次和自己并駕齊驅的岳齊來。
  柳鳳池、蠻洪、安千羽、王道虛四人的神色則有些驚疑不定,如同皇甫崇明一樣,四人也飛快地思索起岳齊的來歷,北蠻古月宗?這樣一個門派什么時候出現一個如此了得的天才?
  而林墨軒、蕭靈兒、裴鐘三人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岳齊的出現,令他們的排名也變得岌岌可危起來,不出意外,在他們三人中,必然會被淘汰掉一個。這樣的結果是他們任何一個都不愿意看到的。
  “哈哈哈……我岳齊修煉十九載,百般隱藏,千般忍耐,為的就是這一刻揚名立萬,名傳天下,如今我終于做到的,不僅獲得了一部道品武學,更擁有了獲得一顆道意元丹的資格,五年后參加群星大會,注定將大放異彩,令全天下修士震驚!”
  岳齊猛地從器皇測道石下站起身子,仰天大笑起來,那張木訥普通的臉頰上,竟涌現出一股瘋狂扭曲之色,顯得極為癲狂囂張,與之前那個默默無聞的少年簡直判若兩人。
  見到這一幕,沒有人說話,或許他們心中看不慣這個表里不一的家伙,但卻無法反駁他的話,因為經此一事,出了這乾元寶庫之后,岳齊之名注定會被大楚王朝各大勢力注意到,成為赤手可熱的年輕一代風云人物之一。
  “苦苦隱忍,只是為了一個虛名,何苦呢?”陳汐心中沒來由嘆了口氣,對這岳齊的一絲好感蕩然無存。
  “陳汐小子,你還愣著干什么,憑白浪費大家的時間,這個罪責你擔當得起嗎?趕緊進行測試!”就在這時,柳鳳池突然扭過頭,不悅地看著陳汐,冷哼道。
  見柳鳳池開口,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蠻洪等人,也都是紛紛冷笑不已,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無不透著毫不掩飾的刻骨仇恨。
  若非在這考驗中無法動手,只怕他們早已殺死陳汐了。
  這小子好像得罪了不少人啊?
  周圍眾人的眼睛一個比一個毒辣,敏銳發現陳汐好像和皇甫崇明等人之間,有著一段化解不開的深仇大恨。
  他們不由感到一陣好奇,這小子才只黃庭境界,怎可能得罪這么多年輕一代強者,而活到現在呢?
  就連甄流晴也不由一陣驚訝,原本她以為陳汐只是得罪了皇甫崇明和柳鳳池兩人,哪里會想到,他竟然連其他數個年輕一代強者也都得罪了?
  “這家伙還真是有趣啊……”甄流晴對陳汐愈發好奇了,她很想知道,一個黃庭境修為的家伙,是如何從這么多年輕一代強者手中活到現在的,并且看樣子還獲得很滋潤。
  面對眾人各種各樣的目光,陳汐神色不動,淡淡掃了皇甫崇明等人一眼,默然走上前,來到器皇測道石前,跏趺坐地,自始至終都沒流露出一絲膽怯,或者憤怒的情緒,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
  “不管那么多了,不論能否沖進前九名,能夠體驗一下器皇測道石的神妙也不錯……”陳汐放空心神,緩緩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