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37 比拼道意

靈皇測道石表面,浮現九行古樸的篆字,金光激射,燦然生華,由上到下排列,代表著第二重考驗的前九名之人。
  令眾人震撼的是,在那第一名的位置,并非是甄流晴,而是后來居上的陳汐的名字!
  只有甄流晴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雖然也是十六種道意,但是在這十六種道意中,卻只有三種大道,遠遠無法跟陳汐那七種大道相抗衡。
  數量相當,拼的就是質量的優劣了。
  這還是陳汐所展現出的眾所周知的七種大道,至于他那另外九種道意是大道還是小道,卻成了一個謎。
  但不管如何,陳汐如今已躍居第一名,這是不爭的事實,誰都無法抹除這份成績。
  而在人群后方,陳汐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列第一,心中卻并沒有多少喜悅,槍打出頭鳥,尤其在實力無法壓制全場的情況下活得第一,更容易引起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陳汐第一,甄流晴第二,排在其他七名的修士,分別是皇甫崇明、岳齊、柳鳳池、蠻洪、安千羽、王道虛、以及蕭靈兒。
  之前躋身前九名的林墨軒、裴鐘兩人,則因為岳齊和陳汐的出現,被擠出了榜單之外,換句話說,如今他們二人已失去了獲得道意元丹的資格。
  這兩人,一個是中原黃天道宗的金丹核心弟子,一個是中原云鶴派的金丹核心弟子,原本穩穩當當的前九名之位,卻被人后來居上,攆下榜單,這種忽上忽下,大起大落的變化,令得兩人郁悶得差點吐血。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也是替兩人扼腕嘆息不已,這種得而復失的滋味,的確能把人折磨瘋了。
  咻咻咻……
  突然一陣破空聲響起,九道散發著滔天威勢的虹光,倏然出現在大殿之中,宛如九條神龍臨世,散發出令人心顫的氣息。
  虹光一閃,出現在陳汐等排名前九的修士頭頂,化為一枚拳頭大小,通體晶瑩剔透的丹藥,滴溜溜懸浮不休。
  這丹藥,表面生著諸多神秘莫測的道紋,更有著一道道細若發絲的金色鏈條交織,組成一個玄妙繁密的圖案,這幅圖案就像一尊不容侵犯的神祗一般,鎮壓在丹藥四周,散發出天仙獨有的法則力量。
  陳汐一眼就看出,丹藥四周那些金色鏈條就是天仙所掌握的法則之力,宛如實質,巧奪造化,能夠抽取道意,禁錮于丹藥之中。
  很顯然,這九顆丹藥就是道意元丹了,也就是那傳說中吞服之后能讓人瞬間領悟一種道意的神奇丹藥!
  在如今的修行界,每一顆道意元丹的問世,都會引起一番腥風血雨,可謂是珍貴無比,人人夢寐以求的無價之寶。
  之所以會如此,便在于道意元丹太過稀少,功效也太過逆天。
  這種丹藥,只有那些極為厲害的天仙人物,抽取自己所領悟的道意,封印于丹藥之中,方才能成功煉制而出,每一種道意也只能煉制出一顆,并且還要消耗掉天仙的一絲本命精血,令得其元氣大傷。
  也正因如此,除非特殊情況,一般沒有哪個天仙愿意拿自己所領悟的道意、本命精血去煉制道意元丹。
  “九顆道意元丹,分別代表著吾當年羽化天仙時所掌控的三種大道,六種小道,諸君且笑納。”就在九顆道意元丹出現的時候,那一道蒼老浩瀚的聲音也是隨之悠悠響起,震蕩大殿,久久不絕。
  “三種大道,六種小道?看來只有前三名才能獲得一顆蘊含大道的道意元丹,其他六人則只能獲得蘊含小道的道意元丹了。”
  聞言,周圍眾人頓時就明白過來,望向陳汐、甄流晴、皇甫崇明的目光中都是透著艷羨好奇之色,他們很想搞清楚,那三顆道意元丹,究竟蘊含著何種大道。
  然而令他們遺憾的是,無論是陳汐三人,還是其他六人,都小心翼翼摸出一個玉盒,把道意元丹盛放進了玉盒中,而并沒有直接吞服,這也令他們沒能看出,這九種道意元丹所蘊含的各種道意究竟是什么。
  收了道意元丹,陳汐心頭浮出一絲古怪之色,因為就在他剛才收取道意元丹的時候,清晰察覺到,那丹藥中所蘊含的道意,竟然是土行大道……
  “老天,這不是玩我么!”即便以陳汐的淡定,也不由感到一陣無語,差點忍不住就破口大罵。土行大道他早已掌握于心,換句話說,這顆道意元丹對他而言,根本就沒用!
  “排在第一名,卻獲得一顆沒用的東西,反而讓我成了眾矢之的,處境堪憂,也不知這寶庫主人有意如此,還是無心之舉?”陳汐心中嘆息不已,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認了這個結果。
  幸好,道意元丹并沒有被吞服,他還可以拿來送人,例如靈白,例如弟弟陳昊。
  “不過道意的多少,并不能決定戰斗力的強弱,那只代表對天道的認知,想要徹底轉化為自己的實力,還需要勤修苦練才行。并且悟道對我而言,并不多困難,倒也不用太過沮喪了。”陳汐心中暗自思量不已。
  轟隆隆!
  大殿中猛地劇烈搖晃起來,仿似天崩地裂一樣,原本金碧輝煌的四壁,轟然傾塌倒地,眾人只感覺眼前一黑,下一刻就來了一處空曠的荒野中。
  這片荒野廣袤無垠,天空群星高懸,大地野草遍布,沒有風聲,也沒有任何生靈的氣息,顯得冷寂荒蕪之極。
  一瞬間從那大殿中出現在此地,眾人都是一陣緊張不安,環顧四周,發覺并無危險,這才都暗自長松了口氣。
  “第三重考驗中,有一件吾遺留下來的絕世奇寶,由一頭狻猊神獸的魂魄看護,實力不濟者,萬勿上前,否則橫死當場,莫怪吾沒有提醒。”
  空曠的荒野中,那道蒼老浩瀚的聲音再次響起,“玉送真名士,寶贈有緣人,一刻鐘后,若無緣取寶,此處大殿便會陷入永恒沉寂中,諸君也將被傳送至外界,還望諸君抓緊時間,如能獲得此件寶物,便是與吾太清道宮有緣,吾當無所遺憾矣。”
  絕世奇寶?
  單單是這四個字,都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在場眾人頓時炸開了鍋,一個個亢奮得難以自禁,目光中更是兇色畢露,掃視四周,似是在警告其他人莫要與自己爭奪。
  “吼!”
  一聲兇厲的嘶吼從極遠處天邊傳來,穿金裂石,野草簌簌顫抖,整片天地都一下子顫抖起來。伴隨嘶吼聲,一頭擁有人形的龐大兇獸,出現在天邊,身高百丈,比肩山岳,渾身金色毛發燦然如金色,每一寸皮毛中都好像有無數神秘的道紋閃爍,那兩只眼睛宛如兩輪血月般,兇氣滔天。
  此獸甫一出現,如同蓋世魔王降臨,仰天咆哮,滾滾兇煞之氣令得荒野中死一般的寂靜,天地元氣都轟然四逸,哀鳴蟄伏。
  眾人呼吸一窒,心頭陡升無盡驚濤駭浪。
  狻猊!
  荒古時期威勢滔天的恐怖兇獸!
  雖然明明知道極遠處那頭兇獸,只是狻猊的一道神魂,然而那渾身所散發出的兇厲氣息,比之地仙境強者都毫不遜色,只遠遠立在那里,就讓所有人升起一股無法撼動的渺小感覺。
  而在那狻猊龐大的身軀之后,則有一個高有百丈的玉臺,像荒古先民祭祀時搭建的高臺,通體散發著青濛濛的霞光,而在高臺頂部,青色霞光凝聚如太陽,光耀天地,仿似其內孕育著天地至寶一樣。
  不用猜眾人就知道,那一定是寶庫主人口中的“絕世奇寶”了。
  “吼!”
  便在這時,那頭狻猊再次咆哮一聲,兇威沖天,一對血月似的眼瞳霍然朝這邊望來,目光如同血色閃電劃破虛空而至,盯得眾人渾身發冷,從內心深處生出一股無法遏制的大恐怖。
  太恐怖了!
  眾人最高修為才只金丹圓滿境界,面對這比自己高出兩個大境界的荒古兇獸,心中半點底氣都沒有。
  他們這才深刻明白,相較于前兩重考驗,這一次才是真正的生死考驗!
  “那頭狻猊立在高臺之側,寸步不離,面對它,我等就如同蚍蜉一般,毫無勝算,又如何能獲得那件絕世奇寶?”有人神色難看,哀嚎起來。
  “這頭狻猊只是一縷魂魄,就當得上地仙境強者的實力,對我等而言,的確像天塹一樣無法逾越,不過我卻不會就此罷手,入寶山而空回不是我的風格,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拼一把!”有人兀自硬著頭皮堅持著。
  “不錯,生死命中定,富貴險中求,不試一試,怎么知道那狻猊是不是在裝腔作勢?或許這只是寶庫主人對咱們膽量的一種測試,也說不定啊?”有人眼眸閃爍,沉吟道。
  不管這些人如何議論紛紛,皇甫崇明等人卻是互望一眼,心照不宣,彼此都看出了對方心意,旋即不著痕跡地從四周朝陳汐走去。
  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從東側,柳鳳池以及其身后的三名東海龍鯊島弟子從西側,蠻洪和他的兩位師弟從北側,裴鐘和薛晨這兩位云鶴派金丹核心弟子側從南側,齊齊來到陳汐身后,呈半圓扇形,圍拱四周。
  只留出一條前路給陳汐,而這條前路正對著那頭荒古兇獸狻猊的方向。
  意味不言而喻,這些人就是要緊緊貼在陳汐身后,他死了,那就收走其身上的寶物,若不死,就逼著他上前送死!
  總而言之,在皇甫崇明等人心中,陳汐身上的寶物,甚至和那狻猊守護的絕世奇寶同樣重要,他們絕不肯錯過此等滅殺陳汐,奪走寶物的機會的。
  在場眾人都被極遠處的狻猊和其背后的百丈高臺吸引了注意力,竟是只有寥寥幾個人發現陳汐的處境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寥寥幾個人,有甄流晴、安千羽、王道虛、岳齊等等。
  看到陳汐被圍困,他們神色各有不同,但顧忌于皇甫崇明等人人多勢眾,卻是沒有誰敢去插手。
  而陳汐,仿似早已料到會出現這一幕一樣,神色平靜,不言不語。
  他已經發現,在這第三重考驗中,那無形的禁制依然存在,皇甫崇明等人只能朝狻猊動手,卻根本無法朝自己動手,顯得神妙無比,令得他都不得不贊嘆,寶庫主人對禁制的運用,只怕已達到了匪夷所思的高度。
  也正因如此,他渾然沒有理會自己處境的變化,只是緊緊盯著極遠處的那頭狻猊,心中升起一股荒謬的念頭,同為荒古神獸,怎么白魁天生就是一吃貨,而狻猊卻如此兇威滔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