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38 岳齊揚名

百丈高臺掩藏絕世重寶,然而這一刻,卻是沒有人膽敢上前,因為那頭狻猊神獸太過恐怖,兇威滔天,堪比地仙強者,沒有誰敢傻乎乎地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不過讓他們放棄這等機緣,心中卻是著實不甘,一時之間,眾人都開始商議起對策。
  “不如大家一擁而上,打這頭孽畜一個措手不及,然后各憑手段,奪取重寶,諸位以為如何?”中原裂霄劍派的安千羽突然朗聲開口,聲傳四周。
  聞言,在場眾人都是大為意動,合則兩利,分則兩傷,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如果能聯合一起對付那頭狻猊,奪取重寶的幾率無疑會大傷許多。
  “小侯爺,這家伙看似是要搶你的風頭啊?”柳鳳池眼眸一掃安千羽,輕笑傳音道。
  “哼,就讓他出風頭,咱們只需看守好這小子就足夠了,這家伙身上的三件仙器,可是毫不遜色于那件絕世奇寶。”皇甫崇明冷笑道。
  柳鳳池深以為然,點點頭,不再多說。
  “安師兄說的沒錯,奪取那件重寶的時間只有寥寥一刻鐘,一刻鐘后,這處地方就會永久消失,而我等也將錯失此等機緣,不如聯手一把,共同御敵,方為上上之選。”中原明霞宗王道虛也是附和出聲。
  “這……”
  周圍眾人見王道虛也站出來,眼眸中的猶豫之色漸漸變少,有些人更是露出躍躍欲試之色。
  “我也贊成這樣做。”甄流晴沉吟開口。
  “我屠風也同意,我早就說過,生死命中定,富貴險中求,不冒險,怎可能得到絕世奇珍?”
  “不錯,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入寶山而空回,那可就顯得太窩囊了!”
  “好,就按照安道兄的做!”
  “媽的,豁出去拼了!”
  見甄流晴也是答應聯手對敵,在場其他人再也坐不住了,紛紛開口贊同,加入了安千羽的陣營中。
  只寥寥幾個呼吸之間,除了皇甫崇明等人和陳汐,其他修士已被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收攏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新的陣營,足足有數百之眾,蔚為壯觀。
  并且那以黑馬姿態出現在眾人眼中的岳齊,也是加入了其中。
  “皇甫小侯爺,大家都同意了,你們覺得如何?”安千羽見自己一言一語,就取得如此效果,心中不由一陣志得意滿,臉上卻是矜持淡然,目光一掃皇甫崇明等人,沉聲開口問道。
  看到這一幕,尤其是看到安千羽成了眾人之領袖,皇甫崇明即便再淡定,臉色也不由一沉,若非為了陳汐身上的寶物,此刻的領袖,應該是他皇甫崇明才對,哪輪到他安千羽對自己指手畫腳?
  “我……”皇甫崇明思慮片刻,沉吟說道。
  然而還不等他開口拒絕,安千羽便即朝身后眾人笑道:“大家認為,皇甫小侯爺要不要加入進來呢?”
  很顯然,安千羽是要利用眾人之意,逼得皇甫崇明加入自己的同一陣營中。這就是利用所謂的民意了。
  “是啊,小侯爺也加入進來吧。”
  “有了你們加入,咱們每個人奪取重寶的幾率都會大大增加,何樂而不為?”
  “加入進來吧,我等對小侯爺諸位的修為,可都是仰慕的很啊。”
  眾人絲毫不覺得自己被安千羽利用,七嘴八舌地邀請起皇甫崇明等人,一個個熱忱無比,這些人也并不傻,知道皇甫崇明他們若加入進來,那么奪取重寶的幾率,無疑要大大提升許多,至于誰當首領,只是一個虛名而已,又沒有歃血為盟,義結金蘭,誰會在乎這些?
  皇甫崇明眉頭一皺,狀似思索,心中卻是勃然大怒,恨不得撕碎了安千羽這個混蛋,“讓我加入安千羽的陣營?荒唐!如真如此做了,豈不是在間接證明,我皇甫崇明比這混蛋挨了一頭?”
  陳汐看到這一幕,卻是笑了,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我也贊同大家聯合起來,一起對抗那頭孽畜,不知安道兄可否接納在下?”陳汐突然開口道。
  安千羽怔了怔,也是笑道:“自然是歡迎之至,陳道友悟性冠絕群倫,雖只有黃庭境修為,但真正的實力必然也是極為了得,這等人物,我等豈有拒絕的道理?”
  他原本就注意到皇甫崇明和陳汐之間關系詭異,并且隱隱感覺到,皇甫崇明等人似是對陳汐身上的一些東西志在必得。他自然也是極為好奇,究竟有什么東西,會令得皇甫崇明連那絕世重寶都顧不得,也要死死盯住陳汐?
  當然,如果有機會從陳汐身上瓜分一些好處,他也不介意這么做,能把陳汐拉進自己的陣營,正中他下懷。
  陳汐笑了笑,他自然看出安千羽對自己的態度有些不正常,不過只要能暫時擺脫皇甫崇明等人,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更何況,只要混進人群中,人多眼雜,也有利于他躲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渾水摸魚也不是不可能。
  見到這一幕,皇甫崇明等人臉色都是變得陰沉起來,不過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也不好再圍攏在四周不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陳汐走進人群中。
  “好,我等也答應,我等同屬大楚王朝修行界之人,自當相互照應,共度難關。”出乎意料的,皇甫崇明神色一整,竟然也答應了加入安千羽的陣營中。
  “這樣自然是極好的,有了諸位道友的加入,我等如虎添翼,何愁取不到那件重寶?”安千羽笑吟吟道。能夠壓制皇甫崇明一頭,安千羽心中暗爽不已。
  不過這一幕卻看得陳汐一陣奇怪,這安千羽怎么選擇在這時候得罪皇甫崇明他們,難道就不怕遭到報復?
  “是我讓他這么做的。”就在這時,耳畔傳來一道幽谷黃鶯似的悅耳聲音,陳汐抬眼一看,卻見不知何時,那東海水煙閣的女弟子甄流晴已來到了自己身邊。
  “為什么?”陳汐皺眉問道,心中卻是飛快思索,難道這女人也如同皇甫崇明等人那樣,貪圖自己身上的寶物?
  “只是有點好奇罷了,我很想知道,能在悟道境界上壓制我一頭的家伙,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甄流晴清眸澄澈深邃,令人猜不出她心中在想些什么,語聲嚦嚦道,“并且如果我沒看錯,皇甫崇明他們,還在你手中吃了一次不小的虧,如此一來,就讓我更加好奇了,你的修為只有黃庭境,又是如何在皇甫崇明等人的眼皮底下活到現在的?”
  “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陳汐想了想,說道。
  甄流晴輕輕一笑,素凈妍麗的臉頰宛如雨后含苞盛開的荷花,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抵抗的舒服感覺,“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不過只要你這次不死,我有的是機會了解你。”
  陳汐心中暗自一嘆,不再多說。通過這短暫的接觸,他已經隱隱感覺到,這女人的難纏程度恐怕比卿秀衣都不逞多讓,如果被她發現自己身上的一些秘密,恐怕麻煩就來了。
  “好了,既然大家答應一同御敵,那就開始行動吧,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安千羽清喝出聲。
  眾人轟然應諾。
  當即,眾人祭出各式各樣的法寶,破空而起,像一團百丈范圍色彩斑斕的云霞一樣,朝那狻猊守護的百丈高臺處沖去。
  咻咻咻……
  遁光破空,撕裂虛空,這數百的年輕一代金丹修士,實力都極為了得,手中法寶更無不是地階水準之上,這一刻全體出動,聲勢之浩大,令陳汐都是看的咂舌不已。
  吼!吼!吼!
  狻猊神獸,周身金霞彌散,身高比肩山岳,望著那些蒼蠅似的修士竟敢朝自己涌來,像是被激怒了一樣,仰天咆哮起來,聲如驚雷炸空,可怖的兇煞之氣轟然激蕩,充斥九天十地,天地為之色變。
  “大家散開,朝不同方向飛去,各憑本事奪寶!”距離狻猊那龐大的身軀還有百丈距離時,安千羽猛地大喝出聲。
  距離越近越能強烈感受到這頭狻猊身上散發出的滔天兇氣,眾人原本就是一盤散沙,草草結盟,也只是為了在這一刻,各奔東西,迂回穿插,打亂狻猊神獸的攻擊節奏,然后趁機搶奪百丈高臺上那件重寶。
  反正就是不與狻猊神獸正面沖突就是了,能躲開就盡量躲開。至于誰會成為狻猊的攻擊目標,沒人會在乎,也活該此人倒霉。
  是的,眾人草草結盟,僅僅只是為了在這一刻,由老天選出一個倒霉鬼,吸引狻猊的攻擊目標,為其他人創造奪取重寶的時間。
  因為如果按照之前的局面,沒有誰會強自出頭,當第一個送死鬼,他們無不想著躲在后邊,等其他人先去送死,然后趁機出手。
  然而時間卻只有一刻鐘,若就這樣僵持耗下去,同樣沒有誰甘心,也正因此,安千羽的建議才會在瞬間得到所有人認可。
  嗖嗖嗖……原本成群的隊伍,轟然散開,像激射八方的虹霞,無不想繞開狻猊那高大如山岳的身軀,迂回至百丈高臺處。
  “吼!”
  就在安千羽喊話之際,那頭狻猊神獸一聲咆哮,一對血月似的眼瞳瞬間變得冰冷之極,殺機畢露,渾身金霞澎湃,雷電轟鳴,像是海嘯一般,抬起足有幾十丈長,粗如巨柱的手臂,穿破虛空,狠狠一巴掌拍砸而下。
  ——
  ps:感冒沒好,咬牙碼字到現在,真的很累,這一章寫的有點匆忙,自己感覺有點不滿意,我爭取盡快恢復狀態,寫出讓自己滿意,讓大家覺得精彩的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