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39 道意驚人

轟!
  狻猊一掌拍下,就像天柱崩塌,恐怖的毀滅力量自掌心噴涌而出,化為金色火焰,排山倒海,覆蓋而下。
  頓時間,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響起,竟是有十幾名修士來不及逃掉,被卷入金色火焰覆蓋范圍內,莫不是在頃刻間被熔化一空,灰飛煙滅。
  一掌之間,竟然輕松滅殺十幾名金丹修士!
  狻猊之兇威,瞬間震驚全場。
  不過此時,趁此機會,已經有上百修士,繞開了狻猊那龐大如山的身軀,開始朝百丈高臺上沖去。
  這些人中,有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也有皇甫崇明等人,他們每個人的修為都比在場眾人要高出一籌,本身所用的寶物也無不是地階極品的水準,避開狻猊神獸的正面攻擊,也在情理之中。
  陳汐也在其中,完全掌握風之道意的他,憑借神風化羽遁法,速度也是快于絕倫,毫不遜色于其他人,倒也有驚無險地沖到了那百丈高臺的范圍內。
  距離近了,那百丈高臺的模樣也是纖毫畢露地映現眼眸中,它足有百丈之高,通體渾圓,好像由冰冷堅硬的黑曜石砌成,通體泛起蒼涼幽暗的神秘氣息。
  而在高臺頂部,青濛濛的霞光凝聚一團,如同一輪高懸青日,刺眼奪目,涌散出澎湃晦澀的氣息。那件絕世奇寶就在在里邊!
  幾乎在正面避開狻猊之后,眾人遁光毫無停頓,徑直朝那高臺頂部沖去,無不想第一時間奪取那件重寶,場面異常混亂。
  而搶在第一個的不是甄流晴、不是皇甫崇明,甚至不是那些名震一方的年輕一代強者,那人竟然是岳齊!
  此人身后凝聚著一對漆黑如墨的羽翼,足有十幾丈寬,上邊烏光流竄,雷芒電弧翻滾閃爍,羽翼一震,整個人就像穿破虛空和時間的界限,瞬息出現在高臺頂部,速度之快,遠超所有人一大截,駭人之極!
  “玄鴻之翼!”眾人幾乎在瞬間,就認出岳齊身后那對翅膀的來歷,旋即臉色都是一變,陰晴不定。
  玄鴻,乃是荒古時期以速度奇快見稱的兇禽神獸,天生掌握風、雷、兩種道意玄奧,一對漆黑的翅膀大有千丈,遮天蔽日,羽翼一震,就是三萬六千里地,上沖九天云霄,下俯五湖四海,其體積之龐大,速度之快,在荒古諸多神獸中,僅次于北冥鯤鵬!
  玄鴻神獸一身的本領,都蘊含在一對漆黑如墨的翅膀內,那翅膀的筋骨、羽毛表面,無不烙印著風、雷、兩種神秘道紋,那是來自神獸獨有的道紋,天生而成,修士若得之,能夠煉制出罕見的飛行法寶,并且細細參悟其道紋,甚至能領悟風、雷兩種道意,端的是妙用無窮。
  然而像玄鴻這種荒古神獸,實力比之天仙強者都毫不遜色,想要得到其雙翼豈止是能用困難二字形容的?
  也正因如此,當眾人看到岳齊背后的玄鴻之翼時,才會如此震驚,因為那對羽翼明顯就是由玄鴻的一對翅膀中的精髓煉制而成!
  “難道,那件絕世奇寶就要落入此人手中?”陳汐眼眸一瞇,也是察覺到岳齊那對翅膀法寶的不同尋常。
  “想從我皇甫崇明手中搶寶,給我滾開!”便在這時,在皇甫崇明的暴喝聲中,一柄銀燦燦的梭形法寶,破空而出,這件梭形法寶扁平如薄薄的蟬翼,邊緣鋒利光滑,在虛空中激射,速度竟是比岳齊的玄鴻之翼還要快上一分!
  并且其攻擊的對象,并不是岳齊,而是那百丈高臺!
  一瞬間,陳汐就明白了皇甫崇明的意圖,由于這片天地中被寶庫主人設下了一層無形禁制,人與人之間根本無法相互廝殺,而想要阻止岳齊奪寶,把這百丈高臺摧毀掉,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高臺一毀,其頂部的寶物必然會墜落,完全可以打岳齊一個措手不及。而在其反應過來這一剎那的時間,皇甫崇明完全可以后來居上,搶下那件寶物。
  好戰術!
  陳汐心中也不得不承認,皇甫崇明的做法可以說是深諳圍魏救趙,攻擊不備的精髓,難得的是其出手之果決,做出反應之快,都顯現出其高超的戰斗經驗。
  唰!
  那百丈高臺在銀色梭形薄刃的切割下,就像被劃分開的豆腐塊,從中而斷,令得岳齊探手抓出的手掌,瞬間落空。
  而那件青霞凝聚的重寶,也是墜落而下。
  直至這一刻,陳汐才看清楚,那散發出青濛濛刺眼霞光的重寶,竟然是一柄尺長的清色鑰匙!
  像晴空一樣的顏色,這柄尺長鑰匙表面繪制著一枚枚神秘符文,符文流轉,飄灑出點點星辰似的青色霞光,絢爛之極。
  而就在這件鑰匙狀法寶掉落那一剎那,附近所有人幾乎在同時出手,反應之快,簡直就像早已形成了默契一樣。
  轟隆隆!
  各種強大恐怖的法寶、法訣沖霄而起,聲勢之恐怖,搖動天地,破碎虛空,令得整個戰局都變得混亂不堪起來。
  其目標,無不是那件鑰匙狀重寶!
  “該死!混蛋!”唾手可得的寶物不翼而飛,岳齊氣得雙目噴火,厲聲尖叫不已。
  不過,這一刻眾人無不想把寶物搶到手,誰又會在乎他的感受?
  在百丈高臺一分為二那一剎那,陳汐心頭也是蠢蠢欲動,不過就在他打算動手之際,一股莫名的危險氣息瞬息籠罩心頭,令得他毛骨悚然,根本想都不敢不想,下意識地朝一側極速躲避而去。
  就在這時——
  一聲蘊含著無盡怒氣的咆哮,轟然響起。不知何時,狻猊神獸已是轉過身軀,百丈高臺的斷裂,似乎徹底激怒了它,掄起粗壯無比的雙臂,雙掌開合之間,金色火焰夾雜著各色符文洶涌繚繞,朝這邊轟砸而來。
  驚天動地的金色火焰,縱橫交錯,鋪天蓋地,就像天降熔漿火海,加上狻猊如雷般的嘶吼,驚心動魄,天地都為之震蕩起來。
  這一刻,無論是皇甫崇明等人、還是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等人,無不面色驟變,感受到強烈的危機,當機立斷,放棄爭寶,遠遁而逃!
  “啊——”然而還是有許多人反應慢了一拍,瞬間被那片熔漿似的金色火海吞沒、焚化、發出一聲臨死前的凄厲慘叫。
  僅僅一瞬間,在暴怒的狻猊攻擊下,足足有六十多修士慘死金色火海之中,場面之凄慘,令得四周眾人都是心驚膽戰,如墜冰窟。
  太可怕了!
  這六十多人無不是金丹境修為,年紀輕輕,資質絕佳,被身后宗門寄予厚望,所擁有的武學和法寶也都是上佳之選,然而就是這樣一群年輕強者,卻不是狻猊的一招之敵,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就被摧枯拉朽似的焚化一空,如此慘絕的一幕,誰還能保持淡定?
  剛才沖至百丈高臺前的上百修士,一下子死去六十多人,僅剩的三十多人,也有大半被嚇得亡魂大冒,遠遠逃遁向極遠處,明顯是不打算再拿自己的性命搶寶了。
  如此一來,附近竟是只剩下皇甫崇明一伙,安千羽一伙,以及岳齊和陳汐,加起來也不到二十人。
  慶幸的是,狻猊并沒有再朝這邊攻擊,而是重新扭過身體,朝其他修士廝殺而去,留給陳汐等人一個偉岸之極的背影。
  在狻猊神獸正面,還有著數百修士在逡巡,很顯然,在狻猊眼中,相較于陳汐等寥寥十幾人,這數百人才是他必須要重視和滅殺的對象。
  這數百人原本企圖避開狻猊,沖至陳汐等人的地方,然而當看到狻猊一招滅殺六十多金丹修士時,他們也徹底感到驚恐了,躲在遠處,猶豫著是逃還是再拼一把。
  不過,這時候陳汐等人已顧不得關注這些,狻猊不再注視這邊,無疑又給他們創造了一次奪取寶物的機會。
  尤為令他們振奮的是,那件鑰匙狀的重寶,已遠遠跌落在距離狻猊身軀百丈之外的地面上,只要速度夠快,哪怕狻猊反應過來,也完全足以搶得寶物遠遁而走。
  機會!
  天賜的絕佳機會!
  眾人眼睛都是一亮,正待出手。
  然而就在這時,在他們的視野中,一道瘦削峻拔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那件鑰匙狀寶物前,簡直就像憑空出現的一樣,探手就收取了地上這件令無數人搶破腦袋的絕世奇寶。
  “怎么會是他?”
  “媽的,怎么又是這小子!怎么所有好事他都要插一腳?”
  “該死,這小子什么時候藏在那里的?”
  那道瘦削身影,正是陳汐,看見他收取走寶庫最后一件絕世奇寶,皇甫崇明等人都是氣得差點吐血,恨不得把此人千刀萬剮,生吞活剝了。
  尤為令他們郁悶之極的是,這天地間被寶庫主人布下了一層無形禁制,想要動手從陳汐身上搶回寶物都不可能。
  想到這,皇甫崇明等人心中不由一陣哀嚎,這混蛋的狗屎運也太逆天了吧?獲得寶物不說,連老天都好像一直在幫他,根本就不給自己殺人奪寶的機會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