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4 點撥


  從玲瓏閣出來,陳汐沒有逗留,馬不停蹄地來到清溪酒樓。
  看到之隔一日就回來的陳汐,馬老頭不禁感到有些欣慰,小家伙不錯嘛,知道抓緊時間提升廚藝……
  “我要在小黑屋內閉關修煉。”陳汐提出自己的請求。
  昨天吳管家針對他的刺殺行動,雖被洛沖誤打誤撞地破除掉,但陳汐卻絲毫不感到輕松,心中的危機感有增無減。
  為了保護好自己,他不得不先辭去制符的工作,打算從此以后就呆在清溪酒樓中,一邊修習廚藝,一邊修煉武技。
  聞言,馬老頭愈發高興了,大手一揮:“行,我會把所有食材都給你準備好的。我很期待你進階二葉靈廚師那一日。”
  陳汐暗自松了口氣,點點頭:“我會好好努力的。”
  很快,陳汐便再次來到小黑屋內,看著四周堆積如山的食材,喃喃道:“有了這些食材,不禁可以修煉廚藝,并且可以補充真元和滋養體魄。再加上這里安靜安全,不虞被外界打擾,抽出晚上的時間,在此修煉武技也是極好的……”
  沒有再耽擱時間,陳汐開始著手甄別和分揀食材,按照不同屬性和口味把他們一一分類。
  有了上次的經驗,陳汐做這些已經顯得游刃有余,沒用多久,就已把滿屋子的食材劃分好。
  然后來到廚臺前,開始烹飪。
  如今的陳汐,廚藝已經達到一葉靈廚師的級別,無論是刀工、火候、還是對食材口味的搭配,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不過,想要進階二葉靈廚師,就必須烹飪出能夠對先天境修者大有補益的菜肴來,這對于陳汐而言,還有著不小的難度。
  慶幸的是,有了馬老頭的支持,陳汐絲毫不用擔心食材短缺的問題,即便失敗了也不怕,完全可以在一次次嘗試中,摸索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廚道之路。
  廚刀如雪翻飛,剖解完食材,陳汐操縱著靈火,把食材傾倒進鐵鍋中,小心烹飪。
  他的手腕沉穩靈活,神情專注集中,按照一種奇異的韻律連續抖動鐵鍋鐵勺,各色食材在滾熱的油鍋中翻滾不休,如同浪花重重拍打,煞是好看。
  陳汐明顯察覺到,自己這次烹飪菜肴,比之以前要顯得流暢輕松許多,各種食材在鐵鍋中發生的細微變化,無一不被他了然掌握心中。
  “應該是自己日夜觀想伏羲神像的原因,這種感覺簡直跟制作那些新型符文時一模一樣!”
  陳汐暗自驚嘆不已,也充分了解到觀想之法的珍貴之處。
  茲啦!
  就在這一恍惚的時間,鐵鍋內的食材徹底糊了。
  陳汐連忙專注心神,不敢再胡思亂想。
  不過即便如此,整整一下午,陳汐依舊是在失敗中度過的,沒辦法,在無人指點的情況下,只靠他獨自一個人獨自去摸索,明顯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失敗品都被他一一填進了獨自里,一是為了分析失敗的原因,二來這些食材雖烹飪失敗,但仍舊殘留著大量靈力,恰可以補充丹田內損耗的真元。
  直至夜色降臨,陳汐這才停下手中動作,開始盤膝打坐。
  修習廚藝整整一個下午,對他的心神消耗極大,此刻甫一打坐,心神很快就沉浸在一股寧靜平和的狀態中。
  嘩啦啦!
  澎湃的真元猶如滾滾大河一般,在周身經脈內游走不休。
  這些真元皆是陳汐一下午吞下的食材中所蘊含的靈力凝聚而成,積蓄在身體內,宛如一顆顆靈丹妙藥一般,隨著陳汐甫一運轉功法,迅速化作純凈的真元滾滾涌入丹田。
  一個時辰后,陳汐從打坐中醒來,察覺到修為明顯提升了一截,心中不由一喜,若是按照這種勢頭修煉,恐怕不出一個月,自己完全能夠進階先天九重境界了!
  抵達先天九重,只需積蓄足夠的真元,就可以于丹田中開辟紫府,奠定道基,成為一名踏上仙途的真正修者,到那時不僅可以遁空飛行,且能夠操縱法寶,實力得到一個巨大的蛻變!
  “不過,若想闖過季禺前輩所說的試煉山峰第一重之地,還必須把煉體功法同樣臻至紫府境界,我如今才把《周天星戮鍛體之術》臻至第三重,還差兩重才能修煉至后天圓滿,也不知什么時候能進階先天境界,更別說紫府之境了……”
  陳汐默默思索片刻,從懷中摸出一個百寶囊。
  百寶囊是秦紅棉委托洛沖所贈,其內是十三部基礎煉體功法。陳汐在玲瓏閣所看到的《伏虎鍛骨爪》、《龍形腿法》、《降魔大手印》、《金鵬身法》也赫然在其中。加上他之前花費百多顆元石購買的《大崩拳》總計十四部煉體武技。
  一天之內,獲得十四部煉體武技,陳汐也不由為之振奮不已,放在眼前迫不及待地仔細翻閱起來。
  《伏虎鍛骨爪》乃是專門鍛煉手指功法的武技,招式迅猛剛勁,穿透力極強,裂石碎木,摧枯拉朽。
  《龍形步法》分作困龍踱步、游龍跨步、狂龍大步、飛龍健步、白龍奇步、騰龍越步、金龍蓮步八步,分別針對進步、行步、躍步、退步、撤步、側步、轉步、曲步八種最基礎的步法,又稱天龍八步,攻守兼備,變化神妙無比。
  《降魔大手印》以手結印,力道渾厚凝聚,并且能夠凝聚氣血之功,令雙手鮮紅如血,增強雙掌的威力,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金鵬身法》則以速度快逾閃電而著稱,是一門流傳甚廣的輕功提縱之術,修煉到至高境界,能夠在一瞬間躲開萬箭齊射而毫發無傷。
  ……
  連看數部武技,陳汐越看越不知該如何抉擇了,似乎哪一部都是他需要的,而沒有一部是他不喜歡的。
  這種感覺很痛苦,就像面對一桌豐盛的菜肴,不知該從何下口一樣。
  “還猶豫什么,我問你,你最想學什么?”
  一道包含滄桑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伴隨著聲音,四蹄如墨,頭生獨角的季禺陡然出現在房間中。
  “你能出來?”陳汐大吃一驚。
  “誰告訴你我不能出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想要學什么?”季禺懶洋洋搖了搖腦袋,身上烏光一閃,已化作一名面容清癯的老者,風度翩翩,氣質出塵。
  陳汐一愣,陷入思考中。
  季禺沒有打擾他,修習何種武技,關系到一個人的戰斗強弱,有人擅長用劍、有人擅長用刀,關鍵還看這種武技是否適合自己。
  許久之后,陳汐突然開口道:“我要學習攻擊力最強的和逃跑最快的。”
  季禺一怔,似笑非笑道:“你是想聽聽我的意見嗎?”
  陳汐點點頭,落落大方地承認了自己的小心思。在他看來,有神秘的季禺在,自己只需提出自己想要的,具體的就聽殤的,絕對沒錯。
  “你很不錯。”
  季禺難得地夸贊了一句,隨即神色一整,認真說道:“武技并無強弱之分,對神魔煉體者而言,攻擊力體現在神通功法上,對煉氣士而言,但若論攻擊力之凌厲,當屬劍法為第一。”
  “神通乃是神魔煉體者獨有法門,像法相天地、掌中山岳、法華金身皆是一些具備焚山煮海威力的強大神通,一般而言,煉氣士是學不來的,不過并不絕對,有些兼具煉體和煉氣法門的強者,自然也能夠掌控神通法門。”
  “同樣,煉氣士運用真元所掌握的法訣妙術中,也各有恐怖的威能,配以法寶一類的武器,實力也不容小覷。”
  “不過,有一點卻是通用的,那就是無論何種武技,何種修煉方法皆離不開身法,而身法的運用,最大的妙用便在于可以游刃有余地脫離戰局,而不至于陷入危機之中。”
  “現在,你知道該修煉何種武技了吧?”
  “神通、劍法、身法!”陳汐毫不猶豫答道,聽了季禺的分析,他所糾結的問題豁然開朗,宛如醍醐灌頂一般,令他瞬間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
  他如今煉體和煉氣雙修,煉體方面修煉神通,煉氣方面則以劍法為重,而身法則是為了保命。
  季禺頷首道:“不錯,不過你現在最重要的是淬煉身體的發力技巧,這是所有功法的基礎所在。”
  說著,季禺走至陳汐身前,彎腰從十四枚玉簡中挑出一部《大崩拳》。
  “這些功法真夠爛的,只這部功法比較全面,但還是有著不少瑕疵,我幫你修繕一下。”
  季禺皺眉點評了一句,伸出手指在玉簡上一抹,片刻后,抬手把玉簡丟給陳汐:“等你把這部拳法修至收發一切隨心的地步,就足以掌握身軀每一個關節的發力技巧了。”
  陳汐接過玉簡,并沒有急著翻閱,而是指著地上的其他玉簡,問道:“這些功法呢?我用不用學?”
  “雞肋而已,不修也罷。”季禺回答得極為果決。
  陳汐有點不舍,這些武技都是秦紅棉所贈,也是他距今為止擁有的所有武技,就這么丟掉,的確有些可惜。
  尤為重要的是,他雖明確了修煉方向,卻并沒有所應有的功法典籍,一想到還要花費元石去購買跟神通、劍法、身法的功法,他就有點頭疼。
  腰包不鼓,愁殺人啊!
  等等!
  自己身邊不是還有個活了百萬年之久的老怪物嗎,自己還用頭疼這些問題嗎?
  陳汐眼睛一亮,抬頭望向季禺。
  ——
  兄弟們,點擊、紅票、收藏砸起來,快摸到首頁新書榜屁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