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41 兇獸狻猊

陳汐在逃跑。
  融合了天空道意和風之道意的神風化羽遁法被他施展到極致,整個人宛如一縷透明的疾風,在茫茫無垠的瀚海沙漠中逃奔,速度之快,瞬息千丈。
  周圍的景物浮光掠影般從眼前掠過,由于速度太快,一路所映現在眼中的景物,皆都扭曲成一道道光怪陸離的光影。
  他不得不逃,從乾元寶庫中被傳送出來之后,他原本以為可以松一口氣,哪像到剛一落地就發現,皇甫崇明、柳鳳池、蠻洪等人,竟然就在自己的附近。
  甚至連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也都在附近不遠處。
  一個兩個人還好,陳汐倒也不懼與之一戰。
  但這是一群人!一群大楚王朝年輕一代的金丹強者!
  并且這些家伙還都對自己恨之入骨,抱有必殺之心,面對這種狀況,他也只能選擇逃跑。
  嗖嗖嗖……
  身后傳來一陣尖銳刺耳的破空聲,陳汐不用回頭就知道,皇甫崇明他們依舊死死咬在自己后邊,毫不松懈。自己的處境依舊兇險之極。
  陳汐心知肚明,這些人為何如此拼命。
  自己身上的寶物實在太多了,浮屠寶塔、幽冥錄、誅邪筆哪一樣都具備著媲美仙器的價值。
  并且在乾元寶庫中,自己搜刮了近十萬顆太清玉液丹、一座由上萬柄地階上品劍器組成的劍陣,以及無數的珍稀材料……但是這些寶物加起來的價值,都是一個令所有人瘋狂的天文數字了。
  更何況,在寶庫最后三重考驗中,自己還獲得了一部半步道品武學《大湮滅拳》、一顆蘊含土行大道的道意元丹,以及一柄價值遠超任何人想象的太清之鑰。
  這些寶物統統加起來,恐怕連天仙強者都會垂涎萬分,搶破腦袋,就更別說皇甫崇明等人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乃是自古至今都顛撲不破的至理。
  陳汐很明白自己的處境處于哪種地步,他知道只要被抓住,自己不死也得脫層皮,身上的寶物也會悉數被洗劫一空,這種局面是他絕對無法看到的。
  也正因如此,他在逃跑時,一刻都不敢松懈,全身神經緊繃,咬緊牙關,整個人的精氣神都達到了空前未有的巔峰狀態。
  而他的腦海則像冰雪一般冷靜,有條不紊地思索著應對之策。
  皇甫崇明他們都有金丹境修為,只要擁有足夠的丹藥補充真元,就能一直持續對自己追殺,自己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安全之地,否則體力一旦枯竭,自己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羊羔,處境堪憂……
  不過,該向哪里逃?煞魔墳場?雷暴之域?還是陰靈死海?
  “陳汐,本侯爺最后給你一次機會,乖乖停下來,把寶物奉上,我可以免你一死,否則如果被我抓住,不止是你,連你的親朋好友也要跟著你一起陪葬!”
  就在陳汐思索脫身之計的時候,身后驀地傳來皇甫崇明冰冷森然之極的聲音,話中的殺意**裸,表露無遺。
  陳汐卻是置若罔聞,兀自埋頭疾馳,毫無停留的痕跡,這等威脅他早就經歷過多次,自不會放在心中。
  不過皇甫崇明最后一句話,卻是令他心生無盡殺機,俗話說禍不及無辜,皇甫崇明為了脅迫自己投降,竟然動了滅殺自己親友的念頭,簡直就是罪不可赦!
  “你在想如何脫身?哼,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你逃掉又如何?我如今已得知你的身份,只需抓住你的親友,看你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皇甫崇明森然陰冷的聲音再次從身后傳來,聞言,陳汐心中的殺機轟然沸騰,他最恨的就是拿親友的性命來威脅自己了,如今的世界上,他只有弟弟這么一個至親,如果被皇甫崇明抓住殺死,他絕對無法原諒自己。
  “呼!”
  陳汐深深吸一口氣,認準一個方向,全力疾馳。
  他此刻已經什么都不想,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回松煙城,因為弟弟陳昊在那里,重建后的陳氏基業也同樣在那里……
  然而他卻好像忘了,這里是瀚海沙漠深處,距離那南蠻山旁邊的松煙城,最少也有十萬里之遙,想要不停歇地疾馳至松煙城,以他如今的修為,根本就辦不到。
  除非進階金丹境界,能夠以靈丹之力補充真元,否則這十萬里路途,飛掠不到一半,恐怕就要消耗掉他所有體力。
  但這個時候的陳汐,卻什么已顧不得了,偏執得一個瘋子。
  原因只有一個,保護自己的弟弟陳昊!
  ——
  這個混蛋,還真是要寶貝不要命啊!
  緊緊追在陳汐后邊,皇甫崇明見陳汐對自己的話置若罔聞,心中的怒氣蹭蹭暴漲,恨不得抓住陳汐之后,抽筋扒皮,喝其血,啖其肉!
  “小侯爺,且莫心急,這小子只黃庭境修為,不想我等,只需擁有足夠的靈丹,就能一直保持真元充盈,等他真元耗盡的時候,還不是得乖乖束手就擒?”
  柳鳳池出聲安慰道,他一襲藍衫,腳踏一柄水汪汪的長劍,如同踏著波浪飛掠,速度也是奇快無比。
  其實不止是他,蠻洪、林墨軒、蕭靈兒等人,也都催動著自己的飛行法寶,速度之快,不相上下。
  若非陳汐的神風化羽遁法融合了風之道意和天空道意,恐怕早就他們被追攆上了。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對陳汐飛遁的速度依舊感到心驚不已,這家伙還只是黃庭境界,就擁有如此奇妙的飛遁之術,連自己等人都是只能緊緊追在后邊,而不能攆上,如果令其進階金丹境界,那還了得?
  “這個我知道,我只是有些氣不過罷了,這小子簡直就像一條滑不溜秋的泥鰍似的,總能絕處逢生,偏偏運氣又極好,這次若不能殺死他,恐怕日后我會寢食難安。”皇甫崇明搖頭輕嘆道。
  其他人聞言,也都露出深以為然的表情,對皇甫崇明的話極為認同。
  “不過,小侯爺,安千羽、王道虛、甄流晴三人也緊追在咱們后邊,這三人若是插手進來,恐怕也極為麻煩啊。”柳鳳池突然皺眉道。
  皇甫崇明眼眸冷光閃爍,嘿然冷笑道:“暫且先不管他們,到時候若真出現什么狀況,那也只能殺了他們了。想必大家也不愿意看到陳汐身上的寶物,被這三人搶走一份吧?”
  “那是當然。”其他人毫不猶豫答道。
  “那就不用理會他們,憑咱們的力量,滅殺他們三人也是綽綽有余的,至于是否會惹出三人背后的勢力出手,哼,為了寶物,也顧不得其他了!”皇甫崇明眼眸一瞇,森然說道。
  ——
  兩天后。
  陳汐只感覺耳朵嗡嗡作響,渾身疲憊,整個人就像剛從水里撈出來的死尸一樣,渾身每一寸肌膚都火辣辣的疼痛。
  全力疾馳兩天的時間,即便以他那強悍的體魄,也大感吃不消,再加上他又沒有飛行法寶,純粹憑借**飛馳,其體力的消耗也是驚人之極。
  相較于渾身的疲憊,真元的消耗才是最令他糾結的,時至如今,丹田內的真元僅剩下一成不到,按照這種飛馳速度,用不了一個時辰,就會全部枯竭一空。
  至于周身血肉內涌蕩的巫力,他卻不打算動用,那是用來在最后一刻保命所用,一旦動用,無異于令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那樣的話,他此次的逃奔也就沒什么意義了。
  慶幸的是,如今他已經飛離了瀚海沙漠,就在剛才,更是掠過了嵐海城的范圍,據他估計,只需再堅持一天,就足以抵達松煙城。
  其實陳汐也知道,只要自己此刻改變方向,沖向龍淵城方向,只要抵達流云劍宗,有北衡這位地仙境大哥坐鎮,諒這些家伙也不敢造次。
  不過他卻不打算這么做,皇甫崇明這一伙人,無不是來自大楚王朝各個地方的年輕一代強者,背景雄厚,絕非北衡和其背后的流云劍宗能夠抗衡。自己去尋求庇護不要緊,卻會給流云劍宗惹下天大的麻煩,若是被皇甫崇明等人背后的勢力報復,其結果同樣是陳汐無法接受的。
  “實在不行的話,就動用太清玉液丹,憑我如今的煉體修為,應該能抗下那龐大的藥力沖擊……”
  陳汐暗自一咬牙,已是決定,真元枯竭之際,若還無法擺脫皇甫崇明等人的追殺,就拿太清玉液丹服用,至于會不會損傷道基,他卻已不在乎了。
  這也是被逼無奈的做法,因為他修煉至今,從沒有哪一刻像此時這樣狼狽,這樣兇險無助……
  并且對皇甫崇明等人,陳汐已是恨到了骨子里,心中更是暗暗決定,只要自己逃過此劫,來日一定把這些混蛋統統給滅了!
  ——
  “他媽的,這小子難道是鐵打的?這都兩天過去了,他的真元還沒有消耗完?”皇甫崇明再顧不得什么侯爺風度,破口大罵,臉色陰沉得幾欲滴出水來。
  連續兩天兩夜不眠不休的追殺,即便是他也感到一陣困頓疲乏,渾身難受,若非貪念陳汐身上的寶物,只怕他早已掉頭就走,尋一個溫柔鄉倒頭大睡了。
  其他人也是一個個雙眼血色滿布,面色難看之極,心中的憤怒之火已達到了極致。
  他們是來自各大宗門的核心弟子,養尊處優,身份尊貴,此刻卻像世俗中追緝盜犯的下三濫捕快一樣,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風吹日曬……
  雖說有靈丹供給,無須擔心真元不足的問題,但這種生活卻簡直就像一種煎熬,令他們的心靈和**都感到一種莫大折磨。
  他們這兩天他們沒有做別的,只在腦海中想出了千百種折磨人的辦法,就等著抓住陳汐之后一一施展,以此來宣泄心頭之恨。
  “咦!快看,這家伙好像要撐不住了,大家快追!”柳鳳池突然開口出聲,透著一股莫大驚喜。
  眾人精神頓時一振,果然看見,遠在百丈外的那道身影,飛遁時氣息出現了一絲微不可察的紊亂!
  老天有眼,機會終于來臨了啊!
  看到這一幕,眾人心情難以自制地激動起來,幾欲淚流滿面。
  ——
  ps:書評區太冷清了,大家沒事的時候冒冒泡,知道你們一直在,對俺而言也是一種莫大鼓舞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