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43 狻猊兇威

看在俺很努力的份上,投一些紅票鼓勵俺吧?
  ——
  這里是松煙城平民區。
  這里曾矗立著一座破舊不堪的小庭院,是陳汐和爺爺、弟弟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如今小庭院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宅邸,占地千畝,青磚黛瓦,雄偉之極。
  這才只剛過去一年的時間,然而當陳汐看到那匾額上的兩個鎏金大字時,卻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里,以后就是我陳氏一族的崛起之地嗎?”不自覺間,陳汐狠狠握緊雙拳,心中愈發堅定,無論如何也要捍衛陳氏一族,繁衍昌盛,重振輝煌!
  宅邸朱紅大門敞開,兩側立著一個青衣仆人,身姿筆直,眉眼溫順,模樣年輕,神態卻是不卑不吭,看見陳汐突兀地從天而降,踱步至自家大門前,神態雖疲憊狼狽之極,但卻自有一股凜然鋒刃似的氣質,他們眼眸一凝,卻并未露出慌亂之色。
  “請問……啊!”其中一個青衣仆人當看清楚陳汐的模樣,頓時瞳孔擴張,驚呼出聲,“你你……你是陳汐前輩?”
  陳汐一怔,仔細一看,這才辨認出,這個青衣仆人竟然是小孬,心中不由升起一抹復雜難言的情緒。
  小孬是張氏雜貨店的一名小廝,在陳汐還在松煙城每天為制符忙碌的時候,這家伙就被老板張大永招進店面,由于他腦袋瓜聰明,人又機靈,很受張永泰器重,陳汐經常往返于張氏雜貨店,自然認得他。
  不過令陳汐心中復雜的是,張氏雜貨店被李氏家族毀滅一空,照顧自己多年的老板張大叔,也是不知死活,此刻見到小孬竟成了自家宅邸的一員仆從,他心中自然是百般滋味,感慨萬千。
  “小孬,我如今有急事,改日再與你長聊,你且去通知我弟弟,來此見我。”感慨只是一瞬間,陳汐當即收斂心神,吩咐道。
  說罷,他便即開始細細打量起陳氏宅邸的構造和布局,不肯浪費半點的時間。
  想想也是,如今他拼盡力氣,這才把皇甫崇明等人遠遠甩在身后,差不多爭取到了三個時辰的喘息時間。
  在這三個時辰內,他必須按照自己腦海早已推算好的想法,布下一道能夠抵御皇甫崇明等人的屏障,以此來保護弟弟和重建不久的陳氏宅邸。
  所以對他而言,每一分一秒都極其寶貴,就像再跟死神賽跑,決不能容忍其浪費掉。
  “好嘞!”
  小孬從陳汐的神態中明白了事情的嚴重,絲毫不敢怠慢,一溜煙沖進宅邸深處,去通知陳昊了。
  只剩下另一個青衣仆人,怔怔立在朱紅大門前,望著那一道正在審視宅邸布局的峻拔身影,心中涌出無盡震驚。
  這位就是當年那個人人譏笑的掃把星?
  他名叫董正,跟小孬一樣,是受聘于陳家的仆從,本身也是在松煙城土生土長,對陳汐的一切可謂如了若指掌,如雷貫耳。
  不過他如今可不敢稱呼陳汐為掃把星,借給他十個膽子都不敢。別說是他,整個松煙城都再沒有人敢叫陳汐掃把星。
  因為現如今,整個松煙城的所有修士都知道,陳汐已再不是從前那個可以任人欺辱的小制符學徒了。
  他不僅取得了整個南疆修行界潛龍榜大比的第一名,更是與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北衡結拜兄弟,連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見了他,都得稱呼一聲師叔祖!
  論及身份、地位、修為,都已高高凌駕于松煙城所有修士之上,誰還敢像從前那樣對待他?
  更何況以前得罪陳汐的李氏家族、龍淵城蘇家,都一一被全滅覆亡,有了這等前車之鑒做依照,在整個松煙城中,已是無人再敢小覷陳汐。
  相反,得知陳汐的弟弟陳昊回到松煙城欲要重建陳氏一族,整個松煙城轟動起來,各大勢力不僅沒有阻攔,反而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幫助重建陳氏一族,目的很簡單,就為了跟陳昊搞好關系,接個善緣。若能間接攀附上流云劍宗,那就再好不過了。
  正是因此,陳氏那占地千畝的宅邸才能在短短一年內竣工,并且修建得雄偉堂皇,固若金湯,牢固之極。
  陳汐并不知道,董正一個小小仆從,看到自己之后竟會心生這么多震撼,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偌大的宅邸上,心中也是在飛快推演,不敢浪費半點時間。
  他的最終目的只有一個,要把那上萬柄地階上品劍器和九柄地階極品劍器組成的太炁微塵劍陣,布置在整個陳氏宅邸四周!
  只有劍陣一成,冥化境強者進入其中,也必將被無盡劍氣瞬間絞殺而死,就更別提皇甫崇明等人。
  不過太炁微塵劍陣的布置,卻是極為麻煩,繁密復雜之極,想要把整個陳氏宅邸完美無縫地籠罩在劍陣的保護之下,倒是很簡單,難就難在此劍陣是由七百二十個小型劍陣、三百六十個中型劍陣,以及一百八十個大型劍陣組成,并且這大、中、小三種劍陣之間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層層相聯,環環相扣,遙相呼應,其難度之大,就像把上萬顆沙粒以一根根頭發絲串聯起來,并且還要構建成各種各樣的圖案,只要出現一絲紕漏,都有可能留下無法彌補的破綻。
  慶幸的是,陳汐在乾元寶庫時,已把此陣的種種變化和精髓牢記于心,只需審時度勢,選出陣基的方位,就能開始動手布陣。
  半刻鐘后。
  陳汐眼眸中的思索之色不見,深深吸一口氣,眉宇間那濃濃的疲憊之色卻怎么也無法掩蓋。
  連續逃亡三天,又被太清玉液丹的藥力重創身軀,他如今的體力已瀕臨油燈枯竭的邊緣,此時又費心費力地推演劍陣布局的方位,已是令得他的雙眸中血絲滿布,面色蠟白,看起來極為憔悴不堪。
  “哥,發生了何事,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耳畔,傳來弟弟陳昊焦慮疑惑的聲音,陳汐強忍疲憊,抬眼望去,就看見弟弟和翡冷翠相偕立在自己旁邊。
  一年不見,陳昊又長高許多,肩寬體健,英武非凡,眉宇之間一片沉穩之色,舉手投足之間,已帶著一絲凜凜威儀。
  而在他身旁,翡冷翠這位當年的流云劍宗年輕一代天之驕女,如今卻變得賢淑恬靜起來,配上她那清麗秀美的容顏,和陳昊立在一起,就像一對神仙眷侶一般,賞心悅目。
  兩人在一年前回到松煙城時,已結為夫妻,如今相偕出現在自己眼前,陳汐并沒有感覺意外,他只有略有愧疚,弟弟大婚之日,自己卻不在身旁,的確很對不住弟弟。
  不過這些念頭只是一閃即逝,他就恢復冷靜,飛快把自己所遭逢的一切說了一遍,最后吩咐道:“你盡快去把咱們陳家所有人聚攏在宅邸中,沒有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踏出一步。而我會抓緊時間,爭取在三個時辰內布下大陣,到時候自然能瓦解所有危機。”
  陳昊眉眼含煞,聽到自己哥哥被人一路追殺,差點性命不保,他心中的憤怒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過他也明白,此時正值危機關頭,再憤怒也是于事無補,當即按著哥哥陳汐的囑咐,匆匆去安置一切。
  這一年的時間里,陳昊憑借流云劍宗真傳弟子的名頭,和哥哥陳汐那彪炳輝煌的威名,著實收了不少家世清白,忠心耿耿的青年才俊加入陳家,再加上一些仆婦小廝,整個陳家如今已擁有上千號人物,論及規模,在整個松煙城也是數一數二,比之當初的李氏家族,也是毫不遜色。
  現如今,陳家缺少的只是底蘊和發展,畢竟才只重建一年的時間,一個家族的延存和發展,絕非想象中那樣簡單。
  陳昊日夜不停地忙碌至今,家族內的大小事宜,依舊還有許多地方要去完善和執行,這是個浩大的工程,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陳昊離開以后,陳汐沉默片刻,最終還是咬牙再次拿出一顆太清玉液丹,吞服肚內。布置像太炁微塵劍陣這等大陣,沒有充沛的真元支撐,根本就辦不到。
  轟!
  那股滾熱如火山爆發般的磅礴藥力,再次沖進丹田中,狠狠蹂躪著早已滿目瘡痍的丹田和經脈。
  一縷縷殷紅的血水,從陳汐的五官中流溢而出,令他的模樣看起來極為猙獰可怖,簡直就像從血海尸山中爬出來的惡鬼。
  不過這時候,他已無心顧慮這些,借助體內那狂暴肆虐的藥力,他騰空而起,心中一動,成百上千道劍器憑空而出。
  立刻之間,劍器縱橫,劍氣如潮,天空中全部都是寒芒吞吐的劍光,似蛟龍,如飛電,聲勢凌厲森森,似乎要飛到蒼穹上,把天空都捅破出幾個窟窿。
  “東方七劍,衍化木炁,歸位!”陳汐眼眸如電,袖袍一揮,七柄劍器如蒼龍歸淵,破空而去,眨眼消失不見。
  “西方七劍,衍化金炁,歸位!”
  “南方七劍,衍化火炁,歸位!”
  “北方七劍,衍化水炁,歸位!”
  ……
  整個天空中,頓時徹響一片劍吟,劍光搖曳,撕碎虛空,煌煌天地之間,那呼嘯游走的劍器按照玄妙的軌跡,紛紛落入陳氏宅邸的四周。
  一時之間,整個陳氏宅邸的上空,仿似化作了劍的海洋,森森劍氣,凌厲鋒芒,覆蓋九天十地。
  松煙城本就不大,陳氏宅邸上空的異常波動,頓時引起了附近一些勢力的注意。
  刷刷刷……這一刻,無論是閉關修煉的、還是會客訪友、結伴游玩的,無不放下手頭動作,齊齊朝這邊查探而來。
  “老天!好多的地階上品劍器!”
  “那道身影我怎么覺得很熟悉……啊,我想起來了,是陳汐!”
  “陳汐?想不到他竟然回來了,他這又是在做什么?”
  “竟然是在布陣!好大的手筆,竟然拿這么多地階上品劍器布陣,此陣一成,恐怕再無人可阻擋陳氏一族崛起的步伐了!”
  遠遠望著屹立在陳氏宅邸上空的峻拔身影,四周眾人心中無不暗暗震驚。
  從數年前陳汐滅掉李氏家族之后,松煙城眾多修士就不曾再見到過陳汐,不過陳汐的名字卻時常會傳入耳中。
  陳汐取得潛龍榜大比第一。
  陳汐成為流云劍宗太上長老的結拜兄弟。
  陳汐屠滅龍淵六大家族之一的蘇家。
  ……他們根本不需要走出松煙城,有關陳汐的消息就會像長了翅膀一樣飛至松煙城,一絲不漏地傳入耳中。
  原本他們以為,陳汐如今已是一躍龍門,乘風化龍,再不會回到這個偏遠小城了,哪想到此刻竟然又能看見他?
  他回來了,不止人回來了,還帶著數不清的地階上品劍器,欲要為陳氏一族布下一座遮風擋雨的大型劍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