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44 太清之鑰

嗖!嗖!嗖!
  蔚藍如洗的碧空中,十余道遁光破空飛馳,繽紛奪目,尖銳呼嘯,一層層云朵被切割成碎裂不堪的棉絮。
  很快,一座莽莽大山映現在眼簾之內。
  “小侯爺你看,這座大山就是南疆赫赫有名的南蠻山了,據傳此山深處與世隔絕,生存著諸多恐怖之極的妖王,也不知是真是假。”柳鳳池一指腳下連綿群山,說道。
  皇甫崇明對這些卻不感興趣,眼眸一掃,望著南蠻山腳下的那座城池,說道:“那小子應該躲進了那座城池中,我倒是奇怪,連續逃亡了三天三夜,他怎么就不逃了呢?”
  “進入那城池一問便知。”柳鳳池道。
  皇甫崇明搖了搖頭,沉吟道:“還是小心點為好,這小子并不像愚蠢之人,躲在此城內應該是有所依仗,咱們可別陰溝里翻船……”
  “嗯?”
  正說話時,皇甫崇明霍然抬眸,目光如電,直射那座城池的上空,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無數道匹練劍氣直沖云霄,縱橫交錯,如矯電,似飛虹,一陣清越激昂的劍吟聲更是遠遠地傳來。
  “劍氣沖霄?”
  “那是地階上品劍器,好家伙,足足有數千柄之多!”
  “咦,竟然是陳汐!沒有錯,一定是他,我修煉的洞玄之眼足以掃視千里之遙,那小子就是化成灰我都認得!”
  其他人也注意到遠處的異象,當即一個個驚疑出聲,并且那蠻洪竟修煉了一種名為洞玄之眼的道術,一眼就看破了陳汐的蹤跡。
  “該死!這些地階上品劍器肯定是這小子從乾元寶庫中搜刮得到的,他竟然還敢拿出來炫耀,真是找死!”
  皇甫崇明目光閃過一絲熾熱的貪婪之色,旋即沉聲暴喝道:“走,搶下這廝的寶物,然后將他碎尸萬段!”
  地階上品法寶,就是在他們背后的各大宗門中,也都是珍貴級別的存在,價值驚人,在市面上買賣的話,只要一出現,必然會遭到瘋搶,稀罕的很。
  此刻,看到陳汐竟然擁有數千柄的地階上品法寶,不止皇甫崇明眼紅了,其他人也都是貪念大盛,不能自抑。
  數千的地階上品劍器啊,這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小子從乾元寶庫中究竟搜刮了多少寶物?除了這些劍器,是不是還有其他一些罕見珍貴的寶貝?
  一想到這,眾人再也按捺不下心中沖動,連日來的疲憊也一掃而空,卯足了勁朝遠處的城池上空蜂擁而去。
  嗖!嗖!嗖!……
  這一刻全力疾馳,皇甫崇明等人毫無顧忌地釋放出自己的氣息,那屬于金丹境強者的威壓,掃過松煙城,頓時驚得松煙城內一陣雞飛狗跳,亂糟糟一片。
  拋開陳汐和弟弟陳昊等人,整個松煙城最高修行水準,也才只有紫府境界,面對比自己高出兩個大境界的金丹境強者的氣息,簡直就像老鼠遇到貓一樣,驚慌失措,惶惶不安。
  這些年輕人究竟是誰?
  怎會擁有如此可怕的氣息?
  望著那從頭頂掠過的十余道遁光,松煙城內所有人都感覺渾身發冷,呼吸粗重,那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所造成的壓迫,無法阻擋。
  慶幸的是,這些人只是一掠而過,并沒有為難他們,這也讓松煙城的修士們暗自松了一口氣,旋即一抹好奇出現在所有人心中,這些年輕的強者,來到松煙城又是要做什么?
  有那眼尖之人頓時就發現,那些年輕強者的目標……竟然是陳家!
  很快,松煙城內的修士都知道了這個消息,都是紛紛藏在暗處,朝那陳家所在的地方望去。
  陳家重建雖然才只寥寥一年時間,可在松煙城,卻是無人敢小覷,因為其家主陳昊、妻子翡冷翠都是南疆第一勢力流云劍宗的真傳弟子,修為也是冠蓋松煙城,無能出其右者。再加上其兄長陳汐更是與流云劍宗太上長老結拜為兄弟,權柄滔天,這等底蘊,都足可以碾壓一切松煙城各大勢力無數次了。
  甚至所有人都認為,未來的松煙城,絕對是陳家之天下!
  然而這時候,卻有十余個殺氣騰騰的年輕強者破空而來,目標直指陳家,這一幕看在松煙城修士眼中,頓時就勾起了無盡好奇。
  膽敢侵犯陳家,那這些年輕強者背后又站著怎樣恐怖的勢力?
  ——
  太炁微塵劍陣不愧是當年太清道宮的護山大陣,陣法之嚴密肅殺,布陣手法之繁密復雜,絕對是陳汐生平僅見。
  也正因如此,他每完成一個步驟,都感覺心血消耗掉一分,若非他的神魂力量極為強大,絕難堅持到現在。
  尤為嚴重的是,吞服第二顆太清玉液丹之后,他原本就破損不堪的身軀再次遭到重創,在布陣之時,有好幾次都差點壓制不住丹田內暴虐沖撞的藥力,即便如此,他的氣機已瀕臨走火入魔,自爆而亡的邊緣。
  幸好,太炁微塵劍陣只差奠定陣基,就可以完成。
  所謂陣基,就是一座陣法的核心,失去它,整座陣法也如同虛設,毫無威力可言。陳汐需要做的,就是以九柄地階極品劍器,布置出陣基的符紋陣圖,以此來貫通整個劍陣的每一個環節。
  然而就在他準備布置陣基的時候,嗖!嗖!嗖!一陣尖銳的破空聲驟然劃破蒼穹,倏然傳來,伴隨而來的赫然是皇甫崇明等人。
  陳汐眼眸一凝,手中卻是毫不怠慢,拎起一柄地階極品劍器,開始以自身精血在劍器表面篆刻上繁密玄奧的符紋。
  “怎么不逃了?本侯爺早已說過,任憑你如何掙扎到最后也是無濟于事,乖乖跪在地上,交出身上寶物吧,我可以在折磨你十年之后,就痛痛快快殺了你,如何?”
  皇甫崇明雙手負背,踏空而至,望著渾身氣息紊亂,神色疲憊如枯木的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絲濃濃的不屑之色。
  陳汐沒有理會他,置若罔聞,把篆刻好的地階極品劍器隨手打入陣基之中,再次祭出一柄開始篆刻起來。
  “小侯爺,這小子是在布陣!速速殺了他,遲則生變!”柳鳳池一掃四周,尤其當看到陳汐以自身精血篆刻劍器時,不由面色一變,大喝出聲。
  布陣!?
  一瞬間,皇甫崇明等人就明白了陳汐在做什么,神色都是一沉。
  數千柄地階上品劍器,又以地階極品劍器為陣基,此陣若布置成功,其威力只怕足以滅殺他們任何人啊……
  “動手!千萬不能讓這小子布陣成功!”
  皇甫崇明反應極快,幾乎在瞬間,就大喝出聲,旋即他整個人身形一晃,腳踏星罡,雙手如龍形巨爪,幻化出萬千攝人心魄的金色爪影,漫天飛舞,一片片殺向陳汐,所到之處,空間震蕩起來,層層疊疊,景象模糊。
  道品武學,九蟒裂心爪!
  每一道爪影中,都蘊含著銳金道意、幻影道意,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每一道攻擊都是虛中有實,防不勝防。
  幾乎在同時,柳鳳池、蠻洪、林墨軒、蕭靈兒等人,也都施展出各自最強大的道品武學,務求在一擊中滅殺陳汐,徹底終止其布陣的節奏。
  嗡!
  然而就在皇甫崇明等人出手的同時,一抹刺眼奪目的金光倏然從陳汐身上涌現,下一刻,一襲白衣的靈白當空而立。
  而在他的手中,握著一把漆黑狹長的鐮刀,長有一丈,刃如漆黑幽冷之殘月,鋒銳無雙,整柄鐮刀上,布滿了無窮無盡的玄奧符文,烏光繚繞,飛灑出一個個“殺”字,震得四周虛空都是崩塌碎裂,驚人之極。
  殺戮之鐮!
  蘊含滔天殺戮之意的絕世兇器!
  “陳汐,你安心布陣,這里交給我了,即便死,也要為你贏得生存之機!”靈白聲音中透著一股鏗鏘決然味道。
  而在他說話時,整個人遁空而起,手中殺戮鐮刀輕輕一劃,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天地像陷入一片黑夜之中。
  “殺!殺!殺!……”仿似來自深淵地底處的惡魔吶喊,在這片黑夜中激蕩不休,殺戮的氣息,遍布每一寸空間。
  殺戮道域!
  這里光明不在,只有殺戮,斬神滅魔,殺氣沖霄。
  一瞬間,皇甫崇明等人就被困在其中。
  “哼,一個小小道域,又如何能困得住我等?”皇甫崇明不慌不忙冷哼一聲,一拳轟砸而出。
  哞!
  一聲如雷龍吟聲中,一頭虬須飄舞的金色蛟蟒張牙舞爪,從其拳面呼嘯而出,只一瞬間,竟然就把那殺戮道域撕裂開一道口子,力量可怖之極。
  “各位,速速破了這道域,滅殺陳汐,如果等他布陣成功,我等就再無希望!”暴喝聲中,柳鳳池也是沖天而去,朝遠處的靈白擊殺而去。
  “殺!”
  “殺!”
  “殺!”
  其他人也都明白時間緊迫,一個個施展全部修為,各色法寶橫空而去,各種強大的道品武學橫掃而出,那等力量,簡直令天地都色變。
  這十余人,無不有著金丹圓滿境的修為,道意充盈,法寶強橫,全力攻打孤身一人的靈白,完全呈現出摧枯拉朽的碾壓之勢,只在一剎那間,殺戮道域就被撕得千瘡百孔,瀕臨破碎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