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51 八方云集

卡文的厲害,大家慢慢看,我去碼第二章。另外,感謝兄弟隨便玩玩投出的一張寶貴月票!
  ——
  嗤啦!嗤啦!
  殺戮道域瞬間千瘡百孔,靈白的小臉更是刷白異常,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來,被皇甫崇明全力一擊,他明顯也遭到了極大的反噬。
  不過他的神色依舊堅定,甚至還有一絲猶如遠古先民祭祀時那般的狂熱和虔誠,仿似為了陳汐,他可以犧牲掉一切!
  轟!
  靈白身軀上燃燒起耀眼之極的金芒火焰,沖天而起,激蕩四周,磅礴澎湃的寂滅劍意,籠罩殺戮道域之內,瞬間把瀕臨破碎邊緣的殺戮道域修復如初。并且混合了寂滅劍意之后,殺戮道域變得更為堅韌,散發出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氣息。
  寂滅,非生非死,萬物歸寂。
  殺戮,斬生滅靈,萬物滅絕。
  這兩種道意都是有關生死的無上大道,此刻融合為一,頓時之間,殺戮道域內簡直化作了修羅道場,死亡之地,欲要滅絕一切侵犯者!
  “寂滅!殺戮!這三寸小人竟能施展出如此道域,即便不是仙器的器靈,也必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若能為我所用,我的實力起碼暴漲兩成!”皇甫崇明望著靈白,心中升起一股不可遏制的貪婪。
  不止是皇甫崇明,其他人也看出靈白的不凡之處,一個個恨不得把靈白鎮壓煉化掉,為自己所用。
  “殺!”
  林墨軒忍不住了,搶先出手。他是一名劍修,對靈白所擁有的寂滅劍道的理解遠超其他人,他有鐘直覺,如果能把這種劍道參悟成功,自己的實力將提升一個全新的高度,到那時就是與卿秀衣為戰,他也夷然不懼。
  更何況,靈白掌握的不止寂滅劍道,還有殺戮道意,同樣對以劍入道的林墨軒有著莫可抵御的吸引力。
  所以他出手了,一出手就是黃天道宗鎮宗道品武學——黃天混元劍!
  據傳,太初時的巍巍天地,無復真宰,唯大梵之氣,包羅諸天,蒼穹之上有自然五霞,其色蒼黃,號曰黃天,黃天之上,其色青蒼,號曰蒼天。蒼天之上,其色玄空成青,號曰青天。
  而這黃天混元劍,就是蘊含黃天大道的一種劍道,勢如蒼黃厚土,最為雄厚古樸,廣袤玄遠,涵蓋天下。
  嗡!
  黃天混元劍一出,仿似黃天當道,鎖定四方八極,那雄厚古樸的力量,宛如神祗降臨,壓破虛空,踏破天地,所過之處,殺戮道域如水面一樣破碎撕裂,聲勢駭人之極。
  “哼!給我死吧!”
  “小家伙,莫再掙扎,快乖乖臣服于我!”
  “你是我的!”
  見林墨軒竟不惜消耗大量真元,用上了黃天道宗的鎮宗武學黃天混元劍,其他人紛紛冷哼一聲,全力出手,無不想奪下靈白,以免被其他人搶走。
  轟隆隆!
  這十余人一同出手,所用還都是各自宗門內的鎮宗道品武學,配以金丹圓滿境的修為,其威力之大,簡直就像火山爆發,海嘯地震一樣,原本修復如初的殺戮道域再次遭受到極大的重創,破碎如棉絮。
  噗!
  靈白渾身一顫,再也扛不住這種如芒在背,如山壓迫的力量,猛地吐出一口血來,身影搖搖欲墜。
  哪怕他拼盡力量,自損性命,但面對十余個金丹圓滿境的年青一代強者的全力一擊,依舊不是其對手,并且自身也在這一擊中遭到了極為嚴重的傷害,性命已是岌岌可危。
  可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靈白兀自在咬牙拼命,手中殺戮之鐮幻化出千百重刃影,由凜冽殺意凝聚而出的殺字,排山倒海,滿空飛舞,牢牢擋在陳汐身前,不肯退后一步。
  不瘋魔,不成活!
  皇甫崇明等人心中驚嘆之余,對靈白的必得之心愈發堅定,他們的攻擊變得更為狂猛,各種厲害的道品武學不要錢似的轟炸而出,那種可怖的力量,換做其他一名金丹修士,恐怕早已被抹殺而死。
  ——
  堅持住!靈白,要堅持住啊……
  陳汐望著半空中那一道三寸身影,感受著他那慷慨撲戰,九死不悔的戰意和決心,一行滾熱的血淚,從陳汐臉龐滑落,他知道,靈白在為自己贏取最后一線生機,在為自己背后的陳氏一族拼命作戰……
  無盡的憤怒像滾滾熔漿一樣咆哮在渾身每一寸肌膚,在這種憤怒的刺激下,陳汐手中的動作并沒有紊亂,相反,他的速度變得更快,更穩,猶如穿花蝴蝶,幻影重重,一道道玄妙的符紋篆刻在地階極品劍器上,時至如今,已僅剩下煉制三柄地接極品劍器,就可以開啟太炁微塵劍陣了!
  “冷翠,照顧好自己,這一戰即便我死,也決不能讓哥哥犧牲,這些年,他為我陳家負擔的東西已經太多了……”陳家宅邸中,陳昊眼眸望天,神色冰冷,眼眸中卻燃燒著洶洶火焰。
  嗆!
  劍吟如龍,浩瀚劍氣直沖斗霄,陳昊沒有看自己的妻子一眼,踏空而起,肅然立在哥哥陳汐身前。
  他對靈白充滿感激、欽佩,但卻沒有插手其中。
  因為他同樣明白,當一個人選擇拼命時,自己要做的,就是繼承他的意志,守衛后方,為身后的人們贏得最后一線生機,或者,等待下一刻去拼命。
  雖九死,亦不悔!
  翡冷翠立在地面,望著丈夫那昂藏巍峨,沉穩如山的高大背影,咬緊了嘴唇,清淚婆娑,而她的臉上卻浮起一絲真摯的笑容,心中喃喃道:“這才是我心中的英雄,我的好丈夫……”
  在翡冷翠身后,那些新招入陳家的上千名族人、仆婦、小廝,看到這一幕,心中那驚駭欲絕的情緒開始平復,不再瑟瑟發抖,不再畏畏縮縮,反而一點點挺起了胸膛,挺直了腰脊,他們為自己身為陳家之人,感到自豪,與有榮焉。
  面臨危境,眾心如一,是一個家族之幸。
  國破山河,眾志成城,是一個國家之幸。
  或許只要經歷過這一場磨難,重建不久的陳家才能奠定不朽之根基,猶如那涅槃重生的鳳凰,鳳舞九天。
  遠處,松煙城內的各大勢力,所有修士,都目睹了這一場實力懸殊的戰役,他們不認得靈白是誰,但卻從其身上感受到那股至死不悔的戰意,那種拼死守護一切的執著。心中一時涌起百般滋味,復雜之極。
  螳臂擋著?
  亦或是飛蛾撲火?
  明知是死,卻慷慨撲死,若世間修士都擁有如此大勇氣,大毅力,大決心,還何愁大道不成?
  可惜這世上能夠直面慘淡,無畏生死的人實在太少了。也正因如此,靈白此刻所展現之執著和無畏,才會如此震撼人心。
  不過在眾人心中,這份悲壯只是曇花一現,注定要被抹滅,陳家也必然會隨之滅亡。因為對手實在太強了,十幾個年輕金丹境強者,都足以橫掃整個松煙城了,面對這等力量,陳家也不可幸免。
  除非流云劍宗有高人前來相助,但這顯然也是不可能的,松煙城距離流云劍宗足足上百萬里之地,遠水救不了近火,又如何能阻擋眼前發生的一切?
  其實換個角度看這件事也很正常,在弱肉強食的修行界,家族覆滅,宗門毀亡這樣的事情幾乎天天都在發生,實力不濟,只能任人宰割,實力超群,才能屹立不倒,歸根究底,其他一切都是虛的,實力才是衡量一切的標準。
  噗!
  半空中,靈白跌飛出去,人在半空就吐血不止,他此時的模樣極為憔悴,雙目暗淡無光,渾身氣息微弱紊亂,就像風中搖曳的燭火,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事實也的確如此,戰斗至此時,他已喪失了一切戰斗力,渾身的力量已被壓榨一空,由于自損性命,他的身體更是遭到無法修復的重創,這時候別說是皇甫崇明等人,就是一個普通人都能殺死他。
  “諸位,這小東西是我的了!”皇甫崇明踏步而出,哈哈大笑聲中,探手朝靈白狠狠抓去。
  嗆!
  一道浩瀚如群山疊嶂的劍意,轟然刺來,絞碎虛空,逆亂陰陽。是陳昊出手了,一出手就是凜然巍峨的浩然劍意。
  這一年的時間中,他的修為也是飛速提升,如今已有黃庭圓滿境界的修為,和其哥哥陳汐一樣,只差一步進階金丹境界。
  并且他專修劍道,在浩然劍道上浸yín許久,一劍刺出,就好像遠古圣賢臨世,欲要重建世間秩序,判善惡、定罪愆,還天下一個太平盛世!
  “浩然劍道?了不得的劍道啊,可惜你力道不夠,若是金丹境強者,我還忌憚一二,如今嘛,給我死開!”
  皇甫崇明冷冷一哼,大手一抓,如九蟒破空絞殺,浩然劍意還未靠近,就寸寸崩裂湮滅,而陳昊整個人更是被這一道爪力震得倒飛出去,一瞬間就遭到了重創。
  相較而言,陳昊如今的實力的確有點弱了,修為相差一個大境界,是他無法彌補的一個致命傷。
  一抓擊退陳昊,皇甫崇明身影毫無停留,再次朝靈白抓去,在他眼中,今天再無一人可以阻擋自己的步伐,而這小東西也注定是自己的掌中之物。
  見此,柳鳳池等人也知道,被皇甫崇明搶先一步,靈白已絕非自己能搶到,他們幾乎在一瞬間,就把注意打在了陳汐身上。
  除了那小東西,這家伙身上可是有著更多價值驚人的寶物啊!
  沒有絲毫猶豫,他們悍然動手。
  這一剎那,陳汐和靈白同時陷入了絕對的危境之中,陳家宅邸內,更是許多人心生絕望,齊齊閉上了眼睛。
  “你們……統統該死!”
  便在這時,陳汐霍然抬頭,血色的眼眸里涌出無盡殺意,冰冷如毫無感情的野獸。而在他手中,最后一柄地階極品劍器,打入了陣基之中。
  嗡嗡嗡……
  萬劍齊鳴,億萬道森森劍氣破地而起,直沖九天十地,凌厲無匹的肅殺之氣猶如長江大河,翻騰涌動,貫通八極,驚得星搖月墜,陰陽碎亂,天地為之哀鳴不休。
  太炁微塵劍陣,歷經無數的歲月,終于在這一刻重現世間,綻放出那永恒不曾抹滅的無上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