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53 紫荊白家

陳昊眼眸眨眼不眨,他已一動不動盤坐了三天。
  哥哥陷入昏迷,直至現在還沒醒,并且用盡靈藥,哥哥身上的傷勢也沒有一絲好轉,并依據妻子翡冷翠的推測,若是三個月內哥哥無法從昏迷中醒來,那么他整個人就廢了。
  這個消息讓陳昊感到揪心,心中更是憋了一團火,哪怕知道大陣外的敵人有可能早早退去,他也決不會從陣基上離開。
  因為這個哥哥囑咐他這樣做的,哥哥沒有醒來之前,他會一直在這里守衛下去,執拗倔強,仿似只有這種方式來,才能祈禱哥哥能快點好起來……
  就在陳汐昏迷不醒的時候,外界同樣風起云涌。
  錦繡城,睿王府。
  皇城大道上,透著一座巍峨雄偉的漆黑宮殿,宮殿外,兩座遍身漆黑鱗片,猙獰仰天咆哮的蛟龍雕像守衛兩旁,路過之人皆不敢直視。
  睿王府大那空曠肅穆的殿中,一襲明黃錦袍的皇甫崇明,恭恭敬敬立在下首,神態謙卑,毫無驕傲之色。
  “這樣說來,那個叫陳汐的少年不止獲得了乾元寶庫的大多珍寶,身上還有著三樣仙器?”中央主座上,坐著一個高大魁梧的中年,身穿九蟒黃袍,頭戴鎏金峨冠,眼眸開闔之間,竟然冒出一縷縷金色的閃電,恐怖之極。
  “回稟父親,此事決不會有錯,那東海龍鯊島的柳鳳池、北蠻蒼窟山宗的蠻洪,黃天道宗的林墨軒等人,都可以證明孩兒所言。”皇甫崇明深吸一口氣,緩緩答道。
  “哼!竟然有如此多人知曉此事,看來就是要橫插一腳,也有諸多競爭對手啊。”魁梧中年冷冷一哼,沉吟道,“你且退下,等我搜集了那陳汐的所有資料,再做決斷。”
  “是!”皇甫崇明轉身退出大殿,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東海,龍鯊島。
  無邊浩瀚的蔚藍大海中,島嶼一座又一座,星羅棋布。在那海浪中,足有千丈長的龍鯊海獸群在遨游逡巡,鱗片熠熠生輝,不時發出似戰鼓般的巨吼,迸濺起滾滾浪濤,直沖上天。
  “若我推測不錯,那上萬柄地階上品劍器,九柄地階極品劍器組成的劍陣,應該是太炁微塵劍陣,此陣乃是數萬年前一方霸主太清道宮的護山劍陣,想不到竟然落入此子手中,由此看來,乾元寶庫內的諸多珍寶,的確是被此子所得了。”
  島嶼上,一座玉色宏偉宮殿內,那高高在上的寶座上,響起一道淡漠而又威嚴十足的聲音。
  此人端坐寶座,如龍盤虎踞,霸氣十足,整個人如同一片雄渾浩蕩的大海,碧光霍霍,將他整個人籠罩當中,看不清真容。
  這是他的氣機運轉形成的,恐怖無比,自然流露,就像是一尊碧海中蘊生的神祗,高高在上,令人只能仰望。
  大殿下方,柳鳳池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三件仙器、又獲得乾元寶庫眾多寶物,此子莫非也是有大運氣之人?不過既然敢強奪我龍鯊島弟子的兵器,那本座也只能走一遭了……不過在此之前,還是查清楚此子身份為妥。”威嚴的聲音從寶座上傳來,碧綠光焰一陣抖動,那滔天的威勢,令整片大殿都仿似顫抖不安。
  北蠻,蒼窟山。
  這里是一片矗立在熔漿火海中的群山,群山之上,有著一片鱗次櫛比的宮殿群,而其中的最高的一座宮殿,通體赤紅如燃燒的火焰,宛如火神居住之地。
  一陣陣雷鳴轟然響起,震得宮殿外的守衛顫抖,幾乎要跪倒在地上,外面的巖漿更是猛地翻滾起來,波濤洶涌。
  那是一個人說話的聲音,聲如驚雷,響徹九霄,充斥著至高無上的威儀,“很好,蠻洪你做的不錯,此次記你大功一件,若能奪取那陳汐身上寶物,也有你的一份!”
  “多謝宗主抬愛!”
  蠻洪驚喜抬頭,眼眸中出現一道模糊而又威嚴的身影,身影渾身繚繞在一道道黑色火焰中,散發出熔化萬物的灼熱氣息。
  可只一瞬間,蠻洪眼睛一陣刺痛,連忙低下了頭,再不敢窺伺宗主的容顏。
  中原云鶴派。
  萬鶴清唳,雪白的羽翅拍打在晴空白云之上,姿態翩躚,飛舞不休,在那繚繞彌散的白霧中,有著一片連綿起伏的清幽群山,山水清澈,風景如畫,處處竹林婆娑,清溪潺潺,飛泉瀑布,仙鶴翔集,宛如人間仙境。
  山名云鶴山,一處中原地域赫赫有名的洞天福地。
  “松煙城那么偏遠的小城池,竟然出現了一個擁有大氣運的青年,真是不可思議啊。”一個身穿銀霞道袍,鶴發童顏的老者道。
  裴鐘和薛晨躬身而立,低眉順眼,姿態恭敬之極。
  “按你們所說,睿王皇甫經天、龍鯊島主莫瀾海、蒼窟山六梟上人這些老家伙肯定會忍不住出手,想想也是啊,那小子身上的寶物之多,連老夫都忍不住心動了。”
  老者撫須感慨道,他靜靜立在那里,但落在其他人眼中,身影卻好像在虛空和現實之間飄蕩,若隱若現,飄渺難尋,仿似一道幻影似的。
  “不過若我所料不差,面對這等擁有大氣運的小家伙,那些老家伙必然會調查清楚那小家伙的身份,方才敢動手。罷了,如此一說,我也是心動不已,出去活動一下筋骨也不錯,還可以會一會一些老朋友……”
  這樣的一幕,不止發生在睿王府、東海龍鯊島、北蠻蒼窟山和云鶴派,像林墨軒所在的中原黃天道宗、蕭靈兒所在的九鼎仙派,也都在上演同樣的事情。
  這些傳承在世間不知多少年的大宗門,幾乎在同一天,就朝南疆派出了無數密探,很快,有關陳汐的消息,事無巨細,雪花似的呈現在他們手中。
  “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的結拜兄弟?”
  在眾多的消息中,陳汐和北衡的關系,無疑成了諸多老怪物關注的焦點,他們沒有感到棘手,相反,仿似有默契一樣,被他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一個絕妙注意。
  ——
  流云劍宗后山禁地。
  北衡像往常一樣,盤坐在碧湖之上,運功打坐,再有三百年,他的第四重天階就將降臨,他不得不爭分奪秒地準備,不敢有一絲怠慢。
  身為地仙境強者,雖然已傲立在世間修行界的巔峰,但是那九重天劫就像是懸在頭頂的利劍,隨時都擔心會掉下來,那種惴惴不安的滋味,也只有地仙境修士能夠品味得出來。
  并且天劫一重比一重厲害,沒有誰敢保證,下一次天劫就可以安然度過。所以對地仙境強者而言,修煉的方式只有兩個,要么外出云游四海,搜羅足夠的渡劫寶物,要么閉關修煉,努力參悟道意,錘煉修為。
  “唉,若是能進入玄寰域,我就能更容易觸摸到天道,所參悟出的道意也將更全面、嚴密、深邃……”
  北衡睜開眼睛,嘆了口氣,旋即他心中一凜,自己這是怎么了?往常修煉可從沒有如此心浮氣躁,心緒不穩過。
  難道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不成?
  修為越高的修士,對天道的理解就越深,在日常修煉中,常常能夠感受到冥冥中將要來臨的事情,類似于趨吉避兇,但卻不同,因為這僅僅是一種直覺,分不清是兇是吉。
  當然如果精通占卜之術,那就另當別論了。
  “北衡師祖!大事不妙,有諸多地仙強者,從中原各地而來,揚言要見你!”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的聲音從禁地外傳來。
  啪!
  北衡一拍大腿,嘆息道:“果然如此,果然是有大事發生了啊,也不知這些老家伙一起出動,所為又是何事……”
  說著,他整個人已是立起身子,腳步一跨,下一刻已消失在禁地之中。
  此刻的流云劍宗主峰上,氣氛凝重之極。
  一道道氣勢驚人,威儀十足的身影,傲立在大殿之內,每一個身影都籠罩在恐怖的異象中,令人看不清容顏,但卻透露出屬于地仙境強者獨有的恐怖氣息。
  掌教凌空子、冥化真人聞玄等一系列流云劍宗高層,面對這些氣勢滔天的老怪物,也都一個個膽戰心驚,不敢怠慢,生恐稍有得罪就惹下大禍。
  可以說,這是他們修煉至今,見到的數目最多的地仙境強者了,若是正常拜訪,他們自是欣喜之極,夾道歡迎,好生款待。
  但可惜,來著明顯不善,他們的心情之沉重,也就可想而知了。
  流云劍宗能夠在南疆一家獨大,但放眼整個大楚王朝,卻只屬于一流宗門,遠比不上中原等地強者如林的古老宗門。
  像現在的情況就是,來者中有中原睿王府之主皇甫經天,云鶴派太上老祖龍鶴道人,黃天道宗地仙強者趙紫眉,九鼎仙派地仙強者沖虛散人。
  這僅僅是只是大楚王朝中原地區的,其他還有東海龍鯊島島主莫瀾海,北蠻蒼窟山宗宗主六梟上人。
  足足六位地仙境強者,這每一位在大楚王朝修行界,都是聲威如日中天的頂尖強者,隱世不出的老怪物。
  此刻全體出動,從四面八方匯聚南疆流云劍宗,任誰看到都知道有大事要發生了!
  “竟然有如此多老朋友大駕光臨,北某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伴隨著爽朗大笑聲,北衡大袖翩翩,出現在大殿之中。
  看到北衡出現,掌教凌空子,以及眾多長老都是暗自松了口氣,一直懸著的心也稍稍平復不少。
  “這里沒有你們的事情,且退下吧。”北衡吩咐一聲,直等凌空子等人離開,這才笑吟吟拱讓道,“諸位同道,多年不見,想不到竟有緣匯聚在我流云劍宗,于我而言,自是喜事一樁,且請入座,飲茶敘舊。”
  “不用多此一舉。”皇甫經天冷哼開口,淡淡道:“我等此次前來,乃是有一事相詢,此事不解,飲茶也無味。”
  北衡一掃其他人,見眾人都是一臉平靜,知道這些老家伙恐怕早已形成了默契,不由心中一嘆,嘴上卻笑道:“哦,敢問睿王爺有何事相詢?北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好!那本王就問你,陳汐可是你結拜兄弟?”皇甫經天霍然抬頭,冷芒激射,緊緊盯著北衡的眼睛。
  北衡心中咯噔一聲,心中暗道:“難道陳汐得罪了這些老怪物?不可能啊,他才離開流云劍宗一年,修為又如此低下,怎會惹出這么多老怪物?可是若說沒有得罪,那這些老怪物又為何聯袂而來,開門見山就提出他的名字?”
  這一刻,北衡心中念頭叢生,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隱隱約約已感覺,自己這位義弟的處境恐怕已是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