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54 小陳瑜

第一更!感謝兄弟jianguogu投出的一張寶貴月票!
  ——
  北衡心中念頭叢生,反應卻是不慢,訝然笑道:“陳汐正是北某的義弟,若是他有得罪諸位同道的地方,還望多多原諒,畢竟他還只是個小娃娃,年輕氣盛,莽莽撞撞,以諸位道友的胸襟,應該不會跟一個小娃娃計較吧?”
  這一番話說的可謂是滴水不漏,先是道歉,又晦澀點醒,你們這些老東西,跟一個身份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后生晚輩計較,丟人不?
  從這句話中也可看出,北衡對陳汐的維護之意,的確不摻一點虛假。畢竟他面對的可都是威震八方的大人物,身份、地位、修為無不比自己只高不低,能說出這一番張弛有度的話,已經足夠不容易了。
  “哼!北衡道友,本王心直口快,最不喜別人在我面前拐彎抹角,你說的什么本王統統沒聽懂,本王只知道,你那義弟強搶我兒身上的重寶九蟒定乾鼎,此番前來,就是令你交出那猖獗小兒,交由我等處置,你考慮一下,千萬莫急著拒絕!”
  睿王皇甫經天冷哼一聲,聲如巨鐘,在大殿中隆隆激蕩。他頭戴鎏金峨冠,九蟒黃袍無風自動,整個人顯得尊崇無比,霸氣十足,根本就不給北衡回旋的余地。
  九蟒定乾鼎?
  北衡心中暗自一驚,他雖不知此寶來歷,但既然能為睿王之子所擁有,必然也是珍貴無比,尤為令他意外的是,自己這個義弟又怎么會搶奪一位侯爺的重寶?兩者之間懸殊甚大,怎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在他心中,陳汐可絕對不是莽撞粗鄙之人,相反極為聰慧機智,論及心思之縝密沉穩,比之他們這些活了數千年的老怪物都不逞多讓,絕對不會干出如此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難道這是一個借口?
  北衡心頭各種念頭電光火石一般,一閃即逝,抬眼望向其他幾位強者,暗道:“這些老東西的借口,莫非也跟皇甫經天一樣?”
  “不用猜了,北衡道友,你那義弟不止搶了睿王之子的法寶,連我等門下弟子身上的重寶,也都落入此子手中,如此猖獗的小子,不給他一點教訓,似乎不妥吧?”身穿銀霞道袍,童顏鶴發,一派仙風道骨風度的龍鶴道人輕嘆道。
  “不錯,此子太過猖獗,無法無天,手段簡直比魔宗之人還惡劣,我等這次前來,絕無為難北衡道友的意思,只要把那小子交出來,我等轉身就走。”
  “北衡道友,以我等人的身份,決不至于在此事上蒙騙于你,你還是思量思量,早做決斷吧。念在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份上,我可以保證,你那義弟只要乖乖配合,定然會性命無憂。否則,就別怪我等得理不饒人了。”
  東海龍鯊島島主莫瀾海、北蠻蒼窟山宗六梟上人、黃天道宗趙紫眉,九鼎仙派沖虛散人也都不再沉默,紛紛出聲。
  北衡心中一沉,他直至此時終于弄明白,這些家伙是為何而來,但直覺告訴他,此事決不會如此簡單了。
  為了宗門弟子的一件重寶,一群地仙境強者就聯袂殺上自己門來?
  簡直可笑!
  北衡同樣身為地仙境修士,但卻決不會因為門中弟子一件寶物丟失,就大動干戈,遠赴異地,親自登門為之伸冤報仇。
  因為這等事情對地仙境修士而言,簡直就是無足輕重,雞毛蒜皮的小事。派遣門中高層出手不行嗎?宗門中養的一大群涅槃境、冥化境修士,都是擺設嗎?非要自己親自動手?
  借口!
  這些老東西明顯是掛羊頭賣狗肉,目的必然非同尋常了!
  然而明白歸明白,北衡卻是不能當面撕破這個借口,修行界的事情,不都是用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干一些卑劣下作的勾當?
  當然,有了借口,有時候也是一件好事,能夠間接贏得一絲商議回旋的余地,起碼眼前這些老怪物并沒有直接殺上門來,不聞不問地大打出手。
  這就是借口的妙用了,進可攻,退可守,但本質上較量的還是實力的強弱,這是誰都無法改變的至理。
  遺憾的是,面對睿王皇甫經天等人的借口,此事已經沒有了商議回旋的余地,只看北衡答應不答應了。
  被人聯袂逼到這種地步,北衡心中也極為憤怒和憋屈,他自然不會如此輕易答應,只得嘆息道:“諸位同道來晚了,很不巧,我那義弟一年前就離開流云劍宗了,我如今也不知他在哪里,如何能把他交出來?”
  他說的是實話,所以神色之間一片坦蕩,絕不像在敷衍。
  “什么?他沒有來向你尋求庇護?”睿王皇甫經天一怔,訝然道。不止是他,其他幾個老怪物也都驚訝不已。
  在他們看來,一個黃庭境小家伙,在得知大難臨頭之際,應該會前來流云劍宗,尋求他的大哥北衡庇護的,這是人之常情。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會徑直來到流云劍宗,向北衡要人,哪想到事實卻并沒有像自己所預料那樣發生,自是感到有些驚訝。
  最為重要的是,讓他們這些人一起去擒殺一個小家伙,太過丟人,而如果能逼迫北衡交出陳汐,那自然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說出去也不會引起一些非議。
  北衡同樣一怔,旋即腦海中靈光一閃,一瞬間明白了一切,自己那義弟必然明白惹下了滔天大禍,所以才不來尋找自己,為的就是不牽連到自己和流云劍宗啊!
  這一刻,北衡動容之極,心中更是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感動和豪情,自己這義弟修為如此低微,身陷絕境之中,卻依舊為我考慮,不肯牽累于我,而我身為大哥,又如何能眼睜睜拋下他不顧?
  “啟稟師祖,弟子有急事相見。”便在這時,大殿外傳來掌教凌空子的聲音。
  北衡微微一怔,招手令其進來,他知道凌空子若非遇到極為迫切的事情,決不會在此時出現在自己和幾個老怪物面前。
  “師尊,這是松煙城一位修士剛剛送來的玉簡。”凌空子進來之后,飛快傳音一聲,送上了一枚蜃影玉簡,便即匆匆退去。
  蜃影玉簡中,斷斷續續記錄著幾個畫面,有皇甫經天明等人聯手轟殺靈白的場景、有陳昊執劍守衛陳汐身前的場景……幾乎把當日發生在松煙城的那一場戰斗都記錄下來,悲壯慘烈,慷慨激昂。
  北衡在觀看之后,心潮澎湃,久久無言。
  擁有寂滅劍道,神異通靈的三寸小人、殺戮之意充斥的鐮刀法寶、溝動天地異象的太炁微塵劍陣……這一刻,北衡什么都明白了,這些老怪物竟然想要染指自己義弟身上的寶物!
  “北衡道友,既然那猖獗小子不在你這里,我等就此離開,前往那松煙城緝拿此子,相信你不會阻攔我等吧?”
  “走吧,想必北衡道友也分得清楚輕重,還是莫要令他為難,咱們這就去松煙城,就當沒有來過此地。”
  “唉,其實如果北衡道友能親自走一趟,令那小子乖乖束手就擒,才最為妥當,不過事到如今,看來咱們也只能以大欺小一次了。”
  皇甫經天等人一邊說著,一邊朝大殿外行去,再懶得跟北衡磨嘴皮子,人都不在這里,欺壓一個地仙境強者又有何用?
  這些人,來時殺氣騰騰,去時也毫無留戀,簡直就當流云劍宗形同擺設,氣焰不可謂不囂張。
  換做以前,北衡也只能含恨在心,敢怒不敢言,認了這個栽,但現在他決定不再忍耐,這些假惺惺,滿嘴虛偽的混蛋,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諸位同道,我勸你們還是留下來,聽北某一聲勸,莫要招惹我那義弟,否則后果是你們任何人都承擔不起的。”
  北衡平靜淡然的聲音傳入每個人耳朵,皇甫經天等人霍然止步,轉身冷冷望著北衡,雖沒有開口說些什么,但那屬于地仙境強者的恐怖氣息,卻覆蓋在整個大殿中,令得空氣都凝固凍結起來。
  “怎么,北衡道友想要與我等為敵?”皇甫經天沉聲道,聲如隆隆悶雷,咄咄逼人,“你可知得罪我等,整個流云劍宗會落下怎樣一個下場?”
  “哼,我等念在同道中人的份兒,已經給足了面子,北衡道友,你應當感到慶幸了,千萬別把自家性命也搭了進來!”東海龍鯊島島主莫瀾海面無表情道。
  “老夫倒是想知道,什么后果是我等承擔不起的,北衡道友,有些玩笑可是萬萬開不得的!”云鶴派龍鶴道人也是眼眸一凝,冷光畢露。
  其他人雖沒開口,但一個個神色冷厲,面露不善,氣氛顯得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唉,真是井蛙觀天,以為修煉至地仙境界,就可以目中無人,為所欲為了?先看看這副令牌,再做決定吧!”
  北衡面對一眾威脅,顯得極為平靜,搖頭嘆息不已,說話時,他掌間驀地飛出一抹白色霞光,朝皇甫經天掠去。
  “竟敢罵本王井蛙觀天?真是找死!”皇甫經天勃然大怒,冷哼一聲,探手抓過那一抹白色霞光。
  一個通體瑩白如雪的令牌映入眼中,似玉非玉,表面煙霞流轉,一個古色古香的“白”字在其中若隱若現,寥寥一個字,卻是縱橫如劍,透著一股撼動天下,磅礴萬鈞的無上氣魄,直指人心。
  看到這一塊令牌的一瞬間,皇甫經天頓時面色劇變,瞳孔收縮如針。
  ——
  ps:睿王皇甫崇的名字已換成皇甫經天,避免跟其子皇甫崇明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