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56 救治靈白

洞府主人的真正傳承,藏在這片無垠的星辰世界中?
  望著四周的一顆顆星辰、一座座星云、一條條星河,陳汐感覺腦袋有點不夠用,幸好,季禺第二句話令他暗自松了口氣,只要季禺肯指點自己,一切疑惑都將迎刃而解。
  “主人留下的這片星辰世界,其實是一片符箓世界,蘊含著種種不可思議的神箓,其中以五種神箓為基礎。分別是青帝木皇神箓、白帝金皇神箓、赤帝火皇神箓、黑帝水皇神箓、黃帝土皇神箓。”
  季禺此刻儼然把陳汐當做了其主人的傳人,笑問道:“你可知何為神箓?”
  陳汐怔然,搖頭表示不知。
  在他印象中,符道分為九品,只要能夠在符紙上繪制出一個完整的符紋結構,就能稱作一品符箓,能夠繪制出兩個完整符紋圖案,并使之如同呼吸般相互呼應,則可稱作二品符箓。依次疊加,直至九品。
  簡單點說,一品符箓中蘊含著一種符紋,二品符箓蘊含著兩種符紋……九品符箓中就是蘊含九種符紋。
  九,是數之極致,對應天機,超越九的存在,都是一個質量的跨越,品階的提升。九九歸一,把兩種九品符箓結合在一起,就已具備了陣法的雛形。
  一張符紙中能夠蘊含一種陣法,已經可以稱作靈符,靈符中蘊含的陣法越多,威力就越強,靈符由此也可以劃分為上、中、下三階。
  下階靈符,其內蘊含的陣法不超過三種。
  中階靈符,其內蘊含的陣法不超過六種。
  上階靈符,其內蘊含的陣法不超過九種。
  這三種品階不同的靈符,威力自然迥然不同,具備攻擊屬性的下階靈符,已經相當于紫府境修士的全力一擊。中品靈符,大概就是紫府圓滿境修士的全力一擊,而上品靈符,已經能夠重創黃庭境修士。
  在靈符之上,就是寶符。
  寶符其實和靈符一樣,是把九種符陣的紋路,和另外九種符陣的紋路疊加,產生的一種符箓。
  品階同樣分作下、中、上三階,其威力分別相當于金丹初期、金丹中期、金丹后期三重境界的全力一擊。
  寶符之上,就是玄符了,值得一提的是,玄符所需篆刻的符紋太多,力量又太強大,所以尋常的符紙根本無法承載。一般而言,玄符都是篆刻在靈玉中的,俗稱玉符。而玄符又被稱作玄級玉符。
  玄符也分作上中下三品,其威力對應著涅槃初境、中境、后境三重境界的力量。
  再之上就是天符了,與靈、寶、玄三種符箓同理,其威力分別對應著冥化初境、中境、后境三重境界的力量。
  簡單點說,符箓按等級劃分,拋開下九品不提,可以分作靈、寶、玄、天四大等級。每個等級又分作上、中、下三個品階。
  這四種等級的符箓,制作手法、威力、所蘊含的符紋結構也都迥然不同。
  靈符的制作,只是符陣紋路之間的疊加,尋常陣符師都可以制作的出。
  寶符內已蘊含著道意的力量,完美的上階寶符能夠蘊含九種道意力量,厲害之極。也正因如此,能夠煉制出完美上階寶符的陣符師,其自身掌控的道意數目,絕不會低于九種。
  玄符的制作,除了蘊含道意之外,還能夠引動天地氣機,形成獨有的領域,如同修士所掌控的道域一樣。所以煉制玄符的陣法師,除了掌控道意,還需要領悟出道域。
  而天符的制作,則更為講究,除了蘊含道意、道域,還有著一縷天地大“勢”,這種“勢”常常化作雷霆出現。例如青霄乙木天符,其內所蘊含的“勢”就會孕育出乙木神雷。
  也正因如此,能夠制作出天符的符陣師,已經可以稱作符陣宗師了。
  至于卿秀衣曾經使用過的地仙玉符,本身并非是一種純粹的符箓,而是蘊含地仙境修士本命精血,自損壽元苦苦煉制而出的一次性攻擊法寶。
  以上,就是陳汐對符道的理解了,以他如今對符道的理解和掌控,若是制作符箓的話,勉強可以制作出上階寶符。
  至于玄符、天符,除非他領悟出屬于自己的道之領域、以及感悟到天地大“勢”,否則也是無法煉制出來的。
  “所謂神箓,就是凌駕于天符之上的存在,除了蘊含道意、道域、天地大‘勢’,還能溝通天地神靈之力,孕化出神靈!”
  見陳汐答不出來,倒也在季禺意料當中,自問自答道:“就像青帝木皇神箓,煉制成功之際,其內會蘊生出遠古青帝、木皇的虛影,同理,白帝金皇神箓也會蘊生出遠古白帝、金皇的虛影。神箓中的‘神’就是指這些神靈之力。有了神靈之力的加持,才稱得上是真正的神箓。”
  陳汐頓時恍然,同時心中也是暗暗震撼不已,符箓之中,蘊生出神靈虛影,這該需要多恐怖的符道修為,才能煉制而出?
  “不過這并不是符道的終極,而是一個新的開始,不過以后的東西,等你掌控了這五種神箓之后,自然就會明白。”季禺笑道。
  只是新的開始?
  陳汐徹底呆住了,如今的他,連玄符、天符都煉制不出,更遑論神箓了,此刻聽季禺說神箓僅僅只是符道一個新的開始,他如何能不吃驚?
  “季禺前輩,敢問神箓的力量,大概相當于何等境界的攻擊?”陳汐覺得有必要搞清楚神箓的威力了。
  “重創地仙境修士不在話下,厲害點的,連天仙都能傷得到。”季禺回答的很隨意,就像在說一件在平常不過的事情。
  不過這話落入陳汐耳中,卻不亞于一聲驚雷,震得他又是一陣恍惚,一張神箓,能夠重創地仙境強者,豈非比那什么地仙玉符也不逞多讓?
  他隱隱約約能分得出,地仙玉符是消耗地仙境強者的本源煉制而出,而神箓則不同,純粹是考較陣符師的制符手段,并不會自損壽元、或者傷及本源。
  許久之后,他猛地想起一個問題,驚疑道:“季禺前輩,您該不會是讓我現在就參悟那五種神箓吧?”
  季禺反問道:“有何不可?這僅僅只是這片星辰世界的五種基礎神箓而已,若無法掌控它們,你如何接受其他神箓傳承?”
  陳汐愕然道:“該不會伏羲前輩的真正傳承,都是神箓吧?”
  “的確如此。”季禺點點頭。
  陳汐頓時無語了,對自己而言,這樣的起點是不是太高了一點?
  季禺似是看出陳汐心思,搖頭笑道:“我可沒說讓你一時一刻就把這五種基礎神箓掌握了,更何況你如今還沒有領悟道域、天地大‘勢’,又如何能掌握神箓的奧義?”
  陳汐撓了撓頭,問道:“那我該怎么做?”
  他的確跟疑惑,莫名其妙地觸發了洞府主人真正的傳承,來到這片星辰世界,又了解到神箓的一些知識,原本想著會獲得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起碼也能被傳承一些有關神箓的典籍法訣,但季禺的話卻令他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你還記得當初我當初問你要修煉何種功法時,你的回答嗎?”季禺沒有回答陳汐,而是問起另外一個問題。
  陳汐怔了怔,思緒追憶許久,才皺眉答道:“我說我想學攻擊力最強的,和逃跑最快的。”
  季禺點頭道:“我的回答是什么?”
  “劍法、神通、身法!”陳汐毫不猶豫答道,他怎可能忘了此事,也正因為季禺的話,他才堅定了自己的武道之路。
  劍法,在煉氣士手中,攻擊力是最強的。神通,在煉體者手中,攻擊力是最強的。而身法,自然就是為戰斗和逃跑所用。
  不過這些年修煉,他經常使用的,只有萬藏劍和神風化羽遁法,至于神通星斗大手印,卻罕有用得上的機會。
  “修煉劍法,就必須擁有一柄好劍,一柄能讓自己運用自如,如臂使指的劍,你同意么?”季禺問道。
  “那是當然。”陳汐略帶感慨道,他對此可是深有體會,別看在瀚海城時,水華夫人贈予了自己十柄玄階極品劍器,分別對應著五行、陰陽、風、雷霆、星辰十種道意,但對自己而言,卻顯得駁雜起來。
  經常用的也只是霄雷劍而已,其他九柄劍器,罕有被用上的。畢竟對敵時,一分一秒都能決定生死,哪還有時間去換劍?
  “那好,我就教你一個煉制劍器的法門,絕對能鑄造出一柄令你如臂使指,威力巧奪天地造化的劍器。”季禺說道。
  陳汐的確心動不已,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問道:“季禺前輩,這個跟那五種神箓有關系嗎?”
  “當然有。”季禺笑道:“我這個煉制劍器的法門,必須以五種神箓為根基,對于煉器材料到沒有多大要求,只要不是混沌息壤那種不在五行中的神物就行。你要做的,就是把五種神箓的符紋,篆刻在劍器上。”
  陳汐松了口氣,篆刻符紋倒是很好辦到,不需要道意、道域、天地大‘勢’,也不需要溝動天地神靈,凝聚出神靈虛影,任何一名符陣師都可以辦得到。
  “這么做,也是為了讓你盡快掌握五種基礎神箓。此劍一成,與你的符道掌控力息息相關,品階也會隨之水漲船高。”
  季禺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語速不疾不徐道:“并且你會發現,此劍的威力在同階之中絕對是凌駕一切的存在,并且有著近乎無限的成長空間,進階為仙器,甚至成為仙器之上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
  無限成長的劍器?
  陳汐心中又是一震,在修行界中,一般修士在修為暴漲之后,以前所用的法寶已無法徹底發揮其實力,然后就會費盡心思地尋覓新的法寶,麻煩之極,也極為消耗財力和心力。
  有時候為了得到一件趁手寶物,甚至有可能得罪許多人,引起諸多恩怨,并且這些得來的寶物也并非樣樣都稱心如意,尤其在修為達到金丹境界以后,因為領悟道意的不同,對法寶屬性和功效的需求也將變得苛刻起來,這也注定想要得到稱心如意的寶物決不會容易了。
  當然,這只是針對一般修士而言,在修行界一些古老的大宗門中,傳承下來的寶物中,大多也擁有了可供成長的空間,只需在其力量暴漲時,尋覓一些煉器材料重新煉制一番,其品質就會得到提升,這樣以來就避免弟子手無可用之兵的尷尬局面。
  不過季禺所說的,和這些都不一樣,而是要陳汐煉制一件無限成長的劍器!
  無限是什么概念?
  成為仙器,甚至超越仙器都不是不可能!
  并且按照季禺所說,這件劍器煉制成功,在同階之中,其威力完全能夠凌駕一切法寶之上!
  試問,面對這等神異的寶物,誰能不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