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6 紅葉學府


  一個月后。
  深夜,南蠻山脈森林中。
  陳汐神情專注,拳頭泛著淡淡的白芒,一拳轟在巖石上。
  砰!
  磨盤大小的堅硬巖石崩裂飛灑,掉落地面,可以清楚看到,這些碎石個個龍眼大小,形狀相同,顆顆如珠。
  陳汐此時赫然已達到大崩拳第一重境界——崩石如珠!
  “原來崩勁如寸,就是通過暗勁把肌肉絞、纏、揉、之后積蓄的力道瞬間凝聚,身如拉滿之弓,拳如緊繃之箭,甫一發力,就是所謂的‘崩’!”
  陳汐喃喃一聲,便即再次拉開架勢,一招一式地修煉起來。
  在這半個月里,他的生活單調而充實,白天在小黑屋中探索廚藝,夜晚便跟隨季禺來到這片森林修煉大崩拳,同時兼顧著打坐、鍛體、觀想伏羲神像,每一點一滴的時間都被他一充分利用起來。
  在如此高負荷的苦修下,陳汐的氣質悄然發生了一絲變化,眉宇間湛湛有神,宛如寶劍,隱含鋒銳肅殺之氣。渾身肌肉一條條,一塊塊,變得更加棱角分明,泛著玉質般的光澤,仿佛里邊蘊含著無窮力量。
  砰砰砰……
  拳頭破空,發出低沉凌厲的破空聲音。這是肌肉的力量凝聚到達到一定強度,引起的空氣震蕩。
  當這種震蕩達到一定程度,就已達到大崩拳第二重境界——崩石如粉,一拳擊在巖石上,碎石如粉末,風吹就散。
  汗水流淌蜿蜒,混雜著粗重的喘息聲和滾滾咆哮的拳風,久久響徹在森林空地上。
  三個時辰后。
  陳汐噗通一聲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疲憊不堪,渾身肌肉酸脹無力,連手指頭都不愿動一下。
  “季禺前輩,我如今煉氣修為達到先天八重,煉體也已進階先天之境,你說按照這種勢頭,我何時能達到紫府境界?”陳汐扭過頭,望向躺在藤椅中的季禺,輕聲問道。
  季禺如同往常一樣,邊吃肉邊喝酒,答道:“起碼在一年之上,無論是神魔煉體流,還是煉氣流,開辟紫府都是一個極為艱難的關卡。你的修煉進度已經足夠快了,不用這么拼命的。”
  陳汐嘆息道:“仇人太多,我若不拼命,如何能變強呢?”
  季禺哦了一聲,舉起手中的酒葫蘆,問道:“要不要再喝一口?”
  陳汐連連搖頭,“不了,酒中蘊含的力量太過恐怖,即便能被我所用,但卻令我整整七天都無法修煉拳法,并且暴漲的修為對我的修煉并無好處,不喝也罷。”
  事實也的確如此,自半個月前灌了幾口葫蘆中的烈酒,陳汐雖一舉把煉體修為突破至先天境界,但后遺癥也極為明顯,力量的暴漲,令他無法游刃有余地施展身軀,并且為了避免根基不牢的狀況,他又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引動厚土星煞和純木星煞重新把肉身淬打了一遍,過程之艱辛,令陳汐心有余悸。
  季禺頗為遺憾道:“的確如你所說,借助外物突破境界,最易造成根基不牢的狀況,在以后想要沖擊更高境界時,極易走火入魔。不過,待你臻至紫府之境,奠定道基,就不虞出現這些問題了。”
  其實道理很簡單,陳汐也明白,在沒有開辟紫府之前,無論是后天之境還是先天之境,無不是在為奠定道基做準備,道基扎實牢固,才能在修行路上走得更遠。在這一階段借助外物沖擊境界,雖能快速進階,但相比以后的道途,明顯得不償失。
  “其實,想要增強實力,實戰無疑是一種最佳選擇。”
  季禺突然開口,緩緩說道:“實戰經驗的豐富與否,在對敵時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一個在生死搏殺中磨練出來的強者,甚至能越級挑戰比他境界更高的對手。”
  境界高深,并不代表能發揮出這份力量。
  武技精妙,不曾歷經血與火的淬煉,也是花拳繡腿。
  陳汐深以為然。
  “這片山脈森林中,行走著諸多妖獸,越往深處,妖獸的實力越強,其中不乏實力強悍的大妖,不過以你如今的實力,還是找一些先天境妖獸來練手為好。”季禺一指森林深處,建議道。
  野獸,擁有了靈智之后,就能夠吞吸天地靈力蛻化為妖獸,而后歷經艱難的修煉,就可以如同人類一般踏入先天境界,繼而踏上求仙之路。
  按照血脈的不同,妖獸又分作一般妖獸和神獸。
  一般的妖獸,在修至先天境界時,便可以隨意幻化人形,而神獸想要蛻化人形也是極為艱難的,有的神獸需要達到紫府境界,才能蛻化人形,有的則需要黃庭境界,有的甚至更高……
  不過神獸擁有著荒古時期的妖魔血脈,生下來便具備智慧,天賦極高,實力要比尋常妖獸要強橫許多。
  “搏殺先天境大妖?這些日子我好像沒有見到過一頭啊?”
  陳汐不由一怔,和妖獸戰斗不比和人交戰差,相反,妖獸在氣勢上往往要勝過人類,在妖獸中,一頭盤踞一方領地的先天境大妖,必然是從廝殺與征戰中一點點崛起的,戰斗經驗之老辣,往往一個眼神就能嚇得對手頭皮發麻,十成實力也只能發揮出五成。
  季禺笑了笑,反問道:“它們敢靠近這里嗎?”輕描淡寫的語氣中,流露出無盡睥睨之色。
  陳汐恍然大悟,他差點就忘了,季禺可是存活了百萬年的洞府之靈,其原貌可是一頭四蹄如墨,頭生獨角的麒麟。那些妖獸若敢靠近這邊,簡直就是找虐!
  沒有再廢話,待體力恢復,陳汐整理一下衣衫,徑直朝森林深處行去。
  夜色中的森林黑魆魆的,安靜異常,行進了近一炷香的時間,陳汐才遇到一頭實力勉強在后天初期的妖獸。
  不過,陳汐反而變得謹慎起來,這種兇地,尋常先天境修士哪敢進來,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兇殘狡猾的妖獸偷襲致死。
  漸行漸深,途中陳汐斬殺了幾頭妖獸,可惜這些妖獸實力孱弱,令他完全提不起興趣。
  又上前行進了十數里地,陳汐突然停住腳步,眼底閃過一絲驚疑。
  “有打斗聲!”
  陳汐的神魂比之其他的同階修士強大了不知多少,隱隱已達到了突破的邊緣,這也令他能夠捕捉到常人無法察覺的動靜。
  此刻,他就憑借著神魂之力,聽到了遠處隱隱傳來的打斗之聲。
  想不到這黑夜下的深山老林中,竟然還有人敢進來……循著聲音,陳汐悄無聲息地趕了過去。
  前方是一片略顯空曠的巖石堆,借著頭頂星光,隱約能夠看見人影閃動,除此之外,還有一聲聲令人驚心動魄的獸吼之聲。
  當距離巖石堆還有百步時,陳汐提氣跳到一顆大樹上,藏在樹冠中,居高臨下把遠處看得清清楚楚。
  巖石堆中央的空地上,一片狼藉,此時正有兩男一女舞動著手中兵刃朝一頭巨大的妖獸圍攻而去。
  這頭妖獸形似虎豹,身軀足有兩丈多長,毛發如銀,四肢粗壯如柱,血盆大口中遍布鋸齒狀的鋒銳獠牙,利爪長三尺,鋒利如刀。
  這是一頭成年銀風豹,實力相當于后天圓滿境界,利爪如刀,速度奇快如風,極為擅長潛行偷襲。尤為令人忌憚的是,銀風豹的利爪攜帶劇毒,中者若不早早救治,全身經脈便會被焚化一空,成為廢人一個。
  陳汐注意到這兩男一女衣袖上的紅葉圖案,一個不入流的學府名字浮現腦海中——紅葉學府。
  紅葉學府位于松煙城學府區,弟子三百余人,緊緊毗鄰天星學府,在眾多學府中,其實力也能躋身前十的行列。
  最為令人津津樂道的是紅葉學府府主葉秋,乃是一名以刀入道的刀修,獨創的紅葉刀法蒼遒渾厚,以拙破巧,按品階劃分,已稱得上上品武技。據說,葉秋實力之強,甚至能夠與將軍府麾下第一高手洛沖一戰。
  圍攻銀風豹的兩男一女,實力都不算高,但配合卻是相當默契,應該修習了一種多人合擊之術,三把長刀潑灑如雨,仿似編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刀網,牢牢把銀風豹困在角落中,只有掙扎等死的份兒。
  “找死!”
  見銀風豹不惜受傷想要突襲,站于中間位置的藍衫青年猛地一聲暴喝,刷刷刷劈出三刀,凌厲的刀氣硬生生逼退了銀風豹的進攻。
  旁邊的一男一女趁著這絲空隙,毫不猶豫地發動猛攻,雪亮鋒利的刀芒如同雨點一般,朝銀風豹身上斬去。
  后方是高聳堅硬的巖石,退無可退,眼見銀風豹就要被斬殺當場,躲在樹冠上的陳汐卻察覺到一絲不妙。
  不對勁!
  那頭銀風豹太冷靜了,哪怕深陷絕境之中,它的目光依舊平靜兇殘,甚至不時還流露出一絲冷厲得意之色。
  果然有埋伏!
  陳汐的神魂何其強大,甫一察覺不妥,就猛地注意到,在那巖石堆周圍的陰影中,十余道矯健的獸影正在無聲無息地靠近……
  吼!吼!吼!
  十余道獸吼聲交織在一起,猶如進攻的號角一般徹響在濃濃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