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62 獸群來襲


  “對了,季禺前輩,那五種神箓究竟藏在這片星辰世界的哪個地方?”陳汐突然反應過來,說了這么多,別說自己連如何煉制劍器不知道,連那五種神異的神箓都還沒見到呢。
  青帝木皇神箓、白帝金皇神箓、黑帝水皇神箓、赤帝火皇神箓、黃帝土皇神箓,但聽這五種神箓的名字,都讓人心生無限向往。
  這一刻,陳汐迫不及待地想見識一番。
  季禺笑了笑,遙指那星空深處,說道:“你不是掌握了五行道意么?用心去感悟,就會發現其存在。”
  陳汐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屏息凝神,心神擴張,與周天星辰暗暗契合,遙“望”那無盡星河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恍惚間仿似看到,那周天星辰、星云、星河猛地收縮,形成一片荒涼無比的天地,灰撲撲的,毫無生機,仿似一片死寂沉沉的廢土。
  轟!
  一聲驚雷滾蕩天地,然而在那荒涼大地的董方,突然涌出一道青色的天柱,直插云霄,撐起如蓋蒼穹,隨即,整片荒涼大地上,樹木花草瘋了似的破土而出,生機盎然,百花綻放,大地上涌出無盡綠色,青翠欲滴,散發著濃郁之極的生機。
  而在這天地之間,不知何時出現兩尊虛影,一男一女,身高不知有多少丈,擎天踏地,身披華袍,頭戴皇冠,身上繚繞無不繚繞著青濛濛的刺眼神光,各種符文化作無數個神靈小人,圍繞在兩人身邊飛舞,想在膜拜、歡舞、贊頌至高無上的帝皇。
  青帝!木皇!
  一男一女,暗合陰陽,兩尊帝皇甫傲立天地,萬物萌發,生機流轉,把一方荒涼世界塑造得煥然一新。
  而在陳汐眼中,整個世界像化作了一道符箓,那天地間洶涌生長的花草樹木,就像一道道玄奧的符紋軌跡,暗含種種大道韻味,而青帝、木皇兩道虛影,則成了整張符箓的核心,坐鎮八荒,睥睨四極,因為他們的存在,整張符箓變得與眾不同。
  青帝木皇神箓!
  陳汐心頭升起一股明悟,一股磅礴如汪洋大海的意念,也隨著涌入腦海之中,一瞬間,他整個就像浸泡在深海中,差點被意念中所蘊含的各種符紋結構淹沒。
  這是青帝木皇神箓的制作之法,但所蘊含的符紋之多,卻像把一片浩瀚大海塞進腦子里,令陳汐根本分不出,究竟有多少道符紋。
  咔嚓!咔嚓!
  還不等陳汐喘一口氣,眼前景色一換,形成了一個金色世界,這里的山川、河流、大地、植物……無不蘊含著鋒銳之極的氣息,像勃發的利劍、像冰冷的箭尖,棱角分明,給人以刺骨的的鋒利感覺。
  同樣,這個鋒銳的金之世界內,立著兩尊虛影,渾身金芒沖霄,散發著冷厲無匹,銳利無雙的恐怖氣勢,仿似輕輕一揮手,就能斬盡世界、切割宙宇。
  而在他們身邊,涌動著一柄柄利劍、利刀、利斧、利槍……種種兵刃像活了過來,飛舞著、流轉著,發出歡快的鳴叫聲。
  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帶著鋒銳之氣、充斥著冷厲堅硬的大道韻味,而那兩道虛影正是這一切的起源。
  白帝金皇神箓!
  當陳汐認清楚這張以天地為符紙,以世界萬物為符紋的神箓時,腦海中再次涌入一股磅礴之極的意念。
  很顯然,這是白帝金皇神箓的制作方法。
  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陳汐又看到一篇火的世界、土的世界、水的世界,得到了赤帝火皇神箓、黃帝土皇神箓、黑帝水皇神箓的制作方法。
  和青帝木皇神箓一樣,制作其他四種神箓的符紋,同樣都像汪洋大海一般,繁密復雜,數都數不過來。
  按陳汐估計,以自己如今的推算能力,想要完成其中任何一道神箓的制作,都將是一個浩大的工程,沒個三年五載,絕對無法完成。
  這還僅僅只是描摹出一道神箓的符紋,如果想徹底把神箓煉制成功,于其中凝聚出神靈虛影,絕對是他現在無法辦得到的。
  呼——
  陳汐睜開眼睛,忍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穩了穩心神,這才把思緒從那五道神箓中恢復過來。
  “感覺如何?”季禺笑問道。
  陳汐沉吟片刻,答道:“超乎我的想象。”旋即,他皺眉道:“季禺前輩,這五道神箓內蘊含的符紋不知有多少萬萬種,若是煉制你說的那種劍器,但是篆刻這些符紋,恐怕都要花上不少時間吧?”
  “的確如此,按我估計,憑你現在的能力,五年內勉強能把完成一道神箓符紋的篆刻。”季禺點頭答道。
  “不行,此時距離群星大會,只差四年多一點的時間,我還要把修為提升至金丹境界,根本抽不出多余的時間煉制此劍器啊。”陳汐眉頭皺眉愈發緊蹙,也愈發感覺對自己而言,時間是有多么的不夠用起來。
  “這并不是問題,忘了跟你說,這里是星辰世界,和你之前所見到的天峰十八重試煉之地一樣,此地的時間運轉之力滯澀,你在這里呆上十年,外界才過去一年而已。”季禺淡淡笑道。
  陳汐一怔,這里十年,外界才過去一年,那豈不是說,自己完全可以在這里修煉上四十年,再去參加群星大會也不遲?
  如此一想,陳汐心頭一陣興奮,四十年啊,除去篆刻五種神箓所需要消耗的二十五年,留給自己的還有十五年時間,足夠自己進階至金丹境界了!
  “并且以后,你可以隨時進入洞府中,因為你如今已開始接受主人的真正傳承,以前的種種限制將再也不存在。”
  季禺又拋出一枚重磅炸彈,震得陳汐都有點暈了,以前想要進入洞府,無不需要把煉體、煉氣修為達到一定境界,想拜見季禺幫忙解決以一些疑惑都不可能,而如今這一切都將迎刃而解,不復存在,陳汐如何能不興奮。
  季禺笑瞇瞇看著陳汐臉上的興奮之色,心中也是愉悅不已,主人的真正傳承后繼有人,他也是感到極為欣慰的。
  并且陳汐幾乎是他看著成長起來的,說沒感情那是騙人的,以后能時常見到陳汐,他同樣喜悅不已。
  “好了,既然已獲得五種神箓的傳承,現在我就開始傳承你煉劍之法,如何?”季禺問道。
  陳汐想了想,當即點頭答應。
  如今陳氏一族有了太炁微塵劍陣守護,可謂是固若金湯,地仙境強者進入其中,一時半刻也破不了陣。
  再加上前些日子,北衡曾親臨陳家,與陳汐閑談之余,也透露了一些那天發生在流云劍宗主峰大殿內的事情,坦言皇甫崇明等人背后的各大勢力,已經再不敢來犯自己,而這一切,都歸于白婉晴留下來的那一塊白字令。
  這也令陳汐認識到自己這位白姨的神通廣大之余,心中愈發堅定了參加群星大會的決心,只有取得群星大會前十名,進入太古戰場,才有希望進入玄寰域,也才能見到白婉晴,從其口中了解到有關父母的一些往事和恩怨。
  總而言之,陳汐如今已不用再牽掛任何事情,只需埋頭勤修苦練,早日進階金丹境界,等待群星大會日期的來臨就行了。
  “此法煉制出的法寶,名為符兵道寶。或許跟如今修行界的法寶等級不一樣,但威力你仔細品悟,卻是能對比得出。”
  季禺也不是拖泥帶水之輩,抬手朝陳汐腦海中傳入一道意念,是有關煉制劍器的一篇法訣。
  這篇法訣很簡練,但卻是字字珠璣,世所罕見,其煉器的手法也是迥異于常,匠心獨運,巧妙無比。
  陳汐的悟性何其強大,可也耗費了足足數個時辰,才把這篇法訣領悟得爛熟于心,參悟了個七七八八。
  按照此法煉制出的劍器,其實應該稱作劍箓才對,因為此法以五種神箓為根基,并不需要借助熔爐,而是憑借打入煉器法訣,來熔煉各種煉器材料。
  不過,想要煉制出劍箓,劍胚的選擇卻極為重要,疏忽不得。劍胚關系到五種神箓的篆刻,以及劍箓日后的進階成長,雖說日后可以補充材料重新煉制劍胚,但在初始階段就選擇一柄上好劍胚,無疑能省去不少的功夫。
  “我從乾元寶庫中倒是獲得不少珍貴罕見的煉器材料,像太白精金鐵、流螢銳光石,都是絕佳的煉器材料,不過若是煉制劍箓的劍胚,好像有點不夠啊……”
  陳汐目光掃視著浮屠寶塔內儲存的各種煉器材料,希望從中尋覓到一件最適宜煉制劍胚的材料。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眾多罕見材料中,好像沒有哪件能讓自己特別心動的。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的目光太高了,也太挑剔了,總希望找到像殺戮之鐮那等煉制仙器的材料,自然看不進這些材料。其實這些材料中,有大多數都是煉制地階極品法寶的材料,有些更是煉制天階法寶不可或缺的存在,放在市面上賣,也是價值驚人之極的罕見珍品。
  “嗯?殺戮之鐮?如果把它煉制為劍胚,豈不也可以?”陳汐猛地一拍腦門,真是騎驢找驢,竟然把殺戮之鐮給忽略掉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