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63 篆刻神箓

滿地打滾求一下訂閱,數據這些天有點下滑了,搞得俺心神不定,碼字也集中不了精力,在此拜求各位訂閱,支持鼓勵俺一下!
  ————
  為我陳家的覆滅埋下了禍根?
  聞言,陳汐眼眸一寒,心中殺機涌動,他自幼便擔負起家族重擔,這些年來的刻苦修煉,努力生存,為的就是重建陳家,重現家族昔日榮光,令死去的爺爺含笑九泉。
  可以說,魏越子的威脅,無疑已經碰觸到陳汐的逆鱗,徹底點燃了他心中的殺機。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自毀道基,把這太炁微塵劍陣雙手奉上,我可以免你陳氏一族不死,如何?”
  魏越子悠悠說道,他察覺到了陳汐的殺機,但卻渾然沒有放在心上,一個半步金丹的家伙而已,又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要知道,他可是五元劍派的金丹大弟子,本身更是金丹圓滿界修為,被眾多師門長輩看好,認為兩年后的群星大會上,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自毀道基?大師兄,那不是太便宜他了,孟師兄麻痹大意,被他偷襲得手,如今還陷入昏迷中不醒,所以必須以拿他的狗命來贖罪!”林秋靈漂亮的臉蛋上冷笑連連,看向陳汐的目光中盡是厭憎嫌惡之色。
  “這么說,今日的事情只能不死不休了。”陳汐漠然聽著魏越子和林秋靈提出條件,氣息越來越沉靜,安寧,祥和而沉穩,似乎這些條件和自己無關,“有膽就跟我出來,殺了我,太炁微塵劍陣任你取走,就看你有沒有這份本事了。”
  說話時,陳汐轉身走出去,大廳內的空間太小,戰斗一旦開始,極容易遭到破壞,他可不像因為此事,毀了自家的房屋。
  “你既然這么想早點死,我豈有不成全你的道理?”見陳汐不自量力想與自己戰斗,魏越子不由氣極而笑,身影一晃,朝大廳外閃電掠去。
  嗖嗖!
  兩道遁光沖天而起,陳汐和魏越子都不再廢話,來到陳家大廳外一處空闊的演武場上。
  大廳內坐著的其他人,也都紛紛趕來此地,駐足旁觀。
  這兩人,一個是金丹圓滿境界,中原五元劍派的金丹核心大弟子,冷峻孤傲,修為凌駕在場眾人之上,非同凡響。
  一個雖然只有半步金丹修為,但威名卻是名震南疆,取得潛龍榜大比第一,實力強大,更與流云劍宗太上長老結拜兄弟,名頭如日中天。
  這正是一場真正的龍爭虎斗。
  當然,在那林秋靈眼中,這場戰斗也沒什么值得期待的,大師兄親自出手對付一個半步金丹的家伙,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半步金丹,看來哥哥只差渡過風火大劫,就能凝聚金丹,成就天地之根了……”演武場外圍,陳昊肅然而立,看著哥哥陳汐和魏越子,心中卻是毫無擔心。從小到大,他便對自己哥哥有著盲目崇拜,無論陳汐做任何事情,他都堅信其肯定會成功。
  “父親,大伯要和人打架么?”不知何時,翡冷翠抱著小陳瑜來到了身邊,小家伙睜著清澈烏黑的大眼睛,烏溜溜地望著遠處的陳汐,脆聲說道。
  “大伯不是打架,是要殺人。”陳昊摸了摸兒子的頭,淡然說道。
  “殺人?”小陳瑜一愣,旋即興奮道:“我只見過殺雞殺魚,還從沒見過殺人呢。”
  小陳瑜的興奮,倒是令陳昊一愣,換做其他小孩,聽到殺人二字只怕都嚇哭了,這小家伙怎么會感到興奮?
  “大伯,加油!”小陳瑜雙手做喇叭狀,大聲叫道。
  陳汐似乎是聽到了小陳瑜的聲音,朝這邊望來,點了點頭。
  “陳汐,此時你還有心情四面閑看?”冰冷肅殺的聲音傳入陳汐的耳朵中,卻是魏越子開口了,他一身月白道袍,一口寶劍背在背后,并沒有出鞘,雙手負背,漆黑的眼眸如冷電一般,泛起一縷縷電芒。
  他并沒有著急動手,但是誰都能夠感受得到,此人身體之中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在緩緩運轉,周身氣機如長江大河,形成一個漩渦,天地之中的靈力都有些塌陷的味道,以他為中心塌陷下去。
  這是氣機與天地契合的表現,身如天地根,冥合八極,能夠引動天地之力,舉手投足之間,發揮出絕佳的優勢,這就是金丹境強者所擁有的氣勢,心念一動,就可以操控天地之力,封死敵人所有退路。
  “金丹修士,果然非同凡響……不知道陳汐怎么應付?他既然敢迎戰,必然是有所依仗的。”
  感受到魏越子身上散發出的可怖氣息,在場眾人都在心中為陳汐擔憂不已,不過當看到陳汐身體隨意一動,似乎絲毫不受天地靈力塌陷的影響,頓時心中一松,明白陳汐的實力似乎并非尋常黃庭境修士能夠比擬。
  “憑你的修為遠非我的對手,為了讓你死的心服口服,我勸你還是使出你最厲害的法寶。”面臨戰斗,魏越子像變了一個人,氣度沉穩,但卻有一股大權在握的氣勢,目光那一抹居高臨下的神色卻是絲毫沒變。
  這也難怪,能成為金丹境修士的,沒一個是庸才,魏越子此刻就充分展現出一個金丹境修士所具備的強大信心和凌駕眾生的氣度。
  “對付你這樣的角色,我同樣不用任何法寶,因為你不配。”陳汐輕聲說道,云淡風輕,毫無懼色。
  “我不配?”魏越子一呆,旋即森然冷笑道:“尖牙利嘴,那我就先打爛你的嘴巴,拔掉你的舌頭!”
  刷!
  話音未落,魏越子身影如梭,破空襲來。
  在其掌間,涌出一抹鋒利金芒,泛著金屬般的冰冷光澤,瞬間出現在陳汐頭頂,一掌切割而下,天地之間,全部被金色掌印鎖死,讓人憑生一股無所遁形的感覺。
  金焱**掌,五元劍派的一種道品武學,蘊含銳金之氣,凌厲鋒銳,這一招“碎云斬”以切割、鋒利、速度奇快無比著稱,最適宜在在瞬間滅殺敵人。
  撲哧!
  鋒利的掌印猶如一柄金色利刃,一掌就切進了陳汐的腦袋。
  砰!
  陳汐的腦袋,被切割而掉,砰地一聲齏粉,他整個人也同樣化作了一抹虛無,像碎裂的漣漪一般消失不見。
  這竟然是一個幻影!
  這家伙難道修煉了幻影一類的功法?魏越子心中一驚,不過他的反應卻是不慢,在陳汐的殘影消失那一剎那,他霍然轉身,赫然看到,不知何時陳汐已立在百丈之外。
  一眨眼就掠出百丈之外?他的速度怎會如此之快?
  魏越子心中一陣翻騰,瞬間就明白,剛才那一道殘影并不是什么功法,僅僅是因為陳汐的速度太快,從而造成的一種幻象。
  “拿出你最厲害的手段吧,我的速度,不是你能想象的,如果你就這點修為,今日注定要命喪我手中。”陳汐搖了搖頭,淡然說道。
  “看來我倒是小覷你了,不過從現在開始,我會動用真正的力量,你可千萬別死的太早了!”
  鏘!
  背上的寶劍出鞘,出現在魏越子掌中,劍長二尺三寸,薄如蟬翼,銳利刺眼的金芒在劍身上游走不休,就像一條條金蛇在扭曲飛舞,周圍虛空都被切割出一道道裂痕,像破碎的棉絮。
  此劍,赫然是一件地階極品法寶。
  “金焱驚龍斬!”
  魏越子眼神冰冷,身影暴掠而出,長劍劈斬而下,頓時凌厲無匹的劍光猶如匹練般席卷而出,猶如百丈長的金色巨龍破空,閃電般朝陳汐劈斬而下。
  這一劍,如晴空驟然出現的一道金色閃電,單是劍身上的氣流,都撕碎虛空,演武場地面鋪著的上等龍鋼巖石都被割開一道道觸目心驚的裂縫。
  “還是太慢了!”
  輕飄飄的嘆息聲中,突然,陳汐背后出現了一對虛幻的雙翼,星光流溢,涵蓋星空,神圣深邃,稍微一扇動,整個人就融入了風中,消失不見。
  轟!
  一劍落空,地面被破開一道長達千丈,深不見底的裂縫。
  “金焱鎖空!”
  魏越子似早料到會被陳汐躲開,不等招式用老,劍勢一變,金光沖霄,猶如一輪金烏升起,旋即化作了鋪天蓋地的無數道金色劍影,這些劍影穿梭不休,交織縱橫,形成一個巨大的金網,覆蓋四方八極,籠罩而下。
  這一面金色大網,以劍芒為繩索,編織而成,一個個細小的網孔都滲透出凌厲之極的波動,把整個天地的靈力切割得四分五裂,粉碎如末。聲勢駭人之極。
  顯然,這一刻魏越子動用真正的殺手锏了!
  “竟然能逼得大師兄動用金焱鎖空這一招,這家伙倒是有點本事,不過也只能到此為止了,因為大師兄明顯要速戰速決,不再跟這家伙耗下去了……”那林秋靈看見這一幕,眼眸中也露出一絲訝然之色,旋即恢復如初,看了看陳汐,就像看著一個將死之人。
  和金焱**掌一樣,金焱劍訣同樣是一部道品武學,但卻比金焱**掌厲害了十倍不止,是五元劍派名震天下的五大道品劍訣之一,非金丹核心弟子,根本就學不到。
  而這一招金焱鎖空,更是金焱劍訣的一招絕招,蘊含著澎湃的金焱道意,鎖死空間,切割四方八極,此招一出,罕有人能逃出劍網的覆蓋,其下場無不是身體被切割成無數塊碎肉,死相凄慘無比。
  這一幕,同樣看得在場不少人面色劇變,魏越子這等攻勢,換做他們上場必然會瞬間被抹殺成一灘肉泥,可怕至極。
  “哥哥的速度奇快無比,占據著一定優勢,可是在這劍網覆蓋下,速度快好像已不能應對眼前困境了……”陳昊也同樣握緊拳頭,緊緊盯著遠處,在那覆蓋天地般的金色劍網籠罩下,哥哥陳汐的身影顯得格外渺小與微弱。
  而在那無數道緊張目光注視下,陳汐神色依舊波瀾不驚,云淡風輕。剛才的對敵中,他已經測試出星空星空之翼的速度,絕對能跨境碾壓金丹修士,這一點令他頗為滿意。
  此刻望著從蒼穹上落下的金色大網,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柄劍,一柄造型古樸簡約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