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65 五元劍派

星辰世界。
  陳汐盤膝坐地,這里的虛空很神奇,如履平地,仿似那虛無的空中被平鋪了一層看不見的地面,坐在上邊,沒有絲毫的不適。
  在他面前,放著一柄造型古樸簡約的劍胚。
  許久之后,待腦海中再無一絲雜念,他的雙手驀地動起來,十指翻飛,指尖在虛空中幻化出重重幻影,像穿花蝴蝶似的,速度快到了無與倫比的地步。
  嗡嗡嗡——[]神箓263
  就像蜂群扇動翅膀的聲音,而在陳汐十指上,繚繞著一圈又一圈的濛濛光暈,像在湖中泛起的一層層圓弧漣漪,煞是美麗。
  這是季禺所傳授的煉器法訣,功效很簡單,就是在劍胚上開辟出一方足夠篆刻一道神箓的空間。
  一道道玄妙的法訣打入劍胚中,在其劍胚內部,漸漸開辟出一方空間,心神沉浸其中的話,就會發現這一方空間足足有千丈的范圍,空白一片。而從外表來看,劍胚依舊只有三尺長。
  其原理就跟煉制儲物法寶所用的法術,須彌納芥子一樣,都是在方寸之間開辟出一方大空間。
  “青帝木皇神箓坐鎮劍胚內部,可以孕養劍身靈『性』,那就從這里開始吧。”陳汐深吸一口氣,再次在腦海中重新回憶了一遍青帝木皇神箓所蘊含的各種符紋結構,這才驅動神識,涌入劍胚開辟出的空間中。
  這是一片空白的空間,陳汐略一打量,運轉周身真元,匯聚出細若牛『毛』般的線條,在神識的『操』控下,一點點朝這片空間內篆刻而去。
  這種篆刻符紋的方式,其實和用符筆在符紙上繪制符紋差不多,只不過神識代替了手掌,真元代替了墨汁,而這一方空間則成了符紙。
  嗤嗤嗤嗤……玄妙靈動的符紋甫一出現在空間內,就被暈染上一層青翠欲滴的霞光,隨著符紋漸漸躲起來,這些呈現青『色』的符紋線條開始以不同的結構糾纏在一起,沒有一點雜『亂』,反而透出一股井然有序的美感。
  遠遠望去,那空間內一點點篆刻出來的符紋,就像一顆小樹苗,伸開了自己細長繁密的枝椏,努力朝四周蔓延,然后生出一簇簇的葉子、一朵朵的青『色』花朵,自然而然,玄妙輕靈,沒有半點的斧鑿痕跡。
  這僅僅只是青帝木皇神箓內,所蘊含的一種符紋結構,像這種符紋結構,整張青帝木皇神箓篆刻下來,起碼有數十萬種,簡直是浩如煙海,繁密復雜之極。
  也幸虧陳汐的推演能力,歷經萬藏劍典的考驗之后,達到了一種極為強大的地步,并且對于制符也有著超高的造詣,否則單是看到這些符紋結構,都是一陣眼花,更遑論分辨出它們彼此的不同和用途了。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精神空前集中,雖然現在只是篆刻青帝木皇神箓的符紋結構,但只要出現一絲差錯,就得從頭開始繪制,那樣的結果是他絕對無法接受的。
  試想,一張青帝木皇神箓的符紋結構,都需要五年的時間去篆刻,如果接二連三的出現差錯,那該要浪費多少時間?
  所以,從一開始陳汐就打定注意,只需成功,決不允許失敗!
  也正是因為有這份壓力在,他整個心神才會變得如此集中,腦海中更是沒有任何雜念,眼中只有那一道道軌跡優美玄妙的符紋結構。此時就是一個普通人靠近陳汐,他恐怕也渾然察覺不到。
  “嗯?”三個時辰后,看著劍胚內部空間中自己所篆刻出的符紋圖案,陳汐心頭驀地泛起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道符紋圖案匯聚著百種符紋結構,遠遠望去,就像一片搖曳在風中的葉子,青翠欲滴,葉子表面的脈絡也是纖毫畢現,呈現出一股生機盎然的味道。
  究竟在哪里見過?
  陳汐皺眉不已,腦海中猛地靈光一閃,頓時想起,自己背脊上的乙木巫紋,不就是這片葉子的形狀么?[]神箓263
  “怪不得如此熟悉,這乙木巫紋竟然也是一種符紋圖案,并且還蘊含在青帝木皇神箓內,莫非伏羲前輩正是借鑒這一道神箓,開創了《周天星戮鍛體之術》這部鍛體功法?或者說,是因為這尊乙木巫紋,伏羲前輩才悟出了青帝木皇神箓?”
  陳汐隱隱約約感覺,不止是青帝木皇神箓,其他四種神箓恐怕都跟《周天星戮鍛體之術》有著莫大關系。
  “或許,自己掌握了這五種神箓的精髓,對自己煉體方面的修煉,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補益作用吧……”陳汐不再思索,重新投入到篆刻符紋中。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不知不覺已經整整過去七天時間。
  這七天的時間,陳汐就像一塊對外界毫無感覺的石頭,集中在篆刻符紋中,渾然忘我,直至識海內的神識枯竭,丹田內的真元也已干癟,這才頓時清醒過來。
  沒有耽擱時間,他開始盤膝修煉,恢復體力。幸好在浮屠寶塔內,有著充足的靈『液』,足夠他在短時間內恢復真元。而神魂力量的恢復,只需靜心觀摩伏羲神像就能很快恢復。
  “七天的時間,篆刻不到兩千種符紋結構,按照這種速度,只要不出意外,五年內的確可以把青帝木皇神箓篆刻成功……”
  數個時辰之后,陳汐從打坐中醒來,感覺神魂之力和真元都已恢復到最佳狀態,身心也并沒出現什么不適,他再次重新投入到篆刻符紋當中。
  陳汐渾然沒有發現,隨著篆刻的符紋結構越多,他對符道的認知和推演能力,不知不覺也在飛快地提升著。
  或許,當他完成這五種神箓的篆刻,其對符道的掌控,就能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高度。
  在天地間的諸多大道中,符道可以說是最繁雜浩『蕩』的一種無上大道,參悟符道,需要悟『性』超絕,推演能力強大、還需要細心去理解和掌控各種各樣的符紋結構,心『性』不堅定之輩,絕對無法在符道上取得成就。
  當然,符道雖然艱難晦澀,復雜萬分,但用途卻是涵蓋極廣,例如煉器、煉丹、制作傀儡、布置大陣……無不需要以符道為支撐。
  就拿煉器來說,只有爐鼎和煉器材料是不行的,還需要各種符陣的配合,各種符紋法訣的篆刻,方才能煉制出上好的法寶。
  在修行界,一位厲害的煉器宗師,必然精通符陣,但一個符陣宗師,卻可以勝任煉器、煉丹等等各種行當的職業。
  不過煉器宗師、煉丹宗師這一類人物,極為少見,就拿大楚王朝來說,厲害點的煉器宗師,只有寥寥十余位,鳳『毛』麟角。但正因為其稀少,煉器宗師的地位卻是毋庸置疑的崇高,深受天下修士的尊重。
  一般情況下,也根本沒人愿意去得罪煉器宗師一類的大人物,畢竟都是在修行界混的,免不了缺少一些趁手的法寶裝備,若得罪了煉器宗師,誰還給自己煉制法寶?
  也正因為符道所涵蓋的范圍廣,所以符道才會顯得那么繁密復雜,包羅萬象。
  時光悠悠,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三年。
  這三年時間里,陳汐除了篆刻符紋,就是打坐修煉,修為雖無多大進步,神識卻是有著顯著提升,如今他的神識之力,足以媲美涅槃境修士,覆蓋出去,方圓千里內的動靜無不能清楚映現在心中。
  并且隨著篆刻符紋越多,陳汐對青帝木皇神箓的理解也越來越深,篆刻符紋結構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這也令他明白了當初季禺所說的話,煉制劍箓,就是對五種神箓的一種最直接的修煉方式,也是掌控五種神箓最快的一種方式。
  在這期間,季禺也曾多次來星辰世界,看望陳汐,見他廢寢忘食似的篆刻符紋,渾然不覺外界一切動靜,心中也極為欣慰,對陳汐也是越來越欣賞。[]神箓263
  可以說,這百萬年來,陳汐是唯一一個進入季禺法眼的人,并且在季禺心中,儼然已把陳汐當做了其主人的傳承弟子看待。
  至于其他闖入洞府的人,大多都沒有得到洞府的認可,就是闖關天峰十八重試煉之地,也從沒有哪個成功過。
  光陰如梭,不知不覺,又是兩年匆匆流逝。
  這一天,陳汐從打坐中醒來之后,并沒有急著去篆刻符紋結構,而是深吸一口氣,靜靜調養起自己的身心。
  整張青帝木皇神箓只剩下最后一道符紋結構了,同樣也是最困難的一個結構,需要在一瞬間內完成一百零八道符紋的篆刻,形成一個新的符紋結構,從而與其他符紋結構首尾呼應,完美融于整張神箓當中,至此方才稱得上大功告成。
  而一瞬間完成一百零八道符紋的繪制篆刻,對神識和真元的要求,都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神識之力必須在瞬間捕捉到一百零八道符紋的軌跡,而真元同樣也必須以均勻相等的方式,分成一百零八份,在同一個時間勾勒而出。
  這一切都并不苦難,難就難在一瞬間完成上,若其中任何一個步驟出現意外,整張神箓都將崩潰,那么其結果就是,這五年時間所付出的一切,都將付之一空!
  “要不要休息兩天?”不知何時,季禺出現在陳汐身邊,目光一掃劍胚,仿似已窺破了陳汐現如今的處境。
  “不用了,我如今正處于最巔峰的狀態,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這種狀態在這一刻悉數釋放出來。”陳汐搖了搖頭,說道。
  季禺敏銳發現,陳汐的心『性』之平靜,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估計,那種感覺就像他早已胸有成竹,掌控一切,平靜中透『露』出極為強大的信心。
  他不再多勸,負手立在一側,等著陳汐完成最后一個步驟。
  一刻鐘后,陳汐重新跏趺坐在地面,神『色』恬淡自如,眼眸清澈深邃如星空,而他的神識、真元,則已同時化作一百零八道細如發絲的線條,探入劍胚內部空間。
  此刻在那空間中,不再是空白一片,而是覆蓋著一層繁密如星空的符紋圖案,青濛濛的霞光流轉不休,仿似洶涌的綠『色』,澎湃著盎然生機。只在那圖案末尾處,還殘留著一絲肉眼難尋的空白,令得整幅圖案變得略有殘缺。
  刷!
  一百零八道真元、一百零八道神識,就像章魚的無數只靈敏觸手,甫一進入此處空間,幾乎毫不遲疑,沿著仿似早已拿尺子量好的軌跡,鉆入那一絲殘缺的空白中。
  這一系列動作,僅僅只發生在一瞬間,簡直就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嗡!
  整個空間中,繁密如星空的符紋圖案猛地泛起一道道刺眼奪目的綠光,就像死寂沉沉的海面突然洶涌起來,符紋閃爍,霞光如瀑。
  而在漆黑古樸的劍胚上,卻驀地多出一抹靈『性』,就像木偶擁有了靈魂,響起一陣清冽悠揚的劍『吟』。
  很明顯,青帝木皇神箓篆刻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