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67 金焱劍訣


  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3666打賞支持!!拜謝!
  ——
  得知三日內將有數位金丹境強者來援,大廳內凝重沉寂的氣氛頓時消失不見,在座每個人的神情都顯現出輕松之色。品書網www.booksrc.net
  有人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出聲問道:“寧府主,敢問那些金丹境前輩是何方神圣?”
  聞言,其他人也皆都露出好奇之色。
  寧道甫被眾多目光矚目,心中一陣愉悅,感覺像回到了從前,那時陳家還沒有崛起,而自己這個松煙城第一勢力的府主,也曾經常被這樣的目光注視啊,可惜,這一切都已不復存在了。
  穩了穩心神,他笑著開口道:“諸位想必也知道,老夫出身中原五元劍派,我這次邀請的數位金丹境強者,便是來自中原五元劍派中。”
  “中原地區的宗門?”
  “厲害!中原地區的修行界,比咱們南蠻修行界的水準只高不低,人杰地靈,強者如林,有五元劍派的高人相助,此次禍亂必然可以化險為夷。”
  “正是,正是。”
  其他人聞言,心中又是一陣振奮,他們只是南疆偏遠小城的勢力首領,就是南疆龍淵城來一位大人物,都是他們敬仰之極的存在,如今聽聞前來援助自己的,竟然是來自中原五元劍宗的高人,心中的興奮也就可想而知了。
  寧道甫含笑聽著眾人贊嘆,心中受用不已,見陳昊沉默不語,登時一凜,笑道:“這算不得什么,如果陳家主出面,想必能請來流云劍宗的高人相助,那樣的話,咱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他原本是好意,想借此恭維一下陳昊,畢竟如今還要仰仗陳家的太炁微塵劍陣相護,但卻不曾想,這話一落入其他人耳中,大廳內的氣氛再次陷入了沉寂中,每個人都不再言語,似是在思索其他事情。
  陳昊當然知道,這些家伙是在埋怨自己,但他卻不打算解釋什么。
  向流云劍宗求援,他不是沒有想過,但這個念頭很快就被他否定掉,如今陳家百廢待興,而自己又是陳家之主,若是遇到一些麻煩就求助于流云劍宗,那自己的陳家何時能真正地強大起來?
  并且陳昊還有更深層次的考慮,如今他已不再是流云劍宗之人,而哥哥陳汐也即將在兩年內,前往中原錦繡城參加群星大會,一旦取得前十名,就有可能徹底離開大楚王朝。到那時候,整個陳家的振興,完全就得靠他自己去拼搏,流云劍宗可以幫助自己一次兩次,但卻不會永無止盡地幫助自己。
  正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他才決定萬事靠自己,除非到了危機時刻,決不向流云劍宗求援。
  眼前發生的獸群攻擊,還無法威脅到陳家的存亡問題,他自然不會把向流云劍宗求援的機會浪費到這上面。
  至于其他家族的安危,陳昊卻是不放在心上,自己又不是圣人,不可能照顧到所有人,不是嗎?還是那句話,別人幫你,那是情分,不幫你,那是本分,怨不得誰。
  蹬蹬蹬……
  大廳外面,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小孬跑了進來,躬身道:“家主,大門外有三位修士求見,您見是不見?”
  有人來訪?陳汐一怔,問道:“那三人如何說的?”
  “據他們說,他們是來自中原五元劍派的修士,此次前來咱們松煙城,是受松煙學府府主大人寧道甫前輩的邀請而來。”
  “這么快就來了?”寧道甫喜形于色,再也坐不住,拱手道:“陳家主,你看是否打開太炁微塵劍陣,讓他們進來?”
  陳昊同樣站起身子,笑道:“遠來是客,更何況又是來幫咱們度過難關的,走,咱們一起去迎接這三位從中原遠道而來的客人。”
  ——
  陳家宅邸朱紅大門外,此刻整立著一群人。
  其中尤以三個年輕人最為顯眼,兩男一女,皆身穿月白色道袍,氣度雍容華貴,正打量著四周,低聲細語。
  在這三人身后,則跟著十二個仆從似的人物,說是仆人,但卻一個個身姿矯健,目泛精芒,周身涌動著渾厚如山的氣息。
  “哼,師尊真是太過念舊了,為了當年被驅逐出師門的一個弟子,卻要咱們來這個破地方施以援手,如今還被人家拒之門外,真是氣死我了。”
  說話的是那名女子,她杏眼櫻唇,膚色白皙,身段窈窕,樣貌俏麗嫵媚,名叫林秋靈,乃是五元劍派一名金丹弟子。
  “魏越子師兄,難道你不氣憤么?”見為首的那名青年不搭理自己,林秋靈撅起櫻唇,氣鼓鼓抱怨道。
  “林師妹,大師兄正在研究眼前的陣法呢,他可不是故意不搭理你。”另一側,體格魁梧,但卻一副吊兒郎當模樣的青年,笑嘻嘻說道,他名叫孟赤行,跟林秋靈一樣,是五元劍派的一名金丹弟子。
  “研究陣法?這樣的窮鄉僻壤有值得大師兄注意的陣法?”林秋靈依舊很不高興,沒好氣說道。
  “誰知道呢。”孟赤行撇了撇嘴,眸中泛起一絲狠戾之色,“要我說,咱們就破門闖進去就行了,哪用這么麻煩?”
  “正合我意,孟師兄,你趕緊砸了這爛門,咱們萬里迢迢來幫忙,可不是來吃閉門羹的。這個陳家再了不起,只怕也不敢得罪咱們。”林秋靈瞥了一眼大門上懸掛的牌匾,眼珠一轉,笑嘻嘻說道。
  “也對,我這就去砸了這破門,為師妹開出一條通天大路。”孟赤行說著,就摩拳擦掌走上前去,欲要動手。
  “胡鬧!不想死的話,給我退后!”為首那一直沒有開口的青年,皺眉呵斥道,他名叫魏越子,模樣英俊,神情卻是冷峻異常,負手于背,顯得孤高之極。
  孟赤行一愣,臉色一陣漲紅,卻是不敢多嘴,憤憤然退后,顯然,他對自己這位大師兄忌憚之極。
  “大師兄,你干嘛動怒,莫非這陳氏宅邸四周,有著極為厲害的陣法不成?”林秋靈也是一怔,問道。
  “很厲害的劍陣,咱們硬闖的話,只怕會被瞬間殺死。若我估計不錯,就是冥化境修士進入其中,也是有死無生。”魏越子贊嘆道:“厲害啊,此陣之威力,只怕不亞于咱們五元劍派的護山大陣,罡煞五元劍陣。”
  滅殺冥化境強者?孟赤行大吃一驚,想起剛才自己的舉動,心中就是一陣后怕不已。
  “魏師兄既然喜歡,不如等咱們幫他們擊退了獸群,讓他們把此劍陣雙手奉上,就當是給咱們的酬勞了。”林秋靈若有所思道。
  “是啊,咱們幫忙也不能白幫忙,既然此陣如師兄說的那樣厲害,讓他們貢獻出來就是,諒他們也不敢不同意。”孟赤行也出聲建議道。
  魏越子心中大為意動,他也沒有想到,在這等窮鄉僻壤似的城池內,竟會遇到這等厲害的劍陣,說不動心,絕對是騙人的。
  他甚至想到,如果能把此劍陣帶回宗門,掌教和一眾長老必然會重賞自己,就是培養自己成為金丹核心弟子也不是不可能啊……
  不過出于慎重,他還是搖頭道:“等下再說吧。”
  林秋靈和孟赤行互視一眼,皆會心一笑,大師兄既然沒有拒絕,那必然是想要占為己有了,接下來只需見機行事就行了。
  至于會否得罪這陳氏的主人,他們確實不在乎了,一個小城池的家族,連獸群都抵抗不過,得罪了又如何?
  更何況他們在來的時候,其師尊已經交代,這松煙城內的修士,其實力最高才黃庭境界罷了。這樣的實力,對他們任何一個人而言,都是不值一曬,像螻蟻一樣,一捏就死。
  也正是出于這種認知,他們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把注意打到陳家頭上。
  ——
  魏越子、孟赤行、林秋靈等人的到來,受到了包括陳昊在內,在場各大勢力首領的歡迎。
  雖說這三人都年紀輕輕,但卻都有著金丹境的修為,在這實力為尊的修行界,各大勢力首領也只得放低姿態,畢恭畢敬地把三人迎進了陳氏大廳中。
  不過陳昊卻是不屑為之,相反,他隱約感覺當這三人得知自己的身份時,目光中都帶著一絲異樣的神采,就像自己身上有什么東西引起對方的興趣一樣,這種感覺令他感到頗為不舒服。
  但念在這三人不辭萬里來松煙城幫忙,陳昊并沒有表示出自己的反感,只是態度卻顯得有些冷淡了。
  眾人在陳氏大廳紛紛落座,寒暄沒多久,孟赤行突然說道:“在座的諸位同道,按理說我等前來幫忙,本不應該索要報酬的,但我大師兄癡迷于符陣之道,剛才見到這陳氏宅邸四周,有著一座玄妙劍陣相護,忍不住見獵心喜,想要帶回宗門潛心研究,不知諸位能否忍痛割愛,把此劍陣讓給我大師兄?”
  刷!
  話音剛落,整個大廳內的喧嘩聲頓時消失無蹤,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朝陳昊望去,目光怪異。
  “這個……似乎有點不妥吧?”
  見陳昊神色漠然,松煙學府府主寧道甫心中頓時一跳,不過他也不敢得罪自己請來的這三人,此時此刻,也只有硬著頭皮出聲相勸了。
  “有什么不妥?”孟赤行皺眉不悅道:“我等辛辛苦苦前來幫忙,諸位難道連這點小請求都答應不了?”
  “如果你們答應的話,我等保證,把所有的妖獸群全部清除掉,還松煙城一個朗朗乾坤,如何?”林秋靈也在一旁開口,眼眸中卻帶著一絲自信驕傲之色,似是渾然沒有把那些妖獸放在眼中。
  寧道甫心中叫苦連連,原本想著邀請來一些強大的幫手,哪想卻引來了餓狼?若任由他們這樣做的話,自己豈不是也間接得罪了陳家?得罪陳家不要緊,關鍵其背后的流云劍宗只怕也不會放過自己啊……
  “此陣乃是陳家護宗大陣,珍貴無比,三位不如……”寧道甫再次開口說道。
  不過不等他說完,一直沉默不語的陳昊突然打斷了他的話,抬眼望向魏越子三人,面無表情道:“如果我不交出劍陣,你們是不是打算袖手旁觀了?”
  袖手旁觀?
  孟赤行一怔,似是沒想到陳昊這個小小黃庭境家主敢如此說話,他看了看一直沒有開口的大師兄魏越子,見對方并沒有阻攔自己的意思,當下冷哼道:“我覺得陳家主還是三思而后行,千萬別圖一時之快,令在場諸位都陷入絕境之中。”
  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如若不交出劍陣,他們肯定會選擇袖手旁觀。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