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68 道意四境十二重樓


  第三更!
  ——
  陳氏大廳內。品書網www.booksrc.net
  孟赤行的聲音,回蕩不休,帶著一股強烈的自信。
  在他的眼中,在做諸人簡直就是一群土雞瓦狗,連跟在自己身邊的仆從都不如,想要活下去,必然會答應自己的條件。
  “三位五元劍派的道友,這劍陣乃是陳家生存之根基,是萬萬無法交出的,你們看這樣如何,我等拿出一些不菲的寶物奉上,略表謝意,怎樣?”楓葉學府府主葉秋開口說道。
  “哼,你若想活下去,就乖乖閉嘴,這里沒有你插嘴的份兒!”孟赤行不屑冷哼道。
  葉秋頓時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內心感到無盡的恥辱,但卻是不再多言。
  這一幕看在其他勢力的首領眼中,原本想要出言相勸的幾位,頓時紛紛熄滅了心思,閉嘴不言。但是在他們心中,卻是一陣暗嘆,這可真稱得上是引狼入室啊!
  “過分!”松煙學府府主寧道甫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沉聲道:“三位,玄巖師尊派你們來,可是要索要他人財物的?”
  孟赤行一愣,面色頓時陰沉下來,冷笑道:“你一個被掌教師伯驅逐出宗門的廢物,都一把年紀了,連金丹境界也沒有踏入,有什么資格質問我等?”
  被驅逐出宗門?
  在座諸人心中都是一驚,望向寧道甫的目光也變得怪異起來。
  藏在內心深處的傷疤被人揭開,寧道甫臉色頓時變得漲紅之極,呼吸粗重,胸口急劇起伏,宛如憤怒的困獸一樣,但最終還是頹然無力地坐回了椅子中。
  是啊,自己是個廢物,有什么資格質問?
  這一刻,寧道甫內心涌出深深的悔恨,后悔向自己曾經的師門尋求幫助,結果卻引來了三個驕縱跋扈的晚輩……
  “陳家主,我孟師兄說的不錯,若我們不出手的話,想必你們也抵抗不過獸群侵襲,最終也是覆滅的下場,難道你就忍心看著在場的諸位同道身陷絕境?”林秋靈見再沒人膽敢反抗,眼眸中泛起一絲得意,悠悠開口說道。
  “沒有你們相助,在場諸位同道呆在我陳家之內,也必然可保性命無憂,此事休要再提。”陳昊面無表情答道。
  “如果我們出手相奪呢?你能阻擋我們么?”從進入大廳就一直沉默不語的魏越子,突然抬頭開口道,聲音冰冷,帶著一絲濃濃的威脅。
  在座眾人無不一呆,都沒料到這個冷峻孤傲的青年,竟會說出如此**裸的話來。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答應,你們就出手奪取我陳家的太炁微塵劍陣了?”陳昊眼眸一冷,隱忍在內心深處的怒火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
  “太炁微塵劍陣……好名字!”魏越子喃喃自語一聲,臉色卻是變得愈發孤傲冷峻起來,平靜說道:“沒有守護寶物的實力,就應該做好被人收走的準備,你理解的并沒有錯。”
  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
  在場眾人無不提心吊膽,目光齊齊看向陳昊,想要看他是如何做決斷的。這些人都是來自中原地區的金丹境修士,根本不懼什么威脅,就是向流云劍宗求援,也遠水救不了近火,此時此刻,似乎只有一條路可供選擇了,那就是答應他們的要求。
  然而,以陳昊的性子,他會答應嗎?
  “父親,來陪我玩。”
  就在這時,大廳外響起一聲稚嫩清脆的童音,一個三歲大的小家伙,睜著清澈的大眼睛,朝大廳內望來,正是小陳瑜。
  三年的時間,小家伙長高許多,小臉英俊白嫩,立在那,身體直挺如槍,像極了他父親陳昊。
  陳昊心中一跳,小家伙怎么跑這里來了?
  “瑜兒,趕緊跟娘走,你父親正在商議大事,沒空和你玩耍。”一襲青裙的翡冷翠出現在大廳外,抱起小陳瑜,朝陳昊投了一個放心的眼神,就轉身離開。
  “唔,剛才那個小家伙是你兒子?模樣長得可真英俊啊,不過若是出什么意外,那可就太可惜了。”孟赤行收回目光,慢條斯理說道。
  啪!
  聽到這家伙竟拿兒子的性命作威脅,陳昊再也無法按捺心中如燒怒火,拍案而起,冷冷道:“滾!現在就給我滾!”
  “你說什么?”孟赤行面色驟變,眸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無窮殺機。不止是他,一側的林秋靈和魏越子也都眸中一寒,冷冷盯住陳昊,就像盯著一個將死之人。
  而在座其他人,聽到陳昊的話,心都懸在嗓子眼了,太意外了,誰都沒想到陳昊竟如此剛烈,他難道不怕給陳家惹下殺身之禍?
  在他們看來,此時暫時委曲求全,等送走這些混蛋,再聯絡流云劍宗的高人相助,截殺這些混蛋也不遲。然而陳昊的表現,卻徹徹底底超出了他們所有的預估。
  “我說讓你們滾,滾出我陳家!”陳昊一字一頓道。
  “你再說一遍!”孟赤行暴喝道,聲如炸雷,他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小小的黃庭境修士,竟膽敢接二連三的辱罵自己等人。
  完了!
  這下獸群沒來,整個陳家卻要滅亡了……
  其他人也呆住了,心中只剩下這一個念頭
  便在這時——
  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從大廳外傳來,“他說讓你們滾,難道你們沒有聽到?”
  “誰!哪個混蛋躲在外邊,敢說不敢露面?”孟赤行徹底暴怒,怒發沖冠,渾身轟然散發出暴虐之極的氣息,逼得在座諸人無不呼吸一滯,感覺就像面對一頭洪水猛獸。
  唰!
  話音還沒落下,孟赤行整個人已沖出了大廳,他已憤怒到極致,本以為一座劍陣唾手可得,誰想到自己竟然繼而連三被一群螻蟻挑釁,自尊受辱,不殺人見血,根本無法宣泄他心頭的怒火。
  “唉,那個藏頭露尾的家伙死定了,暴怒的孟師兄,連我都感到害怕。”林秋靈搖頭嘆息道。
  “讓他見見血,或許能平復一些怒火。”魏越子淡淡說道,說著,他抬頭看向陳昊,“殺人并非我等想要看到的,若陳家主能答應本人的請求,或許還能……”
  砰!
  不等魏越子說完,一道黑影驀地從大廳外被拋了進來,像個滾地葫蘆似的,筆直翻滾到魏越子腳下,黑影翻滾的過程中,還發出一陣陣凄厲的慘嚎,似是遭受了極大的痛苦,令人毛骨悚然。
  “孟師弟!”
  “孟師兄!”
  當看到地上那黑影的模樣,魏越子和林秋靈臉色的驕傲之色頓時凝固,驚呼出聲。兩人原本以為這道黑影會是陳家一個不知大小的小廝,哪想到竟會是剛剛沖出去的孟赤行?
  在座其他人也都是一愣,抬眼望去,地上那個渾身浴血,臉頰紅腫,正發出一聲聲凄厲慘叫的黑影,可不正是孟赤行?
  怎么會這樣?
  這位可是來自中原五元劍派的金丹強者,怎會剛出去幾個呼吸,就被打成這一副慘不忍睹的模樣?
  看著孟赤行身上的傷勢,眾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震驚無語。
  這一幕似是早在陳昊意料當中,所以他也成了在場最為淡定那一刻,早在那一道聲音響起時,他就猜到了結果。但卻是也沒想到,這個孟赤行竟然敗得如此快。
  “大師兄,替我報仇,我被偷襲了……”孟赤行慘呼出聲,聲音卻模糊不堪,卻原來是嘴中的牙齒都被打落了七七八八,話音剛落,他就脖子一挺,昏迷了過去。
  眾人心中又是一驚,能把一位金丹境強者蹂躪到昏迷,這該有多恐怖的修為才能做到?
  沓沓沓……
  一陣腳步聲從大廳外響起,聲音很輕,但在這寂靜的大廳里,卻像鼓點一樣,重重地擂在每個人心頭上。
  伴隨著腳步聲,一道峻拔瘦削的身影,走進大廳,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此人一襲青衫,臉頰清雋,雙眸深邃如遼闊無垠的星空,氣質飄然出塵,身上散發出一股令人心神安寧的氣息。
  “原來是他。”
  “陳汐!竟然是陳汐!”
  “好厲害,我竟看不出他的修為深淺,難道他已進階金丹境界了?”
  當看清楚這道身影的模樣,在座的松煙城各大勢力首腦,心中無不涌出一抹驚駭之色,似沒想到在幾個呼吸之間就把孟赤行打昏的人,竟然會是他。
  此人,自然就是陳汐了。
  “哥,你來了。”陳昊笑了笑,心中沒來由感到踏實之極,仿似天塌下來,只要有哥哥在,自己也再也不用擔心。
  “這里交給我了。”陳汐點點頭,轉身望向魏越子和林秋靈,淡淡道:“陳家的劍陣是由我布下,你們想要占為己有,經過我的同意了么?”
  “哼!一個半步金丹境修士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若非偷襲,恐怕你也奈何不得我孟師弟。你可知道這樣做,已經觸怒了我,也為你陳家的覆滅埋下了禍根?”
  魏越子原本還擔心大廳外藏著一位厲害的強者,不過當看到陳汐的模樣,尤其是感知到陳汐的修為境界之后,心中頓時一振輕松,臉上卻是變得愈發冰冷起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