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7 南蠻禁地


  “不好!曲師弟、段師妹小心四周!”
  聽到連綿起伏的獸吼聲,藍衫青年面色驟然一變,停止了對銀風豹的攻擊,收刀于胸,小心戒備。
  幾乎在藍衫青年話音剛落,那一男一女也相繼停下進攻,靠攏在藍衫青年左右,兩人的臉色已是驚悸一片。
  刷刷刷……
  伴隨著獸吼聲,十余頭銀風豹出現在巖石堆四周,以圍攏的方式把三人團團圍住。
  吼!
  那頭差點被逼死角落的銀風豹慢悠悠踱步至群獸中央,面對著三人發出一聲得意的吼叫。
  “該死!想不到中了這頭畜生的埋伏!”
  藍衫青年臉色難看異常,面對此幕,他哪里還猜不到剛才那頭銀風豹只是一個誘餌,為的就是把自己三人引誘至此?
  “陸師兄,咱們該……該怎么辦?”另一個男子圓臉小眼,眉目之間一片稚嫩之色,神色驚恐地顫聲說道。
  一頭銀風豹的實力相當于后天圓滿境界,此刻四周卻有十余頭銀風豹,以他們三人的修為,根本沒有一絲勝算。
  “還能怎么辦,四周已經被這些畜生圍堵得水泄不通,想要逃跑根本就不可能。”
  陸師兄神色平靜答道,他心中同樣焦慮之極,這里是南蠻山林之中,又是深夜之中,想要尋求幫助都不可能。
  “陸師兄,曲師兄,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們,若不是為了獲得銀風豹的皮毛和利爪,你們也就不會遇到這種危險了。待會我去引開它們,你們趁機逃跑吧。”旁邊的少女清秀瘦弱,說話時,眼睛里已泛起淚花,神情懊惱后悔不已。
  “段師妹,莫要再說胡話了!”
  陸師兄一聲暴喝,舉起手中長刀,冷冷道:“咱們一起上,殺一頭是一頭,就是死,咱們也要在一起。”
  “對!府主常常說,遇到危險時總想著逃避,一輩子也成不了一名真正的刀修。我支持陸師兄!”曲師弟咬牙切齒說道,臉上再沒有驚恐之色,稚嫩的圓臉上一片堅定狠戾之色。
  “師兄……”段師妹欲言又止,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殺!”
  陸師兄微微一笑,看了身旁的師弟師妹一眼,旋即臉上露出濃濃的殺意,暴喝一聲,手提長刀,率先朝銀風豹攻擊!
  “殺!”
  曲師弟和段師妹緊跟其后,長刀緊握,戰意洶涌。
  吼——
  見自己的獵物兀自要垂死掙扎,十余頭銀風豹紛紛出動,矯健的身影劃過夜空,揮舞著三尺利爪,朝三人廝殺而去。
  “這三人危險了……”
  陳汐默默注視著遠處的戰局,看著猶如稻草般在獸群這苦苦掙扎的三名紅葉學府弟子,心中倒也極為欽佩三人的勇氣和那種不拋棄不舍棄的情誼。
  啊!
  一聲凄厲的痛呼,一頭銀風豹趁著空隙,一對利爪狠狠在曲師弟胸前劃開兩道深深的血痕。
  “曲師弟!”
  陸師兄一聲暴喝,想要營救,卻被身前的三頭銀風豹死纏得脫不開身,憋屈憤怒得臉色變得扭曲起來。
  “曲師兄,你快和陸師兄一起走!”
  眼見曲師弟就要被銀風豹殺死,卻聽一聲嬌喝,段師妹不顧身前的攻擊,轉身一刀劈向曲師弟一側的銀風豹。
  “師妹!”
  看著段師妹不顧自身安危,去營救曲師弟,陸師兄不由臉色一變,失聲驚呼。
  刷!刷!刷!
  三頭銀風豹趁此機會,猛地竄起身子,利爪自背后狠狠抓向段師妹。
  “兩位師兄,來世我還要做你們的師妹……”段師妹知道死亡即將來臨,緩緩閉上了眼睛。
  “師妹!”
  “師妹!”
  耳畔傳來兩位師兄的怒吼,她又是開心,又是難過,心道:“也不知何事再能聽見他們的聲音……”
  砰!砰!砰!
  一陣沉悶鈍厚的聲音驟然響起,就像千斤重的沙包從天上砸落地面,還夾在著一聲聲慘厲的獸吼。
  自己還沒有死?
  段師妹惘然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情形,卻有種在做夢的感覺。
  不知何時,她的身前立著一個陌生少年,瘦削峻拔的身子,雋秀堅毅的臉頰,靜靜立在那里,仿似一座不可撼動的山峰一般,令人不由自主地產生一股踏實安全的感覺。
  而在少年腳下,赫然躺著三頭凄慘悲吼的銀風豹。
  少年正是陳汐,救人的目的很簡單,在樹上見到那位段師妹不惜舍身救人,這份堪比金石的伙伴情誼令他極為動容,還怎能眼睜睜看著她殞命在銀風豹的利爪之下?
  “大崩拳果然厲害,以我如今的實力,完全可以獨自一人殺死這群銀風豹!”
  在出手之前,陳汐也不曾想到,只是三拳之間就震碎了三頭銀風豹的全身骨骼,此時看著躺在地上已經喪失戰斗的三頭銀風豹,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強烈的自信來。
  吼!
  陳汐的橫空出現,令銀風豹群的攻擊出現了短暫的停滯,當看到躺在地上凄慘嘶吼的同伴無法站起時,這些銀風豹徹底被激起了兇性,放棄了身邊的對手,全部嘶吼著朝陳汐奔襲而來。
  來得好!
  陳汐眼中肅殺之色一閃即逝,身影一晃,當頭沖了上去。
  砰!
  身如弓,拳如箭,陳汐一拳擊出,勁氣轟然四散。一頭銀風豹就像被棍子抽飛的皮球,被狠狠砸進十幾丈外的巖石深處中,再也爬不出來。
  一招得手,陳汐毫不停留,側身跨腰,躲過撲面而來的攻擊,右肘如電探出,狠狠一拳轟在偷襲者腹部。
  噗!
  手臂直接洞穿銀風豹的肚皮,破開一個碗口大小血洞,血水包裹著內臟嘩啦啦流淌下來。
  揮手丟掉尸體,陳汐再次朝另一頭銀風豹撲去。
  此刻的陳汐,胸腔間戰意澎湃洶涌,大崩拳臻至第一重“崩石如珠”境界后,兩枚拳頭包裹著肉身和真元的雙重力量,簡直就像兩把萬鈞重的斧錘一樣,銀風豹只要被他砸中,無不全身骨骼震碎,當場斃命。
  越戰,陳汐心中越是痛快,之前他一直獨自修煉,驗證實力的方法就是用拳頭擊碎巖石,哪像現在這般四面八方都是要人命的危險攻擊,身處其中,令他能夠毫無保留地釋放出自己的全部實力。
  這種感覺就像棋逢對手,將遇良才,他的戰意不斷拔高,越戰越是兇猛,迅猛利落的大崩拳也被磨練得愈發得心應手,圓潤嫻熟。
  “好厲害!那是大崩拳嗎?”
  紅葉學府的三人已聚攏在一起,有了陳汐加入戰團,他們三人的壓力大減,甚至完全就插不上手,只能乖乖地呆在旁邊。此刻看到夜色下的陳汐猶如戰神一般,游刃有余地擊殺著一頭頭銀風豹,曲師弟禁不住發出一聲由衷的贊嘆。
  “的確是大崩拳,不過好像比一般的大崩拳招式更為簡單有效,力量不僅提升了一個檔次,并且威力也極為驚人。”
  陸師兄的眼力極為毒辣,不過以他的境界,還無法窺伺到陳汐拳法中的奧妙,可即便如此,他依舊忍不住心生驚嘆,隱約覺得陳汐的拳法應該快要進入‘知微’的境界了。
  知微,那可是紫府境修士才能掌握的境界啊!
  令陸師兄疑惑的是,那少年的修為好像并沒有達到開辟紫府的地步,這是怎么回事?莫非這家伙是某個大宗門的弟子?
  “也不知這家伙是誰,咱們松煙城的年輕一代中,像他這樣厲害的人物,我怎么從來就不曾聽說過?”
  曲師弟一邊處理胸前的傷口,一邊驚嘆出聲。
  “哼,什么這家伙,曲師兄你注意一點,這位前輩可是救了咱們一命呢。”段師妹狠狠剜了曲師弟一眼。
  前輩?
  陸師兄莞爾一笑,看來在段師妹心中,那少年已經是一個修為高深莫測的老怪物了。
  在修行界中,只要開辟紫府奠定道基,不僅容顏不會再變化,壽命也會有著一個質的飛躍,一些大修士少則能活幾百年,多則能活上上千年。所以在面對比自己修為高深的陌生修士時,一般人皆以前輩尊稱對方。
  砰!
  陳汐一拳擊飛最后一匹銀風豹,四下一望,看著滿地的尸體,意猶未盡地砸了砸嘴巴,轉身就打算走。
  這些銀風豹最厲害的才只后天圓滿境的實力,已經無法滿足他的戰斗需求,并且只有三個時辰就將破曉,天亮就意味著他又將回到小黑屋修習廚藝,所以必須抓緊時間尋找一頭真正的先天境大妖來磨練一下實戰經驗。
  “道友且留步。”
  自己三人性命得救,陸師兄三人怎會眼睜睜看著救命恩人離開,連忙追了上去。
  “在下紅葉學府陸少聰,這是我師弟曲誠、師妹段英,多謝道友的救命之恩,敢問道友姓名,家住何地,待回到松煙城,我等定當以厚禮相報。”陸少聰走上前,恭敬說道。
  “不用了,舉手之勞而已。這南蠻山林中妖獸肆虐,你們還是早早離開吧。”陳汐搖了搖頭,卻是不愿吐露自己的身份,抬腳就走。
  陸少聰三人皆是一呆,眼見陳汐漸行漸遠,就將消失在夜色中,段英突然開口叫道:“前輩,您可是要前往南蠻禁地中獵殺大妖么?我這里有份地圖,或許對您有用。”
  南蠻禁地?
  地圖?
  陳汐一怔,戛然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