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70 危險來襲


  由無數道細碎的銳利劍芒組成的金色大網從天而降,籠罩八方,鎖定四極,身處其中的陳汐再也無所遁形。品書網www.booksrc.net
  不過他也沒有打算逃。
  嗡!
  清冽幽幽的劍吟響起,一柄造型古樸簡約的劍器出現在陳汐手中,此劍長三尺九寸,劍柄細長有力,劍身漆黑,毫無雜質,宛如一泓秋水,劍脊厚重凸起,仿似筆直據占在劍身上的一座山巒,而劍刃更是鋒銳之極,泛起雪亮刺眼的銳利芒光。
  整柄劍給人以極為怪異的感覺,集輕靈、凝重、生機、張揚、流暢為一體,融合為一股無法言喻的氣息,那種感覺就像仰望頭頂浩瀚星空,深邃中透著令人心悸的力量。
  此劍正是陳汐在星辰世界煉制二十五年之久的符兵道寶——劍箓!
  劍身內部以青帝木皇神箓坐鎮,孕養劍箓之靈性。
  劍體表面以赤帝火皇神箓坐鎮,熔煉劍箓之雜質。
  劍之脊梁以黃帝土皇神箓坐鎮,凝聚劍箓之堅硬。
  劍之鋒刃以白帝金皇神箓坐鎮,磨礪劍箓之鋒芒。
  劍之紋理以黑帝水皇神箓坐鎮,洗滌劍箓之柔韌。
  而其劍胚,則是煉制仙家寶貝的仙材殺戮之鐮煉制而出。
  五道神箓、一柄殺戮之鐮,各自按照不同的方式,令這柄劍箓成為了具備無限增長空間的神兵利器。不過五道神箓僅僅只徒具其形,還沒有融入道意、道域、天地大“勢”,更沒有凝聚出天地神靈,所以此刻這柄劍箓只能稱得上是一柄雛形而已。
  即便如此,此劍的威力也相當驚人,陳汐曾拿一柄玄階極品劍器測試其鋒利,結果被劍箓切豆腐似的,輕松斬為兩截,厲害之極。最為重要的是,這柄劍箓具備五道神箓,循環相生,衍化出種種妙用,對道意的運轉,還具有著不可思議的加持作用!
  嗤嗤……
  一陣凜冽如刀的氣流破碎聲響起,陳汐眼眸一瞇,就看到漫天金網已快要逼臨自己頭頂,那鋒銳的氣流吹得自己眼皮一陣刺痛。
  “離劍道!”
  陳汐沒有猶豫,手腕輕揚,劍箓乍起,朝頭頂鋒芒金網橫掃而出,暴烈肆意的火行道意化作滾滾火浪,咆哮而出。
  哞!
  一聲在場眾人從未聽過的野獸咆哮傳出,渾厚的嘯聲,驚天動地,聲震四野。
  然后眾人就看到,一道恐怖的火光沖天而起,那是一頭赤紅色莽牛,高足有十幾丈,長能有九丈,四蹄踏著烈焰,渾身沐浴在洶洶火焰中,一支獨角如彎刀刺空,閃爍赤紅火芒,似要焚化蒼穹。
  “太初神獸,離火莽牛!”
  “據說此獸乃是在本源火行大道中孕育而出的先天靈獸,是火之道意的化身之一,只有掌控火行大道的修士,在運用道品武學時,才會蘊生出這等異象啊!”
  “厲害,難道陳汐對火行大道的掌控,已經達到了小成的小成地步?”
  火牛騰空,映現世間,整個天地都像被染成了一片火光,目睹此幕,在場眾人無不想起了修行界一直奉行的一個金科玉律。
  據說這天地間的道意,無論大道小道,按照領悟程度的不同,分作基礎、小成、大成、圓滿四個境界。每個境界又分作三階。而這四大境界,十二階次又被稱作為“道意四境登天十二重樓”!
  這句話意思很簡單,道意境界可以視作登天之階梯,總計十二階,四個境地,修士一步步修煉,可以舉霞飛升,羽化登仙。
  而在修士所掌控的道意境界,達到小成地步時,就會出現道意化形的異象,如同眼前的這一頭離火莽牛,是火行大道的達到小成境地,才會產生的一種異象。并且當修士把道意領悟到這種程度,已經可以開始凝聚道域了!
  特別要說的是,道意化形這種異象,只有大道意境才會生出,小道則不能。
  哞!
  哞!
  仰天咆哮聲中,離火莽牛騰空而起,橫沖直撞,四蹄如崩天之印,一腳跨出,虛空崩碎,輕松撕裂那覆蓋而下的金網,頭頂牛角一挑,整張由金焱劍芒組成的大網,被挑飛,繼而被挾帶著熊熊火焰的牛蹄踐踏、揉碎、熔化一空。
  僅僅剎那之間,魏越子的一招金焱鎖空被摧枯拉朽般瓦解,再無任何威脅力,而那頭離火莽牛也隨之消失。
  這自然是陳汐有心為之,他可不想就現在殺了魏越子,在星辰世界閉關三十年,除了前二十五年煉制劍箓,剩下的五年時間,他除了打坐修煉,就是參悟道意,演練《萬藏劍典》和《大湮滅拳》。
  似是因為煉制五道神箓,令神魂之力變強的原因,陳汐在修煉這兩部武學的時候,別有一番領悟,并且對道意的運轉和推演能力變得愈發強大起來。
  可惜在星辰世界中,沒有陪練,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武道修為達到了何種地步,此刻逮住魏越子這個強有力的對手,自然得好好感受一下自己這些年來的實力變化。
  “道意化形?按照道意等級劃分,我的火行大道應該還處在基礎境地,充其量也就是第三階的水平。能夠孕化出離火蠻牛這等異象,應該是借助了劍箓的威力……”
  陳汐很明白自己對火行大道的掌握處在什么水平,不止是火行大道,其他大道也差不多都處于基礎境界,最高也只有三階的水準,距離道意小成,還有著很遠的路要走。
  而剛才劍勢當中之所以會出現離火蠻牛的異象,卻是因為手中這柄劍箓。
  在他施展出“離劍道”的時候,敏銳察覺到,坐鎮在劍箓表面的赤帝火皇神箓,因為真元的涌入,轟然運轉起來,浩瀚如煙海的無數種符紋結構同時產生了一種共鳴,從而帶動自己的力量,加持在了離劍道的劍勢上,所以才會出現剛才那一幕。
  簡而言之,就是因為劍箓對道意的加持作用,方才會令陳汐對火行道意的掌控,達到小成地步,衍化出離火莽牛的異象。
  當然,其中萬藏劍典這部道品武學也功不可沒,所蘊含的八大劍勢之一的“離劍道”本就是一種有關如何運用火行大道的劍法,再配合劍箓的加持作用,從而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妙用。
  怎么可能?!
  這一刻,即便以魏越子的孤傲自負,心頭都是掠過一抹震動,一絲不安像蔓藤一般,從內心深處蔓延而出,悄悄縈繞心頭。
  火行大道,三階之上的小成地步,這樣的悟道境界如果出現在一位天資超群的金丹境修士身上,魏越子并不會感到驚訝,但出現在陳汐身上,卻令他無法接受。
  什么時候,連半步金丹境的家伙,也能把悟道境界掌控到這種地步了?
  還有那種劍法,分明也是一部珍貴的道品武學。
  一個窮鄉僻壤小城市的修士,又從哪里得到的道品武學?難道如今道品武學多的都已經爛大街了?
  但不管如何作想,魏越子終于開始感覺到,這個被他認為可以隨意抹殺的半步金丹的家伙,已經具備了可以與自己一戰的資格,再不敢心存任何的小覷。
  “還有什么厲害手段,盡數施展出來吧!”陳汐淡然說道,心中卻是有些迫不及待嘗試一些其他劍勢了。
  其實從戰斗開始,直至現在,他一直沒有施展出全力,哪怕對戰的是一位金丹圓滿境修士。
  早在瀚海沙漠深處時,他的修為都足以滅殺金丹中期的修士,可以與皇甫崇明那等頂尖的金丹境高手對抗,如今又在星辰世界閉關四十年,只差度過風火大劫,就能躋身金丹境界,實力比從前提升了不止一籌,再加上他的悟道境界、道品武學、法寶無不是頂尖之極的存在,這才令他擁有了跨境滅敵的資本。
  眾所周知,修士之間的戰斗,影響戰力的因素太多,自身修為、道意境界、道品武學、戰斗經驗、戰斗天賦,法寶強弱,任何一項都與戰力息息相關。某一項強并不算什么,所有方面強,才是真正的厲害。
  自身修為,陳汐已是半步金丹境修為,修煉的冰鶴訣、混洞太虛功都是頂尖級的煉氣功法,令得他自身真元也是比尋常修士渾厚出十倍左右。
  道意境界,他掌握著十余種道意,并且無不是大道,沒有一種小道,也是超出尋常修士一大截。
  道品武學,《萬藏劍典》可是大楚王朝修行界公認的最難修煉的劍法,若細細劃分,這部劍法在道品武學中,也是出于頂尖行列。
  戰斗經驗,陳汐從離開松煙城之后,就一直在不斷的戰斗中,若論兇險和豐富,絕不是魏越子這等角色可以比擬的。
  戰斗天賦,就涉及到對戰斗的掌握和把控了,在這方面,陳汐也可以說是驚艷絕倫了,早在先天境界時,他就以一張冰錐符,成功從李家大總管手中救走了弟弟陳昊和白婉晴,他對戰斗的敏銳洞察力,以及運籌帷幄的掌控度,走到今天,也不知得到了多少人的贊嘆。
  法寶方面,換做以前,這或許是陳汐一個軟肋,限于修為境界的影響,也只能全力施展玄階極品法寶,沒法和金丹境修士手中的地階法寶相抗衡。但如今卻不同了,劍箓的出現,已經超越玄階極品,并且還有著無限的成長空間,絕對是一件神兵利器。
  這些方面,僅僅只是陳汐實力的一部分,若算上他的煉體修為,所掌握的神通功法,神魂力量,以及神魂攻擊法門的話,說出去非嚇死一群人不可。
  “該死!真是該死!”
  魏越子面色陰沉無比,孤傲冷峻的氣質蕩然無存,悉數化作了冷厲狂怒的殺機,陳汐的聲音雖輕淡,但卻像一根根利箭一樣,戳在他的心頭,令他感到無盡的恥辱和憤怒。
  “一劍驚空斬四方,金焱破殺遮蒼穹,八荒裂地誅魑魅,天地無常劍有常……陳汐,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金焱劍道三大殺招,劍雨殺!”
  轟!
  魏越子驟然發威,手中劍器當空流竄,就像一條橫亙蒼穹的大河,金浪滔天,驚濤拍岸,凌厲肅殺之氣震得天地都在顫抖,無盡劍氣大河匯聚成漩渦,轟然落下,好像一群劃破蒼穹的刺眼流星雨。
  這一刻,整個天地都被金燦燦的劍雨覆蓋。
  ————
  PS:這一章描寫的道意境界,原本想著用一個大篇幅來描述的,但那樣的話太枯燥,所以刪減了一大半,留下了一小撮,等有機會,我會寫一個關于道意的忒子發在書評區,方便大家理解。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