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72 五行神雷


  僅僅三招。品書網
  林秋靈這位五元劍派的金丹女弟子就橫死當場,這也難怪,目睹了陳汐與魏越子的戰斗,她的斗志喪失,早早萌生退意,而陳汐則抱著殺人滅口的心思,全力出手,此消彼長之下,林秋靈焉有活命的機會?
  不止是林秋靈,那重傷昏迷未醒的孟赤行、以及跟隨他們的十余名黃庭境仆人也被陳汐毫不留情地誅殺一空。
  至此,五元劍派前來援助的一行人,悉數被誅,這是在場眾人誰都沒想到的結局。
  血腥彌漫,嗆人眼鼻。
  在場眾人看著地上那一灘灘血跡和尸體,心中五味俱全,直至此時他們猶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陳汐造成的。
  尤其是看到林秋靈這個活色生香的女人,被陳汐眼睛都不眨地殺死,芳魂永逝,令他們所有人都膽寒不已,在他們心中,陳汐已經成了一個冷酷無情的劊子手,殺人不眨眼,心狠手辣,干起殺人滅口的勾當,毫無忌憚,根本就不分男女老幼,說殺就殺,冷血狠辣之極。
  不過,也正因為陳汐充分展現出的鐵血手腕,震懾住了在場眾人,令得他們不敢把此事泄露出去,擔心惹了這樣一位殺星,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諸位道友,這些人貪婪無度,死不足惜。如今我兄長閉關而出,他的實力大家想必也都看到了,有他在,諸位也無須擔心獸災蔓延。不過以防萬一,大家還是速速趕回族中,把本家子弟遷來我陳家宅邸中定居,如此一來,就更安全了,諸位以為如何?”陳昊目光一掃眾人,突然說道。
  “那是當然。”
  “陳家主為我等著想,我等哪有不遵從的道理。”
  “正是,我等這就去召集族人,趕來陳家,共度難關。”
  這些松煙城各大勢力的首領,紛紛開口贊同,見識了陳汐的厲害,他們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你真的要收容這些人背后的家族成員?大哥同意這樣做么?”陳家宅邸后院中,翡冷翠皺眉問道。
  陳昊吐了一口濁氣,笑道:“大哥才不會理會這些瑣屑小事,更何況,把這些各大家族的族人收容在咱們陳家,也是為了咱們陳家考慮。”
  翡冷翠如今雖為人母,但她當年可是流云劍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自是聰慧異常,一瞬間就想明白其中管竅,笑道:“原來如此,大哥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五元劍派的弟子,而咱們把這些勢力背后的族人容納在咱們陳家,也可以起到警告作用,誰要想泄露此消息,也得考慮考慮這些族人的安危,對吧?”
  陳昊哈哈大笑,點頭道:“正是如此。”
  “父親,你笑什么?趕緊陪瑜兒練劍,我長大了,也要像大伯一樣奪下潛龍榜大比第一名。”小陳瑜拎著一柄小木劍,跑進了屋。
  ——
  房屋中,陳汐盤膝而坐。
  今天的戰斗,令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了清晰的認識,尤其是星空之翼和劍箓,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一個在速度上擁有著壓倒性的優勢。
  一個則對自己所施展的道品武學有著強大的加持作用。
  兩者一結合,起碼令自己的實力暴漲了三成左右,按照陳汐推測,就是皇甫崇明、柳鳳池、蠻洪、林墨軒、蕭靈兒這等頂尖級別的金丹境強者,只怕如今也遠非自己的對手了。但是和卿秀衣對比的話,卻明顯要稍差一籌……
  不是陳汐不自信,而是隨著修為的提升,令他對卿秀衣實力的認知愈發深刻起來,要知道這女人可是能夠跟涅槃境的梵云嵐打一個旗鼓相當,其修為雖是金丹境界,但其具備的戰力,已經超出了金丹境的范疇,不能以常理衡量。
  “或許,等我進階金丹境界,就可以和卿秀衣比肩了?不對,這女人是天仙轉世之身,我在進步時,她同樣在進步,想要攆上她,恐怕沒有那么容易……”
  陳汐思來想去,得不出結果,不由搖了搖頭,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星空之翼乃是一門神通功法,極容易被人認出自己的煉體修為,日后對戰時,倒是不宜暴露出來,幸好在星空之翼的傳承中,擁有遮掩氣息的法門,倒也不用我再去苦苦琢磨。”
  在陳汐心中,煉體修為完全可以當做自己的一種殺手锏,知道的人越少,越能起到出其不意的妙用。
  “至于劍箓,倒是不用怎么隱瞞,此劍乃是符兵道寶,誰都看不出品階,只要不被人知道其奧秘就足矣。”
  想到劍箓,陳汐心中一動,張嘴吐出一段霞光,旋即化作了三尺長的劍箓,古樸簡約的造型,黑曜石般漆黑暗啞的劍身,令它看起來并不怎么起眼。
  但只有陳汐知道,劍箓的威力有多么強大,它擁有著幾乎無限的進化空間,更對道意力量有著加持作用,若流落到外界,必然會引起整個修行界的震動。
  “如今青乙神木、太沖之金、丙火神晶、壬葵玄水這四件寶物,坐鎮在四種神箓中,能夠時時刻刻孕養著劍身的靈性、磨礪劍刃的鋒銳之氣、煉化劍體的雜質,洗滌劍表的紋理。劍脊中的黃帝土皇神箓,也被我以混沌息壤坐鎮,對劍身的堅硬也有著極大補益作用。按道理來說,劍箓的品質已不亞于地階極品法寶了……”
  想了想,陳汐還是決定親手試一試劍箓的真正的威力。
  嗡!
  一柄刺眼的金色長劍出現手中,劍身狹長,薄如蟬翼,上邊篆刻著繁密玄奧的符紋圖案,散發出濃郁的庚金之氣,此劍乃是魏越子死后留下,名為碎痕,是一柄地階極品級別的劍器。
  砰!
  一咬牙,陳汐全力運轉劍箓,狠狠斬在碎痕劍上,金芒迸濺,便聽一聲振聾發聵的響聲之后,那碎痕劍上,赫然出現一道豁口,只差一指距離,就會從中斷裂。而手中的劍箓卻是安然無恙,完好無損。
  “厲害,劍箓的力量差不多已經超越地階極品!”陳汐心中一陣驚嘆,大致可以確定,劍箓如今的品質,應當是地階極品之上,但卻比天階法寶略有遜色,因為換做一件天階下品劍器,足以一劍斬斷地階極品法寶了。
  當然,這還要看使用者的修為如何,在天仙手中,就是一件廢銅爛鐵,都足以斬碎天階法寶,這是自身力量所造成的,而非法寶自身的品質決定。
  陳汐的測試方法雖粗魯,但卻是拿法寶品質來對拼,其結果也不會差到哪里。
  在總結了今日戰斗的經驗和不足之后,陳汐沒有絲毫懈怠,又馬不停蹄地拿出記載《大湮滅拳》的暗金色玉簡,細細參悟起來。
  再有不足兩年的時間,群星大會就要開始,到時候整個大楚王朝各個地域的天才都會從四面八方匯聚錦繡城,進行一場盛況空前的比武盛宴,這對每一位年齡在三十歲之下的金丹境強者來說,無疑是一次揚名立萬,聲震八方的好機會。
  并且在群星大會排名前十者,更可以代表大楚王朝,進入太古戰場,爭取進入玄寰域的名額!
  陳汐參加群星大會的終極目標,就是贏得進入玄寰域的資格,至于揚名立萬,出人頭地,他倒是不在乎。
  不過,暫且不提進入玄寰域的資格,就是在群星大會上,想要贏得前十名,也絕非想象中那樣簡單。
  想一想吧,能夠參加群星大會的角色,可都是三十歲以下的金丹境強者,他們來自大楚王朝五湖四海,數量也是龐大的驚人,其中必然不會缺少像皇甫崇明那等驚采絕艷級別的天才級人物,就是想卿秀衣這等妖孽般的存在,也肯定不止一個兩個。
  如此多天才強者搶奪前十的名額,其難度也就可想而知。
  也正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陳汐才會如此拼命地修煉,不敢有一絲的懈怠,相較于其他人他如今連參加群星大會的資格都沒達到!
  原因很簡單,他還沒有進階金丹境界,按照群星大會的規定,只有三十歲以下的金丹境修士才能參加。
  也由此可知,陳汐如今面臨的壓力究竟有多大了。
  而想要進階金丹境界,又必須歷經一場令任何修士都談而色變的風火大劫,同樣絕非想象中那樣容易。
  在星辰世界閉關的三十年中,他早已把煉氣修為臻至黃庭圓滿境界,更隱隱有著突破金丹境的跡象,但卻遲遲不敢邁出那一步,原因就是風火大劫的存在。
  不過陳汐倒也并不急,距離群星大會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時間足夠充足,他打算尋覓一個最佳的破境時機,再去突破金丹境界,這才是上上之選。
  蹬!蹬!蹬!
  就在陳汐一心參悟《大湮滅拳》的時候,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只聽聲音,就引起了陳汐注意,“弟弟的心情似乎有點慌亂啊,難道又發生了何事?”
  他站起身來,打開房門,陳昊恰已來到門前,看見陳汐,他略帶尷尬道:“哥,這次恐怕又得麻煩你了。”
  “發生了何事?”陳汐揮了揮手,打斷陳昊的話,他知道,弟弟既然這樣說,那說明此次的麻煩必然不會小了,否則他決不會來打擾自己潛修。
  “就在剛才,南蠻深山中又沖出一群妖獸,約莫有上千之眾,其中有有上百紫府境大妖,術士的黃庭境大妖,氣勢洶洶,規模遠超往日。”
  陳昊飛快說道:“尤為嚴重的是,這批獸群中,有著兩頭金丹境大妖坐鎮,若沖進松煙城,整座城池恐怕就不保了。”
  陳汐眉頭一挑,獸群達到這等規模,已經和獸潮差不多了,想一想,上千妖獸鋪天蓋地地涌來,那情景的確可怕之極。
  陳昊舔舐了一下嘴唇,繼續說道:“原本若如此,我也不會麻煩你的,但如今其他各家勢力的族人,都正在朝咱們陳家趕來,一時半刻,恐怕不能搬遷完了,如獸群來犯,只怕……”
  “咱們走!”
  沒等陳昊說完,陳汐便已踏步而出,朝松煙城外飛掠而去,他知道多耽擱一點時間,對其他人而言,危險就多一分,必須速速做出反應。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