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73 主仆重逢

中原地區,整個大楚王朝遼闊疆域中的核心之地,人杰地靈,繁華鼎盛,素有錦繡中原之稱。
  傳聞,世上沒有什么珍寶,是在這里買不到的,世界上沒有什么秘密,是在這里打聽不到的,天地間沒有什么美味,是在這里品嘗不到的,稱得上是無所不容,涵蓋天下。
  一面在落霞河上空飛行,一面翻閱著玉簡地圖,陳汐突然看到,遠處的地平線上,一座龐然無比的黑影升騰起來,高達千百丈,仔細一看,居然是一座雄渾壯闊的城池,仿似與天接壤,一眼竟看不出有多高!
  嗖!嗖!嗖!
  遁光如雨,霞光沖霄,形形色色的修士,或催動遁光,或駕馭飛劍,或運用自身神通,像雨點似的朝城中落去。
  “厲害,那些修士中竟然無一不在紫府境之上,黃庭境、金丹境占據一大部分,其中更有數位涅槃境強者……似乎這里的修士境界水準,都遠遠超過了南疆地區。”
  陳汐擴散出神識,略一打量,心中頓時驚嘆不已,南疆和中原只隔著一條落霞河,但卻像隔著兩個世界一樣。
  臨近楓葉城,陳汐見羅通、秦雨薇歸心似箭,當即與他們辭別,幫他們到這里,已經足夠了,更何況這兩人明顯有什么難言之隱,心事重重,還是不去打擾他們為好。
  懷著這樣的想法,陳汐帶著木奎朝城門行去。
  這楓葉城雖說位于中原邊緣之地,但卻比南疆龍淵城不知大了多少倍,路面上的青石一塵不染,光滑如鏡,到處都是鱗次櫛比的高大建筑,金碧輝煌,雕龍畫鳳,街道也是寬敞筆直,行人如織,卻沒有半點的擁擠之感。
  一株株高大古老的楓樹,矗立在城市的每個角落,楓葉如火,遮天蓋地,遠遠望去就像在城市上空鋪砌的一片如火云霞,蔚為壯觀。
  漫無目的地走在楓葉城中,竟然讓陳汐有一種目不暇接的感覺,這里的一切都如此繁華,如此不同。
  “主人你看那里,是不是就是黃天道宗所在的玄黃山?”木奎突然一指遠處,開口說道。
  陳汐抬眼一望,就看到在那極遠處的地方,有著一座氣勢磅礴的巨山,直聳入云,猶如擎天之柱,通體沐浴在一片玄黃色的霧氣之中,雖然隔著不知有多少里地,卻仍舊令陳汐感到一股沉凝渾厚,不可撼動的磅礴氣勢。
  這股氣勢是由那山峰四周的玄黃色霧氣散發出的,迷迷蒙蒙,似乎一縷霧氣都可壓碎一道山嶺,沉重之極。
  陳汐點點頭。
  據說這座玄黃山乃是由一縷玄黃之氣所化,普通人或許認為,玄黃為混沌之氣,但在修士眼中,這玄黃之氣卻是萬物之母氣,玄為天精,黃為地髓,天地精髓,謂之玄黃。
  在天地間,擁有玄黃之氣的地方,無不是難得一見的洞天福地,黃天道宗能把山門建在玄黃山上,并且延存萬年而屹立不倒,其底蘊的確非尋常宗門可比。
  在楓葉城逛了半天,陳汐尋覓了一個酒樓,訂了兩間上房,這才叫木奎一起,坐在酒樓二樓臨窗位置,叫了滿滿一桌美味菜肴,和兩瓶楓葉城特產美酒楓露釀,大快朵頤起來。他身上還有不少的靈石、靈液,倒也不用擔心消費不起。
  “聽說了嗎,天寶樓三日后將會舉辦一場大型拍賣會,據說更有一顆玄衍融虛丹將拍出呢。”
  “不會吧?據說此丹能幫助修士在進階金丹境時,提升兩成的進階幾率,如此寶物,怎會有人舍得拍賣掉?”
  “大驚小怪,如今距離群星大會就只剩下一年多一點的時間了,哪個黃庭圓滿境修士不希望在這段時間內進階金丹境界?天寶樓拿出一顆玄衍融虛丹拍賣,明顯是準備趁機大撈一筆呢!”
  “怪不得這些天來,咱們楓葉城涌入了這么多黃庭境修士,原來都是為了玄衍融虛丹而來啊。”
  “誰說不是呢,只要進階金丹境界,年齡又不超過三十歲,誰不希望去見識見識群星大會的盛況?更何況據我所知,此次拍賣大會上,還會出現一些厲害的地階極品法寶,其價值不在玄衍融虛丹之下。”
  “嘖,如此看來,此次天寶樓舉辦的拍賣大會,完全是為那些參加群星大會的修士開設的啊。”
  ……
  這座酒樓生意很不錯,二樓也坐滿了各式各樣的人物,此刻大都在七嘴八舌討論三日后的拍賣大會,顯得熱鬧無比。
  “玄衍融虛丹?”
  陳汐驚訝不已,也是頗為心動。據說此丹內蘊含著一絲神秘的玄衍之氣,能夠在修士渡風火大劫時,起到壓制和化解的作用,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罕見寶貝。
  別看此丹只能提升進階金丹境的兩成機會,對修士而言,多一分把握,無疑要多一分勝算,誰都不會嫌少了。更何況這世上渡劫金丹境失敗的例子中,可大多都是只差這一分兩分的把握!
  “地階法寶我倒是不缺,不過若能得到這一顆玄衍融虛丹,渡劫時,起碼能讓我有九成的把握。”陳汐暗自思忖,他之前曾潛心推算過,以自己如今的修為,想要渡過風火大劫,成功的把握只在七成左右,如果能擁有一顆玄衍融虛丹,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已經再不用擔心會渡劫失敗。
  “走,去天寶樓看看。”陳汐當即起身,帶著木奎離開酒樓。
  ——
  楓葉城的天寶樓,位于東北部,由九座高大宏偉的宮殿組成,這九座宮殿全部都是由罕見的凝脂白玉堆砌而成,上邊篆刻各種禁制符紋,散發出的力量波動直沖九霄。
  此刻正有大量的修士在天寶樓內進進出出,川流不息,顯得繁華無比。
  當陳汐來到這里時,望著那九尊宛如仙宮一樣矗立天地之間的恢弘建筑,也不由暗暗咂舌,相較于眼前的這座天寶樓,南疆龍淵城、嵐海城內的天寶樓,都要略遜一籌,黯然失色。
  “天寶樓,也不知其背后主人究竟是水華夫人,還是另有其人……”陳汐收斂了一下心神,朝天寶樓內走了進去。
  居然沒有侍者來接待他。
  不過想想也是,他如今所展現的只是黃庭圓滿境的氣息,在這里顯得十分普通,一抓一大把,再加上這些日子天寶樓生意火爆之極,連侍者也不夠用了。
  當然也有例外,只有一些金丹境高手,才會有天寶樓的侍者出來接待,熱情相迎,而金丹境以下的,只是算普通顧客。
  幸好木奎是金丹境界,雖說是妖修,但同樣受到了天寶樓侍者的熱情接待,陳汐反而跟著沾了光,跟隨著走了進去。
  “主人,我……”走在前邊的木奎有點不安地傳音道。
  “別瞎想那么多了,你走你的就是,這次咱們換一換身份,我是侍從,陪在一側服侍你。”陳汐笑了笑,倒也沒感覺什么。
  “哎,”木奎撓了撓頭,心中大定,旋即神色一肅,昂首挺胸,倒也很快進入了“主人”角色。
  天寶樓內的空間十分浩大,身處其中,就像走進另外一個世界一樣,其空間明顯被厲害人物施展法力擴展過。這里邊擺放著琳瑯滿目的寶物,丹藥、法寶、典籍、靈材……無所不有,眾多修士在其中川流不息,徘徊著,觀看著。
  突然,陳汐發現了在天寶樓大殿深處,有著一眾強大的氣息,顯得與周圍其他人格格不入。
  并且其中一道氣息,隱隱讓陳汐有種熟悉的感覺,他抬眸一掃,心中不由一驚,居然是黃天道宗的金丹核心弟子林墨軒,而在他身邊,擁簇著七八個金丹修士,眾星拱月般圍攻著他,排場十足。
  “黃天道宗是楓葉城第一勢力,林墨軒出現在這里倒也合情合理,他四周的那些金丹修士,只怕都是黃天道宗的弟子。”陳汐心中的驚訝一閃即逝,便即走進人群中,有意避開了林墨軒等人。
  雖說他如今有很大把握殺了林墨軒,但在此地,卻絕對不是動手的最佳地點。畢竟此地是人家的地盤,自己人單力薄,一旦出手,只怕瞬間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主人,那侍者問我,咱們需要購置些什么東西,您看?”木奎突然傳音道。
  “告訴他,出手一些法寶,并且都是地階極品的。”陳汐沉吟許久,緩緩說道,在瀚海沙漠深處時,他曾從皇甫崇明等人手中,奪取了十余件地階極品法寶,像皇甫崇明的九蟒定乾鼎,林墨軒的黃天道劍、蕭靈兒的靈樞火劍等等。
  這些寶物品相無一不處于頂尖行列,不過自己使用的話,會招來很多麻煩,倒不如統統賣掉,干凈省事,還能攫取一大筆財富,在三天后的拍賣會上也能用得上。
  “出手地階極品法寶?”那女侍者眼睛一亮,笑容愈發迷人,拱手道:“前輩請跟我來,我們這里有專門的貴賓室,就是為像您這樣的客人服務的。”
  貴賓室中,那名女侍者把陳汐和木奎引進來,就悄無聲息地退去,若大的空間里只剩下兩人。
  這件貴賓室的確極為遼闊,裝飾得富麗堂皇,猩紅地攤鋪地,青銅香爐裊裊冒煙,明亮的月霞燈籠掛滿房間,飄灑下清冽如水的柔和光華,在其墻壁上,還掛著一幅松鶴萬壽圖,筆力蒼勁,畫風肆意,那一道道筆畫之間,竟隱隱約約還透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浩瀚氣息。
  “這應該是以畫入道的高手所書畫,其上涌動的氣息應該是那位畫道圣手所留下的精神烙印。”陳汐默默觀察著,心中也不得不感慨,天寶樓的確是大手筆,連這等寶物都成了裝飾品懸掛在這里。
  “主人,您真的要賣地階極品法寶?”木奎問道。
  “那些寶貝被我奪走,本就令其主人生了一肚子氣,若我再拿出來自己使用,恐怕會引起極大的麻煩,還是賣掉妥當。”陳汐隨口答道,隨即似意識到什么,笑道:“木奎,你還缺一件趁手的武器吧,不急,等賣了這些寶物,我幫你買一件更好的。”
  “那小的先謝謝主人賞賜了。”木奎撓著頭嘿嘿傻笑起來,顯然被陳汐說中了心事,感到極為高興。
  “木奎道友在么?”就在陳汐和木奎對話的時候,突然之間,這個富麗堂皇的貴賓室外面,一道聲音冉冉傳遞進來,宛如天籟。
  ——
  ps:抱歉,前邊的章節數搞錯了,已經修改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