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76 化龍池


  第二更!感謝兄弟“西門醉酒-后”2個666和1個888打賞捧場,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3666打賞捧場,兩位土豪,泥嚎,握爪!
  ——
  陳家現在忙碌一片,千畝范圍的家宅里,人影幢幢,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奔來跑去,呼兒喚女,亂糟糟的。品書網(www.booksrc.net)
  這些都是松煙城各大勢力的眷屬、子弟、仆婦一流,為了躲避獸群侵害,也只得暫時離開家園,躲進了有太炁微塵劍陣防護的陳家。
  不過人數卻著實有點多了,松煙城的一個勢力,大的有數千號人,小的也是數百人,在同一天內蜂擁似的搬遷至陳家,可想而知陳家現在有多熱鬧。
  幸好這些人的行囊和貴重物品都能存放在儲物法寶中,雖說足足有上萬人聚攏在陳家宅邸內,倒也并不顯得擁擠。
  不過這下忙壞了陳家的仆婦和小廝,又要幫著分配房屋住處,又要幫著維持秩序,有時還不得不幫著其他家族之人,尋找一下跑散在人群中的孩童,那模樣簡直恨不得多長一雙手,多生一雙腿。
  “天殺的小混蛋,再亂跑,小心被妖獸吃了!”
  “小兄弟,不知我等的住處可否幫忙安排一下,喏,這是一些元石,不成敬意,還請笑納哈。”
  “什么?住處不夠用?讓我們去演武場自己修建房屋?好吧,那也只能這樣了,那誰,去劈一些巖石,要四四方方的,幫著一起壘砌房屋!”
  亂糟糟的聲音,喧囂在陳家宅邸的上空,這也成了整個松煙城唯一還熱鬧著的地方,其他區域早已死寂沉沉,只有一些野狗在撒歡亂跑。
  就在這喧鬧的氣氛中,陳汐和木奎回來了。
  刷!
  看到陳汐,路徑上黑壓壓的人群,自動讓出一條筆直大道,那喧鬧的聲音也隨之變得沉寂起來,所有的目光都望向陳汐,帶著深深的敬畏和崇敬。
  這里有絕大多數人還是多年來第一次見到陳汐,看到這個之前人人笑話的掃把星,如今成長為松煙城的一個傳奇人物,沒有誰心中不驚嘆連連的。
  甚至有人后悔當年曾譏笑辱罵過陳汐而畏懼,也有人后悔因為當年沒有與陳汐攀上一段交情而捶胸頓足,世間眾生相,在此刻展現得淋漓盡致。
  不過當看到緊跟陳汐身后,眼眸碧綠,身上涌散著一絲若有若無妖氣的木奎時,在場眾人心中都是一驚。
  妖修!
  還是金丹境大妖!
  有一些眼睛毒辣之輩,瞬間就看出了木奎的身份和境界,只感覺頭皮發麻,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頭金丹境大妖,怎會跟在了陳汐身后?
  尤為令他們愕然的是,這頭大妖跟隨在陳汐身后,低眉順眼,簡直就像一個忠心耿耿的侍者仆從一樣,毫無身為金丹境強者的風度。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是陳汐降服了這頭金丹境大妖?
  想到這,在眾人心中陳汐的實力愈發深不可測起來,甚至還帶著一絲盲目的崇拜,以半步金丹境的修為,降服金丹境的大妖為奴仆,這等人物,松煙城又有哪個能與之比肩?
  人群中,有一個俏麗少女猶豫再三,終于鼓起勇氣,決定跟陳汐打個招呼,然而就在她打算呼喊的時候,卻被身旁的白衣青年制止了,低聲傳音道:“師妹,如今陳汐已今非昔比,說不定都忘了咱們,你去打招呼,他若沒認出你那多尷尬。”
  俏麗少女一愣,眼眸望向另一個相貌敦厚的青年,傳音道:“曲師兄,你也這么認為?”
  敦厚青年猶疑片刻,也是點了點頭。
  這兩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紅葉學府的陸少聰、曲誠和段英,三人曾在南蠻山外圍,被銀風豹群所困,被陳汐解救,方才僥幸保下性命。
  并且在南蠻試煉的時候,段英被李家長子李淮差點殺死,危機時刻,也正是被路過的陳汐救下。
  這對段英而言,陳汐無疑令她重獲了兩次,心中對陳汐可謂是感激中帶著崇慕,此時乍見到陳汐,她自是難捺心中的激動,想跟陳汐打個超乎,說一聲謝謝。
  不過見到陸少聰和曲誠反對自己,她又猶豫了,是啊,如今陳汐實力強大,凌駕于松煙城所有修士之上,又與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結拜為兄弟,地位也是崇高無比,已經不是自己能同輩論交的,若自己再冒然打擾,不是其他,就說陳汐萬一認不出自己怎么辦?
  “都七八年過去了,往日情分只怕陳汐早已不記得,更何況咱們和陳汐也是萍水相逢,更多次受到他幫助,豈敢再去叨擾他?”陸少聰嘆息道,他何嘗不想跟陳汐攀一攀交情,可惜現實也是他無法反抗的。
  “他走過來了!”曲誠突然道。
  陸少聰和段英一怔,齊齊抬眼望去,果然就看到陳汐已距離自己等人不到一丈的距離,心中不由想到,他……會認出自己嗎?
  這一刻,哪怕他們早已做好被陳汐無視的準備,心中卻仍舊不爭氣地砰砰直跳起來,感覺時間就像靜止了一樣,又是期待,又是糾結。
  然而令他們失望的是,陳汐并沒有認出自己三人,而是擦肩而過,朝前走去。
  原來,他果然記不得自己了……
  陸少聰、曲誠和段英三人心中都是說不出的失落,他們更是敏銳注意到,身后的師兄弟們,看向自己三人的目光都變得怪異起來,似是嘲諷,似是哂笑,令他們心中愈發難受起來。
  “早知道,就不告訴他們了,如今卻成了一個笑話,以后我在紅葉學府,哪里還抬得起頭?”段英懊惱不已,后悔把自己和陳汐的一些淵源,告訴了這些個師兄弟們。
  “事已如此,段師妹也不必沮喪了,畢竟咱們和陳汐已經不是一路人了。”陸少聰安慰道。
  “唉。”曲誠卻是重重嘆了一口氣。
  就在三人懊惱的時候,突然感覺周圍的氣氛變得怪異起來,好像在場所有的目光都在朝自己這邊望來,令得他們有點不知所措。
  “一別多年,原來你們三個還是在一起啊。”一道溫和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三人抬起頭,這才發現陳汐不知何時,已立在自己身前了!
  “你……怎么又回來了?”段英傻乎乎問道,她已經被這一幕沖擊得大腦空白了。
  “抱歉,剛才一直在想事情,沒有留意這邊。”陳汐歉然道,他剛才的確在想事情,因為遠古神魔的出現,他不得不慎重對待。也是在木奎的提醒下,他才注意到了三人。
  也不怪木奎提醒,陸少聰三人的神情和氣息因為激動,迥異于其他人,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這才稟告給了陳汐。
  “在紅葉學府就我們仨玩得來,所以就一直呆在一起。”陸少聰連忙答道,顯然很高興陳汐沒有無視他們。
  “嗯,嗯。”老實敦厚的曲誠只剩下點頭了,似是激動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不止他們三人激動,陳汐心中也是升起一層波瀾,無法平靜,看見陸少聰三人,他不自覺就想起了以前的種種,張氏雜貨店的張大叔、清溪酒樓的馬老頭、裴姵、喬南……如今,這些人卻都已不在了。
  “相逢即是緣,我也沒什么好東西送你們,這里有三套黃階法寶,以及一些修煉所用的丹藥,對你們突破境界又很大幫助。”
  說著,陳汐隨手一翻,出現了一些護手、護甲、靴子、玉佩等等法寶,無不在黃階極品行列,寶氣流轉,煙霞繚繞,其中還有數個品相不凡的寶瓶,里邊裝著一些靈丹妙藥。這些都是他這些年從敵人尸體上搜刮來的,也沒具體清點過,一直堆放在浮屠寶塔中,用來送人卻最是方便。
  “這怎么行,太貴重了!”三人差點看花了眼,連連推辭不已。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充滿艷羨,這些法寶無不是黃階極品,還都是成套的,再加上那些玉瓶中的丹藥,價值簡直無法估量啊!
  當然,這只是周圍眾人的看法,在陳汐眼中,這些法寶自己都已用不上,價值也大不到哪里。
  “收下吧,留在我身邊也沒用。”陳汐以不容拒絕的口吻說道,在松煙城,隨著張大叔、馬老頭他們一個個罹難,他已經沒什么朋友,此時得見三位故人,心中感慨之余,就想要幫他們一把。
  三人又推辭了一番,也就收下來了,能讓陳汐送出的東西不會差,更何況陳汐把他們當做朋友才送出寶物,這是一份情誼,他們也沒理由再拒絕。
  又閑聊片刻,陳汐便即告辭三人,往大廳走去,他要和弟弟商議一下遠古神魔的事情,此事干系重大,他也不好再隱瞞下去。
  陳汐一走,現場頓時炸開了鍋。
  “段師妹,原來你們和陳汐真的有交情啊!”
  “乖乖,這可是一整套黃階極品法寶,好大的手筆!”
  “段師妹,讓我看一下,那玉瓶中究竟是何種丹藥,能夠幫助突破境界,這等丹藥可是只有在龍淵城那等大城市才能買的到啊。”
  紅葉學府的一眾師兄弟,紛紛涌上前,把陸少聰、曲誠和段英包圍起來,七嘴八舌說道,言辭之間,無不透著濃濃艷羨。
  三人卻是不動聲色地把寶物都收了起來,容光煥發,也不多說,心中卻都是在激動想著,“陳汐答應說今晚請自己三人飲酒,到時候該說些什么才好呢?”
  ——
  “遠古神魔?”正廳中,陳昊悚然一驚,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應該不假,我決定待會就前往流云劍宗,請北衡大哥親自來一趟,看看是否有御敵之策,若真無法抗衡,咱們也要趁早做好從松煙城撤離的準備。”陳汐緩緩說道。
  “可是如今其他各大勢力的族人都在咱們陳家,若是撤離的話,勞師動眾不說,速度還太慢,若那一尊遠古神魔真的臨世,只怕會出現不可預估的嚴重后果啊。”陳昊嘆息道,眉頭緊鎖。
  “事情還不至于如此嚴重,一切都等我從流云劍宗回來再說吧。”陳汐當即拍板決定,說道:“這段時間,你先把此事告之其他各家家主,讓他們有一個心理準備。”
  “哥,放心吧。”陳昊點點頭,神色重新變得堅定平靜起來,每逢大事有靜氣,這是哥哥陳汐自幼就教他的。
  “那我現在就出發。”陳汐點點頭,站起身子。
  然而就在這時——
  陡然一聲徹響九天十地的嘶吼聲,轟然從南蠻深山中傳來,令得群山蟄伏,萬物瑟瑟發抖,整個陳家宅邸都被這一道聲音震得顫抖不休。
  這聲音,宛如天神之怒吼,驚天動地!
  頓時之間,無數驚恐的尖叫響起,陳家宅邸中亂成了一鍋粥。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