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77 一路向北

感謝兄弟“醉青天”的捧場支持,感謝兄弟月若若投出的一張寶貴月票!
  ——
  嘶吼如雷,隆隆響徹天地,以南蠻深山為中心,肉眼可見的聲波四下擴散,所過之處,樹木粉碎、巖石飛濺,沙塵暴虐,松煙城那飽經滄桑的堅硬城墻也發出搖搖欲墜的顫抖聲音。
  一剎那間,整片天地都一下子冰冷起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如洪流般肆虐,方圓千里內的生靈都瞬間止音,戰戰兢兢,渾身哆嗦,心生無盡恐懼。
  “如此恐怖的嘶吼,難道那一尊遠古神魔忍不住要動手了么?”
  嗖!
  陳汐破空而起,抬眸遠眺,只見在那南蠻深山中,一道頂天立地的身影,傲然而立,那綿延高聳的山峰,竟然只堪堪到他的腰間,濃重的霧氣繚繞在他身體四周,看不清真身,可他散發出的滔天兇威卻攪亂云層,混亂虛空,宛如蓋世魔王降臨,令群山萬壑一片死寂。
  雖然只能模糊看到一道身影,但是從其身上涌散出的恐怖氣息,卻令得陳汐心中驚悸不已,隱隱有一種呼吸不暢的感覺。
  這是境界相差懸殊,所造成的威勢壓迫,如果是正面為敵,只怕單單這一股威勢,都足以摧垮任何人的斗志。
  恐怖!
  太恐怖了!
  這種感覺,陳汐曾在乾元寶庫的那一道天仙虛影中感覺到過,也曾在結拜大哥北衡身上感覺到過,他根本沒有多想就知道,這道身影的實力必然在地仙境之上。
  “是……是那一尊遠古神魔!”木奎立在陳汐身旁,心驚膽戰,碧綠的眼眸里涌出深深的驚懼惶恐之色。
  就在這時,南蠻深山中,那一道身高比天的身影霍然轉過身體,一對眼眸電閃雷鳴,像是兩團雷云嵌在蒼穹上,這樣一對眼眸不僅大的嚇人,且殺氣驚天!
  轟!
  就在這道巨大身影抬眼望來那一剎那,陳汐頓時感覺靈魂都一陣顫粟,渾身上下就像被壓在一座大山之下,直欲喘不過氣來。
  嗡!
  識海中,伏羲神像轟然涌現,億萬霞光橫空掃出,陳汐頓時感覺渾身一陣輕松,那股可怕的威勢壓迫已消失不見,宛如從沒發生過一樣,不過衣衫上浸透的冷汗卻告訴他,剛才那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嗯?”
  悶雷似的驚訝聲中,那道巨大的身影橫跨山岳,瞬息來到松煙城外,高可撐天的身軀立在那里,簡直就像一根頂天之柱。
  他似乎對陳汐的反應感到驚訝,俯視而下,一對電閃雷鳴的雙眸,就像高高懸掛在虛空的湖泊,神光迸射,刺眼奪目。
  陳汐這一刻頓時明白了螻蟻的感覺,面對這尊遠古神魔,自己就像一只螻蟻面對一顆參天大樹,那么渺小,那么不起眼。
  并且在這尊遠古神魔眼眸的注視下,他感覺渾身內外都像被看穿了一樣,再沒有什么秘密可言。
  “可惡,竟敢修煉我族煉體之術,卑微的人類,你已觸犯我神魔一族尊嚴,不可饒恕!”聲音隆隆,炸響如雷,震得群山搖晃,大地顫抖,這尊遠古神魔,似是看出陳汐修煉了煉體功法,頓時眼眸中雷云閃爍,投出無盡殺機。
  就在這頭遠古神魔出現在松煙城之前時,陳汐就已察覺不妙,連忙帶著木奎飛遁進了陳家宅邸中,此刻見這家伙對自己產生殺機,心中頓時跌落低谷。
  “該死!若這頭遠古神魔出手,只怕會殃及到在場所有人啊!”陳汐目光一掃四周,見無論男女老幼,在這頭遠古神魔的威勢下,都已嚇得跌坐在地,臉上毫無血色,神色驚恐駭然之極。
  “死吧,剽竊我族之奧義者,注定將滅亡于世。”伴隨雷鳴似的聲音,一尊擎天大手,狠狠朝下方的陳氏家宅拍打過來,狂風呼嘯,靈力飛滾,云霧澎湃。
  這一拍,簡直如烏云壓城,天地的力量都匯聚在一只手掌之中,欲要滅殺天下。
  嗡!
  然而就在大手壓迫而下時,整個陳家宅邸上空,驀地涌出成千上萬的絢爛劍光,劍吟如潮,如深淵龍吟,溝動蒼穹太陰之力,彌散出億萬道銀色的月光,澎湃森然的劍意沖霄而起,瞬間擋在大手之前。
  赫然是太炁微塵劍陣。
  咚!
  靈光顫抖,月華飛濺,遠古神魔的一掌,震得整座劍陣顫抖不已,泛起無窮劇烈的波動,仿似下一刻就將破碎一樣。
  不過,這滅世一般的攻擊,終究還是擋了下來。
  這也令陳汐懸著的心稍稍平復一些,這座太炁微塵劍陣由上萬柄地階上品劍器和九柄地階極品劍器組成,足以滅殺冥化境修士,就是地仙境強者闖入其中,一時半刻也破不了陣。
  此刻大陣未破,頓時就令陳汐意識到,這尊遠古神魔的實力,只怕正如木奎說的那樣,是地仙境界,絕不會高了。
  “陣法?可恨,若我恢復一成力量,也不至于一擊之中,連一個小小陣法都破不掉!該死,我就不信拼盡全力也破不了一個破陣法!”
  沉悶的咆哮,兇煞之氣席卷九天,這頭遠古神魔似是被激怒,右手出現一道山岳似的圖案,繁密復雜,就像符紋一樣,散發出可怖的毀滅性力量,再次拍打而下。
  咔嚓!
  太炁微塵劍陣凝聚出的光幕上,頓時出現無數道蛛網般的裂痕,其內蘊含的澎湃劍意也頓時變得紊亂,只差一分就要崩碎掉!
  陳汐面色頓時變得凝重無比,飛快逃出數千顆太清玉液丹,不要錢似的投入陣基之中,更掐動法訣,全力催動整座劍陣。
  如今太炁微塵劍陣已經成為所有人生存下去的希望,如果破掉,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所以陳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全身心操控其劍陣,再不敢有一絲的分心。
  然而令陳汐絕望的是,整座劍陣的恢復速度太慢,已經遠遠跟不上這頭神魔的攻擊速度了!
  怎么辦?
  請季禺前輩出手?不可能,前輩他自從強行收取玄磁山之后,已經在無法出現世間了。
  那現在就逃?憑借星空之翼應該有一絲希望,不過如此一來,弟弟他們恐怕就遭殃了,此計也不行。
  ……
  生死關頭,陳汐腦海中幾乎剎那間,想出千百個御敵之策,但卻悉數被他駁斥掉,面對遠古神魔這等存在,似乎任何計謀都已失效,只剩下死亡一路可供選擇了。
  其實在內心深處,陳汐一直在期許著,希望自己那位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的神秘師姐再次出現,然而直至現在,這一切卻都沒有發生。
  “哼,竟能擋住我兩掌之力,真是麻煩,不過陣法已不足以保護爾等,現在爾等統統給我死吧!”這尊遠古神魔冷冷一哼,如驚雷徹空,同時右手再次抬起,掌心符紋翻滾,散發無窮神光,一掌拍下!
  “哈哈,遍游天下數十年,尋覓奇珍異物,想不到卻在這偏遠之地碰到一頭遠古神魔,這下也要成為我囊中之物了!”
  眼見陳家宅邸和其內的所有人都將滅絕在大手之下,就在這時,一道豪邁的大笑響起,聲音瑯瑯,如黃鐘大呂,伴隨著聲音,一個穿著破爛的邋遢老道,出現在遠古神魔頭頂之上,袖袍一揮,一個通體彩霞繚繞的葫蘆,倒懸空中,朝遠古神魔噴出一股斑斕光芒。
  “找死!”這頭遠古神魔似察覺不妙,再顧不得毀滅陳氏家宅,轉身一掌朝那葫蘆拍去。
  “當!”
  手掌與那葫蘆在虛空中撞在一起,蒼穹像是被撕開,云霧破損,虛空紊亂,各種洶涌的恐怖力量爆發,光照天地,駭人之極。
  “呔!道爺的吞霄兩儀葫蘆,豈是你一個僅剩一縷精血的遠古神魔能夠抗衡的,速速束手就擒!”
  那邋遢老道當空而立,干枯的手指,一指那彩霞繚繞的葫蘆,頓時之間,整個葫蘆化作近千丈大,葫蘆表面道紋衍生,流轉著各種玄奧符紋,龍虎相吟,仙音飄渺,各種異象如同走馬觀花一樣,呈現在天地之間。
  而其葫蘆嘴內,無數的符紋交織成一段段神霞,這些神霞又匯聚成一個巨大無比的漩渦,吞吐出一黑一白兩種氣流,宛如白晝和黑夜,充盈著一股玄妙之極的大道意蘊。
  轟!
  一股可怖的吞吸之力,從葫蘆嘴中涌出,天地之間的一切,都像不受控制一樣,朝葫蘆內涌去,那等異象,簡直就像鯤鵬吞日一般。
  “該死!竟然是半仙器!這次就先放過去,下次再找你算賬!”那頭遠古神魔身軀一震,似也遭到了葫蘆的吞吸之力,眼眸中閃過一絲忌憚,當下冷哼一聲,轉身就朝那么深山中奔去。
  “既然來了,就給老道留下吧!”
  那邋遢老道長笑一聲,雙臂一振,一瞬間打出數千種玄妙之極的法訣,身上更涌出澎湃之極的力量,不是真元,而是凌駕真元之上,令無數修士夢寐以求的仙力!
  轟!
  得到老道仙力的支持,這個被稱作吞霄兩儀葫蘆的半仙器,驟然涌出一道萬丈長的匹練神霞,席卷遠古神魔那龐大比天的身軀,就朝葫蘆內拽去。
  “不!你一個小小地仙六重天螻蟻,怎可能降服得了我?我乃遠古神魔,凌駕眾族之上……”滾滾如雷的咆哮,震蕩天地,這頭遠古神魔劇烈掙扎著,每一寸掙扎,都打碎虛空,震碎大地,可怖之極。然而任憑他如何掙扎,卻是掙脫不得身體四周的神霞,被一點點朝那葫蘆中帶去。
  “若你全盛時期,老道哪敢打你的注意?可惜啊,如今的你只是一縷遺留的精血力量在支撐,又如何是老道的對手?給我擒來!”邋遢老道猛地吐出一口精血,噴向吞霄兩儀葫蘆,這么做讓他枯瘦的臉頰都是變得蒼白起來,顯然消耗巨大。
  不過效果卻是極為驚人,那葫蘆法寶中猛地沖出一頭吞天噬月的龐大獸影,身上涌動著狂暴的道意力量,一口就把那頭遠古神魔吞進肚內,而后化作一抹流光,鉆進了葫蘆內部,消失不見。
  幾乎同時,邋遢老道隨手一招,已把葫蘆拿在手中,哈哈一聲長笑,抬手把葫蘆嘴徹底封死。
  就這樣,一頭身高比天,威勢震蕩九霄的遠古神魔被封進葫蘆了!
  ——
  ps:太苦逼了,筆記本一個鍵盤鍵掉了,打字速度慢了起碼3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