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78 萬毒山脈


  遠古神魔!
  擎天大手!
  邋遢老道!
  吞霄兩儀葫蘆!
  構成了一幅兇險、血腥,驚心動魄的瑰麗畫面。品書網
  兩者交戰的余波,令得松煙城上空猶如陷入了混沌,靈力紊亂,蒼穹碎裂,各種霞光迸濺飛灑如煙花,美麗中帶著極致的危險。
  除了陳家宅邸,方圓千里內的房屋、地面、城墻、樹木……統統化作齏粉,湮滅無蹤,那可怖的毀滅性氣息,兀自在天地間呼嘯,發出嗚嗚的聲音,仿似在訴說剛才這里曾發生的一場驚天戰役。
  這的確是一場驚天之戰,一位是存在于傳說中比肩蒼穹的遠古神魔,一位是地仙六重境的人類強者,兩者的交鋒雖只發生在寥寥幾個呼吸之間,但所造成的威勢,卻令得風云變色,天地哀鳴,宛如末日降臨。
  同樣,這也是陳汐修煉至今,見到的最為驚心動魄的一場戰斗。那遠古神魔右手中涌動的滅世一般的山岳圖案,那邋遢老道仙力揮灑,葫蘆吞天的驚人手段,都給他心靈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總有一天,我也可以達到這種地步的!”陳汐深吸一口氣,暗暗握緊拳頭,心中涌出無限斗志,今日若非邋遢老道橫空出現,他和背后的陳家只怕早已被滅絕一空,這種歷經生死,劫后重生的感覺,令他愈發渴望擁有強大的力量。
  嗖!
  突然,一道遁光從遠處極速馳來,一眨眼就已來到了邋遢老道身邊,拱手道:“師傅,您沒事吧。”
  這是一個青年,模樣年輕,身穿干凈整齊的道袍,身材高大峻拔,筆直如槍,頭發結成一個道髻,用一支桃木簪子穿插,他的臉部輪廓剛毅孤峻,棱角分明,尤其是一對眼睛,深邃明亮,仿似能涵蓋四海,此刻端立蒼穹,衣袂飄舞,仙風道骨,整個人顯現出嚴肅、冷峻、平靜中透著極為強大的氣息。
  “這人很強!”陳汐心中一凜,從這個道袍青年身上,他察覺到一絲毫不弱于卿秀衣的氣息,綿延如海,包容天下,甚至有點深不可測的味道。
  “清河徒兒你來了,哈哈,這次能抓捕一頭遠古神魔簡直就是天賜福緣,等回到山中,老道用神魔之血淬煉你的體魄,必然能令你的實力起碼能暴漲三成,就是在群星大會上碰到卿丫頭,你也完全可以打敗她!哈哈哈……”邋遢老道仰天大笑不已,聲音中透著說不出的豪邁和歡愉。
  “群星大會?打敗卿丫頭?莫非是卿秀衣?”陳汐眼眸不由微微一瞇,得知這個道袍青年,竟然也會在一年半后參加群星大會,這令他感受到一絲壓力,邋遢老道乃是地仙六重境的強者,他既然敢如此說,那就證明這個道袍青年的實力,絕對是金丹圓滿境的存在,并且還是處于巔峰的那一種。
  想一想吧,連卿秀衣都能跟涅槃境強者抗衡了,若這青年能打敗卿秀衣的話,其實力必然也能跨境界戰斗了!
  “遠古神魔的精血,能令你受用無窮,不過煉化卻極為麻煩,起碼需要一年時間,而一年半后群星大會就要開始,時間倒是有些緊迫了,罷了,在外游歷數年,咱們也該回山中了。”邋遢老道沉吟道。
  “師傅,您真的要把遠古神魔的精血用在清河身上?”道袍青年驚訝道,似是有點不敢置信。
  “那是當然,這次的群星大會和以往不同,當今楚皇破天荒決定,群星大會結束之后,將開啟五千年不曾臨世的化龍池,為奪得前十名的青年俊彥洗滌氣運,凝聚龍運,這等賞賜,引得很多老怪物的徒兒都心動不愿意,紛紛出世,可謂是天才云集,風云匯聚啊。”
  邋遢老道感慨道:“在如此多的天縱奇才中,以你如今的實力,自然可以躋身前十名,但想進入前三卻是危險之極,不過有了這遠古神魔的一縷精血,應該足以進入前三名了,甚至奪得魁首也不是不可能。”
  “化龍池?”陳汐心中一震,腦海中想起一個秘聞,據說在大楚王朝之都錦繡城下方,有一座鎮壓氣運的九五龍脈,匯聚著整個大楚王朝的氣運,而化龍池就是開辟在龍脈之中,修士進入其中,能夠凝聚龍運,得到不可思議的好處。
  至于是什么好處,陳汐卻不是多么清楚,有人說是改善體質、有人說是增進修為,更甚至有人說,獲得龍運之后,未來渡劫成仙的幾率也將提升一半。
  當然這是傳聞,因為化龍池已經塵封五千年沒有開啟,或許也只有一些老古董、老怪物才知道其好處是什么。
  “清河明白了。”道袍青年眼眸中劃過一絲電芒,平靜道:“師傅,您對清河恩重如山,這次群星大會,清河必定要拿下第一,如此方才不負您的栽培和教誨。”
  “哈哈哈……為師也不求你回報,只希望你能安然進入玄寰域,為師已經足以自豪了。”邋遢老道仰天大笑不已,聲音中透著一絲欣慰。
  “一定會的!”道袍青年輕聲道。
  “走吧。”邋遢老道點點頭,目光一掃陳家宅邸,尤其深深望了陳汐一眼,沒有多說,帶著道袍青年踏空而去。
  而那道袍青年自始至終都沒看陳家宅邸一眼,更遑論注意到陳汐了,仿似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師尊才值得自己關注,其他的一切都無足輕重。
  “古怪,那邋遢老道為何要如此看我?”陳汐望著兩人消失的地方,心中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并不知道,這邋遢老道乃是中原一位隱世不出的老怪物,跟云鶴派地仙境強者龍鶴道人乃是相交多年的老友,那次龍鶴道人連同睿王皇甫經天等數位地仙大能,齊聚流云劍宗,結果卻因為一枚白字令鎩羽而歸的消息,也傳入了他的耳中,引起了他的好奇。
  也正因如此,他才會出現在南疆,出現在松煙城,為的只是見一見陳汐這個名不見傳的小家伙,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所以邋遢老道的出現,也并非只是巧合。
  “我們……得救了?”
  “哈哈,我們沒有死,蒼天有眼啊!”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那尊堪比天高的巨大身影,究竟是什么怪物啊?”
  “誰知道呢,說來慚愧,剛才我可是被嚇暈地上了,什么都沒意識到。”
  “啊,你也被嚇暈了?”
  大戰落幕,劫后重生的陳家宅邸中,亂嗡嗡的議論聲打破了沉寂,有慶幸的,有心有余悸的,有不敢置信的,有興奮狂喜的,但無論是哪一種,起碼眼前的一切都證明,他們還活著,只要活著,人生就充滿希望,不是嗎?
  看到這一幕,陳汐心中也是由衷感到高興,遠古神魔一除,對松煙城各大勢力威脅最大的一個禍患也就消失不見。而南蠻深山中的妖獸,失去遠古神魔的控制,起碼暫時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不過那些妖獸終究是一個隱患,若不想個辦法解決,只怕會耽誤自己修煉的行程啊。”回到自己房間中,陳汐原本打算修煉,可心中卻仍舊掛念此事,久久無法進入修煉的最佳狀態,不由嘆了口氣。
  “主人,可是在為松煙城的安危苦惱?”木奎小心翼翼說道:“其實小的倒有一個注意,不過難度卻有點大。”
  “說來聽聽。”陳汐一怔,木奎可是南蠻深山中走出來的,對那里的一切知根知底,或許他的注意不錯呢。
  木奎見引起陳汐重視,心中一振,飛快說道:“如今隨著那一頭遠古神魔被收走,整個南蠻深山已是群龍無首,最厲害的妖修也只有金丹境界,如果能請來青丘狐王和玄睛老黿王,有他們中任何一個坐鎮,都足以震懾群妖,令得他們再不敢侵犯松煙城。”
  陳汐眼睛一亮,對啊,如今這兩位妖王都已臻至涅槃境界,請他們前往南蠻深山走一遭,無疑能一統群妖,對其嚴加管束,松煙城的危機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好主意啊,木奎,你可是幫了我大忙。”陳汐贊賞道。
  木奎撓了撓頭,咧嘴笑道:“能幫上主人,木奎也感到很高興,不過那青丘狐王和玄睛老黿王如今不知身處何地,要找到他們可麻煩的很。”
  “交給我了,我知道他們二位在哪里,等解決了此事,陳氏一族的安危再不用我牽掛,如此一來,咱們就可以離開了。”陳汐笑吟吟說道。
  “主人要去哪里?”木奎呆了呆,緊張萬分道。
  “自然是去中原瞧一瞧,如今距離群星大會只剩下一年半的時間,倒也該出發去見識一下中原地區究竟如何繁華鼎盛了。”陳汐目光灼灼道。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他沒有說,那就是如今他的修煉,已處在一個瓶頸,只差度過風火大劫,就能進階金丹境界。這一步極為兇險,也極為難以逾越,需要一個合適的破境契機,再閉關修煉也無法寸進一步,所以他決定把破境的時機,放在外出歷練上。
  “不用緊張,這次我會帶著你一起離開的。”見木奎依舊緊張兮兮的,陳汐不由啞然失笑,出聲安慰道。
  木奎這才長松了口氣,嘿嘿傻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
  PS:精華用完了,這也算開書以來第一次精華不夠用,一些書評帖子和捧場打賞的帖子,下周再加精補上哈。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