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79 腐蝕道意

三天后。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聯袂而來,兩年過去,這兩位妖王的修為愈發高深,舉手投足之間,鋒利的罡煞之氣流溢旋轉,四周虛空都被震得泛起一圈圈的漣漪,整個人都像融入了天地之中,身影也因此變得虛無起來。
  進階涅槃境界時,需要汲取天地陰陽二罡,在體內凝結涅槃輪,真元的質量也會得到一個質的蛻變。
  而從涅槃境進階冥化境界時,整個身心就會與天地冥合,一舉一動,都能夠挾帶天地之威,并且也能夠領悟瞬移之法了。
  所謂與天地契合,道心冥化而天地為己用,說的就是冥化境的特征,達到這種境界的修士,又被稱作冥化真人。
  像陳昊的師尊聞玄,就被稱作聞玄真人。
  而此刻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所展現出的氣息,隱隱與天地有著一絲契合,雖若隱若現,但不難看出,這是將要突破冥化境的跡象。
  看到兩位妖王才兩年時間,又要從涅槃境進階冥化境,陳汐只能用驚嘆萬分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不過他也知道,這兩位妖王都滯留在紫府境足足有上萬年了,自身的積累龐大的超乎想象,能夠在如此短時間內進階,也是情理當中的事情。
  此時的陳家大廳內,酒席豐盛,賓客云集,熱鬧非凡。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的到來,受到了陳汐和弟弟,以及其他各大家族首腦的熱情款待,兩位妖王也沒端什么架子,言笑晏晏,妙語如珠,氣氛倒也其樂融融。
  當然,在場眾人都知道,這兩位妖王之所以對自己等人如此客氣,全都是看在陳汐的顏面上,否則以這兩位的身份和實力,只怕根本就不會理睬他們一眼。
  酒席過后,兩位妖王沒有再停留,馬不停蹄朝南蠻深山中行去,這次來松煙城之前,他們就已知道了陳汐的請求,對如今的他們而言,懾服一幫妖修也是輕松之極的事情,自然不會駁了陳汐的邀請。
  更何況如今他們在流云劍宗,雖說貴為長老,但頭頂上可還有著聞玄真人、以及太上長老北衡,而陳汐乃是北衡的結拜兄弟,他們能幫上陳汐,等于說也是在幫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兩位妖王的表現,又是引得其他眾人心中一陣艷羨驚嘆,能把兩位涅槃境強者使喚得這么順手,只怕也就陳汐能夠辦到了,自己想學都學不來。
  一天后。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回到松煙城,圓滿完成了陳汐的請求,不過有一件事卻不得不與陳汐相商。
  “如今南蠻深山妖修眾多,實力雖說有著突飛猛進的提升,但卻缺少趁手的法寶和裝備,所以他們央我前來,看能不能從你這里購置一些寶物。”
  陳家大廳中,玄睛老黿王笑道:“放心,他們會拿一些靈材、靈木一類的寶貝來換取的,絕對不會白白占你陳家的便宜。”
  “嗯,的確如此,南蠻深山中變化驚人,不止是我等妖類,連那些藥草、礦石也跟瘋了似的生長著,品階連連提升,更甚至還出土了一大批的靈脈、礦脈,品質都相當之高。”
  青丘狐王也笑瞇瞇開口說道:“可惜妖類天生不擅長煉器、煉丹,坐擁寶山卻無法好好利用。我倒是建議老弟,與這些妖修簽訂協議,你們陳家幫他們購置法寶、丹藥,而他們則朝你們陳家輸送靈脈、靈礦、藥草等各種材料。當然,價格隨便你們定,能賺最多就別客氣,如此一來,還何愁家族不鼎盛起來?”
  陳汐聽得也是心動不已。一個家族的強大離不開雄厚財力的支持,而這些財力往往體現在家族麾下所擁有的商鋪、礦脈、藥院有多少。像松煙城的一些家族,之所以能夠延續數千年而不倒,財力的多少無疑占據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有的家族擅長煉丹,所以購置了無數的靈田,種植靈藥;有的家族擅長豢獸,就開辟出一些獸池,專門豢養一些靈禽靈獸;而有的家族雖沒什么副業,但卻占據著一些靈脈、靈礦,挖出來販賣一下,就是一筆豐厚的財富。
  如今的陳家雖已崛起,并且已成為松煙城第一勢力,但缺乏長久的財力來源的話,也必然支撐不了多久,就更別說擴大規模,繁榮昌盛了,這其實就跟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一樣的道理。
  而南蠻深山的出現,無疑給陳家賺取財富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契機,若運作好的話,甚至在很長時間內,都不用擔心財力不濟的問題。
  想想吧,南蠻深山可是足足有十萬里方圓,其內的靈脈、靈礦該有多少?一些靈藥、靈材又該有多少?把這一切都控制在自己手中,就等于控制了一條雄厚的財力來源,陳家的崛起和興盛還不是指日可待?
  “就這么定了!”陳汐沉吟片刻,當即拍板決定,笑道:“這還要多謝兩位老哥成全啊,此事能成,兩位老哥居功至偉,這份恩情我記下了。”
  其實,南蠻深山中的妖修完全可以和其他家族合作,互通有無,而之所以會如此,必然是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幫了大忙,如此恩情,他又豈會視而不見?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互望一眼,皆是暢快大笑起來,他們做這么多,可不就在等陳汐這句話?
  “老弟放心,以后南蠻深山中的所有資源,統統只會交由你陳家來獨家買賣,別人想從中吃上一口肉,別說你陳家不答應,這些個妖修也不會答應。不過老弟你也得照顧一下那些妖修,別宰的太狠,畢竟他們都是我和老黿的同道……”青丘狐王笑吟吟說道。
  “這是當然,買賣之所以能持久,就在于公平合理,童叟無欺,這個老哥不用操心,一切交由我就是了。”不等青丘狐王說完,陳汐便肅然答道。
  至此陳家終于有了生存之根本,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繁榮鼎盛起來也只是時間問題,這也令陳汐徹底放心起來。
  想想也是,陳家外有流云劍宗這等南疆第一大勢力庇護,內有太炁微塵劍陣守護,再加上南蠻深山中的各種礦脈、靈材資源,想不強大起來都難。
  沒過幾天,南蠻深山中十余位金丹境妖修,以及上百黃庭境妖修,在兩位妖王的帶領下,前來松煙城拜見陳汐,這也是為了以后進行買賣時方便一些。
  陳汐卻是對這些不感興趣,并且他已決定近段時間就離開松煙城,前往中原歷練,所以就把這些全都交由了弟弟陳昊處理。
  當然,處于禮數他還是抽空見了這些妖修一面,卻沒想到自己甫一出現,那些個妖修一個個都是激動莫名,連連敬起酒來。
  原來這些妖修,當年都曾前往抱月山拜見過陳汐,陳汐斬殺黑猿王、雷鷹王等五位妖王的事跡,他們可一點都沒忘記。
  小陳瑜這下高興壞了,被一群妖修眾星拱月般圍在中央,聽著一種妖修講他大伯在南蠻深山中的一件件往事,只聽得驚嘆連連,小嘴巴長得大大的,模樣可愛極了。
  不止小陳瑜,連其他人也都聽得目眩神迷,心血沸騰,都是渾然沒有想到,陳汐當年竟然在南蠻深山有過這樣一段光輝歷程。
  陳汐對此卻是一笑置之,什么光輝歷程,當年自己也是誤打誤撞才進了南蠻深山中的,為了生存,他根本就沒想那么多。
  ————
  嗖!
  天空中,一艘寶船碾壓著云層,朝北邊飛馳而去。
  陳汐立在船尾,望著漸漸消失在視野中的松煙城,默默灌了幾口酒,這一別,又該何時能相見?
  想起離別時弟弟陳昊不舍的眼神、弟妹翡冷翠紅腫的眼眶以及小陳瑜的哭聲,陳汐心中也是百般滋味,此生若得幸福安穩,誰又愿顛沛流離?
  “主人,吃飯了。”木奎把做好的四盤菜,小心放在案牘上,局促不安道:“我第一次做飯,感覺還可以,您嘗嘗先。”
  陳汐收拾心情,轉身望去,卻見案牘上的四盤菜,顏色搭配都不錯,賞心悅目,旁邊還配著一壺猴兒酒,濃香撲鼻。
  “可以啊,看著都挺不錯,你真的第一次做?”陳汐詫異道。
  木奎滿臉放光,撓頭嘿嘿笑道:“是啊,我以前抓來獵物,都是生撕了吃的,可沒有這么做過,也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陳汐笑了笑,突然想起來,自己可還是一位靈廚師呢,如今卻是極少有功夫烹飪菜肴了。
  “嗷嗚——”
  白魁低聲嘶吼一聲,嗖的一下竄上了案牘,小家伙被陳汐丟在浮屠寶塔許久,都快憋壞了,此刻看見那四盤熱氣騰騰的菜肴,登時雙眼放光,口水直流,張嘴就朝盤中的菜肴吞去。
  然而下一刻,它那拳頭大小的小身板陡然僵住了,吞進嘴里的菜肴更是被它一瞬間吐了出來,哈喇著舌頭,眼睛幽怨地瞪著木奎,一副胃口飽受摧殘的模樣。
  木奎的臉色頓時變得尷尬不已。
  “我嘗嘗先,這小家伙胃口被養刁了,這些菜不見得不好吃。”陳汐不忍打擊木奎的積極性,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青尾鱖魚肉放在嘴里,然而下一瞬間,他的臉色也僵了一下,緩緩抬起頭,神色平靜問道:“你放了多少鬼鮫花鹽巴?”
  “我沒放鹽巴啊,噢,您說那些黑乎乎的作料啊,我還以為是一種油呢,放了一大勺。”木奎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神色的異樣,撓頭說道。
  “老天,那玩意能用勺么?一滴都咸死人了……”陳汐心中深深嘆了口氣,面無表情道:“你等著,嘗嘗我的手藝。”起身走進廚房。
  嗯?似乎有古怪啊,木奎看了看躺在案牘上痛苦得直打滾的白魁,忍不住也嘗了嘗自己的菜肴,下一刻,他的雙眼猛地瞪圓,臉都變綠了,嗷嗚一聲大叫起來,“咸,太,太他媽咸了!”
  ——
  ps:馬上換地圖,這一章過渡一下。話說,爺們做飯真的不靠譜,俺今晚就悲催的被好哥們的手藝毒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