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8 紫犀大妖


  (沖榜啦,各位親,懇請投下您寶貴的一票、小手一滑收藏一下,再一滑點擊一下……拜謝了先)
  禁地,就意味著禁止踏入!
  在修行界,能夠被稱作禁地的存在,往往都是極度危險的地方。
  南蠻禁地亦是如此。
  對于松煙城的修者而言,那足足有十萬里范圍的南蠻山脈中,不僅盤踞著諸多恐怖之極的大妖,并且生存環境復雜險惡,如同惡魔縱橫的戰場一般,根本不是修者用勇氣敢去踏足的地方。
  南蠻禁地便位于南蠻山脈深處的十萬大山之中。
  陳汐自幼生活在松煙城,也曾聽聞過南蠻禁地的傳聞,此時甫一聽說再往深處走,就要進入南蠻禁地之中,自然不敢再冒失地前進。
  在南蠻山外圍獵殺妖獸還可以保證性命無礙,但若進去那大妖肆虐的禁地,恐怕就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了。
  不過,段英口中的地圖卻給陳汐提了個醒,若是擁有一份南蠻禁地的地圖,完全可以繞過那些兇險之地,避開恐怖大妖盤踞之地,尋覓到自己的目標。
  “前輩,我們三人之所以敢來此地冒險,就是因為我手中有份祖傳的地圖,詳細地注解著南蠻禁地外圍的地理環境和妖獸分布,您若是對此地不熟悉的話,我可以幫您指路的。”
  見陳汐止步,段英連忙追了上去,恭敬說道。
  陳汐原本就奇怪,這三人修為才只有后天圓滿境左右,竟敢在夜色中的南蠻山林中捕殺銀風豹,膽子也太大了。此刻聽聞段英所說的地圖,方才恍然大悟,
  “我要去獵殺一頭先天境大妖。”陳汐實話實說,他想聽聽段英的意見。
  先天境大妖?
  陸少聰、曲誠、段英三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震驚不已。
  相較于先天境的修士,歷經無數歲月磨練而進階先天境的妖獸,不僅能夠蛻化人形,并且其修為往往要比修士更為深厚,再加上長年累月的殺伐洗禮,一頭先天境的大妖完全可以碾壓同等境界的修士,端的是厲害非常。
  也正因此,當聽聞陳汐要單槍匹馬去捕殺一頭先天境大妖,三人心中之震驚就可想而知。
  “前輩,在那禁地外圍的地方,有一座靈崆湖,其內盤踞著一頭雙首紫犀大妖,實力在先天初境左右。一身皮骨宛如精鋼鑄就,力大無窮,防御驚人,不過卻不善于速度。若您要捕殺先天境大妖,這頭雙首紫犀大妖再適合不過。”
  段英摸出一枚玉簡,稍一查詢,清秀的臉上浮現一絲興奮之色,飛快說道:“即便打不過它,也可以安然逃遁的。”
  靈崆湖?雙首紫犀大妖?
  我如今已擁有先天八重的煉氣實力,煉體方面也已進階先天之境,對付這頭先天初境的紫犀大妖,再適合不過。
  陳汐想了想,徑直問道:“地點在哪里?”
  “我帶您去!”
  段英一臉堅決道:“我們三人皆已臻至后天圓滿境界,此次前來南蠻山林,一方面是為了搜集銀風豹的利爪和毛皮,另一方面也希望通過捕殺妖獸磨練一下實力,希冀能夠突破先天之境。”
  “前輩先不要拒絕。”不等陳汐開口,段英繼續說道:“前輩放心,我們三人不會插手前輩的行動,相反,若是前輩遇到一些危險,也可以出手相助。只求前輩能令我三人見識一下屬于先天境界的戰斗。”
  陳汐有點為難,若是帶著他們三人,萬一遇到危險,他還需照顧對方,勞心費神,若是不同意,自己卻又不知道靈崆湖的地點所在,靠自己莽莽撞撞地尋找,說不定就遇到什么恐怖的大妖,極為劃不來。
  “前輩,帶上我們吧,生死由命,若真的遇到無法抵御的危險,前輩無須為我三人費心。”
  “是啊,前輩帶上我們吧。”
  陸少聰和曲誠也改變了對陳汐的稱呼,眼巴巴地說道。
  瘋子!
  想不到紅葉學府的弟子一個個竟然如此不要命,才剛脫離危險就又要玩命,難道沖擊境界真的比命還重要嗎?
  雖如此想,陳汐心頭卻悄然滑過一絲明悟,不瘋魔不成活,修士逆天問道,不就需要具備這樣的信念嗎?
  最終,陳汐同意了三人加入自己的隊伍。
  陸少聰三人很興奮,從地上的十余頭銀風豹尸體中剖解出一堆利爪和毛皮,本打算分給陳汐一些,卻被搖頭拒絕。這些利爪和皮毛他用不上,帶著也是累贅。
  一炷香后,陳汐一行人有驚無險地來到一處低矮的山丘上。
  “前輩請看。”段英指著前方,“那里就是靈崆湖了。”
  陳汐遙遙望去,只見十里地之外,一座浩瀚無邊的大湖安靜蕩漾,在夜空璀璨的星光照射下泛起夢幻般的色彩。
  夜霧裊娜,甚至隱約能夠看到一頭頭形態各異的妖獸游走于茂盛的水草中,雙翼足有十丈寬的飛鳥滑翔于湖面之上。這里,是妖獸的天下!
  “這就是靈崆湖么?想不到竟是如此美麗……”陳汐喃喃自語。
  “前輩,那雙首紫犀便盤踞在湖中央的底部。”段英低聲解釋道,神態卻是愈發恭敬起來。
  這一路走來,雖說她有地圖在手,可依舊被妖獸襲擊了多次,這些妖獸實力不強,卻個個擅長偷襲潛伏,若非陳汐總能夠提前發現,把這些妖獸當場擊斃,單憑他們三人,絕無可能安全來到這里。
  “這里比較安全,你們三個就呆在這里吧。”陳汐強大的神魂四下一掃,并無發現妖獸的蹤跡。
  “是。”陸少聰三人雖有不甘,也只得恭敬應命,他們知道,以自己的實力靠近那靈崆湖,根本就是找死。
  刷!
  陳汐腳尖一點地面,身子如同離弦之箭,快速掠下山丘,朝十里外的靈崆湖奔去。
  廣闊的靈崆湖仿似渺無邊際,充沛的水汽中蘊含著濃郁的天地靈氣,若非那些處處可見的妖獸,這里簡直就像仙家福地一般。
  片刻后,陳汐來到湖邊,駐足遠眺。
  強大的神魂之力噴涌而出,猶如一張大網一般,一點點朝湖面搜尋而去。
  咕!咕!咕!
  那些游走在附近的妖獸和水族仿似察覺到什么,一個個驚得抬頭四望,旋即倉惶地逃竄消失不見。
  “我如今的神魂之力勉強才能搜尋數十里的范圍,這靈崆湖偏偏又這么大,這么搜尋下去,恐怕天亮也找不到那頭雙首紫犀……嗯?”
  陳汐猛地察覺到一絲異常,距離靈崆湖極遠處的一座土丘上,隱隱有聲音交談聲響起。
  奇怪,三更半夜的,怎么會有人出現在南蠻禁地之內?
  陳汐略一思索,悄無聲息地朝那處土丘潛伏而去。
  土丘上光禿禿的,裸露出一塊塊光滑堅硬的巖石,此刻正聚集著上百人,不過只有寥寥數十人是站著的,個個身穿黑色勁裝,攜帶著各種武器,神情肅殺。其他人皆被捆綁著手腳跪倒在地。
  “紫犀老怪什么時候到?”
  “據消息說,大概在一個時辰之后。”
  “哼,這家伙好大的架子!若不是為了……哼哼。”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令潛伏在暗處的陳汐心中一震,抬眼望去,在那人群中央位置,李氏家族的吳管家赫然立在那里。
  這條老狗怎會出現在這里?
  紫犀老怪……難道他也是為那頭雙首紫犀大妖而來?
  “吳老狗,想不到松煙城出了你這樣一個敗類,為了交好大妖竟不惜拿我性命當做貢品,真給你們李氏家族丟臉!”一名捆綁在地的瘦小少年猛地大聲怒罵起來。
  “呸!甘做妖獸爪牙的敗類,哪怕被妖獸死了,老子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
  “你們李家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人面獸心,畜生不如!”
  見少年帶頭反抗,那些被捆綁在地的眾人也跟著怒罵起來,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怨氣和憤怒。
  “找死!”
  一名黑衣勁裝的漢子走上前,狠狠一腳踹在那少年身上,大罵道:“你們這些住在平民區的廢物,死了就死了,哪來那么多廢話?”
  平民區……這些人難道跟自己一樣,也是混跡于松煙城最底層的窮苦之輩?
  聞言,陳汐心中殺機沸騰,吳老狗竟拿他人性命來討好妖獸,充當妖獸爪牙,簡直是喪盡天良,卑鄙歹毒到了極致!
  “誰?給老夫出來!”
  吳管家霍然朝陳汐藏匿的地方望來。卻是因為陳汐情緒的波動,導致氣機泄露,瞬間引起了他的注意。
  “吳老狗,今日我要你死!”
  蹤跡暴露,陳汐知道躲無可躲,當即從暗處走出,冷冷盯著吳管家,目光中濃濃殺機洶涌如燃。
  “哈哈哈!我當是誰,原來是你這掃把星。前些日子中了你的埋伏,令我李家痛失三名核心弟子,本打算找你算賬,想不到你自己卻乖乖地送上門來,真是天意啊!”
  吳管家看到陳汐,微微一怔,旋即猛地仰天大笑起來,揮手命令道:“去,把這家伙的四肢全部打斷,修為廢掉,我要令他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喏!”
  一名黑衣勁裝的護衛迫不及待地跳出人群,神色猙獰,摩拳擦掌地朝陳汐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