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84 玄煞圣水


  陳汐突然出現,令得所有人都是一愣。品書網(www.booksrc.net)
  “前輩!”秦雨薇泫然欲泣的眼眸里浮起一絲驚喜,就像找到了可依靠的支柱,整個人再沒有了那凄婉欲絕的模樣。
  “羅通見過前輩。”高大魁梧的羅通抿了抿嘴唇,沉聲說道,心中有驚喜,更多的是發自肺腑的感激。
  秦家如今已破落不堪,早沒了當初的鼎盛輝煌,就像那名侍者說的那樣,拔了毛的鳳凰不如雞,沒有誰會在意他羅通是誰,沒有人會憐憫秦雨薇這位秦家大小姐,相反,趁機落井下石的卻不在少數。
  像眼前一幕,侍者漠然嘲諷,司空華趁機勒索脅迫,周圍眾人袖手旁觀,這一切都把羅通和秦雨薇兩人的處境展現得淋漓盡致。
  而陳汐這位萍水相逢的青年,之前都已救過他們性命,此時再次挺身而出,這如何不讓羅通感激?
  司空華的臉色卻是變得陰沉無比,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番,嘿然冷笑道:“兄弟,看你面生的很,只怕不是楓葉城人氏吧?我勸你還是別插手此事,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那可就不好了。”
  “是啊,看這位客人如此年輕,大概還不知道司空家的威名吧?咱們楓葉城,除了黃天道宗,就屬司空家最為勢大,司空華公子正是司空家的二少爺,身份地位都是你只能仰望的,還是莫要給自己惹麻煩為好。”
  那名天寶樓侍者也在一旁說道,他見陳汐衣著打扮并不像一般人物,所以口吻變得緩和許多,但話里話外,都還是偏幫著司空華。
  陳汐神色不動,朝秦雨薇和羅通點點頭,淡然看著那名侍者,道:“那一截萬年養神木火候如何?”
  侍者愣了愣,還是答道:“一點不差,難得的是保存極好,品相也在上上之選。”
  陳汐搖頭嘆息道:“那你還愣著干什么,你難道沒有聽到我剛才說的話?你天寶樓的侍者就這樣對待客人的?”
  侍者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晴不定,身為天寶樓侍者,其地位自然跟一些奴仆不同,不說身份高貴,起碼也能憑借天寶樓的名頭,干一些狐假虎威的事情,卻沒想陳汐如此不給面子,還拿客人的身份來壓自己,頓時把他的肺都快氣炸了。
  不過陳汐的話,他卻無法辯駁,因為歸根究底,他也只是天寶樓一個侍者,在一些大人物眼中,跟低三下四的仆役沒什么區別,甚至連螻蟻都不如,也只能欺負一些無背景無實力的普通人。
  “哼,好心當做驢肝肺,真是自尋死路……”最終,侍者怨毒地瞪了陳汐一眼,轉身去兌換龍涎香,嘴中卻是兀自不甘心嘀咕著。
  “主人,要不要我殺了這兔崽子,一個卑賤侍者,膽敢如此侮辱您,真是該殺!”木奎碧油油的眼眸盯著那名侍者,目光殘忍冰冷。
  “不用了。”陳汐搖了搖頭,和一個狗眼看人低的侍者計較,太無聊,再加上此地是天寶樓,他剛才又從雅晴那里得到不少好處,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就懶得跟這名侍者計較了。
  “小子,你真要插手我司空家的事情?”司空華面色陰沉無比,心中殺機暗涌,自始至終,陳汐都沒瞧他一眼,簡直就是無視了他的存在,他身為司空家的二少爺,何時受到過如此待遇?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想動手?你一個小小黃庭境修士,也敢在你木奎爺爺面前耀武揚威?”木奎早已按捺不住,瞪著司空華,兇光畢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和怒火。
  “你……你敢罵我?”司空華尖叫出聲,不過木奎渾身散發的強大氣息卻令他忌憚不已,心中雖暴怒,卻是不敢在此動手,當下深吸一口氣,陰測測冷笑道:“好好好,我記住你們了,只要你們能出了楓葉城,我司空華隨你們的姓!”
  這家伙倒也聰明,知道在天寶樓不適宜動手,說完轉身就走。
  “還想隨我的姓,呸,有這么不要臉的么?什么玩意!”木奎滿臉不屑道。
  司空華剛走出天寶樓,還未走遠,木奎的話清晰鉆入耳中,直氣得渾身一哆嗦,差點吐出一口血來,心中瘋狂吶喊:“等著吧,老子要將你們統統碎尸萬段,不得好死!”
  “主人,你不會怪我莽撞吧?”木奎轉過身,臉色已變得憨態可掬,撓頭傻笑道。
  陳汐笑道:“你又沒殺他,算不得莽撞。”
  “前輩,給您添麻煩了,因為我,您又得罪了司空家,您……還是趕緊離開楓葉城吧,現在走還來得及。”秦雨薇小臉憂愁道,她可是知道司空家有多恐怖,家中族老皆有涅槃境修為,其中更有冥化境強者坐鎮,勢力滔天,僅次于黃天道宗。
  在她看來,陳汐得罪了司空華,雖說不會引起那些族老出手,但司空家隨意派出一些高手,也不是陳汐都夠應對的,心中不由為他暗暗著急起來。
  “前輩,我家小姐說的沒錯,您還是趕緊離開吧,遲則不及。”羅通也在一旁勸陳汐離開。
  陳汐笑了笑,不置可否。
  這時候那名侍者也送上了龍涎香,龍涎香是一種水珠似的液體,晶瑩似琥珀,由墨玉血蓮和養神靈木等七八種靈藥煉制而成,能夠修復神魂,喚醒記憶,功效驚人,在市面上一滴龍涎香都能賣到一萬顆凝嬰丹,并且還有價無市,經常購買不到。
  像天寶樓的龍涎香根本就不賣,只有拿墨玉血蓮和養神靈木才能兌換到。
  “前輩稍等,我這里有一物相贈。”
  把龍涎香交給秦雨薇之后,陳汐便即帶著木奎離開,然而還不等走出天寶樓,卻又被秦雨薇攔住了。
  這名清秀漂亮的碧裙少女,似是做出了極大決心,神色慎重地托出一枚羊脂玉似的東西,看上去倒像一塊扁平的雪白骨頭。
  “這是我秦家祖上傳下的一件寶物,但至今卻無人能勘破其中秘密,如今我秦家沒落,凋零不堪,也只剩下此物略值價錢,還請前輩務必收下。”秦雨薇神色堅定道。
  “既然是你傳家之物,你還是留下吧,我幫你們可不是貪圖你家寶物。”陳汐搖頭道。
  “前輩,若您不收下,小女子這輩子恐怕再難償還您的救命之恩,難道您要小女子這一輩子都活在愧疚之中么?”秦雨薇說著,把那件東西塞進陳汐手中,轉身飛快離開。
  “前輩,時間緊迫,我和小姐要先去救助家主,若有機會,羅修再報答您的恩情。”羅修肅然拱了拱手,也追著秦雨薇離開了。
  陳汐呆了呆,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不由搖了搖頭。
  ————
  酒樓一間上等房中。
  “咦,此物的確有些古怪。”陳汐盤膝坐在床上,看著手中的這塊扁平的骨頭,眼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此物如一塊羊脂美玉,潔白剔透,輕輕摩挲,感覺無比的瑩潤,清涼入骨,拿在手中非常舒服。
  最為惹眼的是,在其表面還生長著密密麻麻,也不知多少的骨紋,繁密如星空,就像符師篆刻下的符紋結構一樣,若隱若現之間,似乎有一絲蒼涼古老的聲音在其中吟唱,蕩人心魄。
  “什么樣的物種,竟會在骨骼之間生出如此玄奧的骨紋?是遠古神魔?還是一些太古兇獸遺種?”陳汐暗自思量,心中卻略有遺憾,“可惜,骨紋內蘊含的力量也不知消失了,還是被封印了,令人看不出任何端倪。”
  想了想,陳汐還是把這一塊潔白骨頭放進了浮屠寶塔,小心藏了起來,他心中隱隱有種感覺,或許自己以后能揭開其中的奧義也說不定。
  沒有再耽擱時間,陳汐拿出《大湮滅拳》玉簡,潛心鉆研起來。
  玉簡中的大湮滅拳,如今只呈現出兩招,一招湮滅山河,一招逆亂陰陽,第三招湮滅無極則處于一種模糊狀態,力量達不到,是無法窺伺到其中奧義的。
  在松煙城陳家的時候,陳汐已開始參悟大湮滅拳,如今已掌握了一些運用道意力量的訣竅,已經能夠把水、火兩種道意,運用進湮滅山河中,但還缺少一些火候,其中的精髓之處只掌握了差不多七成左右。
  至于第二招逆亂陰陽,至今卻是毫無頭緒,原本按他打算,是要把陰、陽兩種大道道意運用其中,但任憑他如何推演,卻遲遲得不到要領,也只得暫時擱置起來,把一切心思都用在了第一招湮滅山河中。
  嗤嗤!
  陳汐拳頭緩緩握緊,拳面倏然多出一抹赤色火焰和一抹藍色水流,水火兩種道意的力量,處于兩個極端,井水不犯河水,并且還相互排斥著,就像一對生死仇敵一樣。
  一縷縷乳白色的真元,沿著手臂經脈,順著他的心念變化,小心翼翼涌上拳面,涌入那水火兩種道意中。
  真元如游蛇,在火焰和水流中蜿蜒流動著……
  漸漸,水火兩種道意被真元充盈,在陳汐心意的操控下,旋轉成一個火焰漩渦,一個水流漩渦,一股奇妙的吸引力,從兩種處于兩極的漩渦中傳了出來。
  令人驚嘆的是,這兩種迥然不同的吸力之間,竟產生了一絲聯系,在拳面形成一個力場,附近的空間,隨著力場的出現,突然崩塌收縮……
  四周的天地靈力,被瞬間吞吸進去,那力場空間似乎猛地變得凝實起來,給人一種非常沉厚的感覺。
  這是一個力量域場,和道域差不多,只不過卻是由兩種迥然不同,處于兩極的道意,混合著真元凝聚而成。
  陳汐雙眸光芒熠熠,一絲神識小心翼翼探入其中,專心致志感受著來自于“力量域場”內部的奇妙變化。
  他感覺到,水火兩種極端力量,因為漩渦內涌出的一絲吸引力,形成了聯系,暫時處于一種平衡狀態。
  按照他的推測,當自己灌入其中的真元越多,這種“域場”形成的力量就越強大,當達到一種極限時,這個域場內的聯系和平衡就會被打破,水火相撞,兩極相碰,從而產生一種可怖之極的爆破力量!
  這種經由無形域場匯聚,再通過兩種極端道意之間相撞形成的毀滅性力量,就是大湮滅拳第一招湮滅山河的真正威力所在。
  “這一招若施展出來,起碼已遜色于任何道品武學,甚至還要更強,這還只是七成的火候,若達到圓滿地步,也不知該厲害到何種地步……”
  漆黑的房間中,一縷火焰漩渦和一縷水流漩渦,映射在陳汐的眼眸里,涌現出赤紅和幽藍兩種深邃熠熠的光澤,宛如洞察水火的神明。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