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86 波折不斷


  在乾元寶庫的三重試煉中,通過第一重試煉的前十二名,每人可以一部道品武學。品書網www.booksrc.net陳汐是第四名,選擇了一部半步道品武學《大湮滅拳》,剩下的八部道品武學中,其中的一部就是《雪獅音波功》。
  并且據陳汐所知,這八部道品武學分別被林墨軒、蠻洪、安千羽、裴鐘、蕭靈兒、王道虛、薛晨和岳齊等八人得到。
  此時在楓葉城的天寶樓拍賣會上,竟然出現了《雪獅音波功》,一瞬間就令陳汐想起了這八人。
  “應該是林墨軒拿出來拍賣的,此地是黃天道宗的地盤,而他又是黃天道宗的金丹核心弟子,不是他又是誰?”陳汐很快就推測出,這部《雪獅音波功》的原主人是誰,不過令他奇怪的是,林墨軒為何要賣掉一部道品武學?
  “林墨軒被你奪走黃天道劍,對黃天道宗而言,本就是一個莫大的恥辱,隨后其地仙境老祖趙紫眉又從流云劍宗鎩羽而歸,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就悉數發泄在林墨軒頭上,令得他在宗門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
  雅晴似看出陳汐心思,笑道:“現如今,黃天道宗對他的支持也大大削弱,想要再得到一件和黃天道劍同樣品階的法寶已經不可能,只得忍痛割愛,賣掉雪獅音波功,好購買一件趁手的地階極品法寶,為一年之后的群星大會做準備。”
  陳汐這才恍然,想想也是,缺少趁手法寶,對實力的影響極大,林墨軒想要在群星大會上取得名次,也只得賣掉雪獅音波功,以此來重新購置一件法寶。
  旋即,陳汐瞥了一眼雅晴,心中也不由暗自心驚,天寶樓的確厲害,好像世上什么消息都逃不過他們的搜集。
  “這一部道品武學,開拍價是十萬顆凝嬰丹,每次叫價,不得低于一千顆凝嬰丹!”杜飛宇見現場氣氛熱烈,不失時機地交出了底價。
  頓時之間,現場的氣氛變得安靜許多,許多人望著那一枚暗金色玉簡,都是直吞口水,心中卻熄滅了喊價的心思。
  十萬顆凝嬰丹是什么概念?
  陳汐賣出的一件九蟒定乾鼎,乃是睿王府傳承下來的地階極品法寶,也才賣了這個價錢,可想而知這個價錢是多么驚人了。不是特別富裕的金丹境修士,全部的身價也就十余萬顆凝嬰丹而已。
  “如果價錢合適,我倒是可以試著拍下這部雪獅音波功。”陳汐若有所思,在乾元寶庫的時候,他就對雪獅音波功有些心動,但當時只能選擇一部,他也只得選了大湮滅拳,畢竟相較而言,大湮滅拳更讓他滿意。
  “陳汐道友可是心動了?不過此玉簡,沒有五十萬的凝嬰丹,只怕拿不下來。”雅晴說道。
  “太貴了。”陳汐心中思索片刻,搖了搖頭,心思頓時熄滅了。
  果然接下來的情況,的確如雅晴所說的那樣。
  “十萬一千!”終于有人按捺不住,開口喊叫,聲音尖利,透著一股囂張,是從貴賓室中傳出的。
  雖看不清是誰,但陳汐瞬間就聽出,正是三天前那個司空家的二少爺司空華,想不到這跋扈驕縱的家伙居然有這么多財富,十萬一千顆凝嬰丹,就這樣隨口喊出來,可見其背后有著龐大的財力支撐著。
  “十萬五千!”在另一側的貴賓室內,傳出一道冷峻如鐵的聲音,透著一絲淡淡的矜持和驕傲。
  “這是黃天道宗的另一位弟子蘇劍空,同樣是一位金丹境的天才強者,隨著林墨軒失勢之后,黃天道宗就開始全新扶持他了,據說要跟林墨軒在群星大會,一較高下,由此就知道,兩人的關系也是劍拔弩張。”
  說著,雅晴伸出素手,掐動法訣,虛空中映現出一個人影,白衣勝雪,神色冷峻,眉宇間卻是靈秀十足,身上隱隱約約令人有一種深不可測,似乎是黃天厚土一般的沉凝味道。
  “的確不凡。”陳汐看了看,便移開目光,心中卻是在驚嘆雅晴的手法,如果他沒有看錯,這應該是一種幻像法術海蜃訣,能夠以真元凝聚出各種事物。
  “十一萬!”
  “十一萬五千!”
  ……
  “五十萬!”
  就在蘇劍空的報價剛落下,拍賣會現場就響起一連串的報價,連連飆高,把整個拍賣會現場的氣氛也渲染得火熱無比。
  “五十五萬!”很快,蘇劍空再次毫不猶豫地報出一個令得全場所有人都震驚的價格!這樣的價格都足以買一件天階法寶了!
  全場鴉雀無聲。
  最后,這部雪獅音波功,被蘇劍空買走。
  砰!
  一間貴賓室內,一襲黑衣的林墨軒狠狠摔碎手中酒杯,英俊的臉龐扭曲鐵青一片,“混蛋,蘇劍空,你這是在向挑釁我的地位么?”
  雖說雪獅音波功拍出了一個天價,但林墨軒卻是寧愿以更低的價格被其他人買走,也不愿被自己的對頭蘇劍空得到。
  這關乎到他在黃天道宗的地位,自己都窮得典當道品武學了,人家卻一擲千金,還故意買下自己的東西,這不是**裸打臉嗎?
  “該死,陳汐,蘇劍空,你們統統該死,若不是你們,我怎可能淪落到這種地步?等著吧,在群星大會上,我一定殺了你們!!”林墨軒眼眸冰冷一片,從喉嚨里發出一聲猶如野獸嘶吼的聲音。
  陳汐對此渾然不知,他心中甚至有些啼笑皆非,同為黃天道宗弟子,一個失勢,一個得寵,彼此之間的競爭竟然出現在拍賣會上,可見他們的關系已惡劣到什么地步了。
  拍賣大會開場的重頭戲,一部道品武學雪獅音波功被買走,緊接著出場的寶物,卻是三個紫金大葫蘆,里邊裝著的是玄煞圣水。
  此水能夠洗滌經脈、淬煉體魄,令肉身的力量得到一次脫胎換骨一般的變化,對煉體修士有著極為不可思議的功效。
  此物雖然是好東西,但在此的修士中,煉體者卻少的可憐,只占了三成不到,大多都是金丹境以下修為,達到金丹境的煉體者也是寥寥無幾。
  所以經歷了一輪不算激烈的競價之后,三葫蘆玄煞圣水就被陳汐以九萬顆凝嬰丹的價格買下。
  “好東西,在我煉體修為進階金丹境時,或許能夠起到一動補益作用。”付出九萬顆凝嬰丹,陳汐一得到玄煞圣水,匆匆打量了一番,就察覺到其中蘊含的龐大力量,心中欣喜不已。
  他原本是為了玄衍融虛丹而來,為的是煉氣修為進階金丹境時更順利一些,卻沒想到能買到玄煞圣水,同樣對煉體修為進階金丹境有著極大補益作用,這或許也算是一種意外的驚喜了。
  “主人,你看!下面拍賣的狼牙棒,竟然是一件地階極品法寶!”木奎突然開口道,原來在拍賣場中,第三件寶物已經開始拍賣了。
  那是一根足有七尺長,通體漆黑,表面生著無數尖銳利刺的法寶,造型粗獷簡單,但卻充斥著一股兇厲暴虐的氣息,令人遠遠一望就頭皮發麻,不敢想象此物若被全力施展,該造成何等恐怖的殺傷力。
  陳汐一怔,察覺到木奎眼中閃過的一絲渴望之色,笑著拍了他的肩膀,說道:“想要這件狼牙棒法寶當作武器?”
  木奎猶豫了一下,還是狠狠點頭。
  “好,我幫你拍下。”陳汐說道,木奎一直跟隨自己,忠心耿耿,那種發自肺腑對自己的尊重,令他也極為動容,別說一件地階極品法寶,就是更多,他也愿意幫木奎買下來。
  “這件狼牙棒乃法寶,,品階在地階極品,是已經在三千年前滅絕的宗門,鐵旗宗的傳承之物,此寶由九天混鐵鑄造,重達十萬斤,開山破地,毀滅力驚人,當年也是一件赫赫有名的兇兵。開拍價五萬顆凝嬰丹,每一次加價不得少于一千。”杜飛宇介紹完這件狼牙棒法寶,便即報出了低價。
  眾人聽到這個價格,也是暗中點頭,知道杜飛宇并沒有多報,此寶雖然屬于冷門武器,但卻兇殘之極,用在一些修煉霸道功法的修士手中,無疑是如虎添翼。
  木奎需要此物,陳汐也不客氣了,當即報價,道“六萬!”
  此價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喧嘩,一下子增加一萬顆凝嬰丹,的確令人震驚,畢竟這凝嬰丹可不是糖豆,不是誰想擁有就擁有的。有些修士只怕一輩子也搞不到一萬顆凝嬰丹。
  陳汐此舉,可謂是先聲奪人。
  “六萬一千!”短暫的沉寂之后,貴賓室另一側,傳出一道報價聲。
  “六萬五千!”
  “六萬八千!”
  很快,報價的修士開始多起來,畢竟像地階極品法寶這種寶物,就是在市面上也難以購買到,屬于有價無市的那一種,只能在一些特定的拍賣會上才偶爾能見到,所以由此機會,誰也不想錯過了。
  “十萬!”陳汐毫不猶豫,再次報價。
  這一下,在場眾人都已看出,陳汐對此寶只怕是勢在必得,再爭下去也是毫無意義,頓時大多數人都是心有不甘地放棄了競價。
  “還有沒有人加價?若沒有的話,此物就歸貴賓室的那一位道友所得了。”杜飛宇沉聲問道。
  “十一萬!”便在眾人都以為將要一錘定音的時候,一道沙啞陰沉的聲音倏然響起,就像刮起了一道陰風,聽到此聲音,在場眾人都有一種冷颼颼的感覺。
  “麻煩了,此人是司空家大少爺,司空痕,為人最是難纏不過,只要被他盯上的東西,都逃脫不了他的掌控。”一旁,雅晴皺眉說道。
  司空痕?
  陳汐一怔,心中頓時想起,在萬毒山時,此人可是在自己眼皮底下搶走了一株墨玉血蓮,更以毒功傷到了秦雨薇。
  “哼,竟敢處處與我作對,雖是無心,但卻不可饒恕!”陳汐心中暗怒不已,臉色卻是平靜之極,再次報價,“十二萬!”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