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88 道心蛻變


  天寶樓這一次的拍賣會,的確稱得上是盛況空前,寶物眾多。品書網
  就在地階極品法寶狼牙棒被陳汐買走走后,下方又在拍賣一件寶物,是一種罕見的煉器材料,通體繚繞著火紅的閃電,噼里啪啦,雷芒電火閃爍之間,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毀滅性力量。
  赤霄雷澤鐵!
  看見此物,在場眾人都是呼吸一窒,這是一件集火系、土系、雷系三種屬性的煉器材料,罕見之極,用以煉制法寶,其品階起碼在地階極品行列。
  陳汐并不準備買,一是此物對他沒用,二是此物的價格太過驚人,單單是底價都在八萬顆凝嬰丹,比剛才的地階極品法寶狼牙棒都要高出三萬,只比道品武學雪獅音波功略低一些。
  不難想象,若是競價激烈,其最終成交的價格也會在五十萬以上。
  果然,進過幾輪叫價之后,被黃天道宗的林墨軒以六十三萬的價格買走。
  值得一提的是,在競價過程中,那個蘇劍空屢屢出價,原本赤霄雷澤鐵只需五十萬左右就能拍下,卻被他硬生生哄抬到了六十三萬,氣得坐在貴賓室內的林墨軒,又是狠狠摔掉了手中酒杯。
  隨后的拍賣會倒也沒什么大的激烈競價,不過寶物卻是委實不少,如“九色玄參”、“萬年血玉髓”、“太歲紫瓊花”、“斑斕星銀石”、“龍須婆娑木”……等等,甚至陳汐還看到了一頭已經領悟出道意的靈獸“青紋靈猿”。
  這頭“青紋靈猿”,通體蒼青,渾身皮毛泛著青霞之氣,背生一對翅膀,吼聲如雷,威勢驚人,并且它的速度也是快逾閃電,竟然是悟出了疾風道意,靈智超凡。
  尤為令人矚目的是,它的實力明顯已達到黃庭境界,卻沒有一絲蛻變人形的跡象,明顯也是身懷高貴的血脈,潛力無窮,這樣一頭靈獸,用來看守洞府,或者為奴為仆,都是極為不錯的選擇。
  此獸,同樣被一位涅槃境大修士以一百萬顆凝嬰丹的價格買走。
  總而言之,此次天寶樓舉辦的拍賣會,涉及各種奇珍、異獸、法寶、材料、功法、靈丹……層出不窮,品階不凡,看得陳汐也是目不暇接,恨不得統統都買下來。
  不過他卻一個都沒有動手,靜靜等待玄衍融虛丹的出現。
  其實在此大多數人,和陳汐的想法一樣,都在等待此丹,這些人品階都在黃庭圓滿境徘徊,都想拍下此物,好提升進階金丹境時的幾率。
  突然之間,一陣轟動傳遍整個拍賣場,,原來不知不覺間,那一顆萬眾矚目的玄衍融虛丹終于出現了。
  此丹并沒有被錦緞遮蓋,令在場眾人看得清楚無比,它約莫有嬰兒拳頭大小,表面泛著幽藍色的神霞光澤,如一泓幽藍泉水,晶瑩剔透,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在其內部有著一縷縷縷蝌蚪似的白色流光在閃動,組成無數個玄妙符文。
  遠遠望過去,此丹就像一顆海洋之心,無比浩瀚的精純藥力,從其中冒出來,令人心曠神怡,無不想擁有它。
  “好強大的藥力!”陳汐心中暗自一驚,隱隱感覺到,此丹仿似有生命一樣,靈性十足,單單是那一絲藥力,都引得他丹田內的玄牝之門一陣顫抖,風聲驟起,火熱之氣繚繞,竟然差點就引動他的風火大劫!
  “此丹屬于地階靈丹的行列,但卻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靈丹,妙用無窮,乃是采擷玄衍之氣,糅合數百種罕見靈藥煉制而成,一爐只能煉制出一顆,價值驚人之極。在如今的大楚王朝修行界,也只有當今楚皇一人能夠煉制出。”雅晴在一旁解釋道。
  “什么?楚皇?”陳汐一驚,訝然出聲。
  “的確是當今楚皇,他可不僅僅是一位掌控天下的至高皇者,還是一位曠古爍今的煉丹宗師!”雅晴清眸里泛起一絲崇敬,神色中更隱隱透著一種狂熱,顯然,她對當今楚皇極為崇拜。
  “原來如此,人人都說天寶樓的背景有大楚王朝皇室的影子,如今看來應該不假,能從當今楚皇手中得到玄衍融虛丹,拿出來拍賣,已經說明一切了。不過話說回來,此丹如此寶貴,其價格必然不會低了,就看我能不能夠拍得道了……”陳汐心中暗自思忖。
  果然,那主持拍賣大會的杜飛宇用一種無比熱情的聲音道:“這顆玄衍融虛丹,功效想必不用我多做解釋,因為據我所知,在場大多道友只怕都是為此丹而來。起拍價,十五萬,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萬!”
  十五萬顆凝嬰丹!
  說起來凝嬰丹也是一種地階靈丹,但從這個價錢中就能看出,根本就沒法跟一顆玄衍融虛想必,相差十萬八千里。
  “十六萬顆凝嬰丹!”底價雖然高,但卻擋不住人們的熱情,在杜飛宇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人喊價了。
  “十七萬!”
  “十八萬!”
  “十九萬!”
  ……
  叫價聲此起彼伏,不過現在叫價的都是普通席位上的修士,貴賓室中卻沒有一人出聲,或許他們在靜觀其變,打算隨后出手,一舉拿下。
  注意到這個細節,陳汐不由搖了搖頭,這顆玄衍融虛丹最終的歸屬,只怕還要落在貴賓室中的修士手中。
  “七十萬!”果然,就在普通席位上的叫價聲,變得稀稀拉拉的時候,貴賓室內終于發出了一道聲音,一舉將價格提升至七十萬顆凝嬰丹。
  頓時之間,普通席位上的絕大多數修士,都露出失望之極的神情,這個價錢已經超出他們的能力,就是傾家蕩產也遠遠無法達到。
  “七十一萬!”貴賓室中,名頭如今在黃天道宗如日中天的蘇劍空,淡淡開口。
  陳汐不由一怔,這家伙都已金丹圓滿境界了,又強插一腳做什么?
  “玄衍融虛丹功效驚人,一些古老大宗門中也絕少能擁有的,這蘇劍空只怕是買來送人的。”雅晴在一旁解釋道:“不止是他,待會恐怕還有一些厲害的大人物也會出手,就是自己不用,也可以買來送給給自己的子侄。”
  陳汐心中一沉,同輩人中競爭還好一些,若再加上一些手握巨大財富的大人物,只怕今日自己想得到此丹,將變得更加困難起來。
  “七十二萬!”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貴賓室悠悠響起,帶著一絲淡淡的威嚴,一聽就知道其身份必然非同尋常了。
  “七十三萬!”陳汐此時,倒也起了興趣,試探性的喊出了一個價格,卻沒想話音剛落,那蒼老的聲音就是冷冷一哼,沉聲道:“七十四萬!”
  “這老家伙倒是不顧儀態,一聲冷哼里竟都是威脅之意。”陳汐摸了摸鼻子,心中卻是不以為然。
  雅晴掩嘴吃吃笑道:“這的確是個老家伙,老不修,名叫齊冷水,是楓葉城一名赫赫有名的冥化境散修,脾氣古怪,喜歡倚老賣老,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他這人自視甚高,是不會對你出手的。”
  陳汐苦笑道:“是不屑對我出手吧。”
  雅晴眨了眨眼睛:“你若這么認為,我也沒辦法。”
  “七十五萬!”就在這時,在司空痕所在貴賓室中,傳出一道鏗鏘渾厚的聲音,原來房間中竟然多出一個沉猛如虎,威儀八方的中年,他端坐中央,竟然讓升起一股只能仰望的滔天氣勢。
  司空痕和司空華兄弟倆,此刻都恭恭敬敬立在中年身后,渾然沒了一絲跋扈的氣息。
  “司空家家主,司空霄云!”
  “想不到以他的身份,竟然也來參加拍賣會了!”
  “完了,此次這一顆玄衍融虛丹,必然要落入司空家族手中了。”
  聽到那一道聲音,拍賣會現場頓時炸開了鍋,議論紛紛,司空霄云的出場,竟然造成了如斯轟動,由此可見其在楓葉城的權勢如何可怖了。
  “這下麻煩了!”陳汐眉頭一皺,小的就夠難纏了,又來了老的,這次得到玄衍融虛丹的希望只怕渺茫的很啊。
  “華兒,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處置,我就不信,看在我的面子上,誰還敢與你搶此丹藥。你要好好修煉,莫辜負了我的期望。好了,我有事先行一步。”
  司空霄云站起身子,拍了拍司空華的肩膀,又朝大兒子司空痕點點頭,轉身就走,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哈哈哈……有了父親的支持,我看誰還敢跟我搶!”司空華興奮地大叫起來。
  “哼!”司空痕卻是冷冷一哼,顯然他對自己父親的安排極為不滿,在他看來,若是在拍賣鐵旗門那件狼牙棒法寶時,得到父親的支持,肯定能把寶物拿下來,可惜,這一切已經成了空談。
  “哥,你放心吧,等我拍下玄衍融虛丹,就和你一起去殺了那小子,奪回那件狼牙棒法寶!”司空華眼珠一轉,連忙說道。
  “你能幫什么忙?還是拍下丹藥,趕緊修煉吧,爭取早早進入金丹境界,如此才不負父親對你的悉心栽培。”司空痕皺眉道,聲音卻是緩和許多。
  果然,正如司空霄云臨走說的那樣,礙于他的顏面,在場一眾修士中,竟然沒有誰再敢加價了。
  “七十五萬,還有沒有人加價?”拍賣臺上,杜飛宇環顧四周,有氣無力問道,司空霄云的出現,令得原本能拍出一個天價的寶物,卻變得無人敢問津起來,他心中也是不舒服之極。
  眾人面面相覷,卻是無人敢加價。
  眼見玄衍融虛丹就要落入司空華手中,突然,那黃天道宗蘇劍空的聲音再次響起,“七十六萬!”
  在場修士,包括拍賣臺上的杜飛宇都是精神一振,心中暗爽不已,如果說在楓葉城找出一方能夠無視司空家族的勢力,也只有楓葉城真正的霸主黃天道宗了。
  身為黃天道宗如今最耀眼的金丹境強者,蘇劍空在此刻出聲,的確已具備無視司空家族威脅的資格。
  “九十萬!”司空華比他兄長司空痕更加兇狠,一舉將價格抬升十四萬,顯然察覺在威勢上無法威脅蘇劍空之后,打算用財力擊垮蘇劍空了。
  “呵,我本來就沒打算拍下,此物讓給你又何妨?能讓你司空家多出十四萬,也算是給你們一個教訓,讓你們明白,這楓葉城可不是你司空家的天下!”蘇劍空充滿矜持和驕傲的聲音,在拍賣會四周回蕩著。
  “該死!欺人太甚!”
  司空華后悔不已,早知道如此,喊七十五萬多好,這一下損失十四萬不說,還被蘇劍空排擠一頓,雖說已有十足把握能得到玄衍融虛丹,但這種感覺實在太惡心人了。
  “九十五萬!”然而就在司空華一位一切將塵埃落定的時候,再次有一道聲音,悠悠響起,顯得刺耳無比。
  誰!
  ***是誰又來攪局?
  司空華勃然大怒,氣得咬牙切齒,神色猙獰,恨不得擇人而噬。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