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89 重拾制符


  感謝兄弟“leonstone”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拜謝!另外在滿地打滾呼喊一下,雙倍月票期間,請大伙把手中剩余的月票,統統砸給俺吧!
  ——
  云淡風輕的聲音,飄蕩在拍賣會場四周,在這種寂靜的氛圍中顯得極為突兀,帶著一種直指人心的力量。品書網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黃天道宗的蘇劍空也怔了怔,啞然失笑,搖頭不已,“我出風頭,是為了打壓司空家的氣焰,其他人再跳出來,插上一腳,那可就成司空家發泄怒火的對象了,唉,現在的人啊,真是為了出名,連命都不要了……”
  “你要跟司空家死磕到底么?”貴賓室內,雅晴說道。
  “我還以為你會說我想出名呢。”陳汐略帶自嘲道,旋即話鋒一轉,說道:“不是我死磕,而是這顆玄衍融虛丹對我而言很重要,當然,超出我能承受的范圍,我也會果斷收手的。”
  雅晴笑道:“你的膽子果然很大,連司空家都不在乎,若你真想得到這顆丹藥,我可以借你一些凝嬰丹,怎么樣?”
  “看情況吧。”陳汐想了想,說道。
  雅晴點點頭,不再多說。
  “是那個小子!”另一間貴賓室內,司空痕瞬間就認出,那一道聲音的主人,正是與自己爭奪狼牙棒的那個家伙。
  “竟然又是他!這小子不殺了,不足以發泄我心頭之恨!”司空華臉色鐵青,咬牙切齒不已。
  “九十五萬了,這顆玄衍融虛丹不要也罷,不值。”司空痕道。
  “不行!今日不打壓一下這小子的氣焰,我咽不下這口惡氣!哥你放心吧,我現在花多少錢,待會出了天寶樓,就讓他吐出多少錢!”
  司空華惡狠狠說完,再次報價:“九十六萬!”
  “七十七萬!”
  “九十八萬!”
  “一百萬!”陳汐直接報出一百萬,拍下玄煞圣水和狼牙棒之后,他身上還有一百萬顆凝嬰丹,若價錢再高,他也只得舍棄這顆丹藥了。
  他并不知道,司空華和司空痕的財力,也達到了極限。
  “放棄吧,這個價錢已大大超出了玄衍融虛丹的真正價值,再競價,只會被人當冤大頭耍,最終卻便宜了天寶樓。”司空痕冷冷道。
  “我不甘心!”司空華額頭青筋爆綻,猙獰無比,胸口也是急劇起伏起來,“我就不信搞不過這小子,我不信!”
  “你要做什么?”司空痕隱隱感覺有些不妙。
  “我要報價!我要一次就擊垮這混蛋,再不跟他墨跡下去了!”說著,司空華猛地站起身子,大喝道:“一百二十萬!”
  頓時之間,拍賣會現場響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一顆玄衍融虛丹,頂天也就價值八十萬左右,剛才一下子飆升到九十五萬,就已經令眾人目瞪口呆了。哪想到價格不但沒有停滯,反而會再次暴漲到一百二十萬?
  一百二十萬啊,足以買差不多十件地階極品法寶了!
  “哈哈哈,小子,你倒是報價啊!報啊!跟我斗,簡直都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見那道可惡的聲音陷入沉默,司空華忍不住大笑起來,感覺這一輩子從沒有那一刻,想現在一樣爽過。
  “我本來就打算,超出一百萬時,就主動放棄,倒是沒想到司空少爺如此豪氣,一擲千金,不愧是司空家族的俊才,財富驚人,令我大開眼界,不得不佩服。這顆玄衍融虛丹就歸司空少爺了。”
  陳汐的聲音,淡淡響起,但聽在眾人耳中,卻總感覺有一種陰陽怪氣的味道,好像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拍下玄衍融虛丹,而是想試探一下司空華的財力一樣。
  “一百萬的時候,就主動放棄?”司空華一呆,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如遭雷擊,腦袋轟地一聲嗡鳴起來,旋即整個身軀開始顫抖,氣得一口老血沖到嗓子眼,差點吐出來。
  又上當了!
  ***,又上當了!
  想起之前被蘇劍空坑了一把,如今又被陳汐坑了一把,司空華連死的心都有了,可惡,實在是可惡啊……
  “看看你干的好事!”
  司空痕憤然離席,他早注意到自己弟弟的狀態有點不對勁,剛要出聲阻攔,誰想到自己這個蠢貨弟弟,竟然已經報價出聲,連收回來的機會都不可能了。
  一想到現如今,只怕拍賣會現場所有人都在笑話自己兄弟二人,司空痕就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個白癡弟弟。
  但顯然,這個想法是不可能實現的,他也只好先離開,眼不見為凈,省得自己也被氣壞了身體。
  “哥,你干什么去?”見連自己哥哥都扔下自己不管,司空華頓時慌得六神無主,連聲開口。
  “哼,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司空痕冷冷哼道,頭也不回地離開,心中卻暗道:“我就守在外邊,一打聽到那小子的身份,就出手滅了他,奪回狼牙棒和其身上的財寶,如此一來,我倒要看看,誰還敢笑話于我!”
  “恭喜司空二少爺,以一百二十萬的天價拍下玄衍融虛丹,這等手筆,開我天寶樓拍賣會之先河,注定會被修行界通道廣為流傳,津津樂道的。”拍賣臺上,響起杜飛宇那豪邁的恭賀聲。
  噗通!
  司空華卻是跌坐在地,心如萬箭齊攢,欲哭無淚。
  “噗!”在另一間貴賓室內,雅晴卻是忍不住笑出聲,她沒想到,陳汐戲弄起人來也如此刻薄。
  “其實,我真打算買這顆玄衍融虛丹的。”陳汐認真解釋道。
  “我知道,是那位司空少爺太沉不住氣,也太傻。”雅晴咯咯笑道,笑得直喘不過氣,花枝顫抖。
  陳汐摸了摸鼻子,也感覺此事著實有些可笑,那司空華的確是個百無一用的廢物,若稍稍沉住點氣,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局面了。
  接下來的拍賣會,寶物雖然一件件罕見珍貴,但相較于之前的波瀾壯闊,精彩紛呈,就顯得淡然寡味起來。
  陳汐沒有呆在最后,就打算離開,玄衍融虛丹被他人得去,不得不說是一種遺憾,但也沒辦法,誰讓現場出了司空華這么一個奇葩少爺。為今之計,也只能靠自己去的實力去渡風火大劫了。
  “你要小心司空家對你的報復。”離開時,雅晴神色嚴肅道,“你這次可把司空家的大小兩位少爺都得罪慘了,只怕一出天寶樓,蹤跡就會被司空家掌握。”
  陳汐點頭道,“這個我知道,不過在這楓葉城內,他司空家也不敢擅自朝我動手吧?”
  “那是當然,楓葉城好歹也是黃天道宗的地盤,若經常出現廝殺爭斗之事,誰還敢來楓葉城?司空家雖厲害,但卻也不敢去挑釁黃天道宗的權威。”
  雅晴說道:“不過你肯定不可能一輩子呆在城中,若我推測不錯,從你走出天寶樓那一步,就會被司空家的探子監控,一旦你離開楓葉城,必然會遭到司空家的高手圍剿。”
  “如此看來,我的處境已是變得岌岌可危了?”陳汐若有所思道,話雖如此說,神色卻是一點不緊張,依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你難道就不擔心?”雅晴瞪了他一眼,嘀咕道:“也不知道你這家伙是膽大包天呢,還是有恃無恐,真是讓人著急。”
  “有勞雅晴姑娘擔心了,不過司空家雖勢大,但卻不見得能困住我。”陳汐笑道,他看得出,雅晴是在真的關心自己,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絲感動。
  “誰擔心你了?走走走,趕緊消失我眼前,省得我心煩。”雅晴啐道。
  陳汐笑了笑,帶著木奎離開,就在離開貴賓室的時候,他突然轉身,認真說道:“雅晴姑娘,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說罷,頭也不回地徹底離開。
  “這家伙!”雅晴搖了搖頭,嬌艷明麗的臉蛋上,卻浮起一抹笑意,許久之后,她喃喃自語道:“這家伙雖然膽大包天,但實力卻似乎有些低,被司空家的高手追殺的話,必然有性命危險,自己,要不要幫他一把呢……”
  ————
  從天寶樓走出,直至回到客棧,陳汐一路上發現了不止一撥的探子,簡直如跗骨之蛆一樣,充斥在每個角落。
  這也令他清醒認識到,司空家在楓葉城的勢力之大,的確如雅晴所說那樣,不容小覷。
  “主人,咱們接下來怎么辦?”木奎小心翼翼問道。
  “見機行事吧。”陳汐沉吟道,“真不行的話,就呆在楓葉城一段時間,反正天無絕人之路。”
  話是這么說,他心中卻是在飛快思索起來,以他如今的實力,面對一眾金丹境修士的包圍,逃出楓葉城的機會最大,但若是碰上一兩個涅槃境以上的高手,那就麻煩了。
  “不過,只要自己度過風火大劫,應該有與涅槃境修士一戰的實力了,如果能把煉體修為也進階金丹境界,利用神通星空之翼,安然逃走的把握也更足……”
  盤膝坐在酒樓訂下的房間中,陳汐思索許久,最終還是把脫身的機會,放在了提升自己實力上,只要實力足夠強,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