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9 貢品


  陳汐?
  掃把星?
  被捆綁于地的眾人,皆來自松煙城平民區,雖不經常見到陳汐,但也聽聞過陳汐的綽號和名字,此刻聽聞眼前突然冒出的少年,眾人神情不由一愣。
  “陳汐快跑,你不是他的對手!”有人焦急大叫道。
  “對!快跑啊,把吳老狗的惡行告訴所有人!”其他人也反應過來,七嘴八舌地建議道。
  “逃?逃得了嗎?”
  那名奔上前來的黑衣護衛笑得愈發猙獰,跨步上前,抬手就朝肩膀上抓去。
  陳汐看也不看,握拳如箭,一拳砸在黑衣護衛的胸膛上。
  砰!
  低沉的聲音響起,黑衣護衛直接被一拳轟飛出十幾丈,他那猙獰的笑容瞬間僵固,眼睛睜大,面目潮紅,噗地一聲吐出一口殷紅的血水來,軟綿綿倒在地上徹底起不來了。
  “死不足惜!”
  陳汐收回拳頭,神色已是冰冷之極。
  氣氛頓時變得寂靜無聲。
  一拳轟殺對手?
  無論是那些被捆綁在地的眾人,還是那些黑衣勁裝的護衛,都不敢置信地望向那道瘦削峻拔的身影。
  “蠢貨!你們一起上!”吳管家率先反應過來,暴怒大叫道。
  他心中也是暗驚不已,身邊的這些黑衣人,皆是李家培養的核心護衛,每個實力都在先天境界,且常年執行一些血腥任務,武技和實戰經驗早已被磨練的豐富之極,卻不料甫一出手,就被陳汐一拳擊斃,若非親眼所見,吳管家差點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小子不是只會制符嗎?武技修為何時變得如此厲害?
  難道他已臻至紫府境界了?
  不可能!
  這才過去多少天,只靠制符賺取的那些微薄的元石,并且他又不曾拜入高人門下,根本不可能進階!
  或許,剛才的一擊,僅僅是他趁其不備而偷襲得手的……
  雖如此想,吳管家心頭卻總覺得有些不踏實,目光不由再次落在陳汐身上。
  而此時,那些黑衣護衛也已全體出動。
  “殺!”
  同伴的慘死,吳管家的怒吼,徹底令這些黑衣護衛紅了眼,紛紛化作殘影,朝陳汐狠狠撲了過來。
  沓!沓!沓!
  陳汐踏步上前,步伐沉穩有力,不疾不徐,仿似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情況的變化。
  “小心!”
  “趕緊逃啊,你不要命了!”
  那些被捆綁在地的人們焦急大喊,陳汐雖一擊轟殺了一名黑衣護衛,但畢竟只是一個人,這些來自李氏家族的精銳護衛,極為擅長群體合擊之術,被他們一起圍攻,孤零零的陳汐勝算幾近于零。
  砰!
  陳汐渾然不顧擋頭劈來的刀光,徑直一拳砸向敵人的胸口。
  咔嚓!
  見陳汐如此大意,襲來的黑衣護衛神色一喜,一刀斬在陳汐肩膀上,然而令他驚駭的是,他的全力一刀卻只在陳汐肩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而他自己則被陳汐的一拳洞穿腹部,倒地慘呼數聲便即殞命。
  而陳汐也憑借這一拳打破了圍堵被困的局面,猶如一頭出籠猛虎一般,輕易穿行在圍攻的黑衣護衛之間,拳頭如同密集的雨點一般潑灑而出。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沉悶的拳頭撞擊肉體的聲音,十余名黑衣護衛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跌飛出去,個個胸腔深陷,濃稠的血水從他們的五官中流溢而出。
  “怎么可能!”
  “老天!”
  “這這……這不是真的吧?”
  在場之人,無不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個個瞳孔睜大,不敢置信地望著立在血水與尸體之間的那道峻拔身影。
  “你……我們可是李氏家族的黑衣護衛!”其他黑衣護衛臉色難看中透著一絲驚恐,又是憤怒又不敢擅自上前。
  “殺的就是你們!”陳汐冰冷說道。李氏家族與他陳氏本就是死敵,爺爺陳天黎被偷襲致死,弟弟陳昊右手被廢,李氏家族的嫌疑最大,他殺起來自然就毫不留情。
  刷!
  陳汐身子繃緊如弓,再次撲上前,勢大力沉的大崩拳被他全力施展,幻化出重重拳影,轉眼間再次擊殺八名黑衣護衛。
  “這家伙的身軀根本不懼刀劍,明顯修煉了一種高深的煉體功法,快逃!”
  “走!”
  剩下的五名黑衣護衛發出一聲聲驚恐的大叫,竟連吳管家也不顧了,轉身就打算逃走。
  陳汐豈能容忍敵人在自己眼皮下逃走,當即身子一晃,后發先至,拳影霍霍,凌厲的拳勁迸射出一枚枚由真元凝聚的拳芒,破空而去。
  剎那間,剩余的五名黑衣護衛后背皆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喪命倒地。
  “嗯?”
  吳管家再也無法鎮定下去,變色驟變,陳汐那破空而去的拳芒令他也察覺到一絲危險。
  “好厲害!”
  “好強!”
  “怪不得他如此鎮定,原來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那些早已不抱任何希望的人們猛地激動起來,看到陳汐那干脆利落的殺人手段,一縷希望在他們心中重新點燃。
  “哼,想不到你竟然把煉體功夫也修至先天境界,若我沒看錯的話,似乎拳法也已快要進階‘知微’之境,怪不得敢如此囂張呢。可惜,我已一只腳踏入紫府境界,所掌握的力量根本是你無法想象的。”
  吳管家三角眼微微瞇著,話雖如此說,他卻是不敢絲毫大意,黑衣護衛的慘死他并不放在欣賞,但陳汐的實力卻令他不得不謹慎起來。
  眾所周知,煉體流是最難的一種修煉途徑,修煉速度之慢,進階之難,不亞于徒步攀登高峰。不過體修力量之強也是極為驚人的,在同階之中煉體流完全碾壓一切煉氣流,無可爭議!
  吳管家所說不假,陳汐正是憑借宛如銅澆鐵鑄般的肉身力量和快要突破第二重境界的大崩拳,才能于短短時間內連殺二十余黑衣護衛。否則,單憑境界來算,以他先天八重的煉氣修為,面對一群先天初境的黑衣護衛攻擊,只有找死的份兒。
  “廢話少說,我今日必取你狗命!”
  陳汐冷冷說道,與黑衣護衛的戰斗談不上兇險,但卻令他進一步印證了自己的實力,在先天八重的煉氣修為和先天初境的煉體修為配合下,他完全已不懼任何先天境修士。
  一只腳跨入紫府又如何?
  終究還是處于先天圓滿境中,不足為慮!
  “哼!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
  吳管家冷哼一聲,兩只竹竿似的大手上覆蓋著厚厚一層黑霧,而后猛地朝地面一拍,咔嚓,地面陡然開裂,一條漆黑裂縫曲折如閃電般延伸向四周。
  嗯?他這是要……
  不等陳汐反應過來,便聽轟地一聲巨響,地面如蛛網蔓延的裂縫中迸射出無數鋒利的碎石,仿佛暗器一般咻咻飆射而出,其目標赫然是那些被捆綁在地的人們!
  “無恥!”
  陳汐終于明白過來,當即一聲暴喝,身形掠至人群之前,雙拳快若閃電地朝那鋪天蓋地擊來的碎石轟去。
  然而這些碎石數以萬計,密匝匝猶如蝗蟲群一般,陳汐竭盡全力,也勉強能護住身體周圍一丈之地的人群,而其他距離稍遠之人,由于被捆綁于地無法動彈,瞬間被鋒利的碎石奪去性命。
  “哈哈哈,這些貢品乃是紫犀老怪的口糧,如今死去這么多,你就等著承受它的怒火吧,恕老夫不奉陪了!”遠處,吳管家得意地大笑數聲,身影縱起,幾個起落,就已消失不見。
  眼睜睜看著吳管家逃遁而走,陳汐的一腔怒火無處發泄,臉色變得愈發冰冷起來。
  砰!
  擊碎最后一塊碎石,陳汐扭頭望去,卻見被捆綁于地的人死了一大半,只剩下寥寥三十余人。
  吳老狗,老子終有一日要把你生生活剮了!
  陳汐強自按捺住追趕的沖動,深吸一口氣,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如何把這些人從這險惡的南蠻禁地送回松煙城。
  想了想,陳汐喚來躲在十幾里地之外的陸少聰三人,囑咐三人送這些人走,而他自己則選擇留在了原地。
  剛才的戰斗,陸少聰三人在遠處的矮山上也隱約看到,不過三人實力太弱,不敢擅自行動,只得在心中暗暗祈禱陳汐能戰勝。
  此刻見到滿地的尸體和血水,又聽說這些人皆是李氏家族拿來滿足大妖口腹之欲的貢品,心中又是驚怒又是憤慨,當下不再猶豫,護著僅剩下的三十余人小心翼翼地離開。
  “這里是吳老狗和紫犀大妖見面的地方,為了所謂的‘貢品’,那頭紫犀大妖必然會出現,我只需在此等待就對了。”
  目送陸少聰等人離開,陳汐當即盤坐于地,濃烈的血腥味令他的情緒處于一種極度的壓抑中,迫切地想要發泄一番,而那頭紫犀大妖就成了他的目標。
  轟隆隆!
  一刻鐘不到,遠處的靈崆湖中猛地扎來滔天的水花,一名丈高的巨漢,踩踏著水霧轟隆隆朝這邊奔來。
  他光頭獨目,丈高的身軀上肌肉猶如堅硬的巖石,一塊塊高高賁起,仿似其內蘊含著爆炸般的恐怖力量。
  “雖蛻化人形,但身上的妖氣卻是無法掩蓋……肯定是它了!”
  陳汐猛地站起身子,唇邊泛起一絲冰冷的殺意。
  ——
  第二更,晚上還有,兄弟們加把勁啊,馬上就沖上首頁新書榜前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