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91 暗影殺手

星斑紋木約莫有三指厚,一尺長,表面呈現淡紫色,質地堅硬,堪比一般的地階法寶,其木質紋理細密如蚯蚓蜿蜒,分布著星星點點的斑紋,每塊斑紋都散發出清冽的銀色光暈,顯得很神秘。
  星斑紋木其實是一種木屬性的珍貴煉器材料,用來制作符紙的確是上上之選,但卻未免顯得有些浪費。
  陳汐卻不理會這些,在他看來,只有星斑紋木制作出的符紙,才能最大限度地承受符紋結構,從而完美地溝通道意力量,把一張上階寶符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
  他開始處理星斑紋木,手上的動作眼花繚亂,仿佛不需要思考,每個動作和步驟無不是信手拈來,行云流水。
  裁切、蒸涮、去除雜質、熬煉靈性……一整塊星斑紋木,在他手中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化著,就像變戲法似的,令人驚奇。
  這要歸功于陳汐的基本功扎實無比,早在他還沒有成為松煙城一名制符學徒的時候,他的任務就是處理各種材料,制作符紙也是其中的一環,眼下處理起星斑紋木自然是隨手拈來,嫻熟無比。
  很快,這塊星斑紋木被陳汐以嫻熟的手法制作成了一沓符紙,每一張都呈現暗銀色,厚度勻稱如一,表面分布著星星點點的銀色斑紋,像一抹會流動的銀色水流。
  “厚薄相當,柔韌如玉,星斑紋木用來制作符紙,品質的確在上上之選,制作上階寶符時,在無需擔心承受不住符紋力量,從而崩潰失敗的危險了。”陳汐把這些符紙放在一側,開始制符的最后一個步驟——調制墨汁。
  符墨的品質,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符箓的威力,上佳的符墨能夠繪制出勻稱流暢的符紋結構,能夠讓符箓能夠極為敏銳地溝通天地之力,從而令整張符箓的力量達到飽和圓滿的狀態。
  像有些符箓,同是一個品階,但威力卻有強有弱,便是因為所用的符墨品質高低不同,影響到符箓的威力。
  其實不止是符墨、符筆、符紙的好壞、制符師水平的高低,也都影響著符箓的品質和威力。陳汐如今做的,就是把任何一方面都達到最上乘的地步,以此制作出的上階寶符才能令他滿意。
  換句話說,在制符上,陳汐對自己的要求最為苛刻,追求的是每一方面都完美,如此才能達到他的標準,這是一種情結,在他還是一個小小制符學徒的時候,就已形成,也正因為有如此苛刻的態度,他才會在制符一道上展現出超高的悟性和天賦。
  嗤啦!
  一個玉碗中,盛著一汪呈現翠綠之色的血液,靈氣濃郁,散發出磅礴的力量,這是一只綠羽九尾貂的精血,價值昂貴,放在市面上足以賣出上萬顆凝嬰丹的價格。隨著陳汐把殷紅色的赤陽雪水傾注玉碗中,翠綠色的精血頓時沸騰起來,咕嚕嚕冒出一連串的氣泡。
  這些氣泡每一個都有蠶豆大小,渾圓剔透,其內黑白分明,如陰陽相交,在精血中沉浮不定,不時炸開,其內蘊含的力量涌出,瞬間讓玉碗中的翠綠色精血泛起朱紅的顏色,黏稠得像琥珀。
  當所有的氣泡消失,整個玉碗中,已形成了一片濃稠的朱紅墨汁,散發出的驚人力量,形成龍吟虎嘯的形狀,漂浮而出,震得空氣都紛紛退避四散,形成一個真空地帶。
  符筆、符紙、符墨,一一呈現在眼前,陳汐心中驀地升起一股久違的亢奮,多少年了,自己終于又開始制符了。或許唯一不同的是,他當年制符是為了賺錢養家,而如今則是為了對抗敵人!
  陳汐深吸一口氣,摒棄雜念,腰脊筆直如槍,神色肅穆,端坐在案牘前,伸手拿起摩挲起來充滿質感的符筆,捻起一張銀色星斑遍布的符紙,平鋪案牘上,筆尖飽蘸蘊含龐大力量的符墨,一瞬間,七彩的煙霞從筆尖飄散而出,如夢似幻。
  腦海中,涌現出一道道繁密玄奧的符紋結構,這些都是從青帝木皇神箓中分離出來,可以形成一種名為“青乙萬木生”的上品寶符結構。
  在星辰世界篆刻五大神箓的時候,陳汐就發現,無論是青帝木皇神箓,還是其他四種神箓,其內蘊含的符紋結構,都仿似涵蓋了五行中的所有符紋,可以按照不同的方式,組成任意一種符箓、陣法。
  這種感覺,就好像五大神箓代表著五行中所有符紋結構,每一種神箓都囊括著這一屬性的各種符箓,包羅萬象,宛如五行符紋之本源。
  像青帝木皇神箓,其內就蘊含著木行的下九品符箓、靈符、寶符、玄符、天符等等符紋結構,數以萬計,無法估算。
  不過以陳汐如今的實力,也僅僅只能從神箓中找出一些上階寶符,加以煉制,至于更高品階的,他就是能夠參悟到,也是無法煉制出來,這是受悟道境界和自身實力限制,沒辦法改變。
  右腕靈活擺動,如靈蛇扭曲,柔若無骨,一道道朱紅的符紋軌跡從筆尖涌出,流淌蜿蜒在銀色的符紙上,動作初開始略有生澀,這是陳汐久未制符的緣故,但很快,他就找回了從前的感覺,筆鋒開始變得靈動,符紙上的符紋結構也隨之流暢起來,就像自然而然傾瀉的一行行溪水,毫無斧鑿痕跡。
  “青乙萬木生”這件上階寶符,雖然是青帝木皇神箓中蘊含的一種,但卻也繁密復雜之極,需要篆刻九九八十一種符陣,每一種符陣又包含著九種符紋結構,并且還要以道意的力量加持在每個符紋中,同樣也能稱得上是一個浩瀚的工程。
  雖說繁密復雜,但如果制作成功的話,這件上階寶符的威力,足以相當于金丹后期修士的全力一擊,厲害之極。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黑夜消退,白晝升起。
  在這段時間里,陳汐就像一尊泥塑的雕像,眼眸一眨不眨地凝視在符紙上,神色平靜沒有一絲情緒,只有從那一直靈活操控符筆的右手,才能證明他還是個活人。
  木奎早早來過一次,見陳汐在潛心制符,他心中雖奇怪,但卻不敢打擾,生怕驚擾到陳汐。并且為了避免外界影響到陳汐,他當即就盤膝坐在陳汐門前,不吃不喝,警惕四周,只怕附近有任何風吹草動,也逃不開他的耳目。
  而此時,楓葉城司徒家族中,也在策劃一場針對陳汐的行動。
  這是一間陰森漆黑的密室,里邊爬滿了蜘蛛、蜈蚣、蟾蜍、蛇、蝎子,一個個身軀都龐大的驚人,模樣猙獰無比,眼瞳內發出嗜血如狂的光芒。這是五種劇毒無比的毒獸,周身繚繞在一團團毒霧中,足足有上千之數,爬滿了整座密室。
  那腥臭惡心氣息,如同黏稠的霧靄,充斥在每一寸空間,一個普通人進來,單單是聞到一絲氣息,都會瞬間暴斃,化為膿水。
  吱吱!吱吱!
  此時,密室內的各種毒獸像發瘋了一樣,相互廝殺,嘴中發出凄厲尖銳的嘶叫,每一毒獸的死亡,都會在一瞬間被對手吞噬掉,戰況慘烈無比。
  司空華站在密室外,望著那血腥的廝殺,聽著那凄厲的嘶叫,雙腿直哆嗦起來,臉頰上更露出一絲厭憎驚恐之色。
  他知道,這是一種培養強大毒物的辦法,關在密室中讓它們相互廝殺,只有最后一頭毒物能夠活下來,這頭身經百戰而不死,吞噬掉它所有同伴的毒物,只要秘密法術稍加培養,就能蛻變得更恐怖,更厲害,成為毒物中的王者。
  像眼前這座密室中的眾多毒物,最后存活下的那一頭,實力足以蛻變為相當于金丹境修士的存在,并且身兼劇毒,猙獰嗜血,殘忍無比,也可怖無比,就是普通金丹修士碰到它,也會被狠狠殺死,化為一灘腥臭惡心的膿水。
  不過司空華卻不關心這些,他早已被密室內的一切嚇到,恨不得早早逃離這里。不過他瞥了一眼身旁的兄長司空痕,最終還是強忍下心中的驚慌,老老實實呆在這里。
  “你說那小子從天寶樓離開后,就一直躲在鳳軒酒樓中?”司空痕從密室中收回目光,扭頭冷冷問道。
  “正是,那混蛋簡直就像個縮頭烏龜,沒一點膽氣,真不知道如此窩囊的一個膽小鬼,怎么敢跟咱們司空家叫板。”司空華不屑道。
  “我不想聽這些,我只問你,他的名字和身份打探清楚了么?”司空痕皺眉道。
  “他好像叫陳汐,根據探子回報,此人應該不是咱們楓葉城的修士,殺死他,根本沒什么可擔心的。”司空華想了想,滿不在乎道。
  “好,你去吧,告訴那些探子,要時時刻刻監視住那小子,只要他有離開楓葉城的動機,就速速稟報。若誰敢在這時候給我掉鏈子,讓他小子從眼皮底下逃掉,哼!這間密室就是他的最終歸宿!”司空痕一指身前的密室,冷冷說道。
  “哥,一個外來修士而已,殺就殺了,為何要等他出城?”司空華問道,說話時,他望了望密室中血腥慘烈的廝殺,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暗道:“若人被丟進去,那下場可就太慘了……”
  “等等吧,十五天之后,寧一他們三人就回來了,到時候這小子若依舊龜縮不出,那就只好在暗地把他做掉了。”
  司空痕想了想,吩咐道:“記住,這段時間先別動那小子,畢竟天寶樓內發生的事情,都傳遍楓葉城了,若那小子死了,黃天道宗必然會以此為借口,打壓咱們司空家,到時候父親怪罪下來,你我誰都承擔不起。”
  “可惡!又是黃天道宗,總是與咱們處處做對,真恨不得黃天道宗所有人都死光了!”司空華惱火嘀咕道。
  “一定會有那一天的,等我奪回狼牙棒,從玄寰域中找到鐵旗門的傳承寶藏,或許就擁有足夠的實力踏平黃天道宗了……”司空痕喃喃道,冰冷的眼眸里涌出絲絲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