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99 劫數突至


  第一更!感謝兄弟“MaBed”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另外求一下收藏,快破4500了,求兄弟們給力!
  ————
  當看到陳汐捏爆黃龍御甲寶符時,永林并不在意,一件上階寶符威力,勉強只能擋得下自己的一擊,卻絕對擋不住自己的第二擊。品書網www.booksrc.net
  他有這樣的信心,因為他是涅槃境修士,上階寶符的力量再厲害,也只相當于金丹圓滿境的修士而已,并且眾所周知,符箓只是一次性寶物,用了之后,無論成敗,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在眼前這種狀況下,根本不足以扭轉局面。
  然而他目光不經意一瞥,當看到陳汐手中捏著的一沓符箓時,眼睛倏然直了。
  這是……
  一沓流光溢彩的符箓,起碼有七八張,赤色、金色、黑色、青色……每一張寶符都是神霞繚繞,符紋涌動,充盈著浩瀚的道意力量。
  永林的目光何其老辣,一眼就看出,這些符箓品質都在上階寶符的水準,其上涌出的各種大道力量,連他都感到一陣心驚。
  老天!這廝難道是賣符的?
  不對,賣符的一下子只怕也拿不出如此多上階寶符吧?
  據永林所知,一張上階寶符的價值,起碼在五萬顆凝嬰丹左右,已經可以購買一件普通水準的地階法寶了。如此算的話,那小子手中捏著的,起碼足足相當于四十萬顆凝嬰丹吧?
  這一刻,即便身為地位尊崇的涅槃境大修士,永林心中也不禁一陣眼紅,口干舌燥,那些符箓的價值加起來,差不多都相當于他的大半身家了!
  不光是永林,旁邊的司空痕,在這一刻也徹底傻眼了。
  司空家族是楓葉城第二大勢力,底蘊渾厚,財富驚人,僅次于黃天道宗,身為司空家的大少爺,自然不愁沒錢花,可是當看到陳汐手中捏著的一沓上階寶符,他頓時感覺自己簡直窮得像個叫花子,抬不起頭來。
  太奢侈了!
  在市面上,每一張上階寶符都是昂貴的離譜,不止是因為其威力強大,還在于能夠制作出上階寶符的符陣師太過稀少,所用材料的價格也高的離譜,這也令得在市面上,上階寶符的數量也是稀少之極。
  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尋常修士根本就沒能力去購買,而家底不菲的主兒買一兩張可以,再多的話也會肉疼不已。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還能一下子拿出七八張這等品階的寶符,司空痕心中的震撼和嫉妒也就可想而知了。
  這家伙要么是一位精通制符的高手,要么家底雄厚的驚人!
  司空痕默然了,無論哪一種猜測,都必須有龐大的財力支撐,符陣師可也是一種燒錢的職業。與這樣的對手作戰,也極為可怕,符陣師戰力或許弱一些,但拿一沓一沓符箓砸的話,簡直就像號令百萬大軍的統帥,所向披靡。
  簡單點說,符陣師的戰斗核心,就是拿錢換勝利,拿源源不斷的符箓搞垮敵人!這也驗證了一個在修行界流轉至今顛撲不破的至理——當你擁有足夠的金錢去砸一個人的時候,絕大多數時候都能勝利。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的念頭閃動,只不過發生在一瞬間而已。捏爆黃龍御甲寶符之后,陳汐毫不猶豫,再次涅槃了四張上階寶符。
  砰!砰!砰!砰!
  就像催命的聲音,一片熊熊火海盛放朵朵妙花,一輪幽藍水月懸空清吟,無數青色蔓藤如蛇狂舞,一道道金甲天兵手持長戟大斧,游弋逡巡。
  火海妙花、水月洞天、青乙萬木生、金甲化天兵,四張上階寶符,充盈著火、水、木、金四種大道奧義力量,與早已凝聚出現的黃龍御甲寶符一起,組成一方奇異瑰麗的符紋世界。
  霞光萬道,瑞氣千條,映照九天十地。無數玄妙符文,飄灑飛舞,五行循環,衍生無窮奧義。
  陳汐身處中央,腳踏火海妙花,頭頂水月懸空,身周黃龍盤旋,藤蔓游弋,金甲天兵拱衛四周,這一切,令陳汐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提升了三倍不止,竟已經可以與永林這位涅槃大修士平分秋色。
  “殺!”陳汐向前沖擊,劍箓擎空,整天蒼穹震蕩,五種寶符如有生命,散發神輝,鎮壓而下。
  轟隆一聲,永林隨手抓來的一擊,被輕松抵消,身體晃了晃,竟然差點被這一擊擊退!
  “五行寶符配合?其威力只怕已超出金丹圓滿修士,與我有了一戰之力,不行,必須速速殺了此子!”
  永林眼眸一冷,雙臂震動,蒲扇大手一瞬間打出千百掌影,向前拍擊,恐怖的水行道意,在罡煞之力的融合下,化為一只鳳凰,宛如冰晶鑄就,羽翼繚繞水霧,水華瀲滟,絢爛奪目,且有鳳鳴發出,震動九霄。
  唰!
  劍箓如虹,陳汐此時也已殺來,帶著一往無前的威勢,挾漫天五色符紋神霞洞穿而來,天地俱顫。
  “死吧!死在我的道品武學玄冰鳳凰掌之下,你足以無憾!”永林蒼老的容顏上殺機畢現,腳踏虛空,沖殺而上。
  轟!
  煌煌劍箓與冰晶鳳凰撞在一起,像是末世天災降臨,洪水滔天,劍意蔽空,刺眼無比的爆炸光芒充斥天地,其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兩者激烈對抗,轉瞬間交手數十次,一個身隨五色寶符霞光,指天踏地,一個沐浴瀲滟水華,猶如化身神獸冰鳳,速度都是快逾閃電,每一次沖撞在一起,都有滔天神光發出,把方圓千里內的一座座山峰都掃平,夷為平地。
  觀戰的司空痕駭然無比,連連暴退,運轉全部修為,護住己身,否則必然會被傷到。陳汐太強大了,以黃庭境修為,竟能與涅槃境的永林叔戰的旗鼓相當,實在不可想象,要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之大,可是天壤之別啊!
  “司空痕乖孫子,給你家木奎爺爺死吧!”暴喝聲中,木奎渾身符文流動,氣息竟然也暴漲數倍,宛如太古魔狼橫空出世,兇厲滔天,手中狼牙棒如彗星隕落,狠狠砸下。
  “該死,這孽障手中也有上階寶符?”被木奎突然偷襲殺來,司空痕眼眸一縮,已顧不得陳汐財大氣粗,竟把上階寶符也分潤給狼妖仆從使用,運站全部修為,雙掌間凝聚出腐蝕輪盤印,橫擋身前。
  咔嚓!
  力量渾厚如山的黑色腐蝕輪盤印,竟然被一擊砸得支離破碎,四分五裂,司空痕的身影**裸出現在狼牙棒之下。
  “永林叔!救我!”這一擊,直嚇得司空痕神色劇變,魂飛魄散,一邊朝一側極速暴掠,一邊扯開嗓子凄厲嘶喊起來。
  “孽畜找死!”聞聲,永林須發皆張,目蘊雷電,渾身罡煞之氣暴涌而出,顧不得與陳汐糾纏,轉身朝木奎殺去。
  唳!一聲鳳鳴聲響起,穿金裂石,極其凌厲,冰冷罡煞之力凍結虛空,暴怒狀態下的永林,動用了最強殺招,殺氣澎湃,冰舞九天。
  “嗷嗚!”
  木奎一聲狼嚎,通體綻放青木神霞,一頭巨大的狼形兇獸浮現,擠壓天地,昂首嗥叫,像是一個獸王出現,俯視蒼茫大地。
  這頭兇獸很模糊,但身上的氣息卻連陳汐都心驚不已,猜測此兇獸說不定就是木奎血脈中繼承的神獸奎木狼之力,不然不會有這等霸絕天地的威勢。
  轟隆!
  龐大的兇獸虛影一爪子拍落下去,虛空湮滅,山岳崩碎,與迎面而至的永林戰作一團。這種力量的對決,早已舍生忘死,慘烈至極,散發出的恐怖爆炸力,橫掃十方,群山為之簌簌不安。
  司空痕死里逃生,已是萌生退意,太恐怖了,今日的一切都打破了他的所有認知,如果以前有人說,黃庭境修士能夠與涅槃境修士抗衡,他必然會嗤之以鼻,但如今,看到陳汐與自己永林叔的戰斗,他徹底相信了。這個世界上總存在一些打破常規的變態,無疑,陳汐就是其中的一個。
  當下,司空痕扭頭就逃,什么狼牙棒、什么鐵旗門傳承寶藏,他統統已不在乎,這一刻他只在乎自己的小命是否能夠保全。
  “司空大少爺,還想逃么?若非你緊逼不放,何至于淪落到這種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惹了我陳汐的人,也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淡然的聲音中,陳汐的身影倏然出現司空痕,劍箓橫掃,勢若奔雷的風雷劍道飆射而出,在其聲音未落下時,已割掉其頭顱。
  噗!
  直至司空痕頭顱落下,脖頸里血水迸射,才響起噗的聲音,可見陳汐的速度有多快,完全已超出音速數倍。
  “啊!你竟敢殺了痕兒,你你……你們統統該死!”
  永林目眥欲裂,滴出血來,仰天怒吼,整個人猶如一座被引爆的火山,渾身充斥著直欲滅絕四方,碾碎八荒的恐怖氣息。
  砰!
  木奎釋放出的兇獸虛影,被一掌打爆,他自己也遭受波及,口吐鮮血,身體倒飛出去幾十丈。
  他畢竟是金丹境界,雖說憑借一些上階寶符,令實力暴漲許多,更僥幸激活了血脈中的傳承之力,釋放出神獸奎木狼的虛影,但在永林暴怒無比的攻擊下,也顯得脆弱不堪,若非及時躲開,只怕這一擊就要了他的命,不過雖如此,他也已是身受重傷,再無一戰之力。
  陷入暴怒的永林,擊退木奎之后,瞬息來到陳汐身前,巨掌橫空,凝聚著狂暴肆虐的冰寒罡煞之氣,全力擊出。
  砰!
  在這一擊下,陳汐躲無可躲,要緊牙齒,反手一劍全力劈斬而下。但幾乎在瞬間,就被這一掌之力瓦解攻勢,震碎其身上的寶符力量,整個人也是蹬蹬蹬朝后退出幾十丈,渾身氣血一陣翻騰,直欲吐血。
  可怕!
  涅槃境強者的力量,絕對是他如今的實力難以逾越的存在,哪怕借助上階寶符的力量,也根本沒有殺死對方的可能。
  這是境界上的巨大鴻溝,無法改變。
  不過只要殺死司空痕,陳汐已經很滿足了,面對再度暴怒殺來的永林,他毫不猶豫地施展星空之翼,借助那堪比瞬移的速度,來到木奎身邊,捏爆了手中僅剩的一枚寶符。
  這枚寶符名叫“萬里無蹤”,是他早已準備好的逃生手段,此刻也到了派上用場的時候。
  嗡!
  寶符捏碎那一剎,一抹金色漣漪覆蓋陳汐和木奎身體上,下一刻,兩個人已徹底消失不見。
  “該死!該死!老天無眼,為何讓兩只螻蟻在我面前逃走?”見兩人消失,永林反應也極快,恐怖的神識朝四周擴散而去,一千里、兩千里、三千里……
  然而卻是連一絲蹤跡都沒有發現,他明白,只怕兩人早已脫身了,但明白歸明白,想起自己看著長大的司空痕慘死眼前,依舊氣得他雙眼赤紅,神色扭曲,滿腔怒火無處發泄,直欲發狂。
  “想不到,一向心腸冷酷殘忍的鬼陰尊者程永林,竟然也有暴怒的時候……”便在這時,一道飄渺如風的清朗聲音響起,震蕩天地。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