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300 進階金丹

這是一片莽莽無邊的山脈,山勢孤峻擎天,如萬戟排空,翠峰疊嶂,含煙凝翠,處處飛泉瀑布,蒼松茂林,像一幅潑墨山水畫,人間仙境。
  嗖!
  一座萬仞山峰上,一只靈巧的金猴攀爬上一株蒼虬桃樹,正打算摘一顆又大又白的桃子果腹,卻猛地看見,一抹金光落在身前,從中走出一道人影,頓時嚇得呲牙咧嘴,吱吱大叫,攀著樹枝,一溜煙逃掉。
  “此地風景倒是不錯,也不知距離楓葉城有多遠,罷了,還是先找一處安全的地方,幫木奎療傷為重。”
  陳汐放眼四顧,卻看不出身處何地,這也沒辦法,萬里無蹤寶符玄妙歸玄妙,但隨意性太大,根本把控不了方向。
  很快,他就在山峰半山腰尋覓到一處隱秘山洞,然后用巨石堵住洞口,又布下了一座隱匿氣息的陣法,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長松了口氣。
  從在鳳軒酒樓斬殺寧一、羅圭、繡三娘,再到在城外森林中全殲司空痕和十八名金丹弟子,直至最后從涅槃大修士永林手中逃掉,整個過程兇險危險,步步殺機,令得他的神經也一直緊繃著,直至此刻逃出生天,他心中也是生出一股恍如隔世的感覺。
  “木奎,你感覺怎么樣?”沒有過多感慨,陳汐把木奎從浮屠寶塔放出,看著他那萎靡不振的神色,不由眉頭一皺,關心問道。
  “主人不用擔心,只需修養幾日,應該就可以恢復過來。”木奎聲音沙啞道,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卻被陳汐攔住。
  “此地頗為安全,咱們就在此修煉一段時間,等你傷勢痊愈,再離開也不遲。”陳汐想了想,當即說道。
  “主人,不耽擱時間么?”木奎問道。
  陳汐搖頭道:“只要在一年后趕到王都錦繡城就行了,能耽擱什么時間?你就安心養傷吧。”
  說著,陳汐起身,找了一些木頭鑄造了一個巨大木桶,然后從浮屠寶塔找出一些靈藥,又捏碎了十余顆太清玉液丹,浸泡在熱水中,令木奎坐了進去,直至木奎徹底進入深度吐納狀態,他這才悄聲離開。
  找了一個干燥的地方,陳汐盤膝而坐,開始閉目修煉。
  這次持續數天的戰斗,將他的真元、巫力、神識也都消耗七七八八,此刻一放松下來,身心也是疲憊不堪。
  這一修煉,足足過去三天,陳汐才把全身的力量恢復,睜開眼睛,感受著渾身沸騰如虹的氣機,不由露出一絲笑容,歷經這一場惡戰,自己的實力明顯又增進一分……
  轟隆!
  然而不等他細細體會體內的變化,丹田那一片汪洋大海一般的真元大湖中央,驀地劇烈翻滾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
  一股無形的黑色疾風,伴隨著一朵朵透明的火焰,倏然從玄牝之門內涌出,呼嘯著,沖向他的肉身。
  風火大劫,竟然在這一刻,突然降臨!
  和天劫不同,風火大劫是由修士自身的心魔和力量引發的劫數,在修士渡劫金丹,凝聚天地之根時,就會自然而然蘊生。
  此風不是天地間的任何一種風,從內心而生,名為湮虛魔風,自丹田玄牝之門吹入五臟六腑,穿過經脈穴竅,實力和定力不夠,靈魂一瞬間就會被吹散,
  此火不是天火,也不是凡火,名為凈華金火,從丹田玄牝之門涌出,直透泥丸宮,焚燒五臟,融化四肢,燃燒修士的真元、肉身、各種力量,可怖之極。
  轟隆隆!
  如悶雷般轟鳴的聲音從體內傳出,陳汐卻是毫不緊張,有條不紊地盤膝坐地,心凝形釋,堅守道心,已做好充足準備。
  雖說沒了玄衍融虛丹,但他此刻卻是有著極為強烈的把握渡過此劫。
  首先奔涌而出的是一片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呈現出純凈近似透明的金色,從玄牝之門咆哮而出,凝聚出一個個兇神惡煞般的神靈虛影,沖進他的四肢百骸,橫沖直撞,那刺眼灼熱的金色,甚至呈現在皮膚表面,把整個山洞都映照得呈現出金燦燦的顏色。
  這一個個凈華金火所化的神靈虛影,每一個都有著恐怖之極的力量,超脫天地,不在五行,根本不是火行大道的一種。
  嗤啦嗤啦!
  陳汐通體內外,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在凈華金火的焚化下,都開始明顯的枯萎下去,似乎全身的精氣、血氣都被融化掉了。
  而于此同時,湮虛魔風也是迸發而出,嗚嗚咽咽,攝人心魄,一道道漆黑的風,都仿似惡鬼羅剎,鬼哭狼嚎,猙獰兇猛,其力量之恐怖,比風之大道所蘊含的各種奧義都要厲害千百倍!這些黑色的劫風,凝聚成一條條鎖鏈模樣,徑直朝識海沖去,欲要勾魂奪魄,吹散神魂。
  凈華金火和湮虛魔風相互配合,風助火勢,火反過來也助漲風力。剎那之間,就讓陳汐整個身軀上,形成一道風火纏繞的漩渦,怒嗥如雷,震得山洞四周都紛紛融化碎裂。
  并且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力量越來越強,越來越恐怖,若再這么持續下去,整座山洞只怕也會坍塌焚化掉。
  木奎早從打坐中驚醒,看到此幕,那還不知道主人在渡風火大劫?他毫不敢怠慢,全力運轉力量,維系四周墻壁,這才勉強令山洞不再震動坍塌。
  “好強大的風火大劫,我當年渡劫時,那凈華金火恐怖歸恐怖,卻并沒有衍化出神靈虛影的模樣,現在主人的每一道凈華金火都化作一尊神靈虛影,這等異象據說只有在荒古時期的大能者身上,才有機會出現啊!”
  木奎震撼莫名,他只看到嗎一個個凈華金火所化的神靈虛影,就感到一陣心驚,如墜火海煉獄,渾身發毛。
  “還有那風……老天!竟然已化作鎖鏈之狀,湮虛成鏈,鬼神不留!這是修士渡風火大劫時,所產生的最恐怖異象!”
  木奎心中的震撼已不足以用言語形容,據他所知,修士的道心越磐固,道基越扎實渾厚,所產生的風火大劫就越恐怖,不過即便如此,在千萬人之中,也罕有人能產生神靈虛影,湮虛成鏈的異象!
  這代表著什么?
  代表著主人的道心和道基之雄厚,都已達到同階之中無人可企及的地步!
  “不過,如此威勢的劫數,主人他能渡過么……呸呸呸!主人何其厲害,天賦異稟,資質蓋世,又豈會被風火大劫阻擋求索大道的步伐?”木奎心中又是擔憂,又是暗暗為陳汐鼓勁,簡直比自己渡劫時還緊張萬分。
  山峰外,原本湛然如洗的晴空,不知何時已覆蓋上了一層金色,更有一股股如黑龍般的風在呼嘯奔騰,明明是白晝,卻宛如陷入了漆黑的夜。
  這一刻,以這座山峰為中心,方圓千里內的生靈都感受到一股可怖的力量壓迫心靈,宛如被魔神的眼睛盯住,這令他們變得驚恐不安,匍匐在地,瑟瑟發抖不已。
  轟隆隆!
  山石搖晃,林木劇烈顫抖,大地都在劇烈震動,如此可怖的異象,幸好是發生在這茫茫群山中,不虞被人察覺。若是發生在城市中,非引起一場大慌亂不可。
  山洞中。
  陳汐渾身上下被燒干,皮包骨頭,像一幅觸目心驚的骨架,體內的真元和識海內的神識之力,更是以飛快的速度在流逝,而那風火大劫,卻渾然沒有一絲衰弱的跡象!
  凈華金火在洶洶燃燒他的血肉、精氣。
  湮虛魔風在咆哮著,把他的靈魂都吹得干癟,快要脫離肉身湮滅掉。
  陳汐也渾然沒有想到,自己的風火大劫會如此恐怖,不過他已顧不得這些,飛快運轉巫力,經過乙木巫紋的轉化,化作生機浩蕩的乙木精華,朝四肢百骸涌去。
  與此同時,識海中,神魂之力開始觀摩伏羲神像,念頭專一,空靈澄澈,任憑湮虛魔風如何鬼哭狼嚎,也是充耳不聞,視若無睹。
  在陳汐看來,風火大劫,是煉氣士必須歷經的劫數,煉體者卻不會產生,因而巫力的運轉,也不會遭受影響。識海中的伏羲神像,是洞府主人留下的一尊真身烙印,其內蘊含無窮道意,以及一縷無上意志,時時觀摩,自能百邪不侵,諸魔不擾。
  果然,他猜對了。
  眼見自己所有的血肉、精氣都要被焚化、燒干,神魂也被吹干癟,油盡燈枯,但隨著乙木精氣的涌入,伏羲神像的出現,立刻就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如果換做另外一個煉氣士,任其天賦再高,根基再扎實,面對這神靈虛影、湮虛成鏈的恐怖風火大劫,只怕也會身隕道消,消失于世間。
  碰巧,陳汐兼修煉體,一身巫力也達到黃庭圓滿境界,其中更有乙木巫紋這等蘊生生機的存在,再加上伏羲神像的存在,這一切簡直就像事先給他設定好的,在這關鍵時刻,助他一臂之力。
  不得不說,這就是時運、命運,冥冥中似乎早已注定,但這中虛無縹緲的天機卻不是能夠揣度的,只在關鍵時刻,才會給人一個大“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