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302 千湖之城

巫力洶涌,靈魂空冥。
  在陳汐身體表面,呈現出一副奇特的畫面。
  洶洶的凈華金火,焚化他的血肉、精氣,乙木巫力龐大的生機則像一縷孕養萬物的母氣,令他的身軀重新煥發出生機。焚化、消融、旋即又重生、煥發生機,宛如樹木之枯榮,萬物之生死,不斷重復循環,恰似輪回。
  每一個輪回,都令他的血肉、精氣強大一分,并且新生出的一塊塊肌肉,潔凈如琉璃,閃爍著晶瑩光澤,帶著一絲不腐不朽的味道。
  而那凝聚成鎖鏈之狀的湮虛魔風,瘋狂咆哮著,狠狠沖擊他的靈魂,令他的靈魂變得干癟,油盡燈枯,岌岌可危,仿佛下一刻就像被吹散。
  但隨著陳汐的心神專注在伏羲神像上,整個靈魂頓時變得萬邪不侵、萬魔不驚,就像扎根大地的蒼松,任憑風吹雨打,也無法動搖其根基。
  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靈魂仿似得到一場涅槃,一場浩大的洗禮,通體散發煌煌之光輝,隱隱約約流轉著一層亙古不滅的巍峨氣息。
  嗡!
  一聲奇異的聲音從體內傳出,宛如諸神的吟唱,大道衍生的天籟之音,一抹璀璨耀眼之極的光華,沖出玄牝之門。
  旋即,一顆渾圓剔透,散發浩瀚氣息的金丹,一躍而出。
  轟隆隆!
  無盡金霞映照丹田,化作朵朵金色蓮花,降落真元大湖,如同汪洋大海般的真元,一分二,一半化為至陰,一半化為至陽,悉數涌入了那一顆滴溜溜旋轉的金丹當中,轉瞬間金丹的體積足足擴大了十倍不止。
  陰陽蘊生,兩儀交融,響起一片龍吟虎嘯之聲!
  陳汐頓時就感覺,磅礴的真元凝聚在金丹之內,居然化作了晶液似的形態,品質出現了質的蛻變,更加的精純、凝練、浩大。
  并且自己的識海,也擴大了一倍不止,潔凈無瑕的靈魂之力猶如世間最干凈的水晶,泛著琉璃般的光澤,就像智慧的光澤。
  “孤陰不生,孤陽不長,陰陽交泰,天地為生。劫是虛妄,數是心魔,劫數一除,智慧頓生,我心為天地,我身為天地之根!”
  歷經剛才的風火大劫,歷經血肉被焚、神魂被煉的生死考驗,陳汐在此刻憑生出一股大徹大悟之感,“因果、心魔、罪愆、孽緣……皆為人心之災難,劫數除盡,方才顯露出真正的智慧,立根天地,再不是流水浮萍,隨波逐流。”
  隨著他的感悟越多,那些凈華金火紛紛熄滅,那些湮虛魔風,也一條條化作虛無,轉眼之間,風火大劫,驅除一空。
  此時此刻,陳汐的神智徹底恢復了清明,金丹懸浮于丹田,一圈圈金色神圣光輝灑下,給人一種永恒不滅安寧的氣息,晶液似的真元之力沖刷周身經脈穴竅,生生不息,比之以前的力量,要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修士每一次大境界的跨越,無論是真元、靈魂、肉身、精氣都會得到一種質的蛻變,這絕對不是能夠靠數量彌補的,這也是金丹修士之所以能橫掃一大片黃庭修士的原因。
  相較于真元和修為的蛻變,陳汐識海內,靈魂之力的變化也同樣喜人,原本就處于“神識”層次的神魂之力,歷經風火大劫之后,綻放無上光輝,映照識海,充盈著一股智慧的波動,強大了不止一倍。
  以前,他發揮出的神識能夠媲美涅槃境修士,那如今則已快要超越涅槃修士,正在朝更高層次靠攏。
  神識強大的好處有很多,操控法寶、感悟天道、攻擊和威懾敵人、探測搜尋……甚至對煉器、煉丹、制符也都有著莫大的補益。
  并且無論是煉氣士,還是煉體者,甚至是妖獸、草木精怪,一切生靈,神魂之力都是無比重要的存在,一旦失去,就跟死亡差不多。
  “終于進階金丹境界了……”陳汐睜開眼睛,一剎那間,渾身逸散出的凌厲氣息,如億萬刀刃般,割得山洞墻壁出現無數細碎裂痕,觸目心驚。
  “恭喜主人,得證金丹大道!”一側的木奎躬身祝賀道,此刻感受著主人身上的氣息,他竟然有一種螻蟻仰視巍峨高山的渺小感覺。
  “你的傷好了?”陳汐含笑說道,收斂身上逸散的凌厲氣息,整個人再次恢復了飄然出塵的氣質。
  “好多了,主人你剛進階,還是好好磐固一下境界,以免根基不穩,致使力量沖突,小的在山洞外為您護法。”
  木奎說著,匆匆離開山洞,讓陳汐一個人安靜修煉。
  的確如木奎所說,他剛才歷經風火大劫,雖成功進階金丹之境,但境界卻是頗為不穩,還無法完全掌控突然暴漲的力量,必須花時間好好磐固一下。
  值得一提的是,進階金丹之境后,需要的靈力極多,靠尋常的靈液的話,十天半月都未必能滿足修煉,幸好陳汐身上不止有靈液,還有足足百萬顆凝嬰丹,和近十萬顆太清玉液丹。
  這兩種丹藥,都是地階靈丹,唯一不同的是,凝嬰丹只在地階下品之列,在修行界只屬于普通靈丹,不過由于其用途廣泛,使用者眾多,也成了大楚王朝一種通行貨幣,能夠兌換和購買修士各種所需的物品。
  太清玉液丹則是地階極品靈丹,是太清道宮獨門煉制的上佳丹藥,不止品階要高出凝嬰丹一大截,其價值也遠非凝嬰丹可比。
  既然是自己修煉用,陳汐自然選擇了太清玉液丹,至于凝嬰丹,他打算一直當貨幣來使用。
  嘩啦啦!
  一顆太清玉液丹甫一進入喉嚨,就化作一股澎湃浩蕩之極的靈力,涌入周身經脈,精純之極,并且藥力中還蘊含著各種調理內腑,孕養體魄的功效,頗為玄妙。
  隨著太清玉液但化作真元,陳汐丹田內的金丹,在寥寥幾個呼吸之間就發生了變化,不但表面的金霞更為絢爛,還涌動出龍從云,虎從風的異象,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一條條道意的力量,流轉在金丹內部。
  五行、陰陽、星辰、風、雷霆、天空、彼岸、沉淪……這些道意力量原本是無形之物,此刻卻化作一道道顏色各異,氣息不同的神霞,流轉其內,令得整個金丹都呈現出一股涵蓋天地,囊括宙宇的浩渺氣勢。
  “當初被皇甫崇明他們追殺,我只吞服一顆,都差點承受不住一顆太清玉液丹的藥力,毀掉道基,如今卻足足需要七顆太清玉液丹,才能讓真元的力量達到飽和,的確不可思議之極。”
  三天后,陳汐從打坐中醒來,長長吐出一口氣,感覺自己的力量達到了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巔峰時刻,仿佛一拳就能把天打穿一個窟窿。
  最為重要的是,進階金丹境界之后,持續戰斗能力是黃庭境的數倍乃至十倍,只要身上有源源不斷的靈丹,根本不用擔心靈力枯竭的問題,簡直是一個不知疲憊的戰斗傀儡。
  轟!
  一拳擊出,空間波紋驟然破碎,形成一個真空地帶,山洞外千丈之遠的一座山峰爆碎,化為飛灰,消失不見。
  “單是真元,威力就這么強!再看看神魂之力又強大多少。”陳汐滿意的點點頭,旋即眉心鼓脹,竭力釋放出自己的神識。
  一千里!
  兩千里!
  三千里!
  五千里!
  六千里!
  “居然有五千里,尋常的涅槃境修士,貌似最多也不超過三千里,我是他們的兩倍!換做金丹境修士的話……只怕差距還要更大吧?”
  陳汐倒吸一口涼氣,隨即他便是一愣,在龐大的神識覆蓋下,他赫然“看”見木奎,竟然在與兩個修士對峙!
  那兩名修士,一個身穿淺藍色道袍,身材瘦削,眉宇間卻帶著一絲濃重的煞氣。另一個則是一個錦袍矮胖子,眼睛狹小。兩人的模樣都頗為年輕,實力也在金丹后期左右。此刻正互為犄角,把木奎圍了起來。
  “木奎重傷剛愈,只怕不是這兩人的對手……”腦海中念頭一閃即逝,陳汐已站起身體,下一刻已消失在石洞。
  ————
  “剛才的天地異象如此宏大,必然有重寶出世,你這狼妖盤踞在此,那重寶肯定被你得到,還想說瞎話誆騙我兄弟二人?”高個青年冷笑道。
  木奎冷笑不答,手中卻緊緊攥著狼牙棒,隨時準備出手。
  主人在三天前進階金丹之境,引動了天地異象,覆蓋千里范圍的天地,原本在這茫茫群山中,也不會引起什么躁動,但卻沒想到引來了兩個圖謀不軌的修士。
  尤為可笑的是,這兩人還以為此山中出現了什么重寶,欲要占為己有,真是豬油抹了心,一點眼力都沒有。
  “衛風師兄,和一頭孽畜廢話那么多干什么,速速殺了他,奪回那件重寶,然后咱們一道前往青州城,全力奔行的話,應該趕得上金池大會。”矮個胖子皺眉道。
  “鐘遼師弟說的是,既然這頭孽畜冥頑不靈,那也別怪咱們不客氣了。”衛風悠悠說道,正待動手,卻猛地看到,一道峻拔的身影,倏然出現在了那頭狼妖身前。
  好快的速度!
  衛風心中一凜,但當察覺到陳汐的氣息,只有金丹處境時,他不禁搖了搖頭,臉上泛起一絲不屑。
  “你是何人?莫非是這頭孽畜的主人?”鐘遼也看到了陳汐,細小的眼睛一瞇,冷然問道。
  “是敵是友?”陳汐渾然不理會兩人,朝木奎問道。
  “敵人。”木奎答道,看見陳汐出現,他頓時感覺像找到了主心骨,渾身一陣輕松。
  “哼,憑你們一人一妖,還想反抗不成?趕緊交出那件寶物,看在寶物的份兒上,可以饒你們一命。”衛風嘿然冷笑道。
  “交出重寶?”陳汐一怔。
  “哦,你不甘心?那這樣吧,我給你一萬顆凝嬰丹,就當購買寶物的報酬了。”鐘遼笑瞇瞇說道,他對陳汐和木奎還是有點忌憚的,擔心逼急了,這倆家伙會自爆金丹,所以能不戰斗就不戰斗,不過價格太高,他也不愿意,一萬顆凝嬰丹是他的底線。
  “一萬顆凝嬰丹?你覺得這個價錢能買到什么重寶?”陳汐嗤笑。
  “怎么,你不愿意?”衛風和鐘遼的神色都冷了下來,殺機畢露。
  “賊心不死,又心生殺機,像你們這樣貪婪愚蠢的白癡,我真懷疑如何修煉到金丹境界的。”陳汐搖了搖頭。
  “看來你是急著尋死了?”衛風再忍不住心中殺意,鏗鏘一聲,取出一把純金色劍器,劍身篆刻了無數符文,符文之間,金色的光芒像水波般流淌不休,赫然是一柄地階上品法寶。
  “請賜教。”陳汐淡然笑道,心中卻隱隱有一絲興奮,他也想試一試,進階金丹境之后,自己的戰斗力又會強大多少。
  ————
  PS1:難以啟齒,但還是得說一聲,這次又病倒了,風寒感冒,昨天本來打算今天多加一更,為書友“四周”慶賀,但只能推遲明天了,唉,這種感覺太特么鬧心了。
  PS2:今天還剩兩更,我不確定能更新出來不能,但我會堅持的,若沒有,改日兩倍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