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307 體修寂月

翌日一早,天剛蒙蒙亮。
  陳汐和木奎洗漱之后,就離開了客棧。此刻的青州城,早已是人山人海,無數的修士都穿行在寬敞的街道上,好似一條黑色洪流,朝同一個方向匯聚而去。
  不需要問路,陳汐循著人潮來到了青州城中央,那里是一片占地數千里的湖泊,此刻在那湖泊之上,早已搭建起一座宏大無比的場地,上邊矗立著十八座擂臺。
  這處場地覆蓋整個湖面上,足夠容納數萬人觀戰,它通體由堅硬的玄武精鋼鋪砌,表面更被符陣師布下了無數防御陣法,足以擋下冥虛境修士的攻擊。
  而那十八座擂臺,也都堅硬無比,用以比賽,完全不虞擔心出現力量外泄,或者崩塌的情況發生。
  此刻,整座場地上早已擁滿了人群,放眼望去,盡是黑壓壓的人頭,喧囂的聲浪傳入高空,震得云層都潰散開來。
  “哼,過了第一輪一對一的比試又如何?對大多高手而言,或許可以輕易取得十連勝,二十連勝也有可能,三十連勝的話,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的確如此,隨著取得勝利的次數越多,招式、修為、武道境界、戰斗習慣也都被摸得一清二楚,再來一個同級別的高手就足以擊敗他。”
  “如此說來,想要取得百連勝豈不是太難了?”
  “何止是難,簡直比上青天還難,我聽一些老一輩修士說,往屆的金池大會上,能出現兩三個百連勝就不錯了。”
  “啊,我聽說取得百連勝的修士,足以躋身一年后的群星大會上的前一百名,如此推算,能夠取得群星大會前一百名的修士,豈不都是一群變態?”
  “誰說不是呢,畢竟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天才。”
  一邊排隊,一邊聽著眾人的議論,陳汐心中卻是沒有泛起一絲波瀾,他的目標絕不僅限于金池大會,亦或者是群星大會,這些話也完全影響不到他的心境。
  很快,陳汐就循著入口通道,進入了金池大會場地中。
  放眼望去,十八個擂臺被一道圓拱形的觀眾席圍在中央,此刻在那觀眾席上,早已坐滿了黑壓壓的人群,吵鬧聲、議論聲直上云霄,震耳發聾。
  陳汐來的并不算太晚,但前邊和中間的位置早已被坐滿,只剩下最偏遠的幾個位置還空著。
  這里的位置其實也很有講究的,位置好的,能夠全方位看到擂臺上的比賽,不會錯過任何精彩之處,并且還有機會學習到許多有用的東西,例如戰斗技巧、戰斗謀略等等。
  不過陳汐卻不在意這些,他四處看了看,正打算找個偏僻位置坐下,卻猛地看到,在前邊的位置上,正有一個女人在朝自己招手。
  這女人一襲黑衣,黛眉星眸,肌膚如雪,容顏嬌艷,光潔圓潤的眉宇間隱隱透著一絲自信智慧的光澤,正是天寶樓的雅晴姑娘。
  “你怎么也來了?”陳汐走了過去,訝然道。
  “難道只允許你來么?趕緊坐下吧。”雅晴指了指旁邊的空位,好像就是特意給陳汐留的一樣。
  “主人您坐,小的再尋一處空位就行。”木奎頗有眼力,話沒說完,人已經一溜煙消失在人群中。
  陳汐自然就毫不客氣坐下,四下一望,笑道:“這處位置不錯,位居中央,視野遼闊,足以看清楚十八個擂臺上的比試細節。”
  說到這,他扭頭問道:“對了,你也參加比賽了?”
  “沒,我只是路過這里,順便來看一看,然后就碰到你了,你說巧不巧?”雅晴淺淺笑道,櫻唇微抿,貝齒半露,嫵媚多姿。
  “的確很巧的。”陳汐點頭道。
  “所以說,這就叫緣分,老天安排讓我和你相見,誰都改變不了。”雅晴直視著陳汐,星眸流波,意味難明。
  “咳咳。”在雅晴另一側,樣貌普通,神色木訥的辛環,聽到這句話后,也忍不住干咳起來,心中暗自腹誹,“這女人說起謊話來,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知誰得知陳汐參加金池大會,就火急火燎地連夜趕來……”
  陳汐有點吃不消,感覺這句話中的意思太多,也容易讓人想入非非,所以只能轉移話題,訝然望著辛環,說道:“這位是?”
  “哦,我的一個護衛,你就當他不存在就行了。”雅晴笑道,眼眸卻是不著痕跡地狠狠瞪了辛環一眼,似乎怪他打擾了自己的“好事”。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說,他怎會看不出,這名樣貌普通的中年,其實卻是一位隱藏不露的高手?不過雅晴不說,他也不好多問。
  “你第一輪比賽的對手是一個名叫秋巖的人,這家伙太可惡,昨夜在瓊花酒樓沒少說你壞話,你可要好好教訓他一頓。”雅晴笑嘻嘻道:“再說,我可是在你身上下注十萬顆凝嬰丹,輸了的話,你就要賠我!”
  陳汐愕然道:“我似乎沒讓你賭我贏吧?”
  “那你的意思就是,輸了也不賠我嘍?”雅晴輕咬櫻唇,可憐兮兮道。
  “賠,當然賠你。”陳汐嘆息道,他很無語,這女人到底怎么了?哪還想個正常人,簡直就像個撒嬌的小孩子嘛。
  “你確定要賠我?”雅晴故意把“賠”字咬的很重。
  “賠!”陳汐卻是渾然沒聽出,點頭答道。
  “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陳汐有點頭疼,疑惑道:“你……到底怎么了?”
  “知道你心甘情愿地陪我,我很開心。”雅晴吃吃笑道,星眸一眨一眨的,那嬌媚清艷的風情,令附近眾人都看得一呆,魂不守舍。
  陳汐頓時就反應過來,古井不波的心莫名其妙地泛起一絲波動,這種感覺有點讓他不適應,欲言又止,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
  “咦,陳汐你也在這里,好巧啊。”就在這時,耳畔傳來一道清幽叮咚的聲音,旋即一個身穿淺藍色裙裳,青絲盤髻,眉目如畫,臉蛋妍麗秀美的女子,盈盈走了過來。
  “甄姑娘?”陳汐訝然道,這女人正是甄流晴,在乾元寶庫時,和他有過一面之緣,但由于彼此不熟悉,所以一直沒有交流過,也只算面熟,關系形同陌路,但卻沒想到,她竟會主動跟自己打招呼。
  尤為令陳汐驚奇的是,甄流晴竟然在自己右手邊的位置坐下了,這里原本坐著一個修士,但此時卻早已不見了蹤跡。
  如此一來,陳汐左邊是雅晴,右邊是甄流晴,倒是形成了左擁右抱之勢,并且還是兩個氣質不同,但都足以稱得上絕色的大美女。這一幕又惹來了四周無數羨慕嫉妒的眼神,那目光,直恨不得把陳汐殺死,然后換自己頂上去……
  “東海水煙閣甄流晴?”另一側,雅晴攏了攏耳畔青絲,恢復了那一副雍容自信的模樣。
  “哦,你認得我?”甄流晴略帶驚訝道。
  “我若不是認得你,早把你轟走了。”雅晴淺淺一笑,也不知是開玩笑,還是故意這么說的。
  甄流晴怔了怔,啞然笑道:“我現在也有和你一樣的體會,只不過我是認識陳汐,所以沒有這么做。”
  “哦,看來咱倆的想法很一樣啊。”雅晴訝然道。
  “不一樣的。”甄流晴認真解釋道:“你是認識我,所以才不敢轟走我,而我是認識陳汐,才沒有去轟你。兩種認識,相差可是甚遠。”
  “你覺得我不敢這么做?”雅晴悠悠笑道。
  “你敢么?”甄流晴反問道。
  火藥味十足啊!
  聽著這兩個女人針鋒相對,陳汐都感覺挺莫名其妙的,怎么無緣無故就嗆起來了?難道兩人之前有過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也不對啊,聽雅晴的語氣,明顯之前跟甄流晴并無交集的。
  難道是因為……自己?
  陳汐被自己這個荒謬想法嚇了一跳,連忙收攏心神,眼觀鼻,鼻觀心,作老僧狀,這種發生在兩個女人之間的交鋒,自己還是不要插口為妙。
  然而,不想發生什么偏偏就發生什么,下一刻,雅晴就把矛頭帶到了陳汐身上,笑問道:“陳汐,你覺得我敢不敢這么做?”
  陳汐心中暗嘆,自己今天是來參加金池大會的,可不是當裁判的啊……
  “我替他回答你。”甄流晴清眸一瞥陳汐,說道:“他肯定在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這種答案或許你也不愿聽到。”
  “誰讓你回答了?”這一刻,雅晴終于有些惱羞成怒了,瞪了甄流晴一眼,下一刻,她的目光卻是看向陳汐,“我就想聽聽你如何說的。”
  陳汐思忖再三,斟酌了再斟酌,這才緩緩說道:“我和甄姑娘這是第二次見面,并且是第一次說話。”
  答非所問,但聽在雅晴耳中,卻令她臉色的羞怒之色一掃而空,變得神采飛揚,容光煥發。
  而旁邊,甄流晴神色雖然淡然恬靜,眼眸卻是略有一絲暗淡。
  “當然,這也是我和雅晴姑娘你第二次見面。”陳汐也不看雅晴的臉色,自顧自說道:“好了,我該說的都說完了,該去比賽了,喏,那邊主持擂臺比賽的修士,正在叫我名字呢。”
  說著,陳汐站起身子,就朝一處擂臺走去。
  雅晴和甄流晴同時一怔,側耳一聽,遠處擂臺上,可不正在叫陳汐的名字?
  兩人互望一眼,心中都是懊惱不已,為了跟一個嘴巴可惡的女人吵架,竟然忘了關注四周情況,真是不應該啊……
  ————
  PS:談談情,說說愛,讓感冒很難受的我放松一下,也豐富一下小汐汐的感情生活,要不他就成打怪升級的殺人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