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308 登臺而戰

雙倍月票最后一天,兄弟們手中有月票的趕緊投吧,拜謝了先。
  ————
  秋巖抱臂立在擂臺上,神色冰冷,內心憤怒之極。
  從昨夜開始,關于他和陳汐比試的賭局就被傳得沸沸揚揚,發生在瓊花酒樓的一幕幕,更被一些好事之徒用幻影玉簡記錄了下來,傳遍了青州城。
  他和陳汐的名字,也像長了一對翅膀一樣,飛入了每個修士耳中,令得他今天走到哪里,都像閃閃發光的晶石一樣,受到頻頻矚目。
  萬人矚目,那是多少人一輩子都渴望獲得的一種感覺,但秋巖卻只感到了恥辱,無盡的恥辱!
  他感覺這一切都是對自己赤裸裸的恥笑,甚至他很懷疑,現在是不是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打不過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
  這種感覺令他窩火之極,但他并沒有被怒火沖昏頭腦,兩個姿色傾城的女子竟然拿出十萬、二十萬顆凝嬰丹,那肯定不是意氣用事,所以他已經決定,等比賽一開始,就用上最厲害的殺招,一擊制敵,如此以來,對方哪怕有再多花樣,也絕對施展不出,必敗無疑。
  總而言之,他是決不會讓任何意外發生的,否則,自己可就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成為無數人茶余飯后的笑柄……
  嗯?那個家伙怎么還不來?秋巖皺了皺眉頭,心中不由惡意揣度,莫非這家伙見機不妙,早已自動退賽了?
  想到這,他唇邊不由泛起一絲濃濃的不屑,看來自己還是高估了對手,竟然連參賽的勇氣都沒有,真是廢物一個。
  “十六號擂臺,陳汐,三息之內若不上場,將視作自動放棄比賽。”擂臺一側,主持比賽的涅槃境修士沉聲道,聲傳四野。
  “哈哈,我就說嘛,一個金丹初期的家伙怎么可能是秋巖兄的對手?瞧瞧,如今連參賽的膽子都沒有,真是個廢物!”
  “這下秋巖兄終于可以一洗前恥,揚眉吐氣了,就是可惜,昨夜那兩名美女看中的對象,竟然是一個窩囊廢,唉,可惜啊。”
  “可惜什么,這充分證明,秋巖兄是有大運氣之人,第一輪比賽連手指頭都不用動,不止贏得了比賽,名氣也傳播了出去,可謂是一舉雙得,令人羨煞啊。”
  秋巖的一幫好友,聚攏在擂臺前,見陳汐遲遲沒有出現,都開始幸災樂禍地鼓噪起來。
  一些修士原本也是聞風而動,早早圍攏在此地,想要見識一下這一場沸沸揚揚的賭斗比試,哪想到正主直至此時還沒出場,不由大失所望,紛紛搖頭嘆息不已。
  就在這時,有人突然驚呼:“快看那邊!”
  眾人一愣,齊刷刷望過去,卻見一個峻拔的身影,正自朝這邊趕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家伙背后,還有兩個容顏傾城的女子,正在為他助威,清脆的聲音,隔得極遠都聽得見。
  “陳汐,我在你身上壓了十萬,輸了你可要陪我一輩子!”
  “陳汐,等比賽結束,我給你接風慶祝。”
  眾人嘩然,昨夜就傳遍青州城的消息,竟然是真的,那個來自南疆的金丹初期修士,果然是艷福不淺啊。
  觀眾席中央位置,身穿黑絨大氅,渾身高貴氣息逼人的周四少爺,眼眸一掃遠處,輪廓線條硬朗的臉頰上浮起一絲訝色:“雅晴這丫頭怎么也跑來了?咦,那女人好像是東海水煙閣的甄流晴,這女人可是水煙閣唯一一個把星相水鏡術修煉成功的厲害人物,想不到竟然也來了,有趣,太有趣了……”
  說話時,周四少爺的目光卻是落在了陳汐身上,略一打量,便即收回,斜飛入鬢的劍眉微微一皺,若有所思。
  “甄姑娘不會看上陳汐了吧?”另一側,安千羽驚奇道。
  “說知道呢,像她這等人物,翩若驚鴻,矯似游龍,雖然與你我乃是同輩之人,但卻絕不能等閑視之。我覺得,這世上只怕少有人能猜出她心思。”王道虛搖頭嘆息道,言辭間隱隱約約對甄流晴推崇之極。
  “看,陳汐上擂臺了!”安千羽說道。
  ————
  秋巖盯著陳汐的目光冰冷之極,如果目光能殺人,只怕陳汐已經被他殺了無數次了。
  “你就是陳汐?”
  秋巖冷冷開口,他此刻終于反應過來,這家伙之所以遲遲不出現,原來是在跟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談情說愛,卻讓自己像個傻子一樣杵在這里,飽受煎熬。
  陳汐心不在焉地點點頭,他在想剛才的事情,雅晴和甄流晴這兩個女人今天太不正常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秋巖臉色愈發難看,這混賬不但讓自己苦苦等了半天,還如此無視自己,簡直是欺人太甚!他恨不得比試立即開始,然后他一斧頭把這個該死的混賬劈成兩半!
  “第一輪一對一的比試,可以用任何攻擊手段,若有人認輸,不得再行攻擊,若有人退出擂臺,立即判輸,若……”主持擂臺比賽的涅槃境修士是一名中年,神色漠然地念著比試的規矩。
  秋巖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怒火,他告訴自己要冷靜,千萬不要被這混賬氣昏了頭腦,說不定這正是對方的一種心理戰術,自己萬萬不能上當了。
  可是他不經意一掃擂臺四周,總感覺那黑壓壓的圍觀人群,每一道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滿了戲謔,就像在看一出笑話一樣。
  一招滅敵!
  一定要一招就干死這混賬!
  秋巖再次深吸一口氣,卻低下了頭,他怕自己再看到陳汐可惡的嘴臉,會忍不住心中怒火,一斧頭就劈過去。
  “有殺氣!”陳汐從沉思中清醒,看了看自己的對手,不由皺了皺眉毛,這家伙好像對自己殺意十足啊。
  主持比試的涅槃境修士終于宣布完規則,身子一晃,退出擂臺,沉聲道:“比試開始!”
  秋巖抬起頭,內心積壓許久的憤怒和狂暴悉數爆發,周身氣息暴涌,像一頭發怒的野獸亮出獠牙,欲要擇人而噬。
  轟!
  秋巖手上的巨斧轟然化作山岳大小,狂暴肅殺的道意力量,呼嘯纏繞在斧頭表面,其內釋放出的毀滅力量便是千丈之外都可以清晰感受到。
  “混賬!給秋爺滾下擂臺!斧滅乾坤!”秋巖一聲暴喝,踏步上前,如山巨斧當空斬下,氣勢駭人,仿佛九天傾瀉而下的洪水猛獸,力道剛猛絕倫,霸道之極。
  這是他的殺手锏,非生死存亡之際,根本不會不會動用,甚至連他的親朋好友都不知道此招的存在。
  但此時,為了不讓自己成為金池大會上的笑話,為了一招之內就把對面那個該死的混賬轟出擂臺,他已顧不得那么多。
  果然,看到秋巖施展出此招,擂臺四周,所有人頓時齊齊色變,這一招內蘊含著狂暴的土行道意,斧頭如山,崩滅虛空,明顯是一種極為厲害的道品武學,其威力只怕連金丹圓滿境修士都不敢攖其鋒芒。
  這家伙一動手就全力以赴,難道是想一招制敵?那個陳汐只怕危險了,秋巖本就是金丹后期修為,甫一動手又動用了殺手锏,換做任何一個金丹初期,只怕也難以抵擋……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明白了秋巖的心思和動機,也不得不佩服秋巖的行事果決,雷厲風行。
  “這秋巖據說是中原延州秋家的弟子,資質不俗,實力也頗為了得,可惜秋家早在千年前就已失去了撼山七斧的真傳,否則這一斧的威力,起碼要提升兩倍。”甄流晴也一直關注這邊,看到秋巖這一擊,腦海中不由想起在宗門珍藏樓內看到的一些典籍。
  撼山七斧是一門極為厲害的道品武學,據說源自荒古時期的強大宗門撼山斧宗,中原延州的秋家祖上,就是一位撼山斧宗的弟子,憑借此斧法,秋家也曾在大楚王朝達到輝煌之極的高度,可惜隨著這門道品武學的真傳遺落,一切輝煌都被風吹雨打去,秋家也就此走入了衰落。
  “這秋巖能把撼山七斧這部道品武學修煉到這種地步,明顯也是一個極為厲害的角色,他參加金池大會,應該是為了重振家族之風,但可惜……他的對手是陳汐。”甄流晴輕輕一嘆,似是在感傷撼山七斧輝煌不再,再無傳人。
  道品武學撼山七斧?不對,這一招明顯略有殘缺,似是而非,不過用以對付尋常修士卻是綽綽有余了,那小子若沒一點厲害手段,只怕要在這一招之間就落敗了。”
  遠處,周四少爺察覺到這一斧的威力,眼眸一瞇,旋即神色恢復如常,饒有趣味地望向陳汐,似是想看他如何抵擋。
  不止是周四少爺,在場其他人也都睜大眼睛,攥緊拳頭,想要看陳汐如何抵擋,唯恐錯過一個細節。
  陳汐也感受到這一擊所蘊含的恐怖威力,但他卻是沒有抵擋,而是后發先至,主動沖了上去!
  被動挨打不是他的風格,更何況在他眼中,秋巖這一斧厲害歸厲害,但卻是破綻百出,完全奈何不得自己。
  刷!
  陳汐并沒有施展星空之翼,但融合了風之道意和天空道意的他,卻像一道快逾閃電,近似透明的虛影,在秋巖那全力劈出的一斧距離他的頭頂一寸之地時,整個人突然消失不見。
  好快的速度!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就失去了陳汐的身影,再也無法鎖定。
  吟!
  清冽如泓的劍吟聲響起,秋巖原本自信滿滿的臉頰上,陡然涌出一抹驚容,因為在他的瞳孔中,赫然出現了一點凌厲森寒的劍芒,刺得他眼珠如針扎般生疼。
  不好!
  秋巖的反應極快,毫不猶豫一掌劈出,右手巨斧回旋抹殺,欲要抹除這一點劍芒。然而就在他這些動作施展到一半,頓時就僵在那里。
  一柄劍,距離他的咽喉不足一寸,其上含而不露,凝而不散的凌厲劍氣,逼得他脖頸間泛起一層冰冷寒意,凍結血液。
  從沒有那一刻秋巖感覺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而他心中除了驚駭,還有一種不甘和惘然,怎么會這樣?自己的殺手锏就這么輕松被躲開了?
  擂臺四周觀戰的人群,也都看傻了眼,勝負的確一招內分出來了,可失敗者卻成了秋巖,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只有衛風和鐘遼互望一眼,并沒有過多驚訝,只有與陳汐對戰過,才會明白他的可怕,只注重他的修為,而忽略了他的戰斗技巧、武學境界之人,絕對是自尋死路。畢竟修為,只是影響戰斗的一方面而已,尤其是在境界相差不大的情況下。
  “你敗了。”陳汐收回劍箓,說道。
  “不可能!你只有金丹初期的修為,怎么可能擊敗我?”秋巖瞪大眼睛,喃喃自語。
  “等你在戰斗中,眼中不再只注重修為時,自然就明白原因了。”陳汐想了想,感覺這家伙也挺可憐的,就耐心解釋了一句。
  “我認輸。”秋巖呆呆佇立好久,才緩緩走下擂臺,他感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的確像個天大的笑話……